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二十一)市立醫院裡的未知死者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2 15: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醫院, , 校園

二十一:市立醫院裡的未知死者

 

中午十二點二十八分        市立醫院

剛走出電梯,卻發現江南病房周圍居然站滿了警察!我的大腦霎時一片空白。

「怎麼回事?」辰雨著急的問。

「不知道!快過去看看!」我趕忙拉著辰雨向病房跑去。

病房外早已圍起了警戒線,我們無法靠近,只能看到病房裡面有幾個警察,彷彿在察看著什麼,文竹、江南以及那個陳凡已經不知所蹤。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我著急的說。

辰雨便急得趕忙詢問站在病房門口的一個警察:「你好,我們是來探望病人的,請問這個病房的病人去了哪裡?」

「對不起,我們正在偵查案件,不方便透露案情。」那警察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偵查案件?!

我和辰雨都驚呆了。

 

上午十二點三十分        市裡醫院護士站

「你好,我們是來探望15號病房病人的,請問病人去哪裡了?」我很客氣的詢問一個當班的護士。

 護士並沒有立刻回答我,而是下意識的朝15號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才壓低聲音對我們說:「昨晚15號病房死了一個人!」

「什麼?!」這句話彷彿電擊一樣直擊我的胸口,我踉蹌地向後退了一步,不覺觸到了辰雨那冰冷的手臂。

「是誰死了?」辰雨驚慌的聲音都變了。

「不知道。」我昨晚不當班,也是今早才聽說。

「那……死者是男人還是女人?是病人還是陪護家屬?」我的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萬一是文竹……我想都不敢想。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護士很無奈。

「那病房另外兩個人去了哪裡?」辰雨還是不放棄。

「聽說被警察叫去詢問了。」護士回答。

任憑我們再怎麼問,護士也不能再多告訴我們一些訊息了。

我和辰雨相互扶持著,恍惚的神色也都告訴彼此,我們都已經徹底慌了。

我們不知道該去哪?該怎麼辦?

忽然,一個熟悉的面孔閃入了眼帘,那是一個從15號病房裡走出來的警察。

「肖,那個警察看起來很面熟,你還記得嗎?」我似乎看見了救命稻草。

「是那個年輕警官,就是曉芸死的時候來我們宿舍問話的那個。」肖一眼就認出了。

我們毫不猶豫的向那個警官走去。

「警官你好,我們是師範學校的,上次史曉芸死的時候我們向你提供過情況,你還記得嗎?」我小心翼翼的和這位警官搭話。

「哦,你好,我記得,史曉芸的案子還在查,你們不要著急。」警官倒也很客氣。

「不是,這位警官,我們想問一下昨晚15號病房出什麼事了,裡面有我們的同學,我們想知道……」辰雨著急的問。

「對不起,關於昨晚的案子我們還在勘察現場,不方便給你們透露情況。」警官很客氣的拒絕了我們的要求。

「這位警官,我們不是想探聽案子,只是想知道死者是誰,是不是……」

「小宋,過來一下!」

「哦,好的。」

還未等我問出死者究竟是誰,這位姓宋的警官就被叫走了,留下了已經形同塑像的我們。

 

我和辰雨在醫院一直守到晚上,直到刑警們都撤離了,我們還是未能詢問到關於昨晚死亡事件的一丁點兒消息。我們不知是如何走回到宿舍的,六月的天,卻感覺周圍冷的像冰。

「肖,你說會不會……會不會……」我不敢把我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會不會什麼?」辰雨問。

「會不會是那個宋警官故意隱瞞我們,害怕我們知道是文竹……」我不敢再說下去。

「別胡說!」辰雨立刻打斷了我的話,但她的眼圈已經紅了。

我的淚也在眼眶裡打轉,但始終不敢讓它掉下來。

 

晚上九點零三分        225宿舍

沉默間,手機忽然響起,是個陌生的外地號碼,漠然接起,是雲劍。

「凌子,你今天忙什麼了?給你發了那麼多簡訊你都沒回?」雲劍有些嗔怪的和我說。

聽到雲劍那熟悉的聲音,我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流淚。

「怎麼了凌子?發生什麼事了?」雲劍聽出了我哽咽的聲音。

「雲劍,文竹……文竹好像出事了!」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此時的辰雨聽到我哭出聲,也是淚如雨下。

電話那頭的雲劍徹底嚇壞了,「凌子!凌子別哭啊,文竹姐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我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害怕她出事了……」我的思維已是一片混亂,或者說已經沒有思維了,此時再向雲劍解釋發生的事情已是超出我能力之外。

「天哪!你要急死我嗎?到底怎麼了?」雲劍在那頭幾乎已經喊了起來。

「真的說不清楚,先掛了吧。」這是我第一次如此匆忙的掛斷了雲劍的電話,我真的無心和他說話。

整個晚上,雲劍都在瘋狂的給我發簡訊,但我只給他回了一條:放心吧,我會調整好情緒的,文竹或許沒事,有情況我及時告訴你。

一個不眠之夜,我和辰雨的。

 

6月8日

文竹依然沒有任何消息,我和辰雨都不敢再去想,但似乎都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但是依然期盼著最好的結果。

辰雨一早就離開了宿舍,我沒有問她的去處,她也沒有告知我。

過了一會兒,我也勉強自己離開了宿舍,呆在空無一人的宿舍,簡直是對我精神的折磨。

然而,沒有合適的去處,我只得一個人在校園無目的的遊盪,不覺間,又坐到了實驗樓前的石凳上。

可惜,今天雲劍不會從裡面走出來了,我等不到他了,想到這裡又是潸然淚下。

忍不住給雲劍發了一條簡訊:我想你。

淚水再一次模糊了眼睛。

 「凌子!怎麼坐在這裡?」這清脆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鄒玲玲。

我默默地抬起頭,眼角還掛著淚。

「怎麼了凌子?怎麼哭了?」看我的樣子,鄒玲玲很著急。

「沒事……」我暫時不想告訴玲玲關於文竹的事情,「雲劍……雲劍跟著導師出去開會了還沒回來。」我只能用雲劍搪塞她。

「不至於吧,才分開這麼幾天就哭得跟淚人兒似地,太沒出息了吧!嚇死我了,我當出什麼事情了呢,快擦擦眼淚。」鄒玲玲邊說著我邊給我掏出了手絹。

聽到她這麼說,我也很無奈,不過為了掩飾真相,也就權且讓她認為我「沒出息」吧。

「凌子……肖沒事吧?」鄒玲玲突然很小心的問我。

「肖?她怎麼了?」她的問題,讓我感覺有些奇怪。

「剛才我遇見她了,她神色恍惚的,是不是還因為羅祥的事情想不開?」玲玲說。

 「這……總會有影響吧,畢竟許多人認為羅祥出事和她有關。」 對於這個老問題,我也只能做這種模糊回答。

「是啊,不過現在好多了。畢竟李書然的嫌疑已經解除了,謠言也就少多了。」鄒玲玲說話依舊像流水一般,不做任何停頓。

此時的我有些疲倦了,文竹的事情就像壓在我心口的一塊石頭一樣,令我呼吸困難,我實在不想再聽鄒玲玲討論羅祥和李書然,但又不知該如何表達,只能胡亂點頭表示認同。

「凌子,洛楓和肖和好了嗎?」鄒玲玲似乎沒有覺察到我的情緒,還在繼續問到,真不愧為是八卦通。

「你知道洛楓和肖的事了?」我問。

「唉,那天……那天洛楓和老陸打架,好多人都看見了,也就都知道了。」提到那天的事,鄒玲玲似乎也有些尷尬,「不好意思,我問的太多了。」

「沒關係,」我淡淡一笑,雖然鄒玲玲是個「八卦通」,但她不是那種有惡意的女孩子,只是對這類問題比較敏感罷了。「洛楓的表現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突然冒出來兩個『情敵』誰也不好接受,過一段時間看看吧,希望他們能和好。」我的回答依舊是模糊的。

「你說什麼呀!洛楓早就知道李書然和羅祥了!我就是奇怪為什麼他現在才和肖鬧翻了?」玲玲說。

「你說什麼?!」玲玲這句不經意的話卻像一支強心劑,讓我頓時警覺了起來。

「怎麼了?你難道不知道么?」看見我的反應,玲玲很奇怪。

「當然不知道,我們一直都在隱瞞洛楓,不希望他知道羅祥和李書然的事情,我以為洛楓是在羅祥出事那天才知道的。」看見鄒玲玲的表情,我也是一頭霧水。

「不是吧凌子,我聽李平(鄒玲玲的男朋友)說,在李書然和羅祥第一次在校門口發生衝突之後,就有好多看熱鬧的男生告訴洛楓了,還都開玩笑似的提醒洛楓讓他考慮考慮是不是繼續和肖交往呢!難道你們一直認為洛楓不知道?」鄒玲玲反問。

「原來洛楓早知道了……」我喃喃自語,曾經的一幕場景再次浮現在我的腦海,

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沒有,我能有什麼心事?寫了一天論文,有點累了。」

 肖,如果有事的話不必要瞞著我,我不像你想的那樣。

當時就感覺洛楓的話有些怪異,現在看來,洛楓當時多半已經知道李書然和羅祥的存在了。

「是誰告訴他的?怎麼男生也這麼多嘴!」此時的我真是煩透了那些「好事者」。

「唉,凌子,男生女生都一樣,都有喜歡看別人熱鬧的,你也別太生氣了,再說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們那天在校門口鬧成那樣,想隱瞞都難。」 不過看見我的表情一波三折,快言快語的玲玲也逐漸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了。「真是抱歉啊,我以為你早知道了……我沒說錯話吧。」

「沒事,謝謝你玲玲。」我下意識的向玲玲道謝,她居然在無意之中透露給了我這麼重要的一個信息。

「哦,不用……」鄒玲玲還是有些尷尬。

「玲玲,現在幾點了?」我忽然問。

「現在?」鄒看了一眼手機,「差三分十一點,怎麼了?」我突然詢問時間,讓她更奇怪了。

「還來得及!我先走了!」知道了時間后,我急忙跑開了,留下了愣愣的鄒玲玲。

 

上午十一點十二分        計算機學院教學樓

氣喘吁吁的站到計算機學院的教學樓門前,我耐心地等著洛楓。

十分鐘后,洛楓出來了,依舊是沒有任何錶情。

他很快發現了也有著冷冷表情的我。

「有事嗎?」洛楓的語氣有點客氣了,可惜當時極度情緒化的我卻沒有發覺。

「洛楓,真看不出你還是一個好演員。」聽了玲玲的話之後,我似乎就已經對洛楓下定論了。

「你說什麼?」對我的話,洛楓有些驚訝。

「你早就知道羅祥和李書然的存在對不對?」我的語氣也有些咄咄逼人了。

「你什麼意思?」洛楓也不甘示弱的問。

「我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我不由反問。

「楊凌雪,你到底想幹什麼?!」洛楓終於有些失去耐心了。

「我想幹什麼?應該是你幹了什麼你自己清楚吧!你早就知道李書然和羅祥的存在了,結果在羅祥出事那天還裝作剛剛知道的樣子,你是什麼用意?!」不過說出了這句話我有些後悔了,此時應該不是說這些話的時機,可惜話已出口了。

「我早知道又怎麼樣?早知道就能改變肖辰雨朝三暮四的事實嗎?」洛楓似乎沒有辯解的意思。

「洛楓!你不要再故意誤會辰雨了,也不要在掩飾你自己了,沒用的!」我眼睛直盯著洛楓,希望能從他眼睛里讀出些真實。

「真聽不懂你在胡言亂語些什麼!對不起,我還有事,不奉陪了!」洛楓憤憤的瞪了我一眼之後,就再也沒有理會我,徑直離開了。

 

晚上九點二十五分        225宿舍

坐在宿舍里,江南那空空的病房、洛楓那恨恨的眼神、辰雨那恍惚的表情加上不在身邊的雲劍把我的整個心都攪亂了,我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辦?文竹的事情且放下不說,我到底該不該把知道的一切告訴辰雨?洛楓今天的反應表明他肯定在羅祥出事之前就知道羅李二人的存在了,為什麼他要裝作剛剛知道的樣子?還有他那奇怪的聊天記錄以及羅祥出事那天他從賽場上早退,這一切說明了什麼?難道我的懷疑是真的?辰雨應當知道這一切嗎?這個問題讓我為難了。

思忖了許久,我決定把一切都告訴辰雨,不論辰雨的感情能否有一個好的歸宿,她都應該客觀的了解到自己感情的現狀。

手機突然響起,是雲劍回復的簡訊:開了一天會,才看見簡訊,我也想你,好好休息吧,別想太多,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我一遍遍的看著簡訊,一次次的想象雲劍就在我的身邊,慢慢找到了一些安全感。

等了許久,辰雨終於回來了,拖著她那疲憊的身體。

「去哪兒了?」我擔心地問到。

「爬山。」辰雨有氣無力地說著。

「哦。」看著辰雨的狀態,我真不忍心再把對洛楓的懷疑告訴她。

就讓一切事情再隱瞞一夜吧,我心裡想著。誰知,就是這一夜的拖延,卻帶給了辰雨意想不到的傷害。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律師 2012-8-12 20:17
發克油!
回復 同往錫安 2012-8-13 02:51
玉面弧別難過,樓上那人是有意搗亂的。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4 11:31
同往錫安: 玉面弧別難過,樓上那人是有意搗亂的。
他不是被封了嗎,怎麼還在這裡作惡?
回復 同往錫安 2012-8-14 13:50
羽化成蝶: 他不是被封了嗎,怎麼還在這裡作惡?
是在被封之前說的吧。那人不只在一個網友家留言。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5 01:17
同往錫安: 是在被封之前說的吧。那人不只在一個網友家留言。
我知道,早就看見了,真是個混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0 14: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