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九)十九:現實中的網路威脅者?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2 00: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評論

關鍵詞:, 推理小說, 校園

十九:現實中的網路威脅者?

 

6月5日

上午七點十二分        225宿舍

 「肖,感覺好些了嗎?還發燒嗎?」清晨,看見辰雨後,我立馬關切的問。

「凌子,麻煩你件事,可以嗎?」辰雨似乎無心回答我的問題。

「當然。」我趕忙回答。

「我給洛楓寫了一封信,麻煩你代我交給他吧。八點以後,他應該會去機房。」提起洛楓,辰雨語氣有些緊張。

「好的。」看見辰雨小心翼翼的樣子,我很是心疼。才知道原來她不是不在乎,也並沒有心灰意冷,只要還有一點希望,她都會努力挽回洛楓的感情。

 

上午八點零六分        計算機學院機房

計算機學院的機房永遠都是靜悄悄的,似乎只聽得到鍵盤的敲擊聲和主機的散熱聲。機房很大,其中有一部分電腦配置很高,是計算機學院學生專用的,還有一部分是對全校學生收費開放的,因為自己有電腦,所以就很少有機會來到這裡。

「同學,要上網嗎?」門口的計算機管理員問我。

「哦,不,我找人。」我一邊回答著,一邊在一片人頭中搜尋洛楓。

「那快一點啊,不要耽擱太長時間。」管理員似乎不太歡迎我這種不花錢的人。

「好的,好的。」我一邊答應著一邊快步走進了機房。

很快,我找到了洛楓。

令我奇怪的是,洛楓並沒有在做什麼程序、軟體,而是在QQ聊天。如若是上網聊天,洛楓在宿舍即可,何必跑這麼遠用這種裝有各種專業軟體的計算機?但疑問只是在腦海里存在了一瞬,我還沒有忘記來這裡的目的只是送信。

但當我站到洛楓背後,正欲把信給他的時候,卻無意中看見了他聊天的網名:黑夜的風!

「啊!」巨大恐懼的衝擊讓我不禁失聲。

此時,洛楓終於發現了站在他身後的我,眼神還是那麼冷,「楊凌雪?你來幹什麼?」

「我……」看著眼前的洛楓,我第一次產生了恐懼,居然說不出話來。

洛楓明顯感覺出了我的異樣,「你沒事吧!」

周圍上網的同學也都把目光聚集到我身上,我驚恐的樣子讓他們每個人都好奇不已。

「沒事,」我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肖給你寫了一封信,托我給你帶過來,你看看吧。」說完,我趕忙把信塞給洛楓就急匆匆的逃出了機房。不過,在臨走之前還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洛楓上網的那台電腦編號:16號。

洛楓怎麼會用「黑夜的風」聊天呢?難道他就是那個……

我不敢再想下去,儘管我一直感到恐嚇我們的人離我們很近,但沒想到是如此的近……

也或許不是,或許是巧合……

我只感到心裡慌亂極了。

 

上午十一點三十一分        食堂

 「傻丫頭,你想太多了吧,老洛怎麼可能是『黑夜的風』呢?」聽了我的描述,雲劍只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可是,我親眼看見他用那個號碼在聊天!」我還想爭辯著什麼。

 「你也太傻了,不可能的。」雲劍依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不說別的,老洛總不可能假扮成庄達升和史曉芸聊天吧,他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啊。我想,或許是老洛在網上調查那個『黑夜的風』也說不定啊。」雲劍繼續輕柔的安撫我。

「恩,也許是這樣。」雲劍的話讓我暫時安下了心,不過內心那份疑惑依然沒有散去。

「對了,讓你放鬆一下心情,告訴你件開心的事!」或許是想調節我低落的情緒,雲劍忽然神秘地對我說。

「什麼事?」我好奇的問。

「老俞和嘉琳今晚要在陽光餐廳請我們吃飯!」雲劍笑著說。

「老俞和嘉琳?啊!你是說……」我忽然明白過來了,不由得興奮起來,「這麼說嘉琳已經答應老俞了!」

「嗯,今晚肯定是要感謝我們這對媒人!」雲劍開心地說。

俞偉東和葉嘉琳此時走到了一起,真算是多日陰霾里唯一一縷陽光了。

 

下午六點零三分        陽光餐廳

當我們達到時,俞偉東和嘉琳早就等在那裡了。

看見我們,俞偉東很是開心,趕緊招呼我們坐下點菜,忙的不亦樂乎。現在的俞偉東,剛剛體會到戀愛的甜美,是一臉的幸福相。而嘉琳看起來還是那麼恬靜,不安中還夾帶著羞澀。

「老俞,恭喜恭喜啊!」雲劍首先開始打趣了。

「同喜……」俞偉東還沒有太放得開,「多虧你們幫忙,呵呵。」

「說什麼呢老俞,主要靠你心誠,我們能幫什麼忙啊,對吧嘉琳?」我也笑嘻嘻的說。

「凌子,別說了,周圍好多人呢……」嘉琳羞澀地小聲低語著。

很快,菜擺滿了一桌。俞偉東點了好多啤酒,準備和雲劍不醉不歸。

 或許俞偉東和葉嘉琳還是新情侶,不免有些靦腆,加上雲劍話也不是很多,開始飯桌上的氣氛並不太活躍。

「老俞,前天去市裡比賽,發揮不錯吧?」為了活躍氣氛,我主動尋找話題,因為我知道,俞偉東平時少言寡語的,但只要一談起乒乓球,那就肯定會打開話匣子。

「一般吧,那天狀態不是很好,我只是打進了前四,半決賽的時候被職業學院的一個新手給打下去了,唉,以前沒和他交過手,不是很熟悉他的球路。可惜老洛上午早早就走了,本來我們倆下午還有雙打的,如此一來我們就等於棄權了,不然的話雙打進決賽是沒有問題的!」俞偉東果然說開了。

「你說什麼?老洛上午就結束比賽了?他沒說雙打棄權的原因嗎?」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俞偉東這麼說,我立刻起疑了。

 「嗨!誰知道呢,他就說不想打下午的比賽了,那天也是熱身賽,我也沒怎麼勉強他。如果是市裡正式的聯賽啊,我堅決不會讓他走的……」

俞偉東還在滔滔不絕地說著,而我已經無心再聽。原來洛楓上午就已經離開賽場了,但他明明在下午羅祥出事後才返回學校,這段時間他去了哪裡呢?我心裡不免疑竇重重。

 「對了凌子,」俞偉東忽然打斷了我的思維,「羅祥出事後,肖辰雨還好吧,讓她壓力別太大了,也讓老洛多開導開導她。」

「哦,好的。」我苦笑了一下,看來陷入甜蜜愛情的俞偉東對辰雨和洛楓的現狀是一概不知。

雲劍也沒道出實情,只是嘆了口氣,然後猛地灌下了一整杯啤酒。

席間,或許啤酒喝的太多,雲劍和俞偉東都去了洗手間,留下了我和嘉琳。

「凌子……我……我害怕對不起偉東。」忽然間,嘉琳囁嚅著對我說了這句話。

嘉琳的話讓我頗感意外,「怎麼了嘉琳?你不喜歡老俞嗎?」

「也不是……總之我也不知道。自從一個月以前和你們一起去看他們打球,偉東就開始和我聯繫了,那時我能隱約的感覺到他對我有好感,但我並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要接受他。直到幾天前曉芸出事了,我是又傷心又自責,痛苦了好幾天,那時俞偉東天天都陪著我,努力幫助我從曉芸的死亡陰影中走出來,我……就這麼接受他了,我也弄不清楚究竟是喜歡他還是依賴他?凌子,你說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聽到嘉琳這麼說,我倒是非常理解她的感受,但也不好妄自幫她下結論,「嘉琳,別想這麼多,喜歡才會依賴,依賴才會喜歡,不要把這二者分的這麼清楚;再說你能在曉芸走後讓老俞陪在你身邊,這本來就是一種喜歡和信任的表現,只是曉芸的死對你打擊太大,你一時失去了理性判斷的能力;放心和老俞交往吧,他是個好人。」我倒是很真誠的說出了這番話。

「恩,謝謝你凌子,我會努力走出來,好好和偉東交往的,我也覺得他是個好人。」嘉琳說。

 

晚上八點二十分        校園

或許是為自己成功當了一次「紅娘」而開心,也或許是想宣洩一下近來壓抑的情緒,晚餐結束后,我發現向來節制的雲劍竟然喝醉了,從陽光餐廳走出后,他已是走路歪歪斜斜,口中還不停嘰里咕嚕著說著些醉語,「凌子,我知道,我算是知道了,你是對我真好……」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我敷衍式地回應著他。

「不,你不知道,」雲劍依然是眯著一雙醉眼,搖頭晃腦地說到,「你不知道我真知道了你是真對我好……」

「好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雲劍繞口令式的醉話讓我頗感無奈。

「你不知道?好,那我就讓你知道,」雲劍依然是沒玩沒了,「我現在知道了,你是真對我好……」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已幾近抓狂。

「不,你不知道……」

「好,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我就讓你知道,我知道了你是真對我好……」

如此循環往複的對話一直持續到我把雲劍扶回公寓,直到我把雲劍交到他舍友吳飛手裡,他依然是嘰里咕嚕個沒完。

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背影,我不禁有些心酸。最近一段時間我總認為自己承受了太多,今天看見雲劍的醉態,才知道他的心情在一直跟隨著我起起落落,我感受壓抑的時候,他比我壓抑的更多。

送回雲劍后,我不禁又想到了洛楓。洛楓用「黑夜的風」聊天和他賽場早退到底有沒有聯繫呢?羅祥之死難道真的和他有關?我心裡開始不由自主的假設:雖然辰雨的信我沒有看見內容,但想也知道肯定是解釋誤會、挽留感情,語氣定然也是情真意切的,如果洛楓和羅祥的死無關,而他還對辰雨有感情,肯定是希望自己是誤會辰雨,希望能原諒她,重歸於好;正好此時辰雨給了他一封求和的信,他即使不會馬上原諒辰雨,定然也會有所反應的。假如他……假如他就是殺害羅祥的兇手,或者與羅祥的死有關聯,那麼當他收到辰雨信的時候定然還會表現的很冷漠,因為他仍想偽裝成一個受害者,用冷漠的情緒來掩飾他這種偽裝!雖然不知我的推理是不是符合洛楓的個性,但應該也在情理之中。

 

晚上九點十八分        225宿舍

面對我的時候,辰雨首先開口了,「李書然殺人嫌疑解除了,現在他已離開公安局了。」

「真的?那太好了,肖,你也不用擔心了。我們也都覺得李書然不會殺人。」聽到這個消息,我居然也有些如釋重負。

「剛才,我見了他最後一面。」辰雨的語氣里還夾雜著一絲不易覺察的哀傷。

「最後一面?」聽了辰雨的話,我不由問。

「是的,他說明天早上八點的火車去深圳。」辰雨解釋說。

「去深圳?他一個人?」文竹也問。

「是啊,他說畢業后一直東混西混的,也沒找個正經職業;正好他有個發小在深圳開了一家貿易公司,想讓他過去一起干,他就答應了,說爭取在深圳混出點名堂來。」辰雨說。

「這樣挺好,看來他已經打算開始自己的生活了。」我說。

「恩,他說在他被訊問的這段時間裡,想了很多,說不會再對不屬於他的東西糾纏不清,還祝願我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辰雨的眼眶有些濕潤了,「不管怎麼說,我也真心的祝福他能過得好。」說到這裡,辰雨朝我們笑了笑,那是一個堅強者的微笑。

「好樣的肖,你們這樣的結局也很完美,彼此祝福的分開,以後再見還能是朋友。」文竹鼓勵到。

「恩。」辰雨平靜的說。

 「肖……那封信我已經給老洛了,他有什麼反映嗎?」聊過李書然,我不禁再次想到了洛楓,便小心翼翼的問。

辰雨機械性的搖了搖頭,一句話都沒說。

我的心猛地一沉。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2 02:22
又有人卷進來了,複雜哦,暗藏玄機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2 02:22
小狐狸,快點快點!
回復 mayimayi 2012-8-12 11:17
黑夜的風
-- 會有事嗎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18: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