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八)歷史重演的悲劇?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2 00: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 , 校園

十八:歷史重演的悲劇?

 

晚上十點十分        225宿舍

和文竹談話間,門忽然被推開了,是辰雨!

「肖!」

「你回來了!」

看見辰雨,我和文竹都很驚喜。

但辰雨卻很沉默,似乎一句話都不願意說。

「怎麼了肖?找到李書然了嗎?」怕是羅祥的案子有什麼意外,我小心的問。

「恩,」辰雨有氣無力的回答,「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校門口的酒吧里喝悶酒。」

辰雨的這句話倒是讓我更加相信自己的推測,李書然不是兇手!不管羅祥的那個怪異電話和那根充當兇器的繩子是怎麼回事,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如果兇手是李書然,他絕對不會傻到殺人後還會滯留在校門口的酒吧里買醉。想到這裡,我心裡不禁輕鬆一些。

「我可能要和洛楓分手了。」良久,辰雨開口道。

聽了辰雨的話,我剛剛放鬆的心又猛地抽搐了一下,洛楓那憤怒和驚訝的表情立刻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你和老洛見過面了?」我不安的問。

辰雨默默地點點頭,「我一從公安局回來就聯繫他了,本想把事情向他解釋清楚,沒想到……」她無奈嘆了口氣,「沒想到他會對我有那麼深的誤會,我該早告訴他。」絕望、哀傷和懊悔一一從她的眼睛里閃現。

「好好和他解釋一下,他會理解的,別胡思亂想。」文竹安慰道。

辰雨又無力的搖搖頭,「沒用的,我和他解釋了一晚上,可他什麼都聽不進去,只是在不停地說我欺騙他什麼的,看他的樣子,是不可能……」辰雨有些哽咽了,「是不可能再和我交往下去了。」

「肖,千萬別這麼想!」看見辰雨絕望的樣子,我難受極了,「你要理解老洛,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一時不接受是很正常的,等他情緒穩定一些了,你再好好和他聊聊,他會理解你的!」

「隨他去吧,羅祥死了,李書然成了犯罪嫌疑人,我回到學校時,每個人都在我背後指指點點的,我恐怕是說不清楚了;再說我太累了,沒有精力了,分了也好,落得一身清凈。」辰雨顯然對未來的感情不抱任何希望了。

「肖……」我仍想安慰辰雨,但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言辭了,只能輕拍著她的手背,卻發覺涼的厲害!再看看辰雨的臉頰,也是紅紅的,我趕忙用手試了一下辰雨的額頭,「肖!你發燒了!」摸著她滾燙的額頭,我不禁驚呼。

「沒事的,」辰雨費力的擺擺手,我甚至能感受到她說話時呼出的熱氣,看來已經病的不輕了。

「我這裡有葯,趕緊吃藥睡一覺吧,什麼都別想了!」文竹邊說著邊從抽屜了取出了葯。

辰雨吃過葯后,就躺到了床上。看見辰雨身心俱疲的樣子,我不禁暗暗的揪心,但卻無能為力。

熄了燈,宿舍里均勻的呼吸聲很快響起,我的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模糊……

「叮鈴鈴……」刺耳的電話鈴聲像一把鋒利的鐵錐直刺入我昏沉的大腦!我的心又開始猛烈地跳動,但四肢卻十分麻木,動彈不得。

或許是夢境吧,我抱著一絲僥倖心理,想繼續我的沉睡,但電話鈴聲似乎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依舊響個不停。無奈,我努力睜開眼睛,寂靜的宿舍里,電話鈴聲顯得格外刺耳。

「喂?」我迷迷糊糊的接起了電話,意識還是處於不清醒狀態。

電話那頭起初並沒有聲音,只隱約聽見有駭人的喘息聲,我頓時有了一絲清醒,難道又是……

「別敲死神的門!難道你們不想在這個世界生存了么?!」

我的直覺沒有錯,恐怖的男聲再次從電話里傳來!

「你到底是誰?!」我沖著電話喊,但電話早已掛斷了。

「怎麼了凌子?」文竹也醒來了。

「哼,」我苦笑一聲,「還是那句『別敲死神的門』!」

此刻,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經歷了這麼多的波折,自己居然已經對這句話麻木了

 

6月4日

清晨醒來,我首先看了一眼沉睡中的辰雨,她臉色已經趨於正常,不再似昨晚那樣滿面通紅,想必燒已經退了,我不由鬆了一口氣。隨後,接到了雲劍一起吃早飯的邀請,便躡手躡腳地走出了宿舍。

沒曾想,走到公寓門口,卻看見了一張令我吃驚的告示,是公安局印發的,大致內容是在校園裡尋找能為庄達升、樓管、史曉芸以及羅祥死亡事件提供線索的師生,聯繫人是陳諾。

看到告示后,我不由一驚!難道公安局已經開始併案調查了?!這幾起死亡事件之間真的有某種關聯?

我突然又想起了那個神秘而又令人恐懼的電話。看來我的直覺並沒有錯,那個電話無意中透露出了這幾個人的死亡絕不是幾起孤立事件!

一路和雲劍從公寓走到食堂,路邊的布告欄里也都無一例外的貼著那張告示。一張張白色的告示,就像一片片撲面而來的羽毛,一一鑽進了我的心口,讓我呼吸困難。

 

早上六點五十分        食堂

看著桌上的早餐,我卻沒有多少食慾。

「肖還好吧?」雲劍問的很小心。

「你知道了?」一提到肖,我就忍不住難過。

「恩,昨天看見老洛了,陰沉著臉,誰都不敢和他搭話。」雲劍也在輕聲的嘆氣。

「你說……他們會不會分手?」說到這裡,我難過的有些哽咽了。

「先別把事情想的這麼壞,」見我如此擔心,雲劍趕忙輕柔地握著我的手安慰,「現在兩人矛盾的起因就是洛楓認為辰雨欺騙了他,但事實並非如此,只是個誤會;我們應該努力為他們消除誤會,這樣才能讓他們重歸於好。」

「恩!」我點了點頭,看見面前沉著又淡定的雲劍,我終於找到了一絲安全感。

此時,我突然瞥見了食堂外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洛楓!

「老洛!」還未等雲劍反映過來,我已經一個箭步衝出了食堂,快步去追趕洛楓。

 「你幹什麼?」看著已經攔在面前的我,洛楓的語氣依舊冰冷。

「老洛,我想向你解釋一下……」我氣喘吁吁的說。

「哼!」洛楓冷笑了一下,「是替肖辰雨解釋吧,她鬧出花邊新聞似乎還輪不到你替她解釋!」

聽到洛楓這種故意挖苦人的語氣,我的火氣忍不住上來了,「洛楓!你明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為什麼還說這種話?!李書然是辰雨的前男友,他們早就分手了!還有那個羅祥,他一直在追求肖,可肖根本就不喜歡他!難道有前男友,有追求者就是犯錯嗎?」

「你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現在事情鬧成這個樣子,你還敢說肖辰雨一點錯誤都沒有嗎?」洛楓當仁不讓。

「沒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肖是有錯。」此時,我的嗓音已經有些嘶啞了,「她的錯誤就是沒有早一點告訴你李書然和羅祥這兩個人的存在,但她並沒有惡意,只是想等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再告訴你,怕你受到無所謂的傷害……」

「處理好?」洛楓又是一陣冷笑,「她處理的真好!一個處理死了,一個處理到公安局去了,處理的真好!她這麼處理我就不受傷害了?」

「洛楓你冷靜一點!」我幾乎是吼著說。

「楊凌雪你管的太多了!」洛楓也吼道,並且還下意識的推了我一下。

「洛楓你幹什麼!」洛楓推我這一幕恰巧被剛剛追上來的雲劍看到了,他不由分說的就給了洛楓重重的一拳。

洛楓被雲劍這一拳擊地向後退了好幾步,好在還沒有跌倒。

「哼!」洛楓又是冷笑,「陸雲劍,我勸你還是別這麼為楊凌雪出頭,都說物以類聚,肖辰雨鬧出這麼大的事來,這楊凌雪也不見得多麼清白,你最好還是理智一點,省的哪天也被戴了綠帽子,別怪我沒提醒你!」洛楓的話越來越難聽了。

「哐!」雲劍不由分說,又送出了一記重拳,這一拳讓洛楓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洛楓!我勸你別胡說八道!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雲劍!別打人!」看見雲劍出手這麼重,我也開始慌亂起來。

沒曾想,洛楓用最快的速度站了起來,眼光里滿含挑釁,「對我不客氣?!你還沒那個本事!」說完,又狠命地還了雲劍一拳。

「雲劍!」看見洛楓還擊,我慌忙過去扶住了將要倒地的雲劍。

這一拳正好打在了雲劍的胸口上,只見雲劍面色通紅,痛苦的用手捂住了心口。

「雲劍!雲劍!沒事吧?」我著急的問。

沒想到雲劍根本沒有回答我,只是粗暴的將我推開,再次沖向了洛楓!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兩個曾經的好友瞬間扭打到一起,我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劍!老洛!你們別打了!」我拚命地勸架,可絲毫沒有效果,他們愈打愈烈。

幸好有幾個熟識的同學過來勸架,好容易讓他們停止了打鬥。

洛楓恨恨而去。雲劍額頭上卻多了一塊傷痕。

「沒事吧?」我心疼得問。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雲劍倒是滿不在乎,「這個洛楓,真是氣死我了!」

聽見雲劍恨恨的聲音,我沒有做任何回答。

局面越來越複雜,我的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上午八點三十分        文學院教室

若不是雲劍提醒,我幾乎忘了上午還有課。

毫無意外,我是最後一個走進教室的,同專業的同學都到齊了。看到我進去,整個教室就炸開了鍋。這個局面我早就料到了,在兩天之內接連死去的兩個人,一個是我同專業的好友,一個是我舍友的追求者,我自然成了傳述八卦新聞最好的人選。果然,他們都在試探性的向我打聽情況,企圖從我這裡了解到一些新鮮的訊息。但此時的我大腦細胞似乎都沉睡了,一點思維的能力都沒有,對於他們的好奇、疑惑乃至恐懼,我都無心應對,只能用「不知道」、「不清楚」之類的話來搪塞他們。看見我待搭不理的態度,同學們也都識趣不再追問了。

課堂上,看著老師在眉飛色舞的講述著,我的大腦卻是一片空白,什麼都聽不進去。猛然間,感覺手機振動起來,打開一看,是文竹的簡訊:「凌子,肖又發燒了,現在校醫院,下課後可直接過來。」

看完簡訊,我焦急地嘆了口氣,對辰雨的擔憂瞬間佔滿了我所有的思維。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我第一個衝出了教室,向校醫院奔去。

 

上午十一點三十五分        校醫院

在醫院門口,我出乎意料的看見了一個人,洛楓。他一個人孤單的坐在校醫院門口的石凳上,默默地發獃,眼神里滿是惶惑和不安。

看見他,我不禁想起了清晨食堂門口那一幕,便感覺有些不知所措。此時洛楓也看見我了,眼神和表情還是冷冰冰的,不經意的掃了我一眼后,便走開了。

他坐在校醫院門口乾什麼?是因為挂念辰雨嗎?還僅是個偶然?

走進病房后,看著在熟睡中掛著點滴的辰雨,心裡又是一陣陣的難過,李書然情況未明,洛楓也快失去理智了,病重的她該如何面對這一切呢?

辰雨打完點滴后,我和文竹就陪她回宿舍了。她的燒已經退了,但是精神狀態仍是不好,我們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安慰。

由於不能像往日那樣高聲談笑,整個晚上,宿舍的氣氛顯得很沉悶;雲劍也是一反常態,一整晚都沒有聯繫我,我只能用胡亂瀏覽網頁打發時間。沒曾想,在校園貼吧里的一則帖子很快就吸引了我的注意:

兩起驚人相似的車禍報道!

本報5月21日訊:昨天上午,我市101路公交車行至華興路斜坡處時不幸滑坡,並引起油箱爆炸,車上20餘名乘客除2人生還外,其餘全部遇難。當時路過的行人也有4人受傷,受傷群眾已被救援人員送到華興醫院治療,現都已脫離了危險,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之中。

                                 ————  《都市早報》(2005年)

本報5月21日訊:昨天上午,我市101路公交車行至華興路斜坡處時不幸滑坡,並引起油箱爆炸,車上30餘名乘客僅有4人生還。路過的行人也有3人受傷,受傷群眾已被送到華興醫院治療,現都已脫離了危險,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之中。

                                 ————  《都市早報》(2002年)

大家注意啦,這兩起車禍事隔三年整!除了傷亡數字略有不同外,其餘全部吻合,歷史重演了!

……

(後面是無數跟帖)

 

看見這個帖子,我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了。第一則消息,我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令秦川喪生,羅祥受傷的那次車禍。沒想到在三年前的同一天還發生了一起如此類似的車禍!這意味著什麼呢?肖曾經說5月20日那天的車禍原因是有人蓄意破壞了公交車的制動裝置,難道說三年前的車禍原因也是如此?是偶然的歷史重演嗎?還是……這兩起車禍真的有什麼關聯?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正在驚訝中,卻突然收到了雲劍的簡訊:凌子,我和老洛和好了,也和他談了一個晚上,雖然他還是心存芥蒂,但我看得出來,他還是在乎肖的;你讓肖安心養病,不必想太多,我想他們不會就這麼結束的。

看了簡訊,我真不知該如何表達我內心的感覺,好友感情出了問題,他居然比我還用心,幸福的感覺又充滿了整個內心,剛才讀帖子時的惶恐不安竟然一掃而空了。

「肖,雲劍讓我告訴你,他和老洛談過了,老洛心裡還是在乎你的,讓你安心養病,不要擔心太多。」看見辰雨依然萎靡的樣子,我便急忙把雲劍的簡訊轉述給她。

但辰雨似乎並不太關注洛楓的態度了,「無所謂,分了也好,我也輕鬆了。」

「肖……」我還想勸說辰雨,但是看見了文竹阻止的眼神,也就欲言又止了。

看見辰雨心灰意冷的樣子,我的情緒又沉到了谷底,那篇帖子也很快被我拋到腦後了。誰又能想到,這兩則相似的帖子,實際上就是破解這一系列死亡迷局的關鍵鑰匙呢?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mayimayi 2012-8-12 11:19
頂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7 13: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