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六)被弔死在宿舍的男生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0 09: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十六:被弔死在宿舍的男生

 

中午十二點三十八分        9號公寓門口

不覺間,我已來到公寓樓下。樓門前騷動的人群引起了我的注意。

忽然間,一陣爭吵聲從人群里傳出。敏感的我立刻分辨出了聲音的主人,是李書然和羅祥!

我來不及多想,立刻沖了過去。

看情景,兩人已經相遇多時,有好幾個男生正拉著他們,以防動起手來。站在一旁的辰雨顯然是哭過,正在無力的勸架,但沒有絲毫效用。看李書然的臉色,似乎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但羅祥似乎沒有一點息事寧人的趨勢,一句句再難聽不過的話接連從他嘴裡衝出,直奔向李書然。

「我看你想找死,去死吧!」臉色已經鐵青的李書然突然飛起一腳向羅祥的胸口踹去。

「啊!」我不禁驚呼。

記得辰雨說過,李書然練過跆拳道,這一腳的力量定是非同小可。加上羅祥剛出院,身體顯然還很虛弱,定然招架不住。

果不其然,羅祥慘叫了一聲,跌倒在地上,手裡的飯菜撒了一地。只見他痛苦的用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氣。

見此情形,周圍的同學都嚇慌了,幾個男生趕忙將倒在地上的羅祥扶起,將他送回了宿舍。李書然則冷笑的看著這一切,臉上流露出報復的快感。

「你到底要鬧到什麼程度才肯罷休?!」辰雨終於忍不住向李書然喊道。

李書然用力抓住了辰雨的胳膊,「你不答應我,我絕不甘休!」

「你放棄吧,我們不會有結果的!」辰雨用盡全身力氣掙脫了李書然,便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公寓。

作為好友的我,面對這一切,卻只能無奈的做一個旁觀者。看見辰雨離開,我準備尾隨而去。

「楊凌雪!」李書然忽然叫住了我,「告訴她,我還會來的。」 「李……」還沒等我開口,李書然也已走遠了。

回想著李書然那痛苦的表情,我的確有些不忍,畢竟他曾經和辰雨也是令人羨慕的一對。但我接著又想到當初李書然提出分手時那決絕的眼神、辰雨那張傷心地臉,不禁嘆了口氣,感情著實是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

不過,想到辰雨即將面臨的艱難處境,我不由難過的嘆了一口氣。難過之餘,慣有的疑惑卻再次降臨,躲在教室自習的辰雨是如何再次和他們相遇的?

 

下午一點十二分        225宿舍

推開宿舍門,只見辰雨一個人坐在書桌旁發獃。

「羅祥應該沒有大礙,別太擔心了。」我試著安慰她,但語言似乎有些蒼白。

「恩。」辰雨象徵性的應了一聲。

「你還是沒能躲掉他們。」我無奈的說。

「是。」辰雨木然的說。

「你不是在躲他嗎?」我依然放不下心裡的疑惑。

「他直接去了教室。」辰雨面無表情的敘述著。

「他怎麼會知道你在哪個教室?」辰雨的答案讓我越發感到奇怪。

「不知道,可能挨個找的吧。」辰雨說。

「那……既然李書然是在教室找到的你,你們怎麼又會在公寓樓門口遇上羅祥呢?」我接著提出疑問。

「不清楚,我想回宿舍躲避李書然,可他緊追不捨。我們剛到宿舍樓下,羅祥就出現了。」辰雨苦笑了一聲。

「肖,你不覺得事情有些奇怪么?」我忍不住問。

「奇怪?怎麼奇怪了?」心煩意亂的辰雨已經無心猜疑。

「先是李書然在不知道你去向的前提下,直接就找到了你,緊接著你們便莫名其妙的和羅祥碰面了,這一切不是很奇怪嗎?」我說。

「呵,」辰雨苦笑一聲,「還說什麼奇怪不奇怪,反正我是無法擺脫他們了。」

看著辰雨一副身心疲憊的樣子,我便沒有再多說,但內心的疑惑卻絲毫未減。

 

下午兩點二十二分        225宿舍

「叮鈴鈴……」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打破了我和辰雨之間的沉默。

「喂?你好。」我習慣性接起電話。

「你好,請問肖辰雨在嗎?」電話那頭居然響起了羅祥的聲音。

聽出是羅祥,我本欲拒絕讓辰雨接電話,但他今天竟然一反常態的客氣,卻使我異常驚訝。

或許是猜出了我的猶疑,羅祥又說話了,「你好,是楊凌雪吧,麻煩讓肖辰雨接電話吧,我就和她說一句話,行嗎?」他幾乎是在懇求。

我有些動搖了,就把電話遞給了辰雨,「是羅祥,他說就和你說一句話。」我捂住話筒悄悄的和辰雨說。

「喂,你好。」或許是考慮到羅祥剛剛為她受了傷,接過電話后,辰雨的口氣很客氣。

但沒過一會,辰雨的臉色就不對了,「羅祥,請你不要這樣說,我們不可能的,你可以再去找更適合你的人……」

聽到辰雨如此說,我也能猜到羅祥說話的大概,多半是又開始糾纏了,我無奈的搖搖頭。

但沒過幾分鐘,怪事發生了!

「羅祥?羅祥?」辰雨突然開始沖著話筒喊羅祥的名字。

「怎麼了?」我忙問。

「噓!」辰雨朝我做了一個禁止發聲的手勢,並儘力讓耳朵緊貼著話筒仔細聽著,表情非常慌亂。

辰雨的怪異表現讓我很疑惑,不詳的預感再次籠罩。

「羅祥!羅祥!還在嗎羅祥?辰雨再一次喊羅祥的名字。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忍不住問。

「凌子!電話那頭突然沒有聲音了!」辰雨驚慌的說。

「你別緊張,說不定是電話線斷了。」我忙說。

「不是不是,我似乎……」辰雨開始喘粗氣。

「似乎什麼?」我問。

「我似乎聽見羅祥的呼救聲了!」辰雨說。

「什麼?!呼救聲?!」聽到這話,我不由渾身一哆嗦,本能的搶過了辰雨手中的話筒仔細傾聽,「羅祥?羅祥?」我試探著叫了幾聲羅祥的名字,奇迹沒有發生,電話那頭一片死寂。

「肖,到底怎麼回事?」我著急的問。

「我……我也說不清楚,」辰雨的語氣有些慌亂,「羅祥一開始說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殺。」

「上吊自殺?!」羅祥說出這樣的話,真是令我十分意外。

「恩,但接著我就似乎聽到了他在呼救。」辰雨接著說。

「你聽到他怎麼呼救?」我的心開始「突!突!」地跳個不停。

「似乎是在掙扎,好像也喊了一聲『救命』,總之聲音太小了,我不敢確定是真實的還是我的幻聽。不過我最後聽到了『哐當!』一聲,似乎是椅子或桌子倒地的聲音,倒是十分清晰,然後就什麼聲音都沒有了!」說到這裡,辰雨的臉色已經變了。

上吊自殺、呼救聲、椅子倒地……

無數的場景湧入我的腦海,我不自主的聯想到影視劇中人上吊自殺后踢開椅子的場景!真是這樣嗎?我不由感到一陣恐懼。

「凌子!怎麼辦呢?會不會出事?」辰雨有些六神無主了。

辰雨的求助打斷了我的思緒,此時的我也是四肢發冷,為了留住最後一絲理性,我不停地用牙齒咬著已經有些乾裂的嘴唇。

「這樣吧,我打電話給羅祥對面宿舍的徐哥,讓他過去看看情況。」我儘力保持鎮靜。

「好。」辰雨趕忙回答。

我用了幾秒鐘搜索出了徐哥宿舍的電話號碼,趕忙用略微顫抖的手指撥通了電話。

「你好!是徐哥嗎?我是文學院楊凌雪!」聽見徐哥接電話,我心裡稍稍安穩了一些。

「凌雪啊,你好,有事嗎?」徐哥客氣的問。

「徐哥!麻煩你到羅祥宿舍看看好嗎?」我著急的說。

「去羅祥宿舍看看?怎麼了?」徐哥顯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徐哥,我一時也解釋不清楚,麻煩你幫幫忙吧,看看羅祥有沒有出事,好嗎?」我語氣更加焦急了,只想讓徐哥早些過去看看情況。

「出事?哦,好的,你等著啊。」或許是聽出我的焦急聲音,徐哥沒有再多問。

徐哥沒有掛掉電話,我便一直拿著話筒等待著,期盼徐哥能過來報個平安,我和辰雨心中的石頭也就可以落地了。

但我期盼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啊!羅祥!羅祥!」

「快!快報警!」

……

沒過幾分鐘,電話那頭響起了徐哥的驚叫聲,緊接著便亂成了一團。

聽到「報警」的字眼,我的心一下子涼了,手無力的垂下,話筒「砰!」的一聲摔倒了桌子上。

「怎麼了?凌子?」看見我的樣子,辰雨徹底慌了。

「肖,羅祥可能出事了。」我不安的說。

「出事?!」辰雨緊接著也花容失色了。

隨後,我們便飛快地奔向了羅祥所在的10號男生公寓。

 

下午兩點四十五分        10號公寓門前

剛到10號公寓不久,我們就聽到了漸漸而來的警笛聲。不一會兒,警車就停到了公寓樓前。陳諾等一行人從警車裡走了下來,另外,還有一位年紀大點的刑警,看樣子,應該是位領導。他們下車后就徑直進入到了10號公寓。刑警直接到此,我和辰雨都明白,想必羅祥已經凶多吉少了。

未曾想,沒過多久,陳諾就帶著那位老刑警走出了公寓樓。他們徑直來到了我們面前!

「梁隊,這位就是方才死者舍友提到的肖辰雨。」陳諾的手指向著辰雨,並對身邊的刑警介紹著。

死者?!陳諾口中的辭彙不由讓我的頭皮一陣發麻!難不成羅祥已經……

徹骨的恐懼再次包圍了我。

「肖辰雨,這是刑警隊梁隊長,有些情況他要向你了解一下。」沒有理會我們的詫異,陳諾平靜的對辰雨說。

「我……好……」辰雨的聲音已經極度顫抖,我感覺她握住我手臂的手已變得冰冷。

「肖辰雨,你能聯繫到李書然嗎?」被稱為「梁隊長」的刑警問到。

李書然?這位梁隊長居然提到了李書然?我的心裡又是一緊,難道羅祥的死和李書然有關?我幾乎不敢再猜測下去。

「我……我不知道能不能……」面對梁警官,辰雨緊張的語無倫次了。

 「肖辰雨,請上車協助我們調查。」如此擲地有聲的話語仍然來自於梁隊長。

辰雨有些不知所措,沒有立刻上警車。

「上車吧,別緊張。」陳諾過來勸辰雨上車,輕柔的聲音也帶著不容置疑的力量。

「凌子……」辰雨上車前不停地回頭看我,眼睛里的不安和惶恐一覽無餘。

「肖,別緊張……」我想抓住辰雨的手,但她已經隨著警車遠去了。

接踵而至的喧囂再次打斷了我的思緒,羅祥的屍體被抬出來了,周圍已經聚集了許多學生,大家都在議論紛紛。

昨天是史曉芸,今天是羅祥,這個校園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死亡接踵而至?

載著羅祥屍體的警車也開走了,但學生群並沒有散去,看得出,大家依舊驚魂未定。「嗡嗡」的議論聲就像籠罩在我周圍的聲音背景,與我的意識絕緣了,我怔怔得看著表情各異的人群,大腦依舊是一片空白。

猛然間,我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俞偉東。

「老俞,羅祥到底是怎麼死的?」我便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趕忙詢問他。

「上弔死了。據說是被弔死在暖氣管道上。」俞偉東的表情變得很穆然。

「什麼?!」我呆住了。

羅祥一開始說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殺。

羅祥一開始說假如我不接受他,他就上吊自殺。

……

辰雨的這句話反覆在我腦海里盤旋。

「他是……自殺?」我試探著問俞偉東。

「都這麼說,並且……」俞偉東有些遲疑。

「並且什麼?」我趕忙問。

「並且男生這邊都在傳羅祥是為肖辰雨殉情自殺。」

俞偉東的話沒有太出乎我的意料,流言,已是不可避免。

「不過……」俞偉東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忍不住問。

「在走廊上,法醫向那個刑警隊長說了一句話,恰好被我聽見了。」俞偉東小聲地說。

「什麼話?」我急切的問。

俞偉東下意識的看看周圍,並壓低聲音湊過來和我說,「他說死者很有可能是先被勒死然後再被吊起來的!」

「啊!」我不禁叫出聲來,恐怖的感覺立刻籠罩了全身。

「噓!小點聲!」俞偉東忙向我示意。

我還是氣喘個不停,「老俞,你確定……確定法醫是這麼說的?」

「基本上確定,雖然法醫說話聲音很小,但我當時距離他最近,恰好聽到了。不過他只是說有可能,還要把羅祥屍體帶回去進一步檢驗之後才能最後下結論。」俞偉東說。

此時的我已經慌亂不已,我如何也不能相信羅祥是被人殺害這一事實,難道真是李書然衝動所為?!如果真是這樣,辰雨要一輩子背負著李書然留給她的道德十字架,她和洛楓……只能等到來世了。

陣陣的難過絞痛著我的心。

不知道俞偉東是何時離開的,我只感覺自己越來越無助……

但在我轉身的瞬間,卻又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是洛楓!!從他的一身運動裝束看,定是剛從賽場返回。

剎那間,我的心一下子收縮到了極致,與他的目光相對,我居然啞口無言。

洛楓轉身離去了,伴隨著憤怒的目光。

「老洛!」我如夢初醒,慌忙去追趕。

「老洛!你聽我說……」我企圖用最簡潔的語言向洛楓解釋剛剛發生的一幕。若再和洛楓發生誤會,辰雨真的就是四面楚歌了。

「請你走開!」洛楓冷冷的說。

「老洛,剛才的事情你千萬別誤會,是……」我仍然沒有放棄。

「楊凌雪!事到如今你還想說什麼?!肖辰雨真是有魅力!都有男人肯為她去死!我就是天下第一號傻瓜!」文弱的洛楓終於爆發了。

「洛楓!你能冷靜一點聽我把話說完嗎?」聽了洛楓的話,我也急了。

「不能!」洛楓沒有給我任何插話的機會,氣沖沖的離去了。

看著洛楓憤怒離去的背影,我的心情更煩亂了。

本能的撥通了雲劍的電話,卻是無人接聽。

此時我才想起,實驗時他都是把手機調到靜音,慌亂的我居然忘記了。

六月的天氣,我的雙手卻是冰涼。

繼而我想到了文竹,但她同樣沒有接聽電話。

我徹底絕望了,毫無目的的在校園徘徊,不覺間,居然走到了實驗樓下。我不自主的停下了腳步,靜靜地坐在了實驗樓外的石凳上。或許是內心的潛意識讓我走到這裡來,因為我的雲劍就在裡面,即使看不見他,能呆在他附近,也會有一種安全感。

一人獨坐,紛亂的思緒向潮水一樣的湧來,當然我想的最多的,還是羅祥之死,兇手真的是李書然嗎?洛楓會理解嗎?辰雨究竟該如何面對……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mayimayi 2012-8-10 10:57
你是妙筆一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0 22: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