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五)謎一樣的美麗女孩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9 10: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 推理小說, 校園

十五:謎一樣的美麗女孩

 

整個上午,雲劍忙於實驗,文竹回了新房,辰雨又在外躲避李書然,獨剩下了我自己。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習慣性地去圖書館消磨時光。

讀書時,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不覺間,已經晌午了。我習慣性的伸了一個懶腰,很不情願的從安靜的圖書館向喧鬧的食堂走去。

獨自一人,不免感覺這個中午有些孤寂。

還未走進食堂,熟悉的氣味已經撲面而來。像往常一樣,食堂里並沒有多少可口的飯菜,我胡亂買了一份菜,就徑直向一張空著的餐桌走去。

 

上午十一點二十三分        食堂

「哎呀!」冷不防的,感覺肩膀被人重重地撞了一下,手裡的菜灑了一地,我不免一聲驚叫。

待我正欲發作時,卻看見了一張正在冷笑的臉,是田旭。

「不好意思啊,撞到文學院的大才女了。」田旭一副挑釁的樣子。

「你有病吧。」我同樣以冷冰冰的語氣回擊他。

「我倒是很正常,」田旭倒也不怒,依然不緊不慢的說,「我只是想看看你失望的樣子。」

「我失望什麼?」我也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你這麼費力的把我們送進去,結果我們又被解除嫌疑被放回來了,你不會很失望么?」依然是這種怪聲怪調。

「哼!」我冷笑了一聲,「我從來不和不正常的人對話,請你能走多遠走多遠。」我並不打算和這種人糾纏,正欲離開。

「楊凌雪!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看的!不要臉的東西!」田旭幾乎是惡狠狠地說了這句話。

「你……」我氣得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

雖說學歷和素質無法划等號,但看見眼前這個五官讓人厭惡的女人,我根本無法把她和文學院研究生的字眼聯繫起來,可她偏偏就是,我無語了。

食堂里的人越聚越多,雖然我很想狠狠地反擊一下那個罵我不要臉的女人,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我不想再一次成為笑柄。

或許是我的沉默,或許是田旭認為她佔了上風,總之,她沒有再和我糾纏。

我想努力平復心情,再去重新買一份飯菜,然而,卻感覺自己已經沒有胃口了。

當我打算離開食堂時,發現還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那是孫夢伊那雙美麗的眼睛。

我大腦開始有些混亂,剛走了田旭,又來了孫夢伊,如果沒猜錯,她肯定也是來和我「秋後算賬」的。

在我躊躇之際,孫夢伊已經徑直向我走來了,不過從她那哀傷甚至略帶恐懼的眼神來看,她似乎並不是來報復的。

「凌雪,」孫夢伊的聲音怯生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聽說史曉芸昨天死了。」

她居然會提到曉芸,我更加迷惑了。

「是的,昨天凌晨,死在宿舍里。」我的語調有點飄,或許是因為猜不透孫夢伊問話的用意,心裡有些發虛。

孫夢伊開始大口的喘氣,白皙的臉龐開始滲透出滴滴汗珠,臉色也越來越差,嘴裡不停地念叨:「史曉芸死了,史曉芸也死了……」

我徹底被她搞糊塗了,但我僅僅糊塗了一瞬間。在下一刻,我突然記起了,秦川死後、樓管死後,孫夢伊都是這個表情,驚慌混同著恐懼!她一定知道些什麼!

我下意識的抓住了孫夢伊的胳膊,「夢伊,你怎麼了?」

「我……我沒……沒事……」孫夢伊驚慌失措地說。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看孫夢伊的表情,我又試探性地問。

「沒……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孫夢伊開始語無倫次了。

孫夢伊越是這樣,我就越感覺事情不正常,趁著自己還有一絲理性,趁著自己還殘存著一點正義感,我迅速把她拉到食堂外的一個角落裡,「夢伊,你聽我說,學校里接二連三的出事,如果你知道些什麼,就一定要說出來,不要再隱瞞了,這些秘密已經不屬於你了!你不願意告訴我也沒關係,你可以把你知道的提供給公安局,讓他們儘快破案,給死去的人一個交代,這關乎著人命!你明白嗎?!」我的語氣愈來愈急躁了。

「我……凌雪你別問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真的……」孫夢伊一邊說著,一邊掙脫了我,隨即逃開了。

「夢……」還未等我再開口,孫夢伊早就跑遠了。

我的心跳不由開始加速了,也越來越確定,孫夢伊一定是一個知情者!急於知道曉芸死亡真相的我已經缺失了最後一絲理性,隨即撥通了一個電話。

 

下午十一點五十分        食堂

坐在餐桌旁,看見快步向我走來的何蕾時,我突然有些後悔了。何蕾是孫夢伊最親近的朋友,我約她來探聽孫夢伊的隱私,是不是有些太唐突了?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何蕾已經坐在了我的對面,「嗨!大才女!今天怎麼突然想起請我吃飯了?」她還是那麼快人快語。

我微微一笑,但有些苦笑的意思,今天已經有兩個人稱呼我「大才女」了,只不過一個是諷刺,一個是打趣。「很久沒見你,想你了。」我還營造了一個溫馨的開場白。

「不是吧,」何蕾一臉壞笑,「是不是感情出現困惑了,來找我傾訴啊。」

「呵呵,」我終於不再苦笑了,「你猜錯了,就是想你了。」

「好酸啊,牙都倒啦。」何蕾還是歡快的笑著。聽到她的笑聲,我彷彿輕鬆了許多。

「諾,點你喜歡的菜吧。」我把菜單推到何蕾面前。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啦!」

看著何蕾饒有興緻的挑選著自己心愛的菜肴,我的心裡卻在一直掂量拿捏著最好的詢問方式。

「蕾蕾,我……有些事情想問你。」躊躇再三,我終於開口了。

「我說嘛,就覺得你有事,說吧!」何蕾倒是很痛快。

我決定硬著頭皮說下去,「學校里最近出的事你肯定也都知道吧,我擔心夢伊……會有危險。」為了能讓何蕾儘快的明白事情的原委,我不得不採用這種單刀直入又有些危言聳聽的方式。

「什麼!?」何蕾頓時呆住了,「你說這些命案能威脅到夢伊?!這……這是怎麼回事?」

「秦川出事的那次車禍已經查明原因了,是有人蓄意破壞;樓管不用說,是被人殺死的;還有昨天文學院史曉芸的死也很有問題。剛才我和夢伊打過照面了,我感覺對這些人的死她應該知道些什麼,但她無論如何也不肯說,我非常擔心,如果夢伊真是這幾起殺人案的知情者,那她會很危險的!」

「天哪!你說公交事故是人為的?!文學院的史曉芸是他殺?!」何蕾驚訝的喊了出來。

「噓!」我忙示意何蕾小點聲,畢竟這還是很敏感的話題。

「哦,知道。」何蕾也有所收斂,「凌子,你剛才說有話問我,是什麼?」

「蕾蕾,你是夢伊最親近的朋友,我想問你知不知道她和秦川、樓管以及史曉芸之間有沒有什麼特殊的關聯?或者是她有什麼秘密和這些人有關?」

「這個……」何蕾似乎有些猶疑。

「蕾蕾,我知道不該問的這麼唐突。」我想努力消除何蕾的疑慮,「可我……真的是擔心夢伊,我總感覺她知道些什麼。並且……曉芸死後,刑警隊的人也囑咐過,如果發現了有利破案的線索,要及時提供給他們。我想,如果夢伊真的能提供一些內情,或許能幫助破案也說不定,畢竟……學校不能再出事了!可夢伊什麼都不肯說,我真的……」我說的很真誠。

「不,」何蕾趕忙打斷了我,「你誤會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也並不感覺你唐突,而是心裡很疑惑,你怎麼就能確定夢伊是這些死亡事件的知情者呢?」何蕾的表情從猶疑轉成了疑惑。

「難道你不覺得夢伊對這幾件事的反應都很怪異么?」或許是因為我對何蕾的問題也沒有太大的把握,我只得如此反問。

何蕾嘆了口氣,「沒錯,她的反應的確不正常。學校里每一次出事,她的情緒都會受到影響,但她什麼都不肯說。我也一直沒有在意,認為她是還沒有從秦川死亡的陰影中擺脫出來,可今天聽你說這些事還另有隱情,也覺得事情不那麼簡單了!」

「那依你對夢伊的了解,她為什麼會有這麼不正常的反應呢?」我的聲音里夾帶著真誠和憂慮。

「我可以把我了解到的告訴你,不過你答應我,除非是有助於破案的線索,不然你一定要替夢伊保密。」何蕾很小心地說。。

「好,我答應你。」我點點頭。

「其實秦川死前,他和夢伊的感情就有問題了。」何蕾開始敘述。

「哦?」何蕾這樣的開場白倒是讓我十分驚訝。

何蕾點點頭,接著說,「秦川很花心,除去別人的風言風語不說,我自己就兩次親眼看見秦川摟著一個女孩逛街,並且我確定,兩次不是同一個女孩。」

「什麼?!你是說秦川對夢伊並不忠心?」雖然我對秦川沒什麼好感,但真沒有想到他會令人厭惡到如此地步。

「是的。」說到秦川,何蕾也不禁流露出反感之色,「並且我還聽說,有人親眼看見他和一個女孩從校外的旅館走出來!當然,這個女孩肯定不是夢伊。」

「天哪!那……夢伊知道么?」我忙問。

「不清楚她是否知道,至少沒聽她說起過。」何蕾很無奈的搖搖頭。

「還有……」何蕾欲言又止。

「蕾蕾,還有什麼?」我很溫和的問。

「我感覺夢伊心裡最愛的,還是她的前男友。」猶豫了一陣,何蕾還是說了出來。

「前男友?!」居然何蕾說的每一句話都能帶給我驚異。

「那是幾年前的事了,我了解的並不多,也不知道她前男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夢伊對此更是諱莫如深;但我能感受到,她心裡一直裝著這個人。」說到這裡,何蕾不禁嘆了口氣。

「是不是秦川知道夢伊有過男朋友,才疏遠她的?」我提出了心裡的想法。

「哼!」何蕾冷笑一聲,「秦川才沒有那麼性情化,夢伊和前男友的分手就是因為秦川的介入。我從兩人的爭吵中就能聽得出來,並且從前認識夢伊的同學也都能證實。」

「還有這樣的事?」我徹底糊塗了,「夢伊怎麼會為了秦川這種人而放棄她心愛的男友呢?」

何蕾苦笑:,這也是我一直想知道的問題。」

片刻的沉默。

此時的我已經意識到,再繼續追問孫夢伊和秦川的感情話題,已經沒有太多意義了,便轉而說:「那夢伊和樓管以及我們學院史曉芸的關係如何?」

何蕾的眼神飄向了別處,像是在記憶中努力搜索,最終她無奈的聳聳肩,「抱歉,這個我真不太清楚,夢伊和樓管是比較熟,但我覺得沒什麼特別的,樓管和許多女生都走得比較近;至於史曉芸,我並不認識她,所以也不確定夢伊是否認識她,至少我沒有聽夢伊提起過這個人。」

「哦。」我會意的點點頭,「蕾蕾,謝謝你的信任,真不知該如何感謝你。」

何蕾笑了,「不用客氣,我相信你是真誠的想幫助夢伊。」

望著何蕾遠去的背影,我感到有些慚愧。為了探知曉芸的死亡真相卻無意中了解到孫夢伊如此多的隱私,但直覺也同時告訴我,孫夢伊故事的背後不簡單。

 

走出食堂,忽然感受到了陽光,但我心裡卻依然有些涼意,因為我想起了孫夢伊,秦川心猿意馬,作為女友的她豈能不知?在我心裡,孫夢伊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漂亮、高傲的女孩,而只是一個被男友欺騙的可憐女生,想到這裡,我不禁有些心酸,更有些疑惑,孫夢伊怎麼能放棄深愛的人而和秦川走到一起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孫夢伊,真是一個謎一樣的女孩。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Laile 2012-8-9 10:42
嗯!故事確實非常棒,有空來細讀。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9 11:05
然後呢?然後呢??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0 08:57
小狐狸,快點!!!
回復 玉面狐 2012-8-10 09:01
羽化成蝶: 小狐狸,快點!!!
哈哈!為了蝶蝶,小狐拼了!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10 09:03
玉面狐: 哈哈!為了蝶蝶,小狐拼了!
矮油,這就拼了呀,真是沒啥出息!廢話少說,上貼!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22: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