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四)危險的情感糾葛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9 10: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十四:危險的情感糾葛

 

今天,也許註定是我們承受波折的一天。當史曉芸之死的悲傷氣氛還濃烈縈繞在我們周圍的時候,新一輪的衝擊又悄悄接近了……

下午五點四十分        9號公寓門口

又是一個比賽日,我們像往常一樣在公寓門口等待散場后的「四人幫」。

未曾想,剛到公寓門口,卻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早已佇立在那裡,眼睛里冒出的陰鬱讓人不由得心生寒意。

是李書然。

此時,我明顯的感到,辰雨的腳步開始放慢了,但已經晚了,李書然已快步向我們走來。顯然,他的目標是辰雨。

「你很厲害啊!為了你我居然被關進了局子,還被當成犯罪嫌疑人審問!你厲害!」李書然的語氣透出了咄咄逼人。

李書然毫無道理的指責不由也讓我心生憤怒,但我知道自己並沒有反駁的權利,權利只屬於辰雨,我只能和文竹在一旁保持沉默。

「公交出事那天我並沒有邀請你來,是你自己要來的!怎麼能怪我?」辰雨毫不示弱。

「哼!」李書然冷笑了一聲,「我自己來?如果不是你甩了我,我會天不亮就來找你?」李書然的情緒已經很激動了。

「你……」辰雨已經氣得渾身發抖了,「李書然,你還講不講道理?當初是你腳踩兩隻船吧,和我戀愛的時候也和那個薛華不清不楚的,當初分手也是你提出來的吧,現在你居然我說我甩了你?你個大男人,撒謊不知道臉紅嗎?」

「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李書然居然開始有些不耐煩,「我和那個薛華早就斷了,如果那天你肯和我複合,這一切就都不會……」

「不可能!」辰雨說的很決絕,「我們不可能了。」

「不可能?哼!」李書然一聲冷笑,「這麼堅決了?沒有迴旋的餘地?」

「是。」辰雨堅決的表情依然沒有改變。

「是有新歡了吧?」李書然的話里夾雜著一絲嘲諷。

「你別胡說八道!」聽到「新歡」的字眼,辰雨顯得有些緊張。

「我胡說八道?」李書然又是一陣輕蔑的笑,「你太小看我李書然了!我早就應該想到,沒找到下家,你也不可能態度這麼堅決!方才我得到的消息果然證實了這一點!」

「什麼下家?!說話不要這麼難聽!」辰雨的語氣更有些底氣不足。

「什麼下家?」李書然忽然放慢了語氣,一字一頓地說到,「計—算—機—系—洛—楓—,沒說錯吧?」

「你……」「洛楓」的名字一出口,辰雨的臉色立刻變了。

同時,我的心裡也是一驚!李書然居然知道了洛楓!

慌亂中,我趕忙翻開手機查看時間。不好!比賽該結束了!並且我們還約定在9號公寓碰面後去聚餐,說不定雲劍、洛楓一行人已經向公寓走來了!

一定要想辦法攔住洛楓!決不能讓他和李書然碰面!這是我此時唯一的想法。

 「老大,你留在這裡,我去支開洛楓!」我連忙小聲向文竹耳語。

「好!」文竹會意的點了一下頭。

趁李書然不注意,我急忙向體育館跑去了。

沒一會兒,我便來到了體育館門前。

不出所料,雲劍他們已經走出了體育館,今天很巧,「四人幫」居然湊齊了。

「嗨!這麼早就結束了,正要進去找你們呢!」我假裝輕鬆地朝他們打招呼,卻怎麼也掩飾不住我氣喘吁吁的模樣。

「你怎麼了?跑這麼急,再說我們結束的也不早了,今天晚了半個多小時。」看見我的樣子,雲劍很是奇怪。

「啊?這樣啊?」我一時語塞,心裡很生氣雲劍凈說實話。

「不是說好在公寓門口等我們嗎?怎麼跑來了?」還未等我想好如何回答,雲劍又開始「不合時宜」的提問。

「是啊,凌子,怎麼只有你?肖和文竹姐呢?」洛楓也不由問到。

「這……」洛楓的話讓我更加慌亂了,我知道他想知道的是辰雨的去向,而文竹,不過是他順帶著詢問而已。

「呃……」我沒有選擇,只能儘力將「任務」完成好。慌亂中,我不由「急中生智」了,「我和雲劍說好了今天請客!咱們去五食堂吧,要幾個炒菜,難得人這麼齊,一起聚聚!老大和肖去圖書館了,一會兒她們直接去和我們匯合!」

「啊!?咱們請客?這個……」我的話讓雲劍很是吃驚。

此時,我更加氣憤雲劍的「不默契」,挨到他身邊,狠狠地掐了他一把,「是啊,昨天說好的,你怎麼忘了?」

「哦……對對,想起來了,」雲劍似乎有一些「覺醒」,「去第五食堂吧,我們請客!」

受到邀請后,洛楓和俞偉東立刻就愉快響應了,隋海青還是有些躊躇,但也禁不住勸說,就默默地跟著我們向第五食堂走去。

 

下午六點十八分        第五食堂

「你這妮子怎麼回事?好端端的請什麼客?」在一張圓桌旁坐定后,雲劍忍不住小聲的問我。

「李書然來了!正在公寓門前和肖爭吵!決不能讓老洛看見!我想過了,只有去五食堂才能不經過9號公寓。」我悄悄的和雲劍耳語,生怕洛楓聽見。

「明白了,那她們……」雲劍終於明白我的怪異舉動。

「我通知她們來五食堂。」話雖如此,但我心裡並沒有底,也不知事情發展到如何狀況了。

為了配合我的「任務」,雲劍便開始殷勤的招呼他們點菜,洛楓和俞偉東興緻頗高,但隋海青似乎還是有些心神不定,或許大家對他的狀態快習慣了,也就沒怎麼理會。

但此刻還有比隋海青更心神不定的人,這就是我。安頓好他們后,我就慌忙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撥通了文竹的手機。

「老大,怎麼樣了?」我焦急地問

「情況不好,李書然情緒越來越激動了……」沒等我反映過來,文竹居然就匆匆掛了電話。

我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愈發的心神不安了。但為了安撫住洛楓,還是強裝鎮定回到了飯桌旁。

「凌子,肖她們怎麼還沒過來啊?」果然,洛楓有些等不及了。

「呃……正在排隊借書,馬上就來了。」我連忙應答。

「借書借這麼久?」洛楓有些疑惑。

「啊……應該快了,我再催催……」慌亂中,我再次撥打了文竹的號碼。

文竹始終沒有應答。

我徹底慌了,如果她們再不來,洛楓定要起疑心。

正在我六神無主之際,文竹及時雨般的回電話了。

「凌子!現在哪?」電話一頭的文竹問。

「五食堂二樓,趕快過來吧!」我著急的說,「對了,我剛才對洛楓他們說你們去借書了,千萬記得別說錯啊!」

「好。」文竹的聲音中透露出疲憊。

沒一會兒,她們到了。從辰雨的臉色看來,事情似乎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糟,她和文竹的情緒都還算穩定。晚飯也算順利,最起碼洛楓沒有疑心,這關總算是過去了,我不由舒了一口氣。但辰雨對感情的處理順利嗎?我心中卻始終存在著疑問。

 

晚上七點五十二分       校園

晚飯後,我和雲劍像往常一樣在校園散步。

「凌子,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老洛早晚會知道。」雲劍好心提醒。

「我知道。」我無奈的回答,「可李書然總是糾纏不清……」

 「如果肖一時無法擺脫李書然,就和老洛攤牌吧,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欺騙。」雲劍的語氣異常沉穩。

「恩」我會意的點點頭,「其實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兩個人靜靜地走了一會,我慢慢的感到心在下沉,四肢也無力了,不自主的坐在了一條石凳上。

「又想起曉芸了?」雲劍關切的問。

我很佩服雲劍居然每次都能猜出我的心事,的確,李書然的風波一過,我很快就想起了曉芸,還有她那凱瑟琳的靈魂……

 猛然間,關於曉芸之死的猜測又湧入了我的腦海,「我們覺得曉芸不是自殺。」

「什麼?!」聽到我的話,雲劍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雲劍的吃驚並沒有讓我太意外,畢竟我也曾被這種想法嚇了一跳,我努力用一種簡潔快速的語調向雲劍複述了我們的推理。

過了許久,雲劍終於開口了,「我覺得你們的想法有些極端。」

「為什麼?」我趕忙問。畢竟在內心深處,我寧願相信曉芸是因為思念庄達生而告別這個世界的,而不是被他人所害。

「你們得出結論是基於一個前提,就是曉芸有隨手鎖門的習慣,但人都會有疏忽的,況且在夜裡,人的思維肯定會比白天混亂。就像我們宿舍老二,他夜裡睡不著時就會到走廊里抽煙,回宿舍時也是經常忘記鎖門,但他自己總認為已經把門鎖上了。曉芸也是一樣,她即使有鎖門的習慣,但當時是在深夜,加上她最近失去了男友,又和最好的朋友鬧了彆扭,情緒定然不穩定,習慣產生疏忽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說,早上虛掩的門很有可能是曉芸自己造成的,並不存在第二個人。」雲劍的邏輯倒是很清晰。

「嗯。」我不得不承認雲劍的推論似乎更實際一些,便輕聲附和著。「其實我也不相信有人會害她。」

「不管怎麼說,她最終還是和她的庄達生在一起了 。」靜默了一會兒,悲傷的情緒再次籠罩了我。

「唉,」雲劍只是嘆了一口氣,「我送你回去吧,早點休息,別想太多了,我也幫不了你……」面對情緒低沉的我,雲劍顯得有些笨拙。

「沒關係」我勉強朝雲劍笑了笑,「我們回去吧。」

當辰雨掙扎在情感漩渦里,當曉芸因失去摯愛而放棄生命,而我還能挽著戀人的手一起散步,也算是幸福了。

「凌子,」正待我準備走進公寓時,雲劍忽然叫住了我,「羅祥出院了,告訴肖」。

雲劍的意思我明白,便默默的點點頭。羅祥劫後餘生算是慶幸,但他重新從醫院回到了學校,對感情世界一團糟的辰雨來說,卻不見得是件好事。

 

晚上九點零八分        225宿舍

「肖!怎麼樣了?」回到宿舍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詢問。

「李書然暫時被人勸走了,不過他肯定還會來的。」辰雨無奈的說。

「肖,既然說服不了李書然,就和老洛說實話吧,不然事情可能會無法收場。」我把心裡的想法如實告訴了辰雨。

「我知道,明天我就和他談。」辰雨的語氣很平靜。

「雲劍剛才告訴我,羅祥出院了。」我不得不把這個消息告訴辰雨。

「我知道。」辰雨依舊平靜。

辰雨的平靜不禁讓我有些寬慰,至少說明了一點,她內心的感情抉擇已經很清楚了,那定然就是——洛楓。

沒多久,我們相繼入睡了。

在半夢半醒中,我還是對明天有一些期待,期待曉芸的死因能夠早點明了,期待辰雨能早日掙開感情的漩渦,好好發展和洛楓的戀情……

但我此刻卻不知道,事實和我的願望越走越遠。

 

6月3日

早上六點三十五分        225宿舍

我還在睡夢中,宿舍里忽然響起了貝多芬的《致愛麗絲》。

這是一首對我而言再熟悉不過的曲子,倒不是因為它是世界名曲,而因為它是辰雨的手機鈴聲。樂曲雖然舒緩,但對於熟睡中的我而言,也形成了一股電流般的衝擊力,讓我幾乎是在震顫中醒來,心臟猛烈地跳動讓剛剛睜開眼睛的我幾乎要陷入暈眩,過了好一會才逐漸穩定下來。

這時發現,文竹的床已經空了,這個時間消失,多半是去了新房,我並沒有在意。

讓我意外的是辰雨,她已經匆匆地起床了,卻對《致愛麗絲》的樂曲充耳不聞。

「肖,怎麼不接電話?」我甚是疑惑。

「凌子,我去自習,手機也會關機,有事我會聯繫你的。」辰雨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又是李書然?」我猜測性的問。

「是。」辰雨語氣很僵硬。

「這樣躲著能行嗎?如果老洛聯繫你呢?」看辰雨這個樣子,我有些擔心。

「他今天在市裡有比賽,下午才回來。如果李書然詢問你我的去處,千萬別告訴他!」辰雨飛快地說著。

 「可是……」還未等我開口,辰雨已經離開了宿舍,只留給了我一個匆匆的背影。

我輕輕嘆了口氣,辰雨的感情問題確實也讓我無奈。

然而,一場悲劇也正在向辰雨悄悄走來……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11: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