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一)「死而復生」的戀人 ...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5 22: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關鍵詞:, 十一, 校園

十一:「死而復生」的戀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庄達生不是已經……」我的心跳久久不能平復。

「凌子,你注意到史曉芸還說了一句話嗎?」雲劍仍是一臉緊張地問我。

「哪句?」我一時沒有了記憶。

「她說她剛從一教五樓下來。」雲劍複述著。

「沒錯,她是這麼說的。」我說。

「你沒發覺什麼問題嗎?」雲劍提出了疑問。

「問題?什麼問題?」我依然有些糊塗。

「你回頭看看一教。」雲劍用手指向了一教。

順著雲劍手指的方向,我不由身望向了身後的第一教學樓。第一教學樓是學校成立時建成的,已有半個世紀的歷史了,雖然破舊,但還算規整。我反覆的觀察著這座已經再熟悉不過的教學樓,卻並沒有看出問題在哪。

「究竟怎麼了?」我依然不明就裡。

「你難道沒發現一教只有四層?」看著我疑惑的樣子,雲劍不由提醒。

「啊?!」聽了雲劍的話,我果然發現一教只有四層,根本沒有第五層的存在!當我發現這不是幻覺時,我不由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曉芸今天怎麼會如此怪異?」

 一時間,雲劍並沒有回答,目光卻在重新掃視著一教,隨即,他又指向了一個地方,「難道史曉芸說的是那裡?」

再次順著雲劍的指向看去,我看見了一教東側頂端一塊並不起眼的凸起,就像一間蓋在一教樓頂的小屋。入學將近一年,我居然沒有注意到這個地方。

「那……那是什麼地方?」我忍不住問。

「去看看吧。」雲劍回答。

 

下午一點零二分        一教四樓

我和雲劍徑直來到一教四樓,在走廊的東側,我們果然發現了一條又黑又窄的樓梯。

雲劍緊緊領著我的手,順著樓梯小心翼翼地向上走去。

樓梯非常髒亂,我們時不時的會踩到易拉罐、塑料紙之類的雜物,看得出,這條樓梯很少有人走動。

很快,我們來到了樓梯盡頭。盡頭是一扇很舊的木門,門上落著鎖,我們無法打開。

「難道……曉芸真的來過這裡?這是這麼地方?像是鬼屋。」我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呵呵,別害怕。」雲劍輕鬆地安撫我,「不過我覺得曉芸說的應該就是這裡,你看鎖上和門上的手印都還很清晰,明顯是剛剛有人來過。」

「她……她來這裡幹什麼?」我再次想到剛才史曉芸歡快的樣子,就越發覺得不正常。

「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答案。」雲劍也很無奈的搖搖頭。

 

下午三點三十四分        228史曉芸宿舍

惦記著那封給嘉琳的信,從圖書館返回后,我便直接來到了228宿舍。

敲了幾下門,卻並沒有人應答。這時,我發現門是虛掩的,便試探性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宿舍光線很暗,也很安靜,只有輕微的敲擊鍵盤的聲音。

是史曉芸在上網聊天。

原來她在宿舍,那為什麼我敲門她卻沒有應答呢?我心下不由一陣疑惑。

「曉芸,曉芸,」我試著叫她。

史曉芸依舊是毫無反應,仍然在專註的聊天。

我決定不去打擾她。準備悄悄的把俞偉東那封信放在嘉琳書桌上后,再悄悄地溜出去。然而,當我的目光接觸到曉芸電腦屏幕的那一剎那,我突然呆住了!曉芸聊天的對話框上清清楚楚的顯示著「庄達生」的名字!

曉芸在和死去的庄達生聊天!

「啊!」恐懼和驚嚇讓我我忍不住喊出了聲。

喊聲終於驚動了史曉芸。「凌子!你什麼時候來的?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史曉芸一邊語無倫次的和我說話,一邊試圖擦掉她臉頰的淚水,她的樣子看得我心裡很酸。

但接下來她和我說的話卻又讓我不寒而慄,「凌子,你知道嗎?達生說他在那邊過的不好,很孤單,我……你說我該怎麼辦?達生一直都在給我寫信,都在陪我聊天,他說他想我,特別想我……我想去陪他,我真的想去陪他……」

我感覺自己已經驚恐的不能呼吸了,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麼,也不知道曉芸究竟經歷了什麼,我感覺到的只有害怕……害怕……「曉芸……曉芸你別這樣,你想開一點,庄……庄達生肯定願意讓你好好地活著……」

屏幕中「滴滴」的聲音不斷響起。

「凌子,我不和你多說了,達生又和我說話了。」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史曉芸又安靜的坐在電腦旁敲打著鍵盤,樣子和我初進宿舍時一樣,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在這個宿舍,我一分鐘都不敢待下去了,手裡緊緊掐著那封沒有送出的信,逃也似的奔出了228。

 

下午四點零二分        225宿舍

「你說的……是真的?」聽了我的經歷,辰雨怎麼都不相信這是真實的。

「千真萬確!」我依然在喘著粗氣,「我也不知道曉芸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你確定和她聊天的人是庄達生?」文竹還是忍不住問。

「對話框上的名字是『庄達生』沒錯,可那肯定不是庄達生本人,他……他都已經死了,難道還會死而復生不成?」說到這裡,我再次感到了毛骨悚然。

「真的是太奇怪了!」文竹不由感嘆,「曉芸不僅在和一個叫『庄達生』的人聊天,並且還去過一教頂樓那個廢棄的房間?怎麼會這麼怪異?」

「凌子說起的那個廢棄的房間我倒是知道。」說話的是辰雨,她對學校的了解要比我多。

「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我忙問。

 「三年前,那裡曾經是一個大學生活動中心。經常有學校的話劇團、藝術團什麼的在那裡排練節目。不過等綜合樓建起之後,大學生活動中心就搬到現在的綜合樓,那裡也漸漸無人問津了。」

「原來是這樣。」聽了辰雨的介紹,我才知道那裡曾經是個大學生活動中心而並非什麼「鬼屋」,我方鬆了口氣。

此時,我才發覺,手裡仍然握著那封沒有送出的信,不過它早已被我手心的汗水浸濕了。

 

下午六點二十二分        校園

一行走出食堂后,我差點和一個行色匆匆的人撞了滿懷,是戴小嬋!

意外的是,她似乎並沒有認出我,只是繼續急匆匆的向前走,全然沒有先前那種貴婦的派頭。

正在疑惑間,我們又不約而同的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史曉芸。

出乎我們意料,史曉芸穿得非常漂亮,著了一件與季節不太適宜的白色長裙,稍微帶點泡泡袖,有點舞台服飾的風格,並且還化了淡妝。

看起來,她的情緒似乎平靜了。

今天的史曉芸簡直成了一個謎。從上午的興奮到午時的悲傷再到此時的平靜,著實讓人猜不透。

「曉芸好像往一教方向去了。」我不由對她們說。

果然,在說話間,史曉芸馬上就要邁進一教大門。

「跟上吧,看她究竟要去哪裡?」文竹提議著。

 

下午六點五十一分        一教

前方的史曉芸不緊不慢的沿著一教的樓梯向上走,白色的長裙配上嫻靜的步伐,就像一個慢慢登上白色城堡的公主。

不出所料,她果然沿著昨天我和雲劍走過的那條狹窄樓梯徑直走向了那個被遺棄的大學生活動室。

怕驚動了史曉芸,我們沒有繼續前行,而是悄悄地守在了四樓的樓梯口,仔細聽著上面的動靜。

不一會兒,就聽見用鑰匙開鎖的聲音。

原來史曉芸有這兒的鑰匙!

我們三個不由驚訝得對望了一眼,但都沒有說話。

樓上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然後就是相當長一段時間的沉寂。

此時,我突然間覺得我們的行為有些可笑,像是一群不光彩的跟蹤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樓上依然沒有動靜。我們有些泄氣了,正準備離開。

 

晚上七點十二分        一教四樓

「在這個世界上,我的最大的悲痛就是你的離去!在我的生活中,你是我最強的思念!」猛然,一個女聲從樓上傳來,是史曉芸的聲音!

我們頓時一驚,馬上打消了離去的念頭,仔細的駐足傾聽。

「如果別的一切都毀滅了,而你還留下來,我就能繼續活下去;如果別的一切都留下來,而你卻給消滅了,這個世界對於我就將成為一個極陌生的地方……」

「她在說什麼?聽起來很熟悉。」辰雨小聲的低估著。

「原本是《呼嘯山莊》里凱瑟琳對丁耐莉說的話,曉芸做了些改動。」對於我來說,這段話再熟悉不過了。

「《呼嘯山莊》里的話?」文竹十分詫異。

不一會兒,曉芸的聲音就消失了。我們再次聽到門「吱呀」的響聲。

由於害怕被曉芸發現,我們迅速離開了。

 

晚上七點四十分        225宿舍

「太匪夷所思了!」回到宿舍后,辰雨還有些驚魂未定。

「的確,若不是親眼所見,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難道庄達生的死讓曉芸的精神……」文竹沒有說出口。

關於曉芸的猜測還在繼續,此時,「篤!篤!篤!」的敲門聲忽然傳來。

「請進!」文竹忙說。

進來的是葉嘉琳。

與以往的熱情不同,此時的嘉琳有些怯生生的「我……能和你們商量件事嗎?」

「說吧。」我忙說。

「今晚……我能不能在你們宿舍住一晚?我看你們宿舍也空著一個床位。」嘉琳用請求的語氣和我們說。

「這個……」我和她們對視了一眼,接著說:「住肯定是沒有問題,只是你怎麼不住自己宿舍了呢?」雖然原因我已經猜到了大概,但還是想確認一下。

我實在不敢在宿舍住下去了,曉芸……曉芸她太不正常了!」嘉琳的語氣摻雜著擔憂和害怕。

「曉芸怎麼了?」辰雨問。

嘉琳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們知道嗎?曉芸從家裡回來后就不正常了,她居然說死去的庄達生天天給她寫信陪她聊天!我一開始不相信,以為她是太悲傷了所以產生幻想;但有一次,我看見了和她聊天人的QQ號,真的是庄達生的號!你們說,難道真的是庄達生?太可怕了,曉芸現在張口閉口就是那個世界怎麼怎麼樣的,要多恐怖就多恐怖。」說著說著,她的語氣漸漸地不自然了。

上午在228宿舍的遭遇,使得我對嘉琳的話並沒有感到太意外。此時,我又想起了曉芸在一教的奇怪行為,便又忍不住問,「嘉琳,曉芸這些不正常的表現,我們也都覺察到了。另外,今天我們去一教上自習,看見曉芸居然去了一教樓頂的那間房子里去,覺得太奇怪了。」我盡量把語氣放自然一些,不暴露我們今天的跟蹤行為。

和我一樣,嘉琳對我的話也沒有感到意外,「那個地方,她經常去。」

「她去那裡幹什麼?」我問。

「我也說不好,估計是想回憶過去吧,那裡是她和庄達生相識的地方。」

「他們相識的地方?」這倒是在我預料之外。

「是啊,肖應該知道,她去的那間屋子,過去是大學生活動室。庄達生和曉芸所在的『青春話劇社』就經常在那裡排練戲劇。」嘉琳解釋到。

「對這個『青春話劇社』,我也有點印象,記得他們還在學校小禮堂里公演過幾次,不過後來就銷聲匿跡了。說起來,這已經是三年之前的事情了。」辰雨附和道。

「怪不得,今天我們看見曉芸穿的那件衣服,就有點像戲服。」文竹也說。

「恩,的確是,那是曉芸當年為了扮演凱瑟琳特地買的衣服。」

「凱瑟琳?《呼嘯山莊》里的凱瑟琳?」我問。

「是的。其實那個『青春話劇社』順利公演的戲劇只有《雷雨》、《羅密歐與朱麗葉》,其他的都不算太成功。你們知道,《呼嘯山莊》本身並不是戲劇,可曉芸她們幾個社裡的骨幹都很喜歡,就硬是用小說里的幾個經典片段創作了一齣戲劇,演出效果並不好,但曉芸卻非常喜歡,因為她正是和庄達生在扮演凱瑟琳和希刺克里夫的時候產生感情的。當然了,這些都是曉芸對我說的。」

「哦,原來是這樣。」我終於對曉芸的怪異行為有了一些了解。

「沒想到曉芸和庄達生還有這麼一段浪漫的序曲。」辰雨也附和道。

 「所以說,曉芸去一教,我並不奇怪,我就是驚訝她居然一直和死去的庄達生通信聊天!」嘉琳一臉愁容。

「這件事太蹊蹺了,多半是有人在冒充庄達生和曉芸聊天,讓曉芸小心提防才好!」辰雨提醒。

嘉琳搖搖頭,「我也這麼提醒過曉芸,可她居然說絕對不會是別人,因為網路里的『庄達生』說的好多事都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秘密,不可能有第三者知道,別人是不能冒充庄達生的。」

「什麼?!」

 「有這種事?太不可思議了!」

嘉琳的這句話不禁讓我們倒吸了一口冷氣。

代替人聊天本來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可能知曉戀人間的秘密可就不是件容易地事了。

網路上的「庄達生」究竟是誰?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卉櫻果 2012-8-6 00:05
前面沒看,沒時間了,因為要去旅遊。這裡獻花先
回復 羽化成蝶 2012-8-9 02:58
咦,咋木有更新了捏?害我白跑一趟!!!
回復 玉面狐 2012-8-9 10:11
羽化成蝶: 咦,咋木有更新了捏?害我白跑一趟!!!
馬上!哈哈
回復 玉面狐 2012-8-9 10:11
卉櫻果: 前面沒看,沒時間了,因為要去旅遊。這裡獻花先
旅途愉快!多謝鮮花!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12:0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