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十)網路上的可怕入侵者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5 22: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 推理小說, 入侵者, 校園

十:網路上的可怕入侵者

晚上七點五十分        225宿舍

晚上,我出奇的平靜,不由打開了冷落許久的電腦,準備胡亂瀏覽一下網頁,順便放鬆一下凌亂的心情。

誰知,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隨即發生了……

當我習慣掛上QQ時,發現左下角有個陌生的頭像在不停地閃動。

「在線嗎?」

當我點開這個頭像的對話框時,看見了一句再平常不過的網路問話。

但當我再細看時,卻不禁吃了一驚!發現這個網名叫「黑夜的風」的人居然出現在「遠離塵囂的小屋裡」!

「遠離塵囂的小屋」是專門屬於我、文竹、辰雨三個人的QQ群,是我們用於寒暑假聊天的,「小屋」里再沒有第四個人,怎麼突然出現了個「黑夜的風」呢?難道是她們其中一個人換網名了?我連忙轉身,發現辰雨坐在書桌前安安靜靜的看她那本《人間詞話》,而文竹則在收拾衣櫃,她們的電腦都關著,不是她們!

網路上「滴滴」的聲音再次響起,「在線嗎?」還是這句話。

不然索性先聊聊吧,說不定是個熟人,不要總是這樣神經過敏,我這樣提醒自己。

黑夜的風:在線嗎?

踏雪:   

黑夜的風:你上線好一會兒了,為什麼才回話?

踏雪:    剛才有事

黑夜的風:哈哈,你是不是在疑惑我為什麼會出現在你們宿舍的QQ群里?

踏雪:    (心裡一驚)你是誰?

黑夜的風:你不是一個聽話的人!

踏雪: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說我?

黑夜的風: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可你一點都不聽話!

踏雪:    你是誰!?這話什麼意思?

黑夜的風:別敲死神的門!

 

「啊!」我忍不住尖叫了一聲,身體慌忙的向後退去,但眼睛卻一直死死地盯著電腦屏幕上那一行恐怖的字。

「怎麼了凌子?」

「沒事吧?」

她們都被我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

「啊!」沒來得及等我回答,辰雨也被這行字嚇得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這就是那個電話恐嚇我們的人嗎?」辰雨問我,但語氣有點虛。

「應該是吧。」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黑夜的風?」文竹叨念著這個恐嚇者的網名,「凌子,這個人在和你聊天?」

「算不上聊天,就是恐嚇。」我依然忍不住地喘粗氣。

「那人居然知道你的QQ號?」文竹一臉的不可思議。

「還不止這些,」我有氣無力地說著,「他還出現在了『小屋』里。」

 「什麼!?他在『小屋』里和你交談?!這怎麼可能!」聽了我的話,辰雨一臉詫異。

「肖,你是『小屋』的管理員,是你讓這個『黑夜的風』進來的嗎?」我試探性的問辰雨。不過,從剛才辰雨的反應來看,答案是很明顯的。

「這怎麼可能!」果然,辰雨一口否認了,「建起『小屋』后,我從來沒有允許一個人進來過。」

 「那……這是怎麼回事?這個人怎麼會進入『小屋』?」我的心又開始狂跳了,預感到又要有事發生。

「這句話為什麼又會突然出現?」辰雨忍不住問。

「不用說,定然是我今天和孫夢伊、田旭她們起衝突的時候被注意上的,這件事估計半個校園都知道了。」我不由苦笑道。

「就因為你和她們起衝突而恐嚇嗎?這太說不過去了。」文竹一臉的不相信。

「難道……」我內心不由產生了一種假設,「難道是因為我將她們的名字告訴了公安,所以才再次受到了威脅?」

「你的意思是,因為你提供了……」辰雨很快明白了我話里的意思。

「沒錯,是因為我提供了樓管死亡案件的線索。」此刻,我終於平靜了下來。

「只是……」我略微停頓了一下,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我覺得這幾次恐嚇都太奇怪了。第一次是我們懷疑庄達生被謀害時,第二次是我們去小樹林找證據時,雖然這兩次都有些莫名其妙,但多少還有些共同點,就是都與庄達生有關,都發生在我們對他的自殺言論懷疑的時候。可這次……似乎一點道理都沒有,樓管絕對是他殺,這個早已沒有爭議,可對方為什麼又用網路的方式發出這種恐嚇呢?難不成樓管的死和庄達生的跳湖有關係?可這樣一來,這不又成了一種暗示嗎?至少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會把這兩個人的死亡聯繫起來,對方等於是變相的提醒,到底是他太愚蠢還是他太狡猾?」。

「還有……」沒等她們說話,我又繼續述說,「就是第二次在小樹林里接到的那個電話,我怎麼也想不通,那人是怎麼知道我們行蹤的。那天我們到小樹林的時候天剛亮,校園裡沒有幾個人走動,真是太奇怪了。」

「凌子,其實仔細想想,不僅是這幾個電話,我們最近遭遇的事都出奇的怪異。」文竹也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文竹的話,不禁又讓我浮想聯翩,詭異的車禍、隋海青的反常、幾樁奇怪的死亡事件還有這幾次莫名其妙的恐嚇,樁樁件件,都令人匪夷所思。

這一切的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真相?

 

6月1日

上午十一點二十分        體育館乒乓球廳

「你說有人未經你的允許就進入到了你們的QQ群里?」聽了辰雨的問題,洛楓先是有些驚訝。

「沒錯,一個網名叫『黑夜的風』的人,昨晚忽然進入了『遠離塵囂的小屋』。」辰雨說。

「究竟是怎麼回事?」洛楓忍不住問。

辰雨只得把昨晚的事件向洛楓簡單複述了一遍。

「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有人會在網路上直接發出威脅!」洛楓更加驚訝了。

「所以說,我們想知道那個『黑夜的風』究竟是用的什麼方法?」辰雨很認真的向計算機專業的洛楓請教著。

「這……」洛楓想了一會兒便說,「一個比較簡單易行的辦法就是,那個『黑夜的風』先是盜取你的QQ密碼,然後他自己用管理員的身份允許自己進入QQ群就可以了。」

 「什麼?!」辰雨一臉詫異「這麼說,『黑夜的風』已經把我的QQ密碼盜走了!」

洛楓點點頭,「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他還能有更好的方法進入你們的QQ群了。」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風,什麼密碼被盜?什麼威脅?」剛剛從賽場返回的雲劍似乎被我們的話弄糊塗了。

「這……我昨晚又受到恐嚇。」知道一切瞞不過雲劍,我只能實話實說,告訴他昨晚發生的一切,但是聲音卻小得可憐,如同一個犯錯的孩子。

「什麼!?你又受到恐嚇了?!」聽了我的話,雲劍突然急了,不管周圍還有很多人,就強行把我拉到了體育館一個無人的角落裡,「凌子,我鄭重的和你說,你必須向我保證,不管學校以後再發生什麼事情,不管發生事情的人和你有多親近,你都要不聞不問!都說事不過三,這已經是你第三次受到恐嚇威脅了,我怕真的有人會對你不利!答應我,好嗎?以後再不管別人的事了,保護好自己,就算……是為了我。」

「好,我答應你,答應你。」我拚命的點頭。雲劍向來溫婉,說話做事從來都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很少見他著急,這也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但他此刻的衝動卻也給我帶來了陣陣暖意。

看著我「誠懇」的樣子,雲劍終於放下心來。可他卻不知道,向來固執的我卻根本不吃對方「恐嚇」、「威脅」這一套,所以,我也根本沒有打退堂鼓的意願,相反,對方的手段反而更加激起了我內心的怒氣,此刻我真的想知道,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

當然,這一切想法都能埋在心裡。雖然我不能忍受對方毫無顧忌的威脅,卻也更不能忍受雲劍的擔憂。所以,對他的好心警告,我只能默默藏在心裡。

 

中午十二點三十分        校園

或許是因為我受了「驚嚇」的緣故,午飯過後,雲劍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靜靜地陪我在校園裡走著。

「別回宿舍了,我帶你去輕鬆一下吧。想去哪?唱歌還是逛街?」我知道他在努力幫我擺脫昨夜的陰影。

我淡淡一笑,「去圖書館吧」。此刻,我忽然想讓雲劍陪我一起聞聞書香。

「好!還是我的凌子有思想,去圖書館!」雲劍說完,就牽起我的手,向圖書館方向走去。

和雲劍在一起,我感受到的,永遠是恬靜和幸福。

「老陸!」正走著,背後忽然有一個人叫住了雲劍。轉身一看,原來是俞偉東。

「怎麼了老俞?」雲劍不由問著。

「那天……那天我向你提到的事,我……我已經準備好了,給你!你……就讓凌子幫個忙……」向來豪爽的俞偉東此刻忽然吞吞吐吐的,臉上也滿是通紅,並且彷彿做賊一樣快速塞給雲劍了一樣東西。

「我?」聽俞偉東說了我的名字,我很是驚訝,「要我幫什麼忙。」

「那個……老陸會告訴你的。」俞偉東還是支支吾吾的。

「哈哈,」倒是雲劍詭異的一笑,「放心吧,全包在我們身上!」

「那謝謝了!」俞偉東就像抬不起頭一般,趕忙跑開了。

「哎,老俞……」看著俞偉東從始至終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奇怪表情,我完全蒙住了。

「哈哈,」雲劍忽然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看著雲劍開心的樣子,我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你難道看不出來老俞很羞澀嗎?」雲劍神秘地朝我眨眨眼睛。

「羞澀?他羞澀什麼?」我依然是一頭霧水。

「諾,」雲劍順手將俞偉東遞給他的東西轉遞給了我,「老俞寫給嘉琳的信,明白了吧?」

「老俞?嘉琳?天哪!」此刻我終於恍然大悟,「你說老俞對嘉琳……」

「沒錯,老俞喜歡上嘉琳了。剛才他就想托你把信帶給嘉琳。」雲劍笑著說。

「真是沒想到……」我十分懊悔自己居然這樣遲鈍,想想俞偉東的滿臉通紅的樣子,再看看手裡的信,不由「撲哧」笑了,「沒想到老俞平時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面對感情還這麼羞澀。」

「就是!」雲劍一副「蔑視」的樣子,「都什麼年代了,男人表白感情還寫信,還托別人代轉。要我說,表白就是要當面直接,就像我當初追某個人一樣……」

「說什麼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表達方式……」聽了雲劍的話,輪到我兩頰發紅了,雙手一個勁撥弄著頭髮,以掩蓋我的羞赧。

「呵呵,」我的樣子又把雲劍逗笑了,「我說的不對嗎?實踐證明很有效,某人當場就答應了……」

「好啦好啦,你的方法最有效,行了吧?」無奈,我只能像哄孩子般讓雲劍停止他的「表白經驗」的傳授。

「那送信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光榮而又艱巨啊!」雲劍終於轉移話題了。

「是!」我立馬舉了一個並不太標準的軍禮,「保證完成首長交代的任務!」

「哈哈哈……」笑聲瞬間瀰漫在我們周圍。

 「凌子!」談笑中,一個清脆的女聲傳了過來。我回頭一看,不禁吃了一驚,是史曉芸!只見她像一隻小鳥一樣蹦蹦跳跳地朝我跑來,全然沒有了先前悲傷的樣子。

「凌子!有什麼高興的事兒啊,和老陸笑的這麼開心!我剛從一教出來就看見你們在笑!」史曉芸的語速很快,並伴隨著微微的氣喘,我看見她面頰紅潤,滿臉徜徉著歡快。

面對這樣一個快樂的史曉芸,我卻有些不知所措了,儘管我比誰都希望她能儘快快樂起來。

「我……我們打算去圖書館,你去一教上自習了?」我趕忙接話。

「是啊!我剛從一教五樓下來。不和你多說了,我得趕緊回宿舍了,達生等著我那!」

「達……」我霎時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簡直懷疑是我聽錯了。還未等我反應過來,曉芸已經又像小鳥一樣跑遠了。

「雲……雲劍,你聽見她剛才說什麼了嗎?」我趕忙詫異地向雲劍求證。

此時,雲劍的臉色也不太正常了,「她……她沒事吧,居然說……說達生在等他?!」

雲劍的語氣和表情告訴我,方才不是我的幻聽,而是史曉芸真正說出的話。

庄達生在等她?她怎麼會這麼說?

想想方才她開心的樣子,我居然感到了毛骨悚然。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liuxiaoyu 2012-8-5 22:39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03: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