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九)被事先預謀的車禍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5 22: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九:被事先預謀的車禍

 

剛過晌午,隋海青的異常情緒帶給我們的疑惑尚未褪去,緊接著又發生了一件更讓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辰雨被公安局的人帶走了!

帶走辰雨的人,我們並不認識,只是說需要辰雨去做一下筆錄。

望著辰雨臨走時那張茫然失措的臉,我和文竹也慌了。隨即攔了一輛計程車,也去了公安局。

站在公安局門前,我和文竹都知道,我們根本幫不了辰雨,只能在這個離她最近的地方默默等著她。此時,我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文竹的胳膊,手心已經沁出了冰涼的汗水,文竹在不停地吁氣,看得出她也很緊張。

無助的情緒悄悄在我和文竹的周圍蔓延。

幸運的是,這種無助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沒多久,我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出了公安局大門,是辰雨!

「肖!」

我和文竹趕忙跑了過去。

 

 

下午四點十二分        225宿舍

「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回到宿舍后,我趕忙問到。

「李書然有麻煩了。」辰雨一臉沉重的說。

「李書然?他怎麼了?」文竹問。

「你們還記得5月20號發生的那起101路公交車禍嗎?」辰雨開始解釋說。

「當然記得。」我說。

「車禍的原因已經查出來了,是有人蓄意破壞了公交車的制動裝置,才導致公交車經過華興路大斜坡時出現失控,隨即翻車的。」辰雨說話聲音並不大,卻是字字清晰。

「什麼?!」

「公交車制動被蓄意破壞?!」

聽了辰雨的話,我和文竹都驚呆了。

「這麼說,那起車禍是有人事先預謀好的?!」這個結論一出,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事實。

「沒錯。」辰雨無力的點點頭,「那起車禍不是意外。」

「那這和李書然有什麼關係?」我依然不明就裡。

「101路公交車是早上六點首發。很明顯,若想偷偷破壞公交車的制動裝置就必須六點之前。所以,在六點之前出現在101路站點的人都會受到懷疑。但目前……目前被懷疑的人就只有一個,李書然。」辰雨苦笑了一下接著說,「那天,他不到五點就到了校門口,早就被學校值班門衛盯上了,加上那天早晨他和又羅祥起了衝突,而羅祥偏偏也是車禍的受害者,如此一來,李書然就成了公安局的首要懷疑對象。」

說完這些,辰雨沉默了許久。而我和文竹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應對,畢竟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太突然。

不多時,辰雨又開口了,「李書然雖然脾氣不好,性格很暴躁,但他還是很善良的,對人也熱心,我不相信他會幹出這種害人的事情!絕不相信!」

我深深的感覺到,作為辰雨的初戀,李書然永遠在她心中佔據著一個特殊的位置。雖然她的感情已經不再依賴他了,但當李書然捲入這起車禍的陰謀中時,辰雨還是不自主的喪失了自己原有的理性,剩下的就只有焦急和無助。

「肖,你先別著急。現在李書然只是受懷疑而已,並沒有證據證明車禍就是他造成的。」或許作為旁觀者,我的思維顯得更清晰一些,「目前來看,李書然只是5月20號早上六點以前唯一一個被發現出現在101路首發站的人,但並不代表當時現場真的只有他一個人,或許真正的肇事者還沒有被發現,公安局也絕不會依據這一點就給他定罪。再者說,如果真的是李書然破壞了101路公交車的制動裝置,那他的動機是什麼?他為什麼要無緣無故去害那一整車的乘客?」

「可是……」我的話似乎並沒有舒緩辰雨焦躁的情緒,「可是現在公安局調查的重點就是那天李書然和羅祥的爭執。我方才已經如實的把我、李書然以及羅祥之間的關係情況詳細對公安局的人說了,他們了解到李書然和羅祥是情敵,而羅祥是那次車禍的受害者,偏偏李書然又是現在唯一被懷疑的對象,所以……」

「公安局認為李書然破壞公交車的制動是為了害死羅祥?」文竹不禁問。

辰雨搖搖頭,「公安局肯定不會把他們的想法透露給我,我只是擔心……」

「肖,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我認為這件事絕不可能是李書然乾的!」文竹的語氣非常肯定。

「為什麼這麼說?」辰雨忙問。

「很明顯,破壞公交車制動裝置是一種蓄意行為。但那天李書然來學校的目的就是想和你複合,根本沒想到還會遇見羅祥繼而發生衝突,另外,李書然也更不可能知道羅祥會乘坐101路公交車。因此,對李書然來說,那天早上的衝突包括羅祥乘坐101路完全都是偶然。既然是偶然,李書然又怎麼會提前預謀進行破壞呢?」文竹開始了她的推理。

「沒錯,老大說的很有道理。」文竹的話也激活了我的思維,「再退一步講,即使李書然真能預知他會遇到羅祥,甚至預知他會乘坐101路公交車,也決不能確定他會坐哪一輛。101路公交車每15分鐘發車一次,而那天只有出事車輛制動被破壞了,其他的車都沒有被動過手腳,可見這次破壞行為也是經過精確的時間計算的。李書然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會將羅祥的出發時間精確在15分鐘之內,所以說,雖然現在李書然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但他作案的可能性很小。」

終於,辰雨那緊蹙的雙眉才稍稍有些舒展舒緩開,「你們說的很有道理,但願李書然的嫌疑能早點被洗脫。」

可就在同時,文竹的面色忽然又變得凝重起來,「破壞公交車制動的人定然不是李書然,那又會是誰呢?誰會平白無故地想加害公交車上的乘客?」

文竹的話讓我不由打了個寒戰。不是李書然,那陰謀製造車禍的人是誰?又為什麼會這麼做?

「難道是恐怖組織的破壞行為?」我漫無邊際的猜測著,但這個結論也讓我自己覺得好笑。因為「恐怖組織」這個辭彙似乎離自己的生活太遠了,遠到只能出現在自己的想象中。

「理論上有這種可能性,」文竹說,「但實際上太牽強,這座城市既不是國際大都市,也不是什麼經濟中心,交通樞紐之類的地方,恐怖組織怎麼會在這裡進行破壞?」

「是仇視社會的人的報復行為?」一旁的辰雨也猜測著。

「可能性似乎也不大。」直覺讓我立刻否認了辰雨的看法,「對於想報復社會的人來說,近在咫尺的校園應該比公交車更具有誘惑力。」

「難不成是和公交車乘客有仇的人?」辰雨繼續著她的猜測,但很快她自己便否認了這個答案,「應該不可能。公交車乘客紛繁複雜,並且彼此之間毫不相干,怎麼可能全部和兇手有仇?」

我輕嘆了口氣,車禍的陰影卻依然揮之不去。不是李書然,不是恐怖組織,不是報復社會,不是報復乘客,那究竟是為了什麼?猛然間,一種邪惡的想法忽然從我的大腦中冒了出來,「難道兇手只是想害死乘坐公交車的某一個人?」

「這……會有這樣的人嗎?」

「為了殺一個人,不惜賠上所有乘客的性命?那……那該是多可怕的人?」

我的想法似乎把她們嚇到了,看著她們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我也認為自己的想法很可笑了。

其實,我已經開始接觸到真相。

 

下午五點三十五分        食堂

以往,每逢「四人幫」比賽,待比賽結束后,我們都會和他們一起到食堂聚餐,今天,也不例外。

「肖,你看起來臉色很不好,有什麼事嗎?」沒曾想,向來少言寡語的洛楓居然首先開口了。

「沒……沒事。」辰雨勉強笑了笑。

「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洛楓輕柔地問道。

「沒有,」辰雨故作輕鬆地笑著,「我能有什麼心事?寫了一天論文,有點累了。」

聽著他們一問一答的對話,我不由也緊張起來。總害怕不善於偽裝感情的辰雨會讓洛楓看出什麼端倪。

「肖,如果有事的話不必要瞞著我,我不像你想的那樣。」洛楓的話忽然有些出其不意。

「啊……」一時間,辰雨居然怔住了。

其實不僅是辰雨,聽洛楓如此說,我心裡都不免一驚,感覺他似乎話裡有話。看著辰雨一時無法應對,我趕忙圓場說,「肖今天有些不舒服,她怕你擔心,所以沒告訴你。」

「那晚飯後趕緊讓肖回去休息吧。」心裡早已知曉一切的雲劍也趕忙說。

「好吧。」洛楓沒有再追問。然而我卻感到,他的語調中夾雜著一絲失落。

 

 

下午六點二十四分        9號公寓門口

雲劍和洛楓像往常一樣把我們送回了公寓。而辰雨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徑直走進公寓樓,而是獃獃的看著洛楓的背影,久久不肯離去。

「肖,」我輕輕地叫著辰雨。

「凌子,我……我感覺對不起洛楓。」辰雨有些哀傷的說。

「別擔心,會過去的。」我安慰著辰雨,心裡卻也在忐忑著。

「肖……」身邊的文竹也正欲說話,卻被一聲刺耳的警笛聲打斷了。

「又是一輛警車?!」遠遠地,我看見一輛警車呼嘯而至,不由脫口而出。經歷了這幾次死亡事件,我已經對警車產生了一種條件性反射。

「不……不會又是李書然……」和我不同,辰雨已經對警車形成了一種懼怕。

然而,這次辰雨的擔心是多餘的。從警車上走下的幾個刑警根本沒有理會我們,而是徑直走進了9號公寓。

「公寓又出事了?」文竹的語氣中透露出了焦急。

「不知道,」我茫然的搖搖頭,心裡卻在不停地祈禱著,但願不要再出事。

答案很快揭曉了。

不多時,幾名女生就被刑警們帶出了公寓。

「趙倩倩、田旭、孫夢伊、樊靜。」我一個個的低聲喊出了她們的名字后,頓時什麼都明白了,這是我「告密」的結果。

一時間,我心裡有了一絲歉疚,畢竟是朝夕相處的同學,而我居然讓她們上了警車,儘管我不是有意的。

就在此時,我的目光猛然間和孫夢伊那雙憤怒的眼睛相遇了,我忽然感到一陣慌亂,不清楚她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楊凌雪!你為什麼信口開河,胡說八道?」孫夢伊幾乎是吼著和我說。

我的心猛然一驚,「你說什麼?!誰胡說八道了?」

「你別揣著明白裝糊塗!我親眼看見昨天公安局的人去了你們宿舍。今天他們就要把我們帶走,不是你說的,也是你宿舍的人說的,你們都脫不了干係!不會冤枉你們的!」孫夢伊越說越激動。

「楊凌雪!原來是你!沒想到你平時除了談文學就是談藝術,看著怪高雅的,居然能幹這麼下三濫的事情!」這個說話慢吞吞但是能讓人氣死三回的女生就是文學院田旭,她說話難聽是出了名的。

「田旭,我們只是實話實說。」一旁的辰雨終於聽不下去了,索性大方承認了她們的「指控」,沒有絲毫的心虛。

「實話實說?真是笑死人了!樓管死了,你們就像瘋狗一樣亂咬人,簡直是不要臉!」田旭終於發揮出了她的特長,用語言攻擊人。

「你……」辰雨顯然不是她的對手,一時間氣得說不出話來。

聽了田旭的話,我早已氣的渾身發抖,原先的一絲絲內疚和不安早已煙消雲散。

「哼!」我先是冷笑了一聲,「公寓死了人,你個犯罪嫌疑人神氣什麼!」

「誰……誰是犯罪嫌疑人!?」這次輪到田旭渾身發抖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們給了樓管好處,配了公寓大樓和值班室的鑰匙,深夜也能進出大門自如,平時看在同學的面子上,不去學校告你們,已經很便宜你們了。現在樓管深夜被殺,你手裡拿著鑰匙就活該被懷疑,以為享受特權就不用付出代價嗎?哪有那麼便宜的事!現在居然還有臉賴別人,真是恬不知恥!」平日里早就受夠了田旭的陰陽怪氣,此時我說的酣暢淋漓。

田旭和孫夢伊顯然還想攻擊我,但公安人員沒有再給她們機會,強行把她們帶上了警車。

「楊凌雪!你等著……」田旭上了警車后還是不依不饒。

田旭的叫罵聲隨著警車漸漸遠去了……

不消說,此時公寓門口已經聚滿了人,不停對我們指指點點。繼食堂事件后,我又一次成為了議論的焦點。

我也想不到,自己將會又一次遭遇同樣的可怕經歷。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5: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