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七)女生公寓的死亡驚魂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8-1 22: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七:女生公寓的死亡驚魂

 

5月30日

早上五點五十八分        9號女生公寓

「啊!!!救人啊!!」

清晨,一聲凄慘的呼救聲劃破了整個女生公寓的寧靜。

聽見喊聲,我「呼」地一下就坐起來了,心臟「砰!砰」跳個不停,身上也被驚出了一層冷汗。

而後,我撩起窗帘向窗外探望,只見公寓門口已經是人頭攢動。

「怎麼回事!?」文竹驚慌的問到。

 「不知道,公寓門口好像出事了!」我的語氣也有些焦躁。

說話間,我已經胡亂套了件衣服,飛快地向樓下跑去了。

到了公寓門口后,才發現人流聚集的中心是公寓的值班室。目光越過擁擠的人群,我隱約的看見值班室床上躺著一個人,等走近時,眼前的情景不禁讓我目瞪口呆,樓管在床上被人殺死了!

只見她一條腿耷拉到床沿下,凌亂的床單和快要著地的腳尖還能隱約透露出臨死前的掙扎。她的臉面向牆壁,我看不見她的死亡表情,但從她發紫的脖頸來看,她的面龐肯定是可怖的。她脖子上纏著一條不算太粗的繩子,繩子很普通,就是平時困扎書籍資料的那一種,但此時,這根繩子卻成了結束樓管生命的兇器!

頓時,我的血液凝聚了,只感到渾身的冰冷!

「難不成真的是報應?」身後猛不丁地響起了一個女生顫巍巍的聲音。

轉身一看,說話的居然是隔壁宿舍的鄒玲玲。

「報應?!」這個詞一下子讓我的心收緊了!鄒玲玲怎麼會這麼說?

 

早上六點二十一分        9號公寓

正在混亂間,刑警隊的人趕到了,隨行的法醫立即開始檢驗屍體。

「誰是報案者?」隨即,一位女刑警問到。

順著聲音看去,我發現來此的女刑警正是陳諾。

「是我。」一個瘦弱的女生怯生生的說到。從表情看,她已經被嚇壞了。

「你別害怕,我只是簡單問你幾個問題。」

「這……能不能換個地方,我害怕看見……」女生說話的聲音幾乎還是顫抖的,看來她害怕得一秒鐘都不敢再看樓管的屍體了。

「好的,可是……」陳諾似乎一時也找不到理想的問話場所。

「陳警官,就到我們宿捨去吧,就在二樓靠樓梯口的地方。」不知為什麼,我竟鬼使神差地邀請陳諾去我的宿舍問話,或許是樓管的死在潛意識中又激起了我內心深入那根推理的神經,使我萌生了對這個死亡案件的好奇心理,只是當時我沒有意識到,我這種好奇心理將會為我帶來多大的災難。

「好的,謝謝。」看見我們后,陳諾友好的對我們笑笑,隨即答應了我的請求。

正當我們準備離開時,我卻發現值班室門口還有一個女生站在那裡,臉色蒼白,目光凝滯,臉上的驚慌和恐懼讓人一覽無餘,是孫夢伊!

不知為什麼,孫夢伊的這種表情讓我感到不安。記得秦川死時,她也是這種表情。可為什麼樓管的死也會帶給她同樣的表情?一連串的問號開始充盈我的腦海。在我眼裡,孫夢伊幾乎成了一個謎一樣的女孩,到底她的內心深入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呢?

但當時的情形並不容我多想,我只是匆匆看了孫夢伊一眼,就帶著陳諾一行人上樓了。

 

早上六點三十一分        225宿舍

陳諾: 「你是幾點發現樓管被害的?」

目擊者:「我……大約將近六點的時候吧,記不……記不清楚了。」

陳諾:  「你是怎麼發現的?」

目擊者:「我就是……就是想喊她開門,當時門還沒開,我有事……有事想出去,結果……結果我就發現,太嚇人了!我……還是同學替我撥了電話號碼報了案……」

……

問話並不順利,女生說話斷斷續續的,經常前後重複,表達也不是很清晰。大概陳諾意識到了這並不是問話的好時機,就匆匆留下女孩的聯繫方式后,讓她離開了。

「因為目擊者情緒不穩定,我能問你們幾個關於樓管問題嗎?」沒想到,送走了女孩,陳諾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轉向了我們。

 「好的。」我毫不猶豫的回答。

陳諾:樓管平時為人怎麼樣?

凌雪:不好。她脾氣很暴躁,服務態度也不好,經常和這座公寓的女生吵架。

陳諾:有沒有和樓管矛盾特別深的人?比如說一些經常和樓管起衝突的女生?

辰雨:這個不好說,要說吵架,她和許多女生都吵過,但都是因為一些小事,算不上矛盾特別深。

陳諾:關於樓管的社會關係,你們了解嗎?

文竹:樓管姓魏,是外地人,老伴早就去世了。她是學校物理系一個老教授的遠房親戚,幾年前,托老教授的關係來學校公寓里做清潔工,大約三年前,她突然之間就成了樓管,一直到現在。」

陳諾:這座9號公寓也是早晚按時開關門嗎?

凌雪:是的。

陳諾:具體是什麼時間?

凌雪:早六點,晚十一點。

陳諾:這麼說,這座9號公寓的門在晚上十一點到早上六點之間不會再打開了?

辰雨:一般情況下是這樣。除非是學期初或學期末有在夜間乘坐火車的同學,樓管可能會破例開門,不過現在一般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陳諾:凌晨一點左右,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

文竹:「沒有。」

陳諾:公寓大門以及值班室的鑰匙是不是只有樓管才有?

凌雪:是的。

問話似乎告一個段落了,陳諾沒有再繼續,而是在認真整理過談話記錄后就準備離開了。

就在此時,一些記憶碎片突然湧進了我的腦海,「陳警官,我還了解一些情況……」

「什麼情況?」聞言,陳諾止住了腳步。

「個別地女生也有公寓大門和值班室的鑰匙。」我不緊不慢地說。

「哦?」陳諾很驚訝。「學生怎麼會有這兩把鑰匙呢?」

此時我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說出了我了解的情況,「公寓里有個別的女生因為經常會早出晚歸,就私下賄賂樓管,偷偷配了那兩把鑰匙,哪怕是深夜也能隨意進出公寓,這……其實也是公開的秘密了。」

 「你確定這個情況屬實?」聽了我的陳述,陳諾不禁有些驚訝。

「絕對屬實。」我很確信的說

「你能提供一下這幾個女生的情況嗎?」陳諾很自然的問。

「這……」面對陳諾的問題,我更猶疑了。因為我心裡清楚,如今樓管暴亡,手裡握著這兩把鑰匙的女生必然會成為這起深夜謀殺案的首要犯罪嫌疑人。一旦我們將她們的名字說出口,等待她們的定然是公安人員的懷疑和問訊。

「你完全沒有必要顧慮。」顯然,我的心思沒有逃過陳諾地眼睛,「你提供的情況,我們只會作為參考,不會作為確認犯罪嫌疑人的證據。再者,樓管的死給整座公寓甚至整個學校都帶來了很壞的影響,也請你務必提供出你了解到的線索,以配合我們早日破案。」

「我了解到的有生物系的趙倩倩,423宿舍;中文系的田旭,209宿舍;計算機系的樊靜,312宿舍。還有……外語系的孫夢伊,502宿舍。」我終於還是說出了這些校園「風雲人物」的名字,不過說到孫夢伊時,我還是有些遲疑,或許內心中保留著對她的一絲同情。

 「趙倩倩、樊靜、孫夢伊、田旭。」陳諾重複了一遍她們的名字,「非常感謝你們提供的情況,如果需要,我再聯繫你們的。」之後,就快步離開了宿舍。

 

早上七點零三分        225宿舍

「老大,你怎麼會了解這麼多關於樓管的情況。」直到剛才,我才知道文竹原來對死去樓管的來歷如此熟悉。

「從前讀書時偶然聽人說起的。」文竹很自然的回答。

「照這麼說,既然樓管是外地人,親人又都不在身邊,除了那個老教授,她在本地就沒有熟識的人了,怎麼會有人害她呢?」了解到樓管的情況后,我對她的死亡愈發不能理解了。

「難不成真是某個和她有過爭執的女生企圖報復?」辰雨猜測性的說,不過聽得出,對於自己的猜測,她也並不相信。

「應該不可能。」文竹很快說,「儘管有許多女生和樓管發生過爭吵,但起因都是一些小事,不至於會有人因為這些小摩擦而殺人。」

「你們剛才有沒有注意到陳諾問到的一個問題?」我忽然說到。

「什麼問題?」文竹忙問。

「她剛才問我們今天凌晨一點左右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我說。

「沒錯,她是這麼問過。」辰雨也回憶起了這個問題。

「在陳諾向我們問話之前,法醫已經初步檢驗過屍體了。所以據我猜測,凌晨一點很有可能就是樓管的被害時間!」我大膽地說。

「極有可能。」文竹似乎很贊同我的觀點。

「在這個時間段,公寓大門和值班室門都是鎖著的,要想在這段時間殺人又不發出聲響,兇手就要有公寓大門和值班室兩把鑰匙。或者,如果兇手已經提前隱藏在這座公寓里了,他也至少也要有值班室的鑰匙,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兇手很可能就是這座公寓的學生!」辰雨也大膽的推測著。

辰雨的猜測讓我不由打了個冷戰,自己居住的公寓里真的隱藏著一個殺人兇手?!我不敢想象。「照這樣看來,那幾個配有這兩把鑰匙的女生就很有可能是殺害樓管的兇手了?!」此時,我的聲音居然夾帶著一絲顫抖。

「我還是覺得不可能。」文竹很快否認了我的想法,「表面上來看,那幾個女生似乎最有嫌疑。但從常理上推測,那幾個女生又是最不可能作案的。因為樓管對她們來說有利用價值,可以方便她們夜間順利出入公寓,正是這個原因,她們也是少數和樓管關係比較密切的女生,如此看來,她們又有什麼理由殺害樓管?」

「會不會是這幾個女生又把鑰匙借出過?」辰雨再次提出疑問。

「你們難道忘了,學校對公寓樓的鑰匙管理是很嚴格的。」文竹又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為了這點小恩小惠,樓管允許這幾個女生配了鑰匙,已經是冒了很大的風險,之所以沒追究她們,不過是這座女生公寓沒有人多管閑事罷了,萬一真的有人追究,樓管和幾個女生都會受到懲處,所以那幾個女生絕不可能傻到再把手裡的鑰匙借給她人。」

聽了文竹的話,我瞬間陷入了沉默。並且,我竟然隱隱的感到,樓管的死居然和庄達生的死一樣,又走入了一種思維的怪圈,結論是唯一的,結論卻是荒謬的!

「那……有沒有可能是別人偷拿了她們的鑰匙,而她們並不知情?」過了許久,我才打破了沉默。

「這種可能性應該是存在的,假如事實果真如此,那麼破案肯定就如大海撈針了。」文竹的話一語中的。

猛然間,窗外的警笛聲打斷了我們的思緒,向窗外望去,警車已經載著樓管的屍體離開了。

一個在學校打工多年的女人就這麼客死他鄉了,給學校留下了無盡的恐慌和迷惑。

 

晚上六點十二分        校園

 「值班室死了人,你害怕嗎?」從食堂走出后,雲劍忍不住輕聲的問我。

聽了雲劍的話,我心裡不由泛起一陣感激,他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抓住這個爆炸性新聞不放,而只是關心我內心的感受。

「沒關係,我不怕。」我笑笑說。

「那就好。」儘管這麼說,雲劍還是一副放心不下的樣子,「實在害怕得話,你可以和文竹姐還有肖一起申請調換個宿舍。」

「真的不用,我沒有那麼膽小。」聽了雲劍的話,我不甘示弱的嘟起了嘴。

「呵呵,不怕就好,我就擔心你害怕。」雲劍輕輕地拍著我說。

我笑著沒有回答,心中卻湧起了一股濃重的幸福感。

然而,就在我不經意的抬眼間,目光卻觸碰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鄒玲玲。驀地,我又想起了在樓管死亡現場她說的那句話,「難不成真的是報應?」

鄒玲玲為什麼會這麼說?我的心裡瞬時升起了一個難解的謎團。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08: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