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五)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7-29 22: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五:「自殺」背後的思維盲區

 

晚上八點三十四分        225宿舍

回到宿舍后,辰雨像往常一樣,習慣性的去尋找電燈開關。

然而,就在開燈前的一瞬間,我透過窗戶看見了泛著月光的人工湖。剎那間!在日光燈的一明一暗中,一切似乎都豁然開朗了!我猛地抓住辰雨的胳膊說:「肖!松……松本清張!」

「你說什麼?松什麼張?」辰雨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說的是日本推理小說家松本清張。」看見辰雨依一臉茫然的樣子,我連忙解釋著「肖,今天晚上因為我們四個的位置,讓陳凡誤會的事情一直讓我心裡怪怪的。我當時就在想,陳凡的錯誤其實就表現出了人的一種定向思維。就像我和洛楓在一起做飯時挨得很近,就理所當然的被人看作是情侶,而你和雲劍在有說有笑地洗菜,馬上就會被人斷定雲劍是你的男友。其實事實完全相反,那只是人的慣性思維在作怪。」

辰雨點點頭,「的確是這樣。」

我又接著說:「這讓我想起了日本的一部推理小說,就是松本清張的《點與線》。小說的開頭是一男一女死在海邊,並且屍體緊緊得靠在一起,於是包括警局在內的所有人都先入為主的認為這是一起情死案。可結果是這一男一女根本就不認識,只是兇手將二人的屍體挪到了一起給人造成了情死的假象!」

辰雨似乎越發糊塗了:「這部小說能說明什麼嗎?」

我一字一頓地說到,「它又讓我想起了庄達生的死!」

「庄達生?!」再次提起這個名字,辰雨不禁一驚,「陳凡今晚的錯誤以及你說的那個松本清張和庄達生有關係?」

我點點頭,「不管是不是真有關係,至少給了我很大的啟示。我從前一直說庄達生的死就像一個古希臘的詭辯,明明知道結果是荒謬的,卻不知如何反駁。但今晚,我終於明白了問題出在哪!就是出在我們想當然的推理!那天晚上十點的時候,有一個庄達生模樣的人跳入了人工湖中,緊接著庄達生的屍體就被公安局撈了上來,於是所有的人都認為跳下去的那個人就是企圖『自殺』的庄達生!況且目擊者也說了,他們僅是依靠屍體的衣服和體型斷定死亡的人就是方才跳入湖中的人!」

聽了我的話,辰雨吃驚得半天沒說話,過了許久,她才說:「你的意思是說,那晚跳下去的人不是庄達生?那是……」

「我想那個人肯定是企圖製造庄達生『自殺』假象的人!」這也是我思索再三得出的結論。

「是……是兇手!」辰雨忽然喊道,「你是說,是兇手穿上庄達生的衣服跳了下去,給別人造成了庄達生自殺的假象?!」

「我想應該是這樣,兇手先是穿上了庄達生的衣服跳入了湖中,等到岸邊的目擊者前去報案時,他重新回到岸邊把真正的庄達生扔進了湖裡!」我認真地說。

「或許真的是這樣!」辰雨似乎也贊同我的看法,「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庄達生的自殺之謎!」

 「看來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如此看來,庄達生真是被謀害的!」說到這裡,我的心不禁緊張的「砰!砰!」直跳。

可緊接著,辰雨又開始眉頭緊蹙。「凌子,還是不對!如果真是兇手在湖邊躑躅然後跳湖,那當時庄達生又在哪裡呢?畢竟派出所的人從湖裡撈出來的就是庄達生,他總不可能等在一邊任由兇手穿上他的衣服去演戲,然後再乖乖得讓兇手把他扔到湖裡,這就更說不通了!」

聽了辰雨的話,我不禁嘆了口氣:「這也是一直讓我迷惑的地方。不過假如我的猜測成立的話,唯一的可能性應該就是庄達生事先被兇手藏匿到了某個地方,之後待兇手上岸后又被投入湖中殺害了!」

「你的猜測的確有些離奇,」辰雨沉默了一會兒又說,「但庄達生的死本身就很離奇。不如我們明天一早就到湖邊看一看,至少能驗證一下我們的猜測有沒有實現的可能。」辰雨說。

「好!」我馬上和辰雨達成了一致。

和辰雨在一起,總有很舒服的感覺,每次我有了什麼離奇的想法,她總能找到各種借口來支持我,從不給我潑冷水,哪怕我想穿越時空。

 

5月26日

早上六點零五分        225宿舍

一早,我和辰雨便直奔人工湖而去。途中,恰好遇見了返校的文竹。很快,她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和辰雨一樣,對於我對庄達生之死的猜測,文竹也認為那並不是無端的臆想。

不多時,我們就來到了人工湖邊。湖邊很冷清,只有四五個學生在繞湖晨跑。

但當我站到湖岸邊沿時,心不覺涼了下來。

時值五月末,人工湖的水位很低,離湖岸大約三米;加上湖岸是用石頭砌成,與湖底成直角。如此一來,人如果跳下去,是根本不可能從原處上岸的,我的推論似乎不攻自破了。

我不由嘆了口氣,「湖岸這麼高,跳入湖中的人根本無法從原處上岸,看來我的推測很難成立了。」

「的確,」辰雨也說出了她的看法,「如果兇手想偽造自殺假象,只能在跳湖之後游到湖對面上岸,然後繞湖半周跑回原地,而後再把庄達生扔到湖裡。但如此一來,肯定會耗費大量時間,並且也是很有風險的。極有可能還未等兇手跑回來,派出所的人早經到了,這樣就無法從湖裡撈出庄達生的屍體了。」。

文竹卻一直沒有說話,只是盯著那幾個晨跑的學生。

「老大,在看什麼?」對於文竹的這一舉動,我很奇怪。

此時,文竹開口了:「你們看,那幾個學生正在繞湖跑,並且快到湖對岸了,我們可以他們的速度為標準,計算一下從湖對岸跑到命案發生地的時間。」

「倒是個好主意,」我很佩服文竹,但接著我又產生了疑問,「不過,他們是勻速跑,而兇手肯定是用盡全身力氣進行加速跑,這樣能有參考價值嗎?」

「應該可以,」辰雨接著說,「那幾個學生是體育系的,常年練習跑步,勻速跑的速度應該和普通人加速跑相差無幾。」

接下來,我們幾個都沒有說話,都死死得盯住了那幾個學生,彷彿他們正向著真相邁進。

終於,他們向我們靠近了。

就在他們到達出事地點的那一瞬間,我和辰雨幾乎同時問:「老大,多長時間?」

「28分鐘。」文竹說。

「人工湖面積這麼大,要從對岸跑來必須要穿越整個南校區,速度已經是很快了。」辰雨很無奈的說。

她的潛台詞我們都明白,速度的確很快,但想要證實我們的推理,速度還是太慢了。

這時,我忽然想到了一件更令人沮喪的事情,「老大,肖,我們還忽略了一個問題,兇手回到原地的時間除了繞湖跑的過程外,還應加上從跳湖處游到對岸的時間,這麼算來,所需要的時間就更多了。」。

「沒錯,的確應該加上游到對岸的時間。」辰雨趕忙說,「以最快的速度計算,假如游到對岸的時間是10分鐘,從對岸跑回原地的時間是25分鐘,這樣一來,就是35分鐘。」

「再加上和庄達生換衣服的時間,兇手至少要40分鐘后才能把庄達生扔進湖裡。」文竹補充道。

「可是……派出所可能報案40分鐘后才到現場嗎?它就在學校附近。」此時的我對曾經的推測更不自信了。

儘管是我的猜測,但她們兩個似乎比我有信心,依然在找尋著能證明庄達生被謀殺的證據。

「派出所的確在學校附近,但跳湖事件發生在晚上十點,派出所的出警速度未必就能和工作時間一樣。可惜我們無法知道派出所民警到達的準確時間。」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問一個人!」我忽然說。

「誰?」文竹趕忙問。

「嘉琳。」我肯定的說,「嘉琳雖然也不知道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的時間,但如果她記得民警到228宿舍的時間,也可以證實我的猜測是否正確!假如派出所民警是在跳湖事件發生四十分鐘之後到達的,那麼他們到達現場的時間應該是在十點四十五分左右。再計算撈上庄達生的屍體,而後確認屍體身份,然後尋找曉芸的時間,至少還要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如此算來,只要民警是在十一點十五分以後才到的228宿舍,就可以證明我們的猜測還是可以成立的!」

 「我現在就聯繫她!」聽了我的話,辰雨立刻就撥打了嘉琳的電話。

遺憾的是,嘉琳始終沒有接聽電話,答案暫時懸置了下來。

「我基本上可以斷定昨晚的猜測不成立了。」我忽然有些沮喪的說。

「為什麼?」辰雨問。

「我想過了,即使方才的時間推理成立,兇手也很難完成作案過程。就像昨晚肖提到的,這麼長時間,兇手會把庄達生安置在哪裡?我剛才看過了,人工湖旁邊根本沒有可以藏匿人的地方。」我說。

「我倒不這麼認為。」和我不同,文竹倒是依然保持自信,「有一個地方就很合適!」

「什麼地方?!」我忙問。

「就是那裡!」文竹指向了一個地點,「小樹林西側的那片區域!」

順著文竹的指向,我和辰雨不約而同的都向小樹林西側看去。

「方才我就注意到那個地方了,」向來對方位和地點敏感的文竹繼續說著,「那片區域看起來位於人工湖旁邊人流密集的地帶,但實際上是個行走盲區,很少有人經過那裡,另外那個地方樹木植物非常密集,藏人應該很容易,最關鍵的,那裡離庄達生落水的地方很近。如果你的猜測成立,兇手在行兇之前,多半會把庄達生藏在那裡!」

「話是沒錯,可就像你說的,那個地方既然是行走盲區,那兇手又是在哪裡對庄達生下手的呢?按理說,庄達生送完曉芸后不論想去哪裡,都不可能經過那片小樹林的……」辰雨接著提出了疑問。

「我們肯定不可能猜出兇手所有的作案細節,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小樹林西側看一下,看老大的推測是否能成立。」我建議著。

「好。」文竹和辰雨表示贊同

沒走幾步,我們就來到了文竹所說的「行走盲區」。這個地方的確很僻靜,雖然靠的人工湖很近,但通往人工湖的路被幾顆茂盛的松樹遮住了,需要弓著身子才能進入。往右看,勉強能看見男生宿舍的一角,顯得十分幽閉,甚至有些讓人害怕。

其實,當我們走進時,卻發現並不知道自己到底來這裡幹什麼,尋找什麼,或許只是對這個地方抱有一絲好奇心罷了。不過有一點倒是很快讓我們證實了,這裡到處都坑坑窪窪的,布滿樹枝和石塊的土坑俯拾皆是,的確是藏匿人的最佳地點。

但不知為什麼,當我踏進這片樹林的時候,脊背就感覺很不舒服。和她們兩個不同,長時間以來,我對現實中的一切並敏感,卻時常觸及到某個虛幻的世界,彷彿能感受到來自另外一個空間的信息。

脊背的陣陣不適讓我很不安,直覺告訴我,背後有人在注視著我們!猛地!我轉身,驚懼地向四處望了望,什麼都沒有,除了文竹和辰雨。

然而,空蕩蕩的四周卻我內心卻更加恐懼了!終於,我忍不住了,「老大,肖,離開這裡吧!」我幾乎一分鐘都不願意呆在這裡了。

「怎麼了?」辰雨問。

「你們……你們不覺得有人在注視著我們嗎?」我幾乎顫著聲音說。

「注視著我們?」文竹半信半疑的說,同時也警惕得環顧四周。

我恐懼的情緒很快傳染了她們,最終,我們決定迅速離開。

此時,我的手機卻突然響了。低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的本地號:87243388。

「喂?」我狐疑地接起手機。

「我再重複一遍!別敲死神的門!!」電話那頭再次響起了幾天前深夜那怪異男人的聲音!

「啊!」我不禁一聲驚呼,接著雙腿一軟,坐到了地上。

「怎麼了?誰的電話?!」 「怎麼不說話?!」

看到我的樣子,她們既緊張又害怕。

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慌忙從地上站了起來,「快!快跑!」

還未等她們反應過來,就跌跌撞撞地被我拉出了那片恐怖的小樹林。

 

逃出小樹林,我們就來到了人工湖邊那條最熱鬧的林蔭小路上,學生們的喧嘩聲響徹在我們周圍。此時我才感受到,熱鬧與幽閉,安心與恐懼原來只有幾顆松樹的距離。

「還是那句『別敲死神的門』!」未等她們詢問,我就首先開口了。

 「什麼?!」

「又是那個電話?!」

「他想要幹什麼!」

當她們聽到我的答案時,臉色都變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剛才就感覺有人在注視著我們,沒想到對方連我的手機都知道,太可怕了……」我依舊氣喘吁吁的。

「看起來這就是威脅電話,而不是普通的騷擾電話!」辰雨語氣很堅定。

「報警吧。」文竹說的很乾脆。

「這……至於嗎?」我還有些遲疑。

「我覺得有這個必要,首先這個電話就是針對我們而來的,並且已經兩次出現,還都是出現在我們對庄達生的死產生懷疑的時候,很難說這兩者有什麼關係。」文竹依然堅持。

「那好。」慌亂中,我答應了文竹。

 

 「咣!咣!」

猛然間,一陣劇烈的撞擊聲傳入了我們的耳朵。

轉身間,眼前的情景不禁讓我們嚇了一跳,只見一個身材粗壯的男生正在狠命地踹著另一個男生,被踹男生的身體不斷地撞擊著身後的電話亭。那個踹人的粗壯男嘴裡還罵著,「你小子不長眼啊,沒看見撞到老子了嗎?」

被踹的男生看來也並不好欺負,只見他用最快的速度爬了起來,並猛地推了那個粗壯男一下,「撞到你是你活該!我在打電話,腦袋後面又沒有長眼,誰讓你站在老子後面的!」

只聽又是「咣!」的一聲,被踹男生的身體再次砸到了電話亭上,不消說,是那個粗壯男下的手,並且還在罵著:「你以為還是從前啊,你那個有錢有勢的妹夫是校園老大,你是校園老二?別做夢了!你那好妹夫死了!出車禍死了!你也醒醒吧,我早就想揍你了!」

聽這個粗壯男的話,我心裡不禁一驚,出車禍死了?莫非他說的是……是秦川?那這個被打的男生是……

「哥!你沒事吧?!」狐疑之際,一個女生跑了過來,扶起了倒在地上的男生。我仔細一看,女生果然是孫夢伊!看來我猜的沒錯,被打的人是孫夢伊的哥哥,粗壯男嘴裡的「好妹夫」果然就是秦川!

此時,已經有不少人上前勸架,但兩個男生似乎都不想善罷甘休,互相對罵著。過了好久,他們的爭鬥才結束,圍觀的人也四散而去。

「那就是孫夢伊的哥哥?」人群散去后,我忍不住問到。

「是,他就是孫宏達。」文竹回答。

「也是學校的學生?」我又問。

「從前是,不過早已畢業了。」辰雨解釋著,對於這個學校的一切,她比我熟悉得多,「可畢業后他一直無所事事,仗著孫夢伊和秦川的關係,當起了『賴校族』,也總愛仗勢欺人,現在秦川死了,也沒有人怕他了。」

辰雨說到這裡,我心裡不由泛起了一陣同情。只不過,同情心並不是因為孫宏達,而是因為孫夢伊,男友死了,哥哥也被人看不起,她心裡該是怎樣的滋味?

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天這場毆鬥的影子逐漸在我腦海中淡化了,當我再次想起時,卻會發現一個驚人的秘密!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Laile 2012-7-29 22:42
趟沙發!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7 02: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