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四)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7-28 22: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推理小說, 死神, 校園

四:午夜的電話鈴聲

 

5月24日

 凌晨零點零二分        225宿舍

「丁零零……」刺耳的電話鈴聲猛然響起。

我猛地驚醒,瞬間又是一身冷汗,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喂?」電話鈴一直在響,我便無奈接起了電話。

「是225宿舍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陌生男人的怪異聲音。

「對,你找誰?!」男人的聲音讓我心裡一陣發毛。

「聽好了!別敲死神的門!」男人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是冷氣逼人!

「什麼?!你說什麼?!你是誰?!」我霎時懵了,瘋狂得朝著電話里喊。可對方早已掛斷電話,我耳邊只剩下了「嘟!嘟!」的聲音。

我不由一下子癱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誰的電話?」辰雨也已經醒來。

我很想回答她,卻總是止不住氣喘。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文竹也著急地問。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無力的說道:「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說了一句話『別敲死神的門!』!」

「別敲死神的門?!」她們幾乎異口同聲的重複出了這句話。

「怎麼這麼怪異!到底是什麼意思?」文竹忍不住問。

我無力地搖搖頭,「不知道,我也不明白這句話的涵義。」

「不是男生的惡作劇吧?」辰雨猜測著。

「感覺不像。」我搖搖頭否認了,「那聲音簡直像從地獄里傳來的一樣,陰森森的,太可怕了!」我依然為未從剛才的恐懼中走出來。

「別」辰雨又一字一頓的重複了這句怪異的話,「如果僅從字面意思上理解,『別敲死神的門』似乎就是『別招惹死神』或是『別靠近死神』的意思。」

「『別招惹死神』?『別靠近死神』?」文竹仔細地重複著辰雨的結論,「那通俗一點說就是『別送死』!」

「『別送死』?!這……」聽了這個字眼,我剛剛平緩的心跳不由再次劇烈跳動起來,「這不是威脅嗎?為什麼這麼威脅我們?!」

「難道是……我們得罪人了?」辰雨有些害怕的猜測著。

「不可能,我們都是學生,過得都是三點一線的生活,怎麼會得罪人?」文竹急忙寬慰她。

「難道是……」我忽然想到了自己在食堂的經歷,「難道是有人想威脅我?因為……我今天『散布』了庄達生可能死於『他殺』的言論?」

「這……」文竹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一定是的。」我沮喪地低下了頭,「我今天在食堂說了那些話,很多人都聽到了,一定是有人威脅我……」

「凌子,別想太多了。」文竹輕聲地安慰我,「即便是這樣也沒關係,以後我們只要小心一點,別那麼衝動就好了。」

我默默地點頭,心裡禁不住再次泛起了對今天行為的悔意。

然而,就在我們即將再次入睡的時候,一個可怕的念頭忽然佔據了我的思緒。 「老大!肖!不對啊,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定庄達生是自殺。若庄達生真是自殺,又何必威脅我?如果這個電話真是對我的威脅,不正暗示庄達生的死確有問題嗎?」想到這一切,我的心不禁又「砰!砰!跳起來。

聽了我的話,她們的臉色也忽然變了。

「凌子說的有道理,如果對方真是對凌子言論的威脅,那正好說明庄達生不是死於自殺!」文竹說。

「可……可假設庄達生是死於謀殺,那威脅凌子的這個人肯定就是兇手了!既然還沒有人想到這個兇手的存在,兇手難道就會因為凌子的一句話而暴露自己嗎?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是不是太過愚蠢了些?」辰雨也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團。

我的心仍然跳動不止,「不知道,總之感覺一切都很怪異。」

「先別考慮這麼多了,也許是我們想的太複雜了,這個電話說不定就是男生的惡作劇。」文竹的話讓一切都回到了原點。

神秘電話果真是惡作劇,還是另有原因?

沒有答案。

 

上午七點三十分        225宿舍

清晨,陽光透過窗帘的縫隙直射進來,晃得我眼睛生疼。

文竹的床已經空了,想必又去了新房。

辰雨也已醒了,但依舊穿著睡衣斜靠在床頭上,凌亂的頭髮無序的散落下來,右手拿著她那本愛不釋手的《漱玉詞》。但此刻她已無暇顧及心愛的書,而是正在應付那應接不暇的簡訊,手機不停的發出「滴!滴!」的聲音。

「是李書然的簡訊?還是羅祥的?」或許是對辰雨太熟悉了,看她的表情,我就已經猜出了是誰的簡訊。

聽到我的聲音,辰雨猛的抬起頭,接著又落寞的垂下,「都有。他們都說想見我。」。

 「肖,對他們該有個了結了,不然洛楓……」我輕聲地勸道。

「我知道,」辰雨無奈地說,「我會努力的,不想讓洛楓因為我的從前而受到傷害,可談何容易……」

接下來的是沉默。

如果此時辰雨知道她的感情糾葛會成為隨之而來的校園血案的導火索,她會不會就不敢這麼躊躇呢?

「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顏,可知誰願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雲劍的來電忽然打斷了我們之間的談話。

 

上午八點三十三分        校醫院

「雲劍!」來到校醫院二樓病房區后,我立刻看見了坐在病房走廊長椅上的雲劍。方才接到他的求助電話后,我和辰雨就立刻趕來了。

「凌子。」看見我之後,雲劍不由笑了笑,但依然掩飾不住滿臉的疲憊。

「發生什麼事了?」我忙問。

「上午我們本來有比賽,可老隋還沒上場就突然暈倒了。」雲劍說。

「老隋暈倒了?沒事吧?!」我著急的問。

「沒事,醫生說他是因為高燒脫水而導致虛脫,休息兩天就沒事了。」雲劍趕忙解釋。

「哦。」我不由舒了一口氣。

「凌子,一會兒我還有比賽,老俞去病房取葯了,你和肖暫時照看一下老隋吧。」雲劍說。

「沒問題,放心吧。」我痛快地答應了。

送走了雲劍,我和辰雨趕忙進了病房。

隋海青正掛著點滴,但依然昏迷不醒。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他的臉顯得格外蒼白,沒有一點血色。 呼吸很沉重,彷彿有人壓住了他的胸口……

「肖,」我輕聲叫著辰雨,「我感覺那封簡訊改變了老隋的生活。」

「唉,」辰雨輕嘆了一聲,「誰也猜不出那究竟是一封怎樣的簡訊。」

沉默在病房蔓延開來。

突然間,方才還靜靜躺著的隋海青忽然開始渾身掙扎,象是要擺脫什麼東西,表情變得很痛苦,嘴裡還不停的囈語著!

「老隋!老隋!」

「你沒事吧,老隋!」

我和辰雨急忙喊他,希望能把他叫醒。

隋海青依然沒有醒來,卻掙扎的越來越厲害,口中的囈語也仍在繼續,這時我聽見,隋海青反反覆復都在喊一句話:「阿hui,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真的不是……」

「老隋!」

「老隋!」

「快!趕緊按住他的手!別鼓針了!」我慌忙喊道。

我和辰雨死死的按住了隋海青扎著針的右手,最終,他又歸於了平靜,像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噩夢。

剛才的一幕,讓我隱隱的感覺,隋海青的心底似乎應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什麼秘密,也不確定他的秘密似乎和那封神秘的簡訊有關,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隋海青定然是有故事的。

 

上午十一點三十分        校園

隋海青的燒很快退了下來,俞偉東便催促我和辰雨離開了醫院。走出校醫院的大門,恰好遇見了剛從賽場返回的雲劍和洛楓。

「老隋怎麼樣了?」剛一見面,雲劍便焦急地問。

「已經退燒了,放心吧。」我說。

「那就好。」雲劍和洛楓同時鬆了一口氣。

「雲劍,老洛,」想到方才老隋的囈語,我不由問到,「你們知不知道老隋認識的人裡面有一個叫『阿hui』的?」

「阿hui?」雲劍一臉疑惑,「好像沒聽說過。」

「這好像只是一個昵稱,那人全名叫什麼?」一旁的洛楓也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無奈的說。

「那你從哪裡聽來的這個名字?」雲劍更加疑惑了。

「是老隋昏迷的時候口中一直喊得一個名字。」辰雨解釋說。

「我總感覺老隋心裡有秘密。」我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這……真不清楚。不過既然老隋昏迷中都一直喊著這個名字,該不會是他從前的戀人吧?」雲劍猜測著。

「不會。」相對和隋海青關係更親密的洛楓馬上否認了,「老隋沒有戀愛過。」

「那會是誰?老隋的好友嗎?」雲劍接著猜測。

「不清楚。」洛楓無奈的搖搖頭,「從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人。」

此刻我們誰都沒有想到,這個若隱若現的名字里的確隱藏著一個驚人的秘密!

 

5月25日

下午五點十二分        公交車

「凌子,買這麼多東西,吃的了嗎?」看著從超市裡採購的琳琅滿目的食品,雲劍忍不住問到。

「努力吧!人多力量大!」我頑皮地說著。

文竹和江南的新房已經布置完畢了。今天,我、雲劍以及辰雨和洛楓是接到了文竹的邀請,前往她的新家做客。

 「這次聚餐你還要下廚嗎?」雲劍笑著問。

「當然了!」說著,我忽然湊到了雲劍耳邊,「我全都做你喜歡吃的!」

雲劍滿是溫情的看著我,「你真好!」

「那是當然!」我頗為「自豪」的說。

 

下午五點四十分        文竹家

「姐夫好!」

「歡迎,歡迎,快請進!」

看見我們到來,早已等在門口的江南和文竹連忙把我們請到了房間里。

此刻,滿心歡喜的我卻發現客廳里多了一個陌生人。

「你……你們好。」陌生人有些尷尬的和我們打招呼,但他的一臉假笑卻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時,江南連忙熱情地說著,「這是我國稅局的同事,陳凡。陳凡,這是你嫂子的兩個舍友,楊凌雪和肖辰雨,這兩位是她們的男朋友,陸雲劍和洛楓。對了!」江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我這個同事以前還在你們學校做過輔導員呢!」

「幸會,幸會!」面前的陳凡依舊保持著那假假的笑容。

「你好。」即便知道了他曾在師範學校任過教,也沒有增加我對他的好感,冷冷地打了一個招呼后,我就匆匆往廚房走去了。

不多時,除了江南和陳凡之外,他們幾個也陸續來到了廚房。看來不只是我,他們幾個同樣不太喜歡這個不速之客。

「我也不知道江南會帶他的同事過來,這……」聰明的文竹早就看透了我們的心思,趕忙解釋著。

「老大,沒關係的,人多也熱鬧!」我勉強裝出一副輕鬆的樣子,其實我心裡,真的很不歡迎這個不熟識的外人。

「需要幫忙嗎?」

正在炒菜間,聽到背後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我不禁一哆嗦;回頭一看,正是那個陳凡。想必是他坐在客廳里覺得過意不去才進到廚房裡客套一下。

「不必了,飯菜馬上就好了。」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他說。

或許是覺察出了我們的冷淡,陳凡開始不停的搜索話題同我們搭話:「真是羨慕你們兩對啊,配合這麼默契;一對洗菜,一對切菜炒菜,將來小日子一定都過的很幸福!」

「啊!?」

聽到陳凡這麼說,我們幾個都不約而同的愣住了,繼而是互相瞅了瞅,然後都哈哈大笑起來。真沒想到這個讓我們如此不快的陌生人也能帶來笑料。

「這個……我說錯了嗎?」看到我們笑,陳凡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弄錯了,」文竹邊笑著邊把我拉到了雲劍身邊,繼而又把辰雨推到了洛楓身旁,「他們是這麼組合的!」

文竹解釋間,我們幾個還是笑個不停,向來內向的洛楓還突然冒出來一句:「看來我們換過來的話也很般配嘛!」辰雨馬上捶了他一拳作為回應。

「哦,原來是這樣,真是不好意思。」陳凡也是感到又好笑又尷尬,「看見你們的位置,我就理所當然的這麼想了,你看我的思維就是太簡單。」陳凡很不好意思。

儘管這次聚餐因為陳凡的參與,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令人興奮,然而陳凡的這次不經意的推理錯誤,卻似乎給了我一種隱隱的提示,提示著我思維中的盲區……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06: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