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校園推理小說——別敲死神的門(一)

作者:玉面狐  於 2012-7-26 11: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一、奪命101路公交車

5月20日

上午六點零二分    師範學校9號研究生公寓225宿舍

叮零零……

清晨,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猝然響起,攪亂了沉睡中的宿舍。

我帶著沉重的睡意摸索著接起了電話,「喂?」

「告訴肖辰雨,我在學校大門等她,今天我必須要見到她!」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男人緩慢低沉卻又不容置疑的聲音。

「喂……」還未等我回答,對方已經乾脆地掛斷了電話。

嘆了一口氣,我心裡充滿了猶豫,僅僅一句話,我就知道了來電者的身份,辰雨的前男友——李書然。

可未曾想,就在我轉身間,卻看見了已經醒來的辰雨,一雙睡眼也蒙上了一層憂愁的霧氣,「是李書然吧。」她幽幽地問。

我默默地點點頭,「他現就在學校門口等你。」

辰雨沒有再說話,只是無奈地垂下了頭,任憑一頭美麗的秀髮隨意垂在雙頰兩邊。

「肖,如果你不願意見他的話,我們可以……」此時,文竹也醒了,辰雨憂愁的樣子也感染了她。

「不,」方才還一臉愁容的辰雨像是忽然下了什麼決心,乾脆地打斷了文竹的好心建議,「我去見他,我們之間……早該結束了。」

 

上午六點四十一分    校園

或許是擔心李書然會再次情緒失控,抑或是擔心兩人單獨見面的尷尬,辰雨再三要求我和文竹隨她一同前去赴約。

走在校園中,我才發現天氣很陰,有些霧蒙蒙的,空中的烏雲層層疊疊,直向我們壓下來;雖然已快七點了,可校園裡的人依舊是稀稀落落,周圍很靜,以至於我能清晰的聽到自己「喀嗒,喀嗒」的腳步聲。

臨近學校大門時,透過陣陣朦朧的霧氣,我看見了已經許久未謀面的李書然,他氣色很差,也比以前瘦弱了許多。

「肖,我想你了。」李書然絲毫沒有在意我和文竹的前來,更確切的說,他幾乎把我們當成了空氣,眼睛只是直直地盯著辰雨。

「李書然,我們已經分手了。」辰雨有些哀嘆地說。

「我不承認!」李書然的口氣愈加堅定。

「你難道忘了分手是你提出來的嗎?」提起往事,辰雨難免傷感。

「已經對你說過了,那都是我的錯,現在發現我最在乎的人還是你!」李書然的眼神有些令人灼痛。

「呵!」辰雨不禁一聲無奈地自嘲,「是你把我和薛華進行對照后得出的結論吧。」

「我們早就沒有聯繫了,她有男朋友了,也已經離開這個城市了!」李書然拚命地解釋著。

「別說了!」辰雨打斷了李書然,「我們之間……回不去了。」

一個是想苦苦挽回自己曾丟掉的戀情,一個卻是因為曾經的背叛早已對過去的愛人失望透頂……

不願在一旁尷尬地傾聽二人傷感又壓抑的對話,我和文竹便「識趣」地走開了。然而,又不能讓辰雨離開我們的視線,我和文竹只好在離他們不遠處的林蔭路上躑躅著。

遠遠地,透過陰暗的天色,我看見了一個人影在慢慢地向我們靠近。直到身影近了,我才發現是一個高大健壯的男生。男生的算不上英俊,但也是相貌堂堂,可眼神中似乎少了一份柔和,透露出來的只是一絲不羈和輕蔑,男生渾身上下看不出陽光的氣息,只有一股淡淡的陰鬱籠罩著他。

由於感受到了男生身上這份令我排斥的氣質,我的目光便很快離開了他。

「是秦川。」此時,身邊的文竹忽然開口了。

「秦川?他在哪裡?」聽到文竹口中這個令我好奇已久的名字,我不由問道。

「就是剛才從我們身邊走過的那個人。」文竹很自然地說到。

「他就是秦川?!」文竹的話讓我不由自主地再次將目光移到了方才那人身上,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第二眼,我只看見了那人一個模糊的背影,而後,背影消失在學校對面的101路公交車上,徹底走出了我的視線。

我踏進這方校園后不久,就認識了在我看來最美麗的女孩——外語學院的校花孫夢伊。其實不僅是我,孫夢伊是整個學校公認的魅力女生,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完美,並且多才多藝。早就聽說孫夢伊已經有了男友,叫秦川,但我一直沒有親眼見過。從那時起,我便對這個「秦川」有了一份濃厚的好奇心,總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男生俘獲了孫夢伊這樣女孩的芳心。但今日一見,秦川遠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出眾,不過骨子裡流露出來的孤傲,倒是和孫夢伊如出一轍。

無論如何,見到了我已想象多時的秦川,也算是對我好奇心的一個交代,然而,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居然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活著的秦川。而此時的秦川更不知道,他登上的,其實是一班通往死亡的公交車!

 

「你為什麼就不願給我個機會!」李書然一聲突如其來的怒吼,拉回了我停駐在秦川身上的目光。

「我給過你無數次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辰雨的語氣中滿是哀痛。

「這次我一定珍惜!」

「對不起,我累了……」

眼看兩人的談話又要陷入僵局,我不由有些焦急。「老大,怎麼辦?」我求助式地徵求文竹的意見。

「唉。」看著眼前已經出現過無數次的情景,文竹也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感覺像你這樣死纏爛打真沒意思!辰雨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你居然還賴在這裡不走!」還在躊躇中,一聲陰陽怪氣的話忽然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抬眼一看,我才發現原本混亂的局面變得更加不可收拾。辰雨的另外一名追求者,物理學院的羅祥居然也加入到了二人的爭執中。

「你找死!」對於羅祥這個討厭的不速之客,向來脾氣火爆的李書然沒有絲毫猶豫,用一記重重地拳頭回應了他。「我和辰雨說話還輪不到你插嘴!」

「啊!」羅祥被忽然降臨的力道推了一個趔趄,「你居然敢打我?」

「我打你怎麼樣?!」李書然絲毫不甘示弱。

「天哪!」眼前的情景已經容不得我們再猶豫下去,看著兩個男生忽然動起了手,我和文竹便飛快地跑到了辰雨身邊。

轉眼間,他們已經扭打到了一起。即便是我們三個一起勸架,也沒能將他們分開。

此時,看熱鬧的人已經越聚越多,局面也變得愈發不可收拾。這時,情緒已經趨於失控的李書然不知從哪裡抄起了一跟粗大的樹枝直向羅祥砸去。然而,掄出手的樹枝似乎沒有聽從李書然的指揮,躲過了羅祥,重重地甩到了我的手臂上,啊!我忍不住一聲驚呼。

「李書然!」辰雨生氣的質問著害我受傷的始作俑者。

我的受傷終於使二人停止了爭鬥。

 看著我手臂上那道發紅的血印,李書然明顯流露出了一股歉意,「對不起,帶你去醫院吧。」

「沒關係,我……」我本能地虛讓。

「走吧。」李書然仍然保留著最初的那份不容置疑。

手臂的疼痛讓我沒有再拒絕。

此刻,一旁的羅祥也悻悻地離開了,我用眼角的餘光看見,他同樣登上了那輛101路公交車。

 

上午七點三十一分    校醫院

我的傷並沒有大礙,醫生簡單的包紮了一下,而後又開了一些消炎的葯,隨即就讓我們離開了。在這過程中,李書然始終都很沉默,等我的傷口處理完畢后,他也匆匆地離開了。

「凌子,對不起,害你受傷。」看著我手臂上厚厚的紗布,辰雨不由得十分內疚。

我微微一笑,「怎麼能怪你呢?再說傷也沒什麼……」此時,我的目光忽然觸到了校醫院門口一個熟悉的身影,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並下意思地將受傷的手藏在了身後。

「別藏了!我都看見了!」身影發出了嗔怪的語調。

我沒敢多話,只是偷偷地努著嘴,像個犯錯小學生一樣快步向那個身影靠近。

「傷在哪裡了?讓我看看。」眼前的人語氣忽然軟了下來。

我只好乖乖的伸出了受傷的手臂。

「怎麼回事啊?我剛剛跑步的時候就聽說你受傷被送醫院了,嚇得我趕緊趕過來了!」看了我的傷,語氣從溫柔忽然又轉變成了焦急。

「老陸,對不起……」

「沒什麼!是我自己不小心划傷的!」看著辰雨似乎要向雲劍解釋,我趕忙阻止了,因我不願再節外生枝。

「你這個丫頭,我一不在你身邊你就出狀況,讓我怎麼放心?」雲劍像寵溺孩子一樣對我說,彷彿我不是他的女友,而是他的小妹妹甚至是小女兒。

「哦,我知道了,雲劍,以後一定小心。」我努力忍著傷口的疼痛向雲劍做了一個鬼臉。

「真是的,怎麼傷成這樣呢?一定記得別讓傷口碰到水,還有,按時換藥,別讓傷口發炎了……」

雲劍的嘮叨讓我今早燥亂不已的心終於恢復了平靜,心裡慶幸總算度過了一個慌亂的清晨。

走出校醫院,我發覺天依舊是陰的,並且已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使得五月的天泛起了陣陣涼意。現在想起來,這個亂糟糟的早晨就像一個不詳的預兆,預示著一幕悲劇的開場……

 

 

5月21日

上午十一點五十分        225宿舍

接連聽了兩場學術報告,臨近宿舍時,我已是疲憊不堪,只覺得大腦昏昏沉沉。

「吱呀」一聲推開宿舍的門,卻看見了兩張緊張而又凝重的臉。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我不由問。

「昨天101路公交車出事故了。」辰雨面色沉重的說著,順便把今天的《都市早報》遞給了我,「這上面有關於車禍的報道。」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條扎眼的新聞:公交車滑坡,乘客傷亡慘重:

本報5月21日訊:昨天上午,我市101路公交車行至華興路大斜坡處時不幸滑坡,並引起油箱爆炸,車上20餘名乘客除兩人生還外,其餘全部遇難。當時路過的行人也有幾人受傷,受傷群眾已被救援人員送到華興醫院接受治療,現都已脫離了危險,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之中。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看了新聞后,我很是驚訝。

「羅祥就在那輛車上!」辰雨接著說。

「什麼?!那他……」聽到了羅祥的名字,我不由心下一驚。

「還活著,現就在華興醫院。據說他因為坐在了後排,在翻車的一瞬間被甩出了車外,才撿了一條命。」辰雨回答。

「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問。

「是我聽徐哥說起的,他剛去醫院看過羅祥。」辰雨說。

「只有兩人生還,羅祥就是其中之一,真是幸運!」聽到羅祥還活著,我不禁長舒了一口氣。

而此時的文竹卻依舊是一副緊張的樣子,她盯著辰雨好幾秒鐘后才慢慢的問道:「肖,你知道另一個生還者是誰嗎?」

「另一個?」對於文竹的問題,辰雨有些疑惑,「我記得徐哥也提到過,好像是個小女孩,傷勢比羅祥嚴重,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躺著。」

聽到辰雨的話,文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報紙,彷彿要再確認一下什麼,然後又一字一頓的說道:「這麼說,秦川死了!」

文竹的話不禁讓我再次緊張起來,大腦中不自覺地又浮現出了昨天清晨看見的那張端正卻又陰鬱的臉。

「秦川?他也在那輛車上?你們怎麼知道?」辰雨很是驚訝地問。

「就在你和李書然談話的間隙,我和老大看見秦川上了101路。」我解釋說。

「這……101路十五分鐘就發車一次,你們確定他們上的是同一輛車?」辰雨似乎還不能相信秦川已在車禍遇難者之列。

「我確定。」我肯定地答道,「我認得那輛車。」

「新聞報道上說生還者只有兩個,除了羅祥,另一個是個女孩,那麼秦川必死無疑。」文竹說到。

第一次感受到鮮活生命的陡然消失,我不由打了一個激靈。

 

下午兩點五十二分         校園

秦川的死,在校園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去圖書館的路上,我看到校園裡到處都有人在談論昨天那場突如其來的車禍。

遠遠地,我還看見了一群人朝我迎面走來,他們臉上極度悲傷的表情不覺觸動了我。這時,我忽然發現學校的副校長秦松也在人群之列。我依稀記得有人對我說起過,秦松是秦川的親叔叔,如此看來,他們定然就是秦川的家人。看著走過的人正在承受著喪失親人的痛苦,我心裡竟也有些微微泛酸的感覺。

我繼續走著,腦海里卻總是浮現出秦川家人那悲傷的表情。

忽然間,一個美麗的女生又闖入了我的視線,是孫夢伊。平日里,孫夢伊總有些清冷孤傲,我自然不會和她太親近。但此刻看見她那張蒼白的臉,我卻不由生出了對她的一份憐惜,男友突然離開的打擊,她定然難以承受。想到這裡,我的腳步開始不由得向她靠近。

「夢伊……」我輕聲喊著她的名字。

「啊!」聽見我的聲音,孫夢伊居然嚇了一跳,而後驚恐的抬起頭,「凌……凌雪……是……是你……」

「對不起,嚇到你了。」看著孫夢伊害怕的樣子,我趕忙道歉。

孫夢伊沒有再說話,一雙原本空靈的大眼睛已經變得十分空洞,神色也愈加異常,甚至有些恍惚,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語著:「101路,101路……」

「夢伊,你沒事吧?」我忍不住問。然而,就在我的手觸到孫夢伊的時候,卻發現她渾身顫抖地厲害,白皙的額頭上滲出了密密的汗珠。並且,她手裡同樣握著一份《都市早報》,但報紙早被她手心裡的汗水浸的透濕。

「我……我……」孫夢伊只是獃獃地看著我,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夢伊,你哥哥來了,正在公寓門口等你。」正在此時,孫夢伊的舍友何蕾忽然出現了。

「哦,」孫夢伊胡亂答應了一聲就跑了,留下我一個人怔怔的站在那裡。

我失神地望著孫夢伊的背影,心裡升起了一連串的問號。男友突然離開,帶給她的為什麼不僅僅是哀傷,並且似乎還有……無盡的恐懼?

「凌子,想什麼呢?」看著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一旁的何蕾忍不住問我。

「沒什麼。」我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蕾蕾,夢伊沒事吧?」

 「唉,」何蕾不禁嘆了一口氣,「能沒事嗎?秦川出了事,夢伊幾乎都快崩潰了。不過……」

「不過什麼?」看著何蕾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忍不住問。

「不過我感覺除了秦川的死之外,夢伊似乎還對101路公交車特別敏感,感覺十分怪異。」何蕾表達出了和我同等的感覺。

「101路公交車?難道公交車會有什麼問題嗎?」我不解的問。

「公交車能有什麼問題?我也猜不透夢伊為什麼會這麼敏感。再說秦川每天都會坐101路上下班,誰曾想他會死在上班的路上。」何蕾說。

「上班?你是說秦川已經工作了?」我不由好奇地問。

「他一直在市體育局實習,並且畢業后就會正式去工作。聽說這份工作還是秦校長介紹的,曾經許多同學都羨慕他提前預定了一份好工作,可沒曾想,唉……」何蕾又是一聲嘆息。

其實,對於秦川這樣的富二代,我對他的畢業去向並不感興趣,只是後來我才意識到,死在上班的路上,早就成為了秦川的宿命。

我沒覺察到何蕾是何時離開的,只是再三咀嚼著孫夢伊怪異的情緒,方才她臉上的恐懼表情像一團迷霧籠罩著我,到底她在害怕什麼呢?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tsueict 2012-7-30 23:26
Less betoken (even forshadowing or omen) may increase more suspension (and the interest) of a complicate (and detective) story.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1 15: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