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應木遙文章《我為什麼反對川普》並梳理我對大選的碎片想法

作者:兜兜載  於 2016-11-7 14: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嚴肅的問題|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網友私信給我木遙的文章《我為什麼反對川普》,問我覺得如何。這似乎成了一個契機,使我在短短一小時內迅速梳理了一下自己開始關注這次美國大選以來產生的若干想法碎片,遂形成了這篇文字。但它畢竟是基於對某篇文章的直接反應,又急著成文回復,所以一定會有失嚴謹和邏輯性,有些段落乾脆是複製了我之前的一些微博,肯定也會出現條理不清表述重複或不盡的情況。若有幸被您讀到,敬請諒解包涵!

您轉發的這篇文章(by木遙)在我看來只能表明某種知識分子的智力優越感。甚至不能說是智力,僅是知識,而非對政治問題的深層見解。因此頗感覺不值一駁(僅就美國大選角度來說)。當然如果它是一篇論證傳統閱讀與影像媒體之不同的論文,則另當別論。

文中指責川普「無法分清事實和幻象,不鼓勵彼此衝突的觀點,也無法忍受任何批評」。川普確實有他們所說的嚴重缺陷嗎?我也認為外交議題是他相對最無知的領域,但在其他很多議題上,川普並非無料,也表述了清晰的治國方略。僅從一方面講,他是一位真實努力拚出事業者,有些能力譬如談判協商達成妥協折衷方案,譬如要由清醒的頭腦產生的良好決策,譬如務實地推進項目有序進展的實幹精神,譬如與社會高中低不同階層的人都能有效合作。。等等,想來至少已遠遠超出以社區服務出身除了一張巧嘴毫無政治真知灼見的政客奧巴馬了。

文中「川普是這一切的反面。川普追隨者熱愛陰謀論,他們鄙視沉思和審慎。川普是個真誠的反智主義者。」云云。川普所謂大嘴反智陰謀論的言論後來都由維基解密及FBI進展一一得到印證。他並非先知,也絕非單憑直覺或搞陰謀論,只不過早一步獲知內部信息而已。事實是川普早就由他的團隊通告了很多完全屬實只是被屏蔽或封鎖的信息資料,而這屏蔽封鎖的力量來自哪裡?沆瀣一氣的希拉里柯林頓團伙與奧巴馬現政府罷了。只能說作者也許是選擇性失明,也許是真愛自由主義思想因而從情感上親近民主黨,也許是確實不太了解美國政治與大選實情吧。。

文中這段也頗有意思~ 「他的競選歷程教科書般地展示了,當複雜微妙的現實被粗暴直接的口號和宣言所取代,當方向代替路徑,斷言代替疑問,what 和 who 代替 why 和 how,當選民的負面情感——恐懼、懷疑、排斥、憤怒——被充分地調動起來的時候,能夠產生多麼摧枯拉朽沛然莫之能御的效果。印象和情緒是他最好的武器。」 其實我們很可以換個角度想:那麼,希拉里及她的團隊和背後的力量所帶出的競選歷程是怎樣的呢?其將美國帶去的方向是哪裡?路徑是哪些?口號是什麼?調動的情緒又是哪些?有多少是真實valid的?有多少是絕對的propaganda是純粹的欺騙和謊言?所有希拉里用以指控川普的邪惡形象標籤,哪一樣不是真實的她自己的真相?對美國社會族裔矛盾分裂作用以及對美國立國根本價值及憲法的毀滅破壞,還有哪一位能如總統奧巴馬和國務卿希拉里所做到的一樣徹底並有目的有意識?

川普團隊提出的政策未必是最優,卻是當今美國社會所亟需的糾正。有些時候,也許糾枉過正是必要的。川普想帶領美國走向的方向是什麼呢?更是回到美國立國的根本,constitutional order, religious values, real freedom real democracy, covenant spirit, resilient spirit to pursue prosperity and independency, liberty not extreme liberalism, separation of executive,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powers, judicial independence, ...這些對我來說,已遠遠正確過奧希所帶向的極端自由主義/人群分化/穆斯林化/拉美獨裁化/極端政治正確/不可持續的社會極端福利化/政府高度腐敗/高院失守三權分立名存實亡/等等更嚴重得多的問題。

類似以上作者的種種指控,以及後面大段大段由此推沿而發的侃侃而論,及「亞歷山大圖書館」「歷史記憶」「超越人類本能」等,事實上已因文人喜歡先行推至極端而後大肆批判的思維傾向,反而使得其論述自身就顯出荒謬來。(其實我私下以為相當多網上名人社論都有這個問題。因而,有非常多看似深沉嚴密旁徵博引貌似把控了歷史脈絡的大文,其實是不堪細究不值一駁的。這句話聽上去有點太狂妄,但就我個人而言,在時間和精力都極有限的情況下,有一些謬誤較大的就只能當機立斷地拋棄不看。)原文有一句話我倒覺得很對,剛好也可以反送給作者自己:「這不是什麼勇敢的實事求是,而只是人們面對大時代變革時根深蒂固的本能恐懼罷了。」 

另,關於讀書問題——美國歷史上的總統都是愛讀書的嗎?據說奧巴馬文學修養很高,他出版過兩本書:《父親的夢想》(Dreams From My Father)和《無畏的希望》(The Audacity of Hope)。他的譴詞造句技巧和寫作水平令專業作家都表示震驚。然而他的政策如何?帶給美國的是什麼?他的夢想究竟是什麼?他帶來美國希望還是破滅了希望?他是無畏還是厚顏無恥地無數次打破憲政和真正的民主? 沒有政治智慧和執政實力,只有一付油滑巧舌如簧, 加重族裔分裂對抗,國內國際政策一塌糊塗進退失據充滿破壞性。如果他不是出於無能使然,那麼他對美國社會肌理造成的撕裂和對立國傳統價值造成的毀滅就只能稱為是邪惡了。另,布希也手不釋卷,然而他給美國民眾留下的卻是淺陋無知的印象。


或者,還是在不同的特定歷史時期,有可能需要一位獨特的與眾不同的領導者?這也是我從關注這次大選不久就對川普產生的感受:他很可能是一位時勢造就的historical figure。川普的崛起除了他自身的某種特異(大嘴敢言)韌性(打不死越被動越有鬥志),也更因他代表了洶湧的不可壓制的民意。甚至,如果將美國立國的基督教信仰也納入而言的話,這更像是上帝的意志與撒旦的控制之間的較量和表現。從大歷史角度能非常清晰地看出,清教遷移路徑和興衰歷史階段,恰恰對應人類歷史不同地域的興衰史。而神在特殊歷史節點所使用的人,其奧秘我們無法全知道。但從聖經看,祂並不需使用完人。

除了這篇所攻擊的智識與個性,川普最被對手攻擊的還有私德。道德對政客當然重要,然而水至清則無魚,古往今來中外歷史無數政治家政客表明,一個人的私德若不至影響其當政和理念,屬可接受,如華盛頓蓄奴、馬丁路德金嫖妓(但黑人白人都認同並不掩其歷史意義)。但若一個人的私德已負面干擾到其執政與理念,如希拉里,不誠實已是她最輕之污,更有出於野心和貪婪而不擇手段冷血邪惡極端腐敗無底線,則絕對不可接受。

從某種意義上說,川普不是以他個人來競選的,他身後是一個正義之師intelligence coup。其中有從里根時期老布希時期及基辛格下任政府緊急危難顧問的Steve Pieczenik,有FBI正義探員,有Michael Flynn為代表的DIA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有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有紐約南區檢察官Preet Bharara,有紐約警署NYPD,有眾議院國安委員會主席Michael McCaul,有犧牲自由的Julian Assange代表的WikiLeaks自由媒體之團隊,有被喚起的民意。。。

事實上,若非川普這種個性以及其身後的正義之師的狙擊,則很可能不會有今年大選這一切政治震蕩民眾覺醒(或說久已壓抑終得表達和爆發)。。。潘恩一本驚世駭俗小冊子導致美國獨立革命另一本影響法國大革命,民主黨追溯起來還拜他啟蒙呢,潘恩還不是被歷史辜負與利用?我雖反對潘恩部分言論,但承認歷史/上帝一直都會使用它/祂所要使用的遠非完美的人物來推動或扭轉歷史進程。

有時一呼百應的形勢所缺少的恰恰正是這最初的「一呼」。所以歷史需要契機,需要特別的人出現,TA未必是完人,然而具有這一種勇氣/特質,或執著(如小強)、或強悍(如最易被惡搞的Putin)、或個人魅力領袖氣質(charisma如里根)、或大嘴不屈不撓(如Trump)。。當有大個兒站出來頂著天大聲呼籲,小個兒則再無懼,於是民意真實洶湧表露,遂成大勢。。。歷史很多時候的推動或轉變都因有類似抱有不易因挫折而損失掉的赤子之心有所持守大無畏的人。「有所認知,有所決斷,有毅力,也用權卻非騙人,有利導卻非應和,不看輕自己為大家的戲子,也不看輕別人當自己的嘍啰。。歷史指示,凡有改革,最初總是有這樣的人。」(魯迅言稍改)

而這洶湧民意,你我絕不能簡單粗暴地一言以蔽之,輕鬆貼一個標籤「失敗的白人中下階層的不滿發泄或造反」來否定。事實是,這民意中包含有失去工作或正常社會地位的白人的切實痛苦,有經濟金融在強刺激下仍然疲弱造成的社會廣泛的貧困和更加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也有對社會安全迅速惡化的恐懼,也有清晰看出美國社會正滑向可怕深淵,不可逆的人口結構及信仰構成以及所代表的將來更可怕的摩擦衝突甚至恐怖主義,也有傳統福音派信徒對美國道德墮落的深沉憂慮,民眾對美國傳統精神淪喪的憂慮,也有並無強烈黨派傾向但絕對無法接受希拉里所代表的極端腐敗,也有擔憂憲法逐步瓦解與三權分立名存實亡。。。These are all valid concerns.

川普及他的支持者們所對抗的是建制派(不僅針對民主黨也包括共和黨),更是金融巨鱷(更是如索羅斯這樣擁有強烈的控制改變人類社會慾望的狂人)、巨型跨國公司、大利益集團。。。若不依靠大金主巨額捐款去參選,就只能自籌款項或自費參選,美國歷史上以獨立政黨參選的少有勝績,因此川普以共和黨候選人身份參選,他(及團隊)所提出的政見更接近共和黨的政見但又不完全吻合。

川普的政治訴求是清晰的:傾向於保守主義,全球戰略相對收縮,以先解決諸多嚴重的國內問題為優先考慮。在他的政策方向下,美國本土會漸趨穩定逐漸恢復經濟就業繁榮。川普絕不是要閉門杜絕一切移民,而只是謹防在意識形態上對立、有恐怖主義傾向、敵視破壞美國傳統價值的人入境,實則鼓勵合法及高端移民。並重建law and order。更重要的是,他將守護高院獨立,任命符合美國立國精神的保守派大法官,確保實質上的三權分立。將美國從嚴重開始極端左傾自由化的滑坡上止住並逆轉。(這僅為略談)

對中國來說,川普很可能意味著更大的經濟金融挑戰,但卻非地緣戰略挑戰。短中期中國反而會有相對寬鬆的外圍環境,更有戰略發展機遇,但中後期中國將很可能面對再次(真正)強大起來的美國。而希拉里會海外更加強橫插手,既有背後利益集團的推動,也有掩蓋轉移對國內嚴重問題關注的急迫需求。對中國來說川普是暫不可預測卻絕對negotiable,而希拉里是可預測的toughness。正如她做國務卿時驚人的勤政與能量卻培養滋生ISIS,並引發世界其他地區的極端混亂並造成後續歐洲難民災難等。即使不提希拉里治下的美國政府將更以軍事貨幣強權而對其他國家地區的金融上的吸血剪羊毛,她若當選將對美國自身和世界都構成更大的軍事、外交、人權、自治的威脅。 

。。。。。。。。。。。

這次大選絕不僅僅是一次傳統意義上的總統大選兩黨輪換,這確實是一場運動。This Movement,不管你我將之視為against corruption, or establishment, rigged political system of democracy, or extreme leftism or liberalism... 已蔚然成大勢,無可阻擋。今次大選對美國的意義——歷史將會證實——絕非尋常凡響。。。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關注美國大選用心關注政治,就見證這次,我自認為甚幸。

我在副總統辯論當時即表示過Pence是我心目中真正美國總統 (也提到我預測即使他正式參選也幾乎很難被選上,因其信仰背景在競選議題獲得選票上有極大限制)。然而我卻不贊成將川普換成彭斯,更遑論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即使川普有不到之處,他卻確實是一位極為獨特的歷史性候選人,自有他獨到的號召力和擁躉,任何其他共和黨候選人替代川普都難得到他所呼召出的的強大的民意支持。並且,有彭斯坐鎮副總統,以他做眾議院共和黨黨團會議主席及印第安納州長的多年政治事務及實政經驗,協助把握正確務實的政綱方向,隨時糾偏和提醒,我相信對川普執政是巨大正資產。

借用一句話,這真的是歷史不尋常的關鍵時刻,面臨著的巨大挑戰是前所未見的,美利堅共和國的實質性憲政危機能否以和平方式得以解除,正在加速衰落的西方文明是否能對抗解體力量,其生命力是否有這種自救機制,。。。這次大選僅余的幾天將至少有所揭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7 23: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