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 共產黨的叛徒 ----腐敗的地產書記

作者:walm1282  於 2011-11-20 14: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5評論

關鍵詞:

今年在中國大陸,許多中共市、縣書記因為在房地產上的權錢勾結,嚴重腐敗而紛紛落馬入獄。房地產業作為暴利行業也越來越成為權錢交易腐敗犯罪的溫床和高發區。中共泉州市委書記徐鋼先生就是一個典型的獨斷專行的房地產書記。在他泉州市委書記的任上,幾乎所有的施政行為都是圍繞著自己的房地產利益,全然不顧其他同僚的任何意見。正是他極度崇尚威權與金錢,用極度的威權去為他「虛弱」的金錢服務,真正做到權為房地產商所用,利為房地產商所賦。

    
    一、就任泉州市委書記
    
    2008年,徐鋼先生就任泉州市委書記。成為中國沿海經濟最發達區域之一的福建省泉州市的一把手,終於圓了他的夢想。多年來,徐鋼就非常羨慕在泉州工作的官員,在他的眼裡,泉州是個「資本主義」特別發達的好地方,泉州、晉江、石獅的經濟極為發達。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和巨大的財富,在這樣的地級市擔任說一不二的一把手,將會富得流油。
    
    在擔任泉州市委書記之前,為了達到出任泉州市委書記的目的,徐鋼先生可謂「用心良苦」「 規劃長遠」。他首先極力鑽營,放下身架,摸准了時任省長的黃小晶的脾氣和喜好,並從黃省長子女入手。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徐鋼的百般努力下,終於謀得了福建省交通廳廳長這個肥缺。在擔任福建省交通廳長期間,通過一個個數額巨大的大型交通工程發包,不斷積累各方面的人脈關係資源,也為自己掘到了一桶桶真金白銀。他的親弟弟也正是在他這個廳長哥哥的庇護下,染指承接轉包各類公路工程和工程材料以及汽車路線牌經營權發放等暴利項目,幾年下來成了一個暴發戶。徐鋼的弟弟是福建省第一個擁有悍馬私家車的大腕。他們兄弟倆,一個在體制內,一個在體制外,兄弟緊密聯手,達到了共同富裕共同發展,徐家兩兄弟的發家史堪稱經典。
    
    徐鋼在福建省交通廳廳長任上幹了幾年,積累了大量資源和撈取巨額金錢后安全著陸,可見其功夫極為了得。隨後出任福建省經貿委主任。這給他提供了更大的平台。正是藉助這個平台,使他有更多的機會接近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盧展工,併入圍陪盧書記品茶的「四漢子」小圈子,進入盧書記的核心圈子並很快成為省委書記的頭號陪客。隨後又成為隨時侍奉盧書記左右的私家司機,盧書記非公務用車的私人御用頭號司機非徐莫屬,這在福建省委是眾人皆知的秘密。對於如此即貼心又奴性十足的下屬,盧當然是喜愛有加。因此,徐鋼能在競爭泉州市委書記最為激烈的情況下,出任泉州市委書記。
    
    二、權為房地產商所用
    
    徐鋼就任泉州市委書記時,所有的思路均是如何儘快全面一人控制泉州、晉江、石獅的政治權力並圍繞如何構建自己的房地產事業,而不是緊跟福建省委的發展思路,抓住中央賦予的發展政策,實現全面加快發展泉州的決心。在施政上,看不到他為泉州發展的大動作和大思路,對市委、市政府其他副職官員的建議和發展意見也一概不予理睬,而是緊盯房地產這塊巨大的誘人的暴利蛋糕,很快就混跡於眾多包工頭、企業主、房地產開發商之間。他到泉州以後,其實只幹了兩件事,一是繼續當他的交通廳長,全盤插手泉州的重大交通基礎建設項目,把一個個大型交通工程發包給他的親信朋友,以撈取巨額的個人利益。二是全面,系統地插手並全盤控制泉州的房地產項目,指定項目開發商,構築「房地產書記」。
    
    1.舊城改造篇-偷梁換柱,欺上瞞下
    
    作為福建省第一發達地級市的書記,在全國房地產熱的時候,他深知房地產中的巨大利益!在他上任的幾年的時間裡,本是泉州最佳的經濟發展和轉型階段,本應按照海西建設構想大力發展泉州綜合經濟,發展台商投資開發區。然而徐鋼書記為了他個人的利益,根本不顧泉州市委市政府的計劃和班子成員的意見,上任伊始就煽情說「泉州需要酒吧街、咖啡街」「泉州需要音樂廳」「泉州需要文化創意產業」。通過這一系列鋪墊,以便推動在泉州古城區內黃金地塊商業地產的迅速開發。泉州作為中國第一批歷史文化名城,在古城保護方面成績斐然,曾獲得聯合國古城保護迪拜獎。多年來,為了保護古城,歷屆市委市政府立下保護古城的禁令,古城不得引進房地產項目,古城一切改造建設行為由政府實施。徐鋼在巨大房地產利益的驅動下,特別是泉州古城更是寸土「萬金」,不顧泉州古城保護要求和法律法規,拋開歷屆市委市政府的禁令,在古城泉州大肆違法推進商業房地產開發項目:
    
    (1)以"陶園文化創意產業園"名義在泉州古城核心區域的新華路,原泉州竹器社舊址、農資公司倉庫等佔地幾十畝的大規模商業地產開發,這佔用了古城區核心地段15畝舊建築用地,建設2萬平方米的商業店面。
    
    (2)以「六井孔音樂文化創意園」的名義,在泉州古城中心的華僑新村,愛國路的原泉州市機電廠用地內進行大規模的房地產開發。
    
    (3)以舊房改造名義讓聯成房地產以南俊巷北拓和米倉巷項目改造進行大規模開發房地產。沒有任何部門審批手續,沒有土地證,沒有施工許可證,就先行進行建設。在建設完成後由徐鋼書記出面協調,強行要求各個下屬職能部門補辦各種手續,再向市場公開發售。
    
    這些項目都是在泉州古城的核心區域,在徐鋼和鯉城區王瑞強書記的大力協助之下,由利茲灑窯老闆蘇耀輝,聯成房地產商,星光投資管理公司,華門009投資有限公司,環亞房地產開發公司等這些徐鋼書記的好朋友,打著文化"創意產業園"等旗號,進駐古城區進行大規模商業開發,牟取巨額暴利!更有甚者,做為國有企業的工業用地轉為房地產商業開發用地,根據國土部文件明文規定《招標掛牌拍賣出讓國有土地所有權規定》(國土部令),國土部、監察部《關於嚴格執行經營性土地使用權招標拍賣掛牌出讓的通知》,國土部《關於進一步推行招標拍賣國有土地使用權的通知》,國土部、監察部《關於繼續開展經營性土地使用權招標拍賣出讓情況執法監察工作的通知》(即71號令)等都有明確規定,由工業變成商業用地用地性質要先變更,「再由政府收儲」,然後「通過招拍掛方式公開、公正、公開地出讓」。更何況上述古城用地均是國有廠房用地,屬市政府下屬企業的國有資產,國有資產的轉讓法律有更嚴格的評估和公開拍賣程序。否則就是嚴重的侵吞和非法轉移國有資產的違法行為。然而正是因為徐鋼書記的鼎力支持,這些項目根本沒有變更用地性質,也根本沒有按照法律規定程序出讓!非但沒有變更用地性質沒有按規定程序出讓,而且在沒有取得任何的建設手續就動工建設是典型「三無」工程!這些項目都已經動工了,而泉州市市政府相關領導竟然不清楚其中的究竟。
    
    所有的國有資產轉讓的高壓線和房地產開發用地需招拍掛的法律高壓線,在泉州市徐鋼強力主導和大力關心「支持」下都成了一紙空文。
    
    2.巧立名目篇—海峽汽車城
    
    徐鋼書記的核心成員也是利茲酒窖的老闆蘇耀輝為拿到鯉城區金龍街道古店社區靠近站前大道臨近江邊的300多畝的黃金寶地,經與徐鋼書記和鯉城區委書記王瑞強密謀,巧立名目,以海峽汽車城名義拿地。海峽汽車城也是嚴重違反了國土部、監察部的上述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有招拍掛沒有公開,就將土地出讓,進行大規模實質性房地產開發,總建築面積高達40多萬平方米。所謂的汽車配件市場才12萬平方米,而其中28萬平方米約佔70﹪大頭的卻是大型高檔住宅和店面的大規模開發。借著海峽汽車城的名義,在土地出讓價格上表面上看是每畝100萬低價,其實暗地裡低價更低。通過內部操作,又返還給開發商50萬/畝,實際上的地價僅僅50萬/畝,僅為周邊同類用地土地價格的1/20~1/10。
    
    3.強取豪奪 威逼利誘篇—浦西萬達城市綜合體
    
    泉州浦西地塊是泉州市中心僅存的1000多畝的沿江黃金寶地,寸土寸金 。徐鋼上任泉州市委書記以來,就在輿論上廣泛宣傳要建設晉江兩岸,要建設泉州的陸家嘴,為浦西的房地產開發做鋪墊。 由他指定的開發商勾結、掛靠大連萬達,只要借用了大連萬達這個大型商業地產巨鰻,徐鋼就可以在他經營的地盤,暗中勾結,以萬達為幌子並借用大連萬達自身唯一的固有條件,量身定製大肆低價侵吞國有土地。
    
    (1)在征地上強取豪奪,威逼利誘,違法違規強行拆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305號《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六條:「拆遷房屋的單位取得房屋拆遷許可證后,方可實施拆遷。」第八條:「房屋拆遷管理部門在發放拆遷許可證同時,應當將房屋拆遷許可證中載明的拆遷人、拆遷範圍、拆遷期限等事項,以房屋拆遷公告的形式予以公告。」但是在沒有拆遷許可證、沒有拆遷公示,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徐鋼就指令區委區政府在即將過春節的時候的2010年1月3日,動手大規模拆遷。這給泉州市委、市政府的領導班子造成極大的被動和民間輿論上訪壓力。即使後面為遮人耳目補充的泉房拆許字(2010)第2號文件所定的拆遷時間是從2010年1月18日至3月31日,整整比公告的拆遷時間提前了半個月,對浦西進行強行拆遷,使浦西1600多戶流離失所。
    
    金勝大廈是鋼建成的商品房,業主買進價是7000多元一平米,拆遷每平方米卻僅僅補貼給3200元。根據國土資源部及相關部門規定:新建的商品房除公益事業外,不得拆遷。為了達到拆遷目的,徐鋼指示對辦企業的拆遷戶通過稅務、工商公然脅迫;公務員的拆遷戶以紀委查處或除名等方式脅迫。這些都公開寫在文件上,如泉州市人民政府專題會議紀要(2010)91號文件公然寫「有關浦西片區範圍內被拆遷戶的個別公職人員問題,請市紀委、市委組織部牽頭做好工作,動遷未果的抓緊啟動行政裁決,加快推進拆遷步伐」。其實這均是徐鋼書記為一己私利,一個人授意的傑作,根本沒有聽取其他領導成員的意見,因為在體制上,其他成員又奈他如何。
    
    (2)在土地出讓上以萬達為幌子用權力手段指定,排斥其他競爭者,強取豪奪,威逼利誘。
    
    根據《福建省國土資源廳、監視廳關於進一步規範經營性土地使用權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工作的通知》閩國土資綜(2004)447號明確規定:「嚴禁違法設定競買人的資格限制條件,各地在土地招拍掛過程中應遵循公開、公平、公正和誠實信用的原則。發布招拍掛公告時,對投標人、競買人不得設置有違國家政策法規和公平競爭原則的限制性條件,如為排斥其他競爭者而設置的對競買人(投標人)的資質限定、開發投資額限定、註冊資本金、註冊地、稅務登記和銀行資信證明限定,以及政府意向等,不得以政府紀要和部門文件等形式,為特定開發商設置排他性條款。」 國土資源部令第39號《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自2007年11月起施行。第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均可申請參加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招標拍賣掛牌出讓活動。出讓人在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公告中不得設定影響公平、公正競爭的限制條件。」
    
    但是浦西項目土地公開招拍掛文件中嚴重違反了上述規定,在公告中的競買人條件中嚴重違法違規設置了註冊資金、開發資質、五星級酒店經驗、自持物業規模等排斥其他競爭者,為大連萬達量身訂做了排他性條款。而且徐鋼在2009年起就不斷以市委市政府意向、會議紀要和部門文件等形式,為特定開發商大連萬達量身訂做、造勢,以此公開設置和排斥其他競爭者。所以萬達才敢未拿到土地的任何手續,就由萬達設計建築方案,拿到市政府去走過場。沒有任何市政府土地權屬的確認,沒有任何土地手續,徐鋼在市委市政府卻公然說「浦西萬達項目有的文件要直接寫上萬達。」有了徐鋼的強力撐腰,土地在掛牌時,大小開發商那敢有非分之想,土地掛牌除了萬達外,無人敢問。群眾和其他開發商的反對意見反映到市政府其他領導,其他領導也無可奈何。徐鋼公開在市委市政府會議上講:「你們要排除干擾,確保萬達掛牌順利」。同時指示政府所有掛牌條件全部按萬達提供的業績擬定,按萬達提供的方案擬定土地出讓條件。如:1)競買人註冊資金必須是15億元以上;2)競買人必須擁有不少於3家五星級酒店的產權證和星級認證,且需要提供持有3個以上單個建築面積20萬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商業中心的房產證明;3)競買人應累計自持商業物業(含酒店)不少於200萬平方米(含地下)的商業物業。以上掛牌公告是萬達獨有的,這一違規違法策劃都是公開的、公然的,甚至報紙上都有。徐鋼公開指示土地部門,任何開發商要索取任何掛牌資料都不給。現任的土地規劃局局長就是徐鋼到任後為了這個項目一手提拔的。為了報答徐鋼,他們都利用職權知會其他開發商說「你們不要去找大牌的開發商來合作,別想搶這個項目?如果知趣點就別來」。他們要麼助紂為虐,要麼反對不敢說,敢怒不敢言。這些情況泉州市委市政府領導都知道。徐鋼公開強調並明確說「按萬達業績擬定掛牌條件、按萬達方案擬定出讓條件,確保萬達順利走過場。」這一切都是會議公開定的。全世界也只有萬達一家。更有甚者,掛牌時的起始價競嚴重低於基準地價,市政府領導因此曾經極力反對,並與徐鋼對此發生爭執和拍桌子,怕今後出事,認為地價多低,將使國家白白流失幾十個億,但終究鬥不過一把手徐鋼!低地價差距如此之大,在摘牌時,萬達自己作為開發商都感到害怕,在無人競爭的情況下趕緊自己向上加掛5000萬元以正視聽。泉州市中心的地價每畝至少在1000多萬元,浦西地塊建的容積率是6點多,如果按照這一計算,地價應該是每畝3000多萬,而萬達僅僅才付500多萬就可以拿到。
    
    (3)在項目審批上威逼利誘,強行加速推進。
    
    徐鋼深知房地產時間就是金錢,而且國家調控政策多變,為確保與萬達私下合作的他的兄弟們能儘快將巨額暴利儘快套金,安全退出,2010年7月30日萬達才違法通過象徵性掛牌手續拿到土地手續,而之前的7月中旬100多台打樁機就已經公然在浦西地塊施工。在沒有土地證、沒有規劃許可證、沒有建設許可證,但因為有了徐鋼的大力撐腰,公然違反建設審批程序,這在泉州也是開創了違規的先例。浦西所有的手續都是在之後補辦。
    
    三.權為房地產商所用—中國最牛房地產書記之人事篇
    
    徐鋼書記深知,要想在房地產中撈取最大的利益,在人事布局上要全盤掌控。上任伊始,就開始有目的地針對他的房地產事業布局整個泉州的人事任命,在重要的縣市,比如在晉江、石獅經濟最發達城市等迅速安插自己的心腹甚至親戚比如石獅市長黃藍康就是其親戚擔任市長要職,在重要的部門,比如國土建設、規劃安插自己的心腹擔任一把手,這樣,他就能迅速全盤掌控泉州房地產。而且在項目運行過程中,不斷和他的房地產事業合作人,也是他核心圈裡的包工頭、企業主、開發商,如上述所述的利茲酒窖老闆蘇耀輝,聯成房地產公司、星光投資管理公司、華門009投資有限公司、環亞房地產公司等等在泉州城裡,城外,特別是在清源山的利茲酒窖密謀策劃。這在泉州市委市政府的領導成員里已不是秘密。在這些核心成員的要求下,為強行推進他們所進行的房地產開發項目,公然打電話交代,以泉州第一人的政治權力,調整人事,用任免人事來服務推進項目。凡是能聽命於他和他的房地產項目的各級官員,他就保留和使用,凡是對他房地產項目有疑議的官員,他一律予以換調調離。在泉州,所有的人事任免,都是聽命於他,而不是服從市委市政府,按照徐鋼平時的說法就是要全控,根本不給班子成員副書記、副市長以任何機會,從而確保他的房地產事業能夠順利進行。其他市委市政府的副職礙於他的權威和職務,只能聽之任之,不同意見也只能在私下而不敢在正式場合上說,怕徐鋼打擊報復。
    
    在福建省委省政府大力弘揚晉江模式,晉江精神時,徐鋼書記為了掌控經濟快速發展,經濟總量年年上升的晉江市,他調整了晉江市一、二把手,調離原市委書記和市長。先後調入政績平平,名揚全國—六合彩系列案,頻發詐騙大案,嫖宿女中小學生案的安溪縣書記尤猛孟軍任晉江市委書記,調入被泉州市建設局幹部實名舉報,入獄案犯多次舉報,但又協助徐鋼書記插手東海隧道項目發包(項目總投資10億人民幣),壟斷數十億中小項目及工程中介,2009年10月19日就被國務院法制辦、法制網以《泉州隧道工程招標陷入尷尬行政強行另行一套為哪般》予以曝光的原泉州市建設局長劉文儒(因牽涉多起案件,被泉州幹部群眾給他取了一個公開綽號「犯罪分子」)任晉江市長。徐鋼不顧各級阻力,極力操作使劉帶病主政晉江。在晉江發展的關鍵階段,徐鋼以一己之私不惜斷送我們晉江人民的發展遠景。
    
    徐鋼書記為了讓他的親戚黃藍康當上石獅市長,迫不及待換掉原為副省長秘書的石獅市長(待業達半年至久,沒任何說法),以便掌控經濟發達的石獅市。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對於一個國務院批准對於福建省具有十分重大意義的泉州台商投資區,竟然讓一個臨近退休,口碑不佳,只不過是徐鋼書記常年合作兄弟,上下通吃交通項目的原交通局長吳群德 出任台商開發區書記。不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為了幫徐鋼書記能掌控台商開發區的系統道路交通項目和房地產開發。
    
    四.權為房地產商所用—中國最牛房地產書記之項目未來布局篇
    
    對於房地產項目,徐鋼書記極有開發思路、經濟頭腦和戰略遠見。他走到哪裡就抓到那裡,控制到那裡。現在泉州中心城區、東海片區、城東片區、台商開發區等一片片房地產開發用地,一塊塊黃金寶地,雖然還沒有公開出讓給開發商開發,但這些黃金寶地早已烙上他的房地產開發商的名字,沒有他的批准,其他官員就是副書記、副市長都不能拍板定奪,一切都要聽命於他。在這些區域和項目早期,他就全盤掌控用地意向,在源頭上把握他房地產事業的可持續發展。
    
    他撇開其他班子成員,最常開的會是「四人小組」會議即書記、土地、規劃、地產商。開會結束時他會總結說「泉州我說了算,你儘管幹」!任何一寸土地,一個項目,沒有他過目,誰敢批?沒有他拍板任何的研究也沒用,經常是開發商做了,分管副市長毫不知情,氣得副市長只罵娘。他不僅如此張狂,而且公共宣稱喜歡威權政治,用威權為房地產服務,用威權為其違法違規掩蓋和壯膽。同時貌似合理合法,黨政一身。真正做到權為房地產商所用。
    
    在原常務副市長調離泉州市后,按歷年政府的分工土地應由新接任常務副市長分管。但徐鋼書記卻指定已連續擔任13年即將離任的副市長負責土地審批,甚至在新任常務副市長已經到位半年多,仍然不移交土地審批權,這匪夷所思的舉動讓人震驚。現在市政府上上下下都明白原來在徐鋼先生的通盤布局中,他是意在要把分管土地大權,通過他處心積慮安排,交到他的老鄉也是他想讓他在換屆時出任副市長的現擔任人大副主任的老鄉周真平手中。
    
    五.利為房地產商所賦—中國最牛房地產書記財富篇
    
    徐鋼自2008年就任泉州市委書記短短3年時間,通過上述精心策劃,其利益集團已非法斂財數億元,並造成數十億國有資產流失和數千拆遷戶流離失所、失業,民怨沸騰,中國最牛房地產書記名至實歸。
    
    1.通過在泉州古城區「陶園文化創意產業園」名義,違法侵吞國有資產和違規開發並未繳土地出讓金,至少非法斂財5億元(核心地段店面每平米5~10萬元,每畝地價如公開拍賣至少要1000~2000萬元,共40多畝)。
    
    2.通過泉州古城區「六井孔音樂文化創意園」名義進行大規模房地產開發,違法侵吞國有資產和違規開發並未繳土地出讓金,至少非法斂財2億元。
    
    3.以舊房改造名義,以南俊巷街和米倉巷項目開發房地產,至少非法斂財3億元。
    
    4.海峽汽車城300多畝,至少非法斂財20多億元(如公開拍賣每畝地價至少1000萬元,而實際出讓僅50萬元,共300多畝)。
    
    5.浦西萬達1000多畝,至少非法斂財50億元(指定條件拍賣,每畝地價比市場同類低價至少低500多萬以上,浦西店面平均價值每平米10萬以上)。
    
    以上僅僅是統計徐鋼書記主政期經營的主要較大的房地產項目,這些巨額的非法額外獲利(80多億元)都流入他和他的房地產商的口袋。真是觸目驚心!利為房地產商所賦啊!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1-11-20 20:31
相信這樣的書記可以抓一大把!
回復 trunkzhao 2011-11-20 20:43
第一,題目不對。為什麼是共產黨的叛徒?難道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嗎?
第二,說到跑官,請問哪個不跑?不跑能陞官嗎?
第三,說撈錢,誰人不撈。不為錢當官作甚?
觸目驚心,其實司空見慣,下回寫點新鮮的。
回復 awang9988 2011-11-21 00:52
應該說,現在的共產黨是過去的共產黨的叛徒
回復 越湖 2011-11-21 01:45
驚訝出於無知。
不相信樓主無知,只是善良而已。
回復 shtas 2011-11-24 16:26
你們真是大驚小怪,現在的有權的共黨都是這樣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18: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