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近年來最殘忍的海上殺戮(上)

作者:遠洋副船長  於 2016-1-16 08: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評論

關鍵詞:紀實

最近讀到微信群里一個長篇紀實,因為事件發生在海上,所以關注的人並不多,我能一口氣讀完是因為我曾經寫過一篇海上殺戮的博客(一個山村英語教師的命運(上)(下),但比起這裡的血腥和野蠻頓時就覺得野蠻也得分出級別!作為一個曾經的航海人,讀完這篇長篇紀實報道,內心波瀾起伏久久不能平靜,不勝唏噓感嘆:我們的社會離文明和秩序到底還有多遠!我們還有多少不可知的原始和野蠻被都市的光怪陸離掩埋著!因為很長原文有點太亂,我忍不住要把它重新編輯整理與廣大海外衣食無憂的無聊閑人們分享:原來還有這樣一群「海外遊子」在這樣的環境下過著這樣的日子!

我們當中的大部分人都過著循規蹈矩的生活,以為別人即使不像自己一樣對世界安之若素,也不會離經叛道到哪裡去,並在庸常的時日里養成了一種根深蒂固的見解:平平常常是人生的常態。善,平平無奇,惡,也大半屬於所謂「平庸的惡」!但是他們,他們經歷的世界卻是這樣的動人心魄這樣的令人心驚膽顫----------

原標題:山東漁船遠洋殺戮親歷者:我們11人殺了22名同伴

核心提示: 「魯榮漁2682號」隸屬於山東榮成市鑫發水產公司,屬大洋魷釣船,船長三四十米,主機功率為330千瓦,2010年12月,漁船載33名船員出海,前往秘魯、智利海域釣魷。其間漁船失去蹤跡。出海8個月後,被中國漁政船拖帶回港時,船上只剩11名船員。歷時近兩年的偵辦和審理后,11名生存船員被判殺害22名同伴,其中6人判處死刑。《時尚先生Esquire》記者找到了其中第一位刑滿釋放者,請他講述了整個故事。

2015年臨近霜降的時候,為了四年前的「魯榮漁2682號」遠洋殺戮事件,我在東北一座小縣城的郊外找到了「趙木成」。

為受訪者考慮,此為化名。當時的船員趙木成因捲入殺戮事件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我去找他時他剛好羈押期滿。初次見面地點是條寒風吹拂的鄉村公路。他不滿30歲,面龐粗糙黝黑,眼角耷拉,矮壯的身軀裹在土黃色的夾克里,像是從一百年前的照片里走出來的人,帶著那種時不時望向你背後的、猶疑的眼神。他問我,想知道些什麼?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我想知道人。

「歷時一個多月殺掉22人的殺人的全過程,還有劉貴奪(主謀)這個人。」我說。

我們在他家鄉的柳河堤壩上釣著魚,就像某種對比和象徵——當初把他引向災禍的正是遙遠秘魯和智利海域的釣魷作業。他似乎時常感到焦躁,四下無人,仍不時回頭、站起,在身後的空地兜轉一圈,又坐回去,繼續獃獃地盯向水面。

他終於開始向我講述4年多前的親身經歷。

第一天就發生詭異的事情

魯榮漁2682號」接船的第一天,就發生了某種徵兆式的事情。趙木成說道。

「第一天出的事就挺詭異的。那時還是11月份,最開始去的一個大師傅(廚師)姓嚴,他也是大連的,大副找的人,以前在別的船的時候還好好的,那天晚上他們在船上打撲克,我用手機沒事看小說,有8 點多鐘,那個大師傅就在那兒喊『殺人了、殺人了』,喊了反正連著作了有10點到12點多吧。在哪個屋都喊,給他那屋好幾個人都嚇什麼了。將近1點的時候,他讓船長給叫上去罵了一頓,罵了一頓老實了,在那兒坐著。

快1點左右吧,在那屋待了不一會兒之後自己出去了,我們都以為他去上廁所了,以為他好了。直接跳海里去了。那天正好降溫,刮大北風,五六級,在石島蚧口碼頭跳下去了,往港口中間游的。我們船就出去找,找了得有半個多小時,天當時黑黑的,中間正好有個站錨的船,發現了給他救上去。

大副當天就給他送家去了,他家人說腦袋多少受過刺激,他媽死的時候受過點刺激,後來告訴回家之後幾天就好了,還想上船,最後沒用。就換了個大師傅老夏。」

本文作者在這裡補充一個事實:後來替換上船的廚師老夏就成了第一個被殺的船員。「這個事兒確實是挺詭異的。因為是接船的第一天,不是時間長。接船第一天,還沒有正式出發,要上物資,機器也得大修一次。」

鞭炮一響,前往秘魯

「我是崔勇打電話叫去的。崔勇是大連本地人,我跟他關係還行,反正算是比較不錯的,以前在同一個飯店干過。當時我在鎮上,自己在家弄一個燒烤攤,路邊攤,那年夏天一直下雨,不賺什麼錢。正好給他打電話,沒事閑嘮嗑,過兩天他又給我打,告訴我有這個活。他當時說工資一年是四萬五,完了之後還有提成。那陣兒我剛處了對象,知道家裡條件不好,達不到她的要求,想掙點錢回來,最起碼有點資本,所以我想先看看。之後先讓我們辦那個海員證,我想想先辦吧,反正公司掏一部分錢。一共就上了三天課,考試也是連抄帶那啥,基本就給證了。辦完之後從大連10月5號去的山東。當時倒也沒什麼太大顧慮,唯一是工資。主要當時想掙錢嘛,在陸地上攢不下什麼錢,出去吧兩年之後最起碼,有錢也沒處花在那塊,還能攢下。想上去掙點錢,完了之後回到陸地上做個小生意。到公司之後,我們那艘船還在海上沒回來,就擱那兒等。船員一共找了33個,最開始是35個人,後來有一些走了,都是因為家裡的事,有一個因為他媽是被車颳倒了還是自己摔了,反正胳膊摔斷了,家裡沒人照顧,他下來不幹了。留下來的這些,開船前我都見著了,平時也一塊吃飯啥的。沒覺著他們怎麼,跟我一樣,都打工做點小生意。有個叫項立山的,頭髮全白了,有50多歲,說他以前弄死過人,打過兩回勞改。」事實上,項立山兩次犯罪記錄都是盜竊。船上至少有兩人有犯罪記錄,其中一人曾被判無期徒刑。33名船員中,除了船長李承權外,管理人員還包括大副付義忠、二副王永波、輪機長溫斗、大管輪王延龍等,其他為普通船員。船員主要來自遼寧瀋陽、朝陽、丹東、撫順、大連,吉林長春,內蒙古,山東等地。船員們多數也是親戚、熟人之間互相邀約,比如溫斗與船員溫密是叔伯兄弟,二副王永波是船員吳國志妻子的表兄。來自大連的25歲船員王鵬也是受同時學駕駛的「師兄」溫斗邀約,抱著到外面闖一闖的念頭,不顧家人反對登上「魯榮漁2682號」。「還有幾個內蒙古人,說話用他們那蒙古語,別人也聽不懂。這夥人裡面我只認識崔勇。崔勇在小客運上班的時候,幾個人在出租屋打牌,喝酒耍酒瘋,把房子一把火點了,後來家裡賠了很多錢,他想掙點錢給人還債。他比較大大咧咧,比我稍微高一點,胖乎乎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1-16 08:19
我早上也讀了,很難想象。或許處了人性,還有環境的因素!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6-1-16 09:02
fanlaifuqu: 我早上也讀了,很難想象。或許處了人性,還有環境的因素!
人,在撒旦的面前和命運手裡是多麼的無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02: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