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音樂情結

作者:Duffy  於 2011-11-3 16: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記|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6評論

我的音樂情結

愛迪生有句名言,盡人皆知:「天才,百分之一是靈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被後人千萬次地引用。可是十有八九都漏掉了緊接著的下一句「但那百分之一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 靈感是先天的。

又不知哪位哲人說過:成功等於勤奮加機會。

我相信,人一生下來,就可能有某種天賦,天賦的類型五花八門,天賦的高低也各不相同。這種天賦如果在幼兒或青少年時期,得到適當的引導和強化,加上個人的努力,奮鬥和機遇,就會造就出一代天才。

可惜,我們的父母,以及我們自身,都缺乏這種意識,以至我們自己對自己,以及對下一代,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天賦可言,更談不上引導和機會了。我們的父母以及我們自己的無知,不知扼殺了多少可能的天才。

記得我小時候,除了調皮搗蛋,就是動手能力特彆強,什麼東西都喜歡拆開來,再裝起來。也不知破壞過多少東西。所以後來我媽說我,除了生孩子,沒有不會的。雖言過其實,但也有一部分道理。

和所有這一代人一樣,我們的父母忙於工作,根本無暇顧及我們的天才教育,似乎只要交給學校就萬事大吉了,我們接受的是十年一貫制的傳統教育,是以考試和分數為終極目標的「應試教育」,是不折不扣的「扼殺天才」的教育制度。我們每個人一生要走的路,實際上早就被安排好了,你閉著眼睛往前走就是了。記得小時候喜歡聽音樂,特別是樂器演奏的音樂,除了聽之外,也愛鼓搗我所能弄到的任何樂器,不過也僅此而已。

文化大革命期間,我的一個同學,家裡有一台留聲機,還是那種78轉的最老式留聲機,他家裡有一大堆那種黑膠版唱片,古今中外,無所不有,由於不想回學校去參與武鬥,就有大把的時間來聽這些唱片。像突發的靈感一樣,我突然發現,我記樂譜的能力特彆強,一首樂譜,一般來說聽兩遍就全記住了,像整版的「天鵝湖」樂曲,我只聽幾遍,就能隨著樂曲,從頭到尾全部哼唱出來。貝多芬的「田園」全部可以背下來,「英雄」「命運」可以背下來大部分。而小約翰施特勞斯的著名樂曲,幾乎全部可以背下來。到後來,對有些不同的指揮家,指揮不同的交響樂團,都可以聽出區別來。我相信這是一種音樂天賦。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如果不是我們扼殺天才的教育制度,世界上可能少了一個工程師,多了一個音樂指揮家,也許中國產生了自己的卡拉揚,小澤征爾。但也許多出的是一個難於養家糊口,自命不凡卻一世無成的音樂家。

我要聲明的是,這段經歷,絲毫不說明我有多聰明,記憶力有多好。我發現我和許多人一樣,對記憶極具選擇性。我的太太和女兒對電話號碼都有超常的記憶力,只要是打過一次的電話號碼,就能記住,我對記電話號碼則能力極差,除了家裡和自己的手機號碼,別的一概記不住。我對判斷方向和記路有極好的能力,開車去過一次的地方就能記住。但我對人和人名的記憶能力卻差得無以復加,經常碰到這樣尷尬的場面,某人過來和我握手說:「你是XXX吧?」我則只能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您好,您好。」根本記不得人家的名字。最讓太太和女兒作為笑柄的是,幾年前,有一次,參加我女兒的一個教會party,大部分人我都不認識。一位留著齊肩長發,身材苗條,面部稜角分明的女士,看我獨自一人坐在一邊,就過來和我攀談,原來她是一周前才從外州大學畢業來到加州,也不認識本地什麼人。正好和我的專業還相近,於是又有了不少共同話題。回來的路上,女兒對我說:「你跟那個人聊得挺帶勁兒的。」我說:那位女士如何如何。女兒說,他根本不是女士,他是男生。太太和女兒都笑我,跟人家聊了半天,居然不知人家是男是女。我則反駁說,你們沒聽說過「牝牡驪黃」的典故嗎?觀察本質越深的人,對外表的認知可能會很淺。

大家都知道「伯樂識馬」的故事,也許沒聽過「牝牡驪黃」的典故,下面簡述「牝牡驪黃」的典故,駁大家一笑。典故說的是:伯樂是春秋戰國時期秦國有名的相馬能手,他的相馬聲名響譽天下。在伯樂垂暮之年,有一天,秦穆公召見伯樂說:你已年長,在你的後人中有能繼承你的相馬術的嗎?伯樂答道:好馬易得,千里馬難尋。有一位叫九方皋的,他的相馬技術不在我之下,請大王召見他吧。秦穆公便召見了九方皋,叫他到各地去尋找千里馬。

 

於是九方皋起身到各處去尋找千里馬,三個月後,他回京城報告說:我在沙丘那個地方為大王找到了一匹千里馬。秦穆公問:那匹馬是什麼樣的呢?九方皋回答:那是一匹黃色的母馬。秦穆公於是先派人去看看,卻是一匹黑色的公馬。這時候秦穆公很不高興,召見伯樂,對他說:你推薦的人連馬的毛色與公母都不能分辨,又怎能識別千里馬呢?

 

伯樂長嘆一聲,說道:想不到他竟然有如此高超的相馬技術,實在罕見。九方皋看到的,是天機,他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 見其所見,不見其所不見;視其所視,而遺其所不視。九方皋所相之馬遠遠超過了千里馬。可見,九方皋所注意的是馬的風骨品性、內在精神,那些外表,如毛色,公母,他已不去留心,這正是他善於相馬的證明。等到有人將那匹馬從沙丘牽到秦穆公和伯樂面前時,果然名不虛傳,是天下稀有的千里馬。

 

話扯遠了,我的音樂天才夢,也許要等下輩子了。不過,也許有機會去take一些音樂方面的課程,聊補這輩子音樂情結的缺憾。

下面是關於樂聖貝多芬的天才成長過程,以茲佐證。

貝多芬出生於貧寒的家庭,父親是歌劇演員。貝多芬從小就展現出卓越的音樂才能,八歲就開始登台演出。起初,是父親親自教他配器和樂理知識,很快,父親就教不了他了,於是,千方百計找名師指教。由於酷愛音樂,貝多芬十一歲就輟學,加入戲院樂隊,十三歲當樂隊大風琴手。十七歲那年,在一個朋友的建議和資助下,貝多芬來到了當時歐洲音樂之都—-奧地利的維也納。 那裡有以莫扎特,海頓為代表的一大批音樂大師,在一次聚會中,比貝多芬年長14歲的莫扎特,給貝多芬一個音樂命題,要求貝多芬即興創作,少頃,貝多芬就按照大師的要求,完整而流暢地即興創作並演奏了一段樂曲旋律,莫扎特聽完,當眾宣稱,貝多芬就是未來最偉大的音樂大師。正當貝多芬向音樂的頂峰邁進時,年僅26歲的貝多芬患了耳疾,聽力逐年漸退,到45歲時,完全失聰。他只能嘴叼指揮棒,另一頭放在鋼琴上,用來感覺聲音,堅持音樂創作。要知道,貝多芬著名的九大交響樂,從第二到第九,都是這個期間創作的。

大家可能都聽過這個故事,1824年,第九交響樂首次公演,由貝多芬親自指揮,當演出完畢, 觀眾們瘋狂地鼓掌,歡呼,湧向舞台時,完全失去聽力的貝多芬仍沉浸在樂曲中,毫不知情,當獨唱演員拉著他轉過身時,貝多芬才看到這超乎尋常的熱烈場面,激動得昏厥過去,一度不省人事。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yuki-1217 2011-11-3 17:29
好長~~你的音樂天賦遺傳給你女兒了嗎?
回復 Duffy 2011-11-3 18:08
yuki-1217: 好長~~你的音樂天賦遺傳給你女兒了嗎?
可惜,沒有,她只會彈鋼琴,音樂素養還是有一些, 但談不上天賦。
回復 甜,不甜 2011-11-3 19:59
"對記憶極具選擇性".同意。
回復 白露為霜 2011-11-3 21:50
應該同女兒一起學點樂理課。等孩子大了再到大學學個作曲什麼的。不需要靠音樂養家,才會高雅。
回復 mountainview 2011-11-3 22:47
下輩子,我也是想當音樂指揮家,下輩子!   
回復 卉櫻果 2011-11-3 23:13
天才天才,記樂譜能力那麼強
回復 Emansfield 2011-11-4 01:06
我們每個人一生要走的路,實際上早就被安排好了...zt
回復 解濱 2011-11-4 05:10
寫得太好了!同感。 俺小的時候只要聽人家唱幾句歌俺就可以把譜子寫下來。 俺學竹笛無師自通,都能參加樂隊演出。  俺的音準特好,於是俺家長請人教俺小提琴,可是只教了一個學期,總共就去上了七、八次課。  俺爹娘不懂啊,應該讓俺繼續學下去的。  

不過俺小時候喜歡瞎折騰,東拆一樣東西,西破壞一樣東西的動手能力卻沒有荒廢掉。 今天俺家裡的電腦都是俺自己組裝的呢。 家裡工具幾大箱子。

有的時候路過別人的家門口,如果聽到別人家裡收音機或留聲機里有很好聽的音樂俺總是駐足欣賞。
回復 老地雷 2011-11-4 12:13
音樂天才啊。那你聽一般的歌曲,估計聽一遍就會背譜了吧?
回復 qxw66 2011-11-4 12:15
不算什麼,聽一遍記下來也正常
回復 Duffy 2011-11-5 00:14
老地雷: 音樂天才啊。那你聽一般的歌曲,估計聽一遍就會背譜了吧?
雷姐:記憶的選擇性是很奇怪的,我對記歌譜的能力,只屬中等偏上,而記歌詞能力則屬偏下,綜合起來記一般歌曲的能力,只能算一般,我覺得還達不到聽一遍就能記下來的水平。而對歌劇類歌曲和有管弦樂隊或交響樂隊伴奏的歌曲(例如卡門,茶花女,以及「北京人在紐約」的片頭曲和全部插曲)背譜能力則很強,而且特別喜歡,因此我自以為應該學作樂隊指揮比較合適。記得第一次聽到「北京人在紐約」的片頭曲「千萬次的問」,竟有一種莫名的振奮和激動,以至於熱淚盈眶,一方面也許是劉歡把歌曲的意境表現得淋漓盡致,另一方面可能是交響樂隊伴奏的歌曲本來就很少,而且唯有交響樂隊才能把這首歌曲的氣氛烘托到登峰造極。另外,記得大概是十歲左右的時候,看過李光羲主演的歌劇「貨郎與小姐」,當時還年幼,看不太懂,雖然只看過一次,我發現我竟能背出幾乎全部插曲和間奏曲的曲譜。
回復 Duffy 2011-11-5 02:18
解濱: 寫得太好了!同感。 俺小的時候只要聽人家唱幾句歌俺就可以把譜子寫下來。 俺學竹笛無師自通,都能參加樂隊演出。  俺的音準特好,於是俺家長請人教俺小提琴,可 ...
解大俠:

過獎了。

看來,我們這一代,有不少人和我一樣,從小就喜歡音樂,喜歡瞎折騰。我覺得大概是時代的烙印使然。

我們小時候,哪有現在這麼豐富多彩的音樂和各式各樣的傳播媒介,以及培訓班和家教哇。家裡哪有留聲機,電視機呀,根本買不起,也買不到。(有也要票)有個電子管收音機就謝天謝地了。

說個笑話,上個世紀60年代初,我在黑龍江省海倫縣參加農村「四清運動」,我們全區工作隊大隊長是綏化地委書記章書記,他平時如果不開會,就參加我們小隊的基層活動。 當時我帶了一台自己做的礦石收音機,必須用耳塞機收聽,效果還不錯。章書記看見,喜歡極了,我說總共不值幾毛錢,我回去還可以再做一個,你要喜歡就送給你吧。章書記從此見到我,總是主動打招呼,人家一個大書記,還是我們全區工作隊的最高領導,總跟我一無名小卒打招呼,弄得大家都對我刮目相看,我只好私下跟章書記說,不要再跟我打招呼了,否則弄得我的臉都不知往哪兒放了。章書記說:「好吧」,又問我:「你想不想入黨啊?」我趕緊回答「我的條件還差得遠吶。謝謝,謝謝。」誰知,這機會一錯過,黨票竟然從此與我無緣。這倒也好,省得XXX整天纏著你,勸你退黨了。

和您一樣,雖然音樂夢丟了,但我的動手能力一直也沒荒廢。那時哪有錢買電視呀,60年代末期,學校大放羊,我的第一台9英寸黑白電視機,除顯像管外,從印刷電路版到高頻頭,全都是自己動手做的,組裝的。一直用到我第一次出國回來,才換成20」大彩電,這台9吋黑白電視機,還被一個同事要去,寶貝一樣地送給家鄉的父母,不知又用了多少年。和許多人一樣,音響放大器和音箱也都是自己做的。

現在的孩子們,不可能有像我們那樣貧困的經歷和機會了。我想,除了像朗朗這樣的人之外,還能有多少孩子,像我們一樣,因為根本得不到,而產生對音樂的執愛,和對自己動手的執著。
回復 宜修 2011-11-13 09:36
白露為霜: 應該同女兒一起學點樂理課。等孩子大了再到大學學個作曲什麼的。不需要靠音樂養家,才會高雅。
實話。
回復 宜修 2011-11-13 09:39
解濱: 寫得太好了!同感。 俺小的時候只要聽人家唱幾句歌俺就可以把譜子寫下來。 俺學竹笛無師自通,都能參加樂隊演出。  俺的音準特好,於是俺家長請人教俺小提琴,可 ...
搬到紐約來吧!地鐵里不乏「地鐵藝術家」呢!我特別喜歡聽一些前蘇聯移民在地鐵里用手風琴、電子琴演奏的蘇聯音樂......聽他們的演奏老歌,咱瓷公雞也拔毛。
回復 解濱 2011-11-13 22:17
宜修: 搬到紐約來吧!地鐵里不乏「地鐵藝術家」呢!我特別喜歡聽一些前蘇聯移民在地鐵里用手風琴、電子琴演奏的蘇聯音樂......聽他們的演奏老歌,咱瓷公雞也拔毛。[em: ...
俺在紐約住過呀,什麼都好,就是房子太貴,就搬走了。 不過我還是常去紐約的,明年還打算去呢。 謝謝!
回復 宜修 2011-11-14 01:58
解濱: 俺在紐約住過呀,什麼都好,就是房子太貴,就搬走了。 不過我還是常去紐約的,明年還打算去呢。 謝謝!
不管你明年來不來紐約,你答應我的明年去看《歲月甘泉》是不許爽約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23: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