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尋找好友王塞鋒

作者:Duffy  於 2011-10-24 02: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學校生活|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1評論

尋找好友王塞鋒

 

王塞鋒是我最要好的小學同學,五十五年以前,他隨他父親工作調動,全家搬到蘭州去了。半個多世紀過去了,雖不能說音信全無,但一直未能聯繫上,更不要說見面了。

王塞鋒比我大兩歲,當時,對於七,八歲的我來說,大兩歲幾乎就算長一輩兒了。那時候大孩子們訓斥我們,常用語無非是「毛長齊了嗎?」「喉頭(實為喉結)長出來了嗎?」他高我半頭,胳膊肌肉發達,能做50個單杠引體向上,我則連兩個也作不了。他看過許多武俠小人書,見多識廣,見義勇為,有一次,我被幾個校外的大孩子欺負,王塞鋒衝上去,給我解圍,自己竟被打成小肘骨折。當時,我們小學都住校,星期六下午四點回家,星期日下午七點以前返校。我的外衣和被褥,都是王塞鋒幫我洗。那時候,小學里很興分派稱王,就像武俠分流派,舉幫主一樣。各派幫主,經過幾輪比賽較量,最後推舉出班裡男生的「王」,比賽較量內容無非是掰腕子,單雙杠,摔跤,跳高跳遠,還有些匪夷所思的項目,例如,比賽誰的屁放得響,誰撒尿撒得遠等等。每半年要遴選一次。王塞鋒多次蟬聯「王」位。「王」還有一個重要職責是,哪個班的人要是欺負了我們班的同學,「王」要擇日向對方下戰書,帶領全班男生滅掉對方。由於當時我在班上年齡最小,個子也最矮。王塞鋒對我事事處處愛護有加,我對他也佩服得五體投地,幾乎成了他的貼身跟班。

由於我們關係極好,周末回家和返校都是一起走,還經常到對方家裡去玩兒,有時太晚了,就在對方家裡睡,蓋一床被子,就差穿一條褲子了。

雖然周末回家和返校,家長都給一兩毛錢公共汽車費,但我們捨不得花,來回都走。當時我們住百萬庄附近,學校在平安里。按說走動物園-西直門到平安里最近。但是,五十年代初,從阜城門到西四這條街中間還有一排房子,把阜城門內大街分成南北兩條單行線。每個星期日從下午四點開始,就有各種各樣的推車小販,聚集到這兩條街,生意直做到晚上十點,賣各種北京小吃,雜貨,外加雜耍,包括耍把式的,耍猴兒的,唱大鼓的,拉洋片的(這是一種舊時的小孩娛樂節目,十來幅兩米寬一米高的彩色圖片掛在一個架子上,架子前面有七,八個帶放大鏡的圓孔,每個小孩交完錢,可坐在一個圓孔前,看裡面的圖片。拉洋片的先唱一段序曲,然後按順序一張一張把畫拉起來,每拉起一張畫,唱一段畫里的故事。其實,就是一種最原始的小電影。由於大都是講的外國故事,因此叫「拉洋片」。有王塞鋒帶著我,每個星期日返校,逛阜內大街夜市,簡直就是每周最盼望的節目。我們攢下的車費也全都花在夜市了。

記得有一個星期日,不知王塞鋒從哪兒弄來了五毛錢,他說今天所有的開銷他請客。我們破天荒看了耍猴兒的,一陣喧天鑼鼓過後,走來一隻小猴子,戴著紅帽子,裹著花圍裙,一邊轉圈,一邊敲鑼,一邊向觀眾打拱作揖。然後,表演倒立,翻跟頭,拉胡琴,最後居然翹著二郎腿,坐著狗拉的洋車,向大家敬禮飛吻謝幕。我還吃了兩份最愛吃的煎粉腸,那是一種切成薄片的老北京粉腸,在平底油鍋上煎成焦黃,放在荷葉上,澆上醬醋蒜汁,上插一把小竹扦,別提那個好吃了,現在想起來都流口水。路過西四時,看見電影「馬路天使」的巨幅廣告,王塞鋒說,一不做,二不休,咱們看電影去。我是除了在學校看過「一朵小紅花」,「薩特闊」之類動畫片之外,還從來沒進過電影院。更不知「天使」為何物,何況「馬路」,只覺得廣告上的女人(當然是周璇了)還順眼。

這一通折騰,到學校已經九點多了。大門已關。敲開大門,看門的韓大爺,給我們開了門,也沒多說什麼,我以為躲過一劫,趕緊往裡沖,哪知一下子和裡面的人撞了個滿懷,抬頭一看,正是我們教導主任。主任大喝一聲,哪裡跑,我在這兒等你們半天了。我倆人被揪到主任辦公室,主任說,一件一件給我數出來,都幹了什麼。先交待吃了什麼,玩了什麼,也就罷了,聽到最後說去看了電影「馬路天使」, 主任一拍桌子,大吼道:「你們怎麼能去看這種電影」我被嚇得不知所措,天使有何過錯?不得其解,何況馬路。王塞鋒畢竟見過世面,一口攬下全部責任說:「全是我帶他去的。」結果,我們兩個被全校通報批評,記過處分。王塞鋒後來跟我說:即使這樣也值得。那年餘下的日子我們戰戰兢兢,老老實實,期末考試,我們倆成績全優,處分也隨之撤銷了。

後記

 一年後,王塞鋒的父親王世泰被調到西北局任職,王塞鋒全家搬到蘭州去了。那時年少,還不懂得朋友之間友誼的珍貴,應時時保持聯絡。竟從此斷了音信。

二十年後,文化大革命大串聯期間,我的一個大學同學,曾到蘭州大學去過。這個大學同學,後來成了我的太太,有一次,她無意間提到她在文革串聯中,跟蘭州大學的幾個學生一起徒步去敦煌,其中有一個同學名叫王塞鋒。

又過了二十年,我無意間在網上看到王塞鋒的父親王世泰在深圳逝世的消息。

又一個二十年過去了,我多方設法與王塞鋒聯繫,至今未果。

哇唔,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哪。如有誰知道王塞鋒的近況或聯繫方式,請電郵至:

duffyjing@yahoo.com

不勝感謝!!!

但願網路神通無邊。也許,王塞鋒本人就能輾轉看到這篇小作,也未可知。


高興
10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1-10-24 02:21
讓我想起也有許多這樣的友人。
回復 Cateye 2011-10-24 04:45
上網搜吧,也許能找到。我的一個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就是在網上搜出來的。
回復 平凡往事 2011-10-24 07:44
找人太難
回復 8288 2011-10-24 08:03
是這人嗎?

http://cpc.people.com.cn/GB/64093/87393/7056393.html
回復 yulinw 2011-10-24 10:54
也是思念~~發消息到當地的政府網上說不定會找到呢~·
回復 Duffy 2011-10-24 11:09
尊敬的8288:

感謝您的關注,
這位正是他父親王世泰(陝西洛川人)的遺像。王塞鋒是這位老人王世泰的第三子。
回復 wo? 2011-10-24 22:25
到微薄上去找,可能有希望。或者到那家發文的報社去找。
回復 卉櫻果 2011-10-25 02:59
國內能看到貝克村的博客嗎?不能吧
回復 leahzhang 2011-10-25 08:58
very good article!
回復 8288 2011-10-26 03:39
Duffy: 尊敬的8288:

感謝您的關注,
這位正是他父親王世泰(陝西洛川人)的遺像。王塞鋒是這位老人王世泰的第三子。
試試王老先生最後工作的部可寫信問問。或者與當年你居住的派出所查詢
: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地址: 甘肅省蘭州市人民路9號 郵編:730046 聯繫電話:(0931)8771139
回復 宜修 2011-11-13 08:06
8288: 試試王老先生最後工作的部可寫信問問。或者與當年你居住的派出所查詢
: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地址: 甘肅省蘭州市人民路9號 郵編:730046 聯繫電話:(0931)87711 ...
好主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05: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