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民之心:彭麗媛敏感時刻發論文 比江青前車之鑒甚堪憂

作者:亦云  於 2018-4-20 19: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集萃|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3評論


轉帖小民之心的視頻-小民之心:彭麗媛敏感時刻發論文 比江青前車之鑒甚堪憂以及部分網友的跟帖評論如下(不知何因,近來倍可親里視頻變成黑框,打不開,請直接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5QkPu5a5u0):
Liang Dong10 hours ago
說得很有道理,其實地主也好長工也好,發自內心希望作惡的還是極少數。 但是進一步想,就很可怕了。我認為土改在中國的悠久歷史中並非孤例,其前身就是歷史上幾乎每個大王朝滅亡前的農民起義,暴力革命,殺死一部分地主,然後土地資源大洗牌。 但是,也不可否認,在土改的那個時代,世界已經逐步遠離野蠻矇昧,開始講文明了。所以土改的手段就顯得血腥,它確實是歷史的一股逆流。 再仔細想想王朝滅亡之前發生了什麼,共同的規律都是土地兼并,奉行叢林法則,大地主兼并小地主,小地主兼并佃戶,越下層抗風險能力越弱。馬太效應累積,最終佔據社會人口多數的底層陷入勉強糊口的困苦境地。不僅清朝末年、民國在大陸的末年,就說更早的明王朝,很多人推崇,認為其擁有資本主義萌芽、現代民主的早期原型。然而在明末,也同樣是土地兼并嚴重,天災人禍(對女真戰爭)一來,脆弱的平衡被打破,然後農民開始起義。 不可逆轉的土地兼并,哪來的呢?我認為是制度的缺失,「省吃儉用然後買了別人手裡的土地」,孤立看來並無不妥;然而如果這成為一個社會趨勢並且不可逆轉,被兼并的人並無改善的機會,那麼最後的社會動蕩就不可避免了。現代文明之所以文明了,就是發明了種種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稅收,社會保障、慈善、以及更晚出現的反托拉斯等等),來制衡這種無限制兼并下去的叢林法則。 很可惜,中國不曾有這種制衡,到今天也不曾有。
Read more
 
根據彭的文化水平根本不可能寫出什麼貨真價實的論文,「白毛女」是她值得炫耀的藝術和政治資本,拿出來「論」一回也未嘗不可。皇後為「文藝姓黨」站台。
irrespective t
習包子初做儲君的時候,當時很多人對他寄予希望,我就不以為然,認為他不會開明開放,只會專制倒退,主要是基於彭麗媛,一個農村的土妞,從小演唱革命歌曲,沒有多少時間讀書學習,談不上知識見識,習包子喜歡她,可見其修養好惡多麼庸俗。我當時在單位辦公室里對同事們說過一句話:「就憑他找了彭麗媛,他就好不了。」辦公室的人皆沉默。那時2011年,現在就沒人敢說這樣的話了,政治形勢急轉直下,就像文革,壓抑得很。尤其是開會,包子上台前,總是先議論下時事政治,開開玩笑或者發發牢騷,很輕鬆。包子上台後,大夥還敢對其」不準妄議中央「發發牢騷,2013年起開會前沒人說話了,一臉緊張壓抑,紅色恐怖
Read more
  
View all 5 replies
Hide replies
irrespective t
習包子會把班交給彭麗媛,正式形成家天下,世襲制,做中國的金正恩,這才是他的中國夢。
  
                          
irrespective t 當代武則天吼啊
  
梁Anna
習和毛最終都娶了戲子。物以類聚。
  
jian cao
I said the same thing.
  
非專業催眠師
彭麗媛的審美趣味的確是鄉村式的,會見金三夫婦時穿得很難看,不如李雪主會穿
 
 
彭麗媛:我和喜兒
時間:2018年04月16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中國音樂家協會機關刊物《人民音樂》於2018年4月號刊發了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樂學院博士生導師彭麗媛教授撰寫的《我和喜兒》一文。這是一篇前後醞釀了二十多年的長文。全文以真摯的情感、生動的筆觸,記錄了作者自少年時代以來對經典民族歌劇《白毛女》中「喜兒」這一角色的好奇 、模仿、認識、塑造的全過程,其中有舞台下細緻入微的揣度和思考,有舞台上精益求精的塑造和打磨,有教學中不斷完善的挖掘和理論升華,展現出了一位優秀藝術家在藝術創作道路上砥礪前行、永不停步的可貴風範。

  我和喜兒

  彭麗媛

  中國文聯副主席

  中國音樂學院博士生導師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18-4-20 21:23
作為她個人對藝術內容和形式的喜好,理解,抒情,懷舊,論述和推崇都無錯,但前提是也允許他人對藝術和內容的不同喜好,對論文的不同觀點和批評。 能有這樣的認知和胸襟就進入了文明社會的思維,達到文明世界藝術觀的境界,也是碩博知識分子所應該有的哲思水平。
回復 BANGZI 2018-4-20 22:29
"不知何因,近來倍可親里視頻變成黑框,打不開"--俺也是這個情況。辦公室里用的是win7不顯示,下了個火狐就顯示了,可能是win7的問題。家裡的win10也沒問題。
回復 亦云 2018-4-21 00:49
浮平: 作為她個人對藝術內容和形式的喜好,理解,抒情,懷舊,論述和推崇都無錯,但前提是也允許他人對藝術和內容的不同喜好,對論文的不同觀點和批評。 能有這樣的認
似乎自從習登基以後,彭主推所謂的高雅的 白毛女 和 天鵝湖,從那時起,本山的二人轉就銷聲匿跡了
回復 浮平 2018-4-21 00:54
亦云: 似乎自從習登基以後,彭主推所謂的高雅的 白毛女 和 天鵝湖,從那時起,本山的二人轉就銷聲匿跡了
專制社會,藝術為政權服務的理念和方法第一次使用是靈丹妙藥,若第二次重複就遇到了抗體,因為對象發生了變化。
回復 亦云 2018-4-21 00:57
浮平: 專制社會,藝術為政權服務的理念和方法第一次使用是靈丹妙藥,若第二次重複就遇到了抗體,因為對象發生了變化。
60餘年過去了,可笑的是有人還在刻舟求劍
回復 ryu 2018-4-21 03:18
亦云: 60餘年過去了,可笑的是有人還在刻舟求劍
白毛女和紅色娘子軍準備代表中國藝術到哪個年代為止呢?
回復 亦云 2018-4-21 17:52
ryu: 白毛女和紅色娘子軍準備代表中國藝術到哪個年代為止呢?
跟修憲以後的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一樣久遠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4-22 03:13
這個喜兒過得挺滋潤嘛,臉龐都圓了
妖魔化四個大地主:黃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劉文彩,好給自己的巧取豪奪冠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古以來強盜謀財害命,但土共還要誅心,讓你遺臭萬年,真是就怕流氓有文化呀。
回復 亦云 2018-4-22 05:15
綠野仙蹤: 這個喜兒過得挺滋潤嘛,臉龐都圓了
妖魔化四個大地主:黃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劉文彩,好給自己的巧取豪奪冠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自古以來強盜謀財害命,
49年後的 城鎮的公私合營,把雛形的工商業萌芽生生摧毀;土改又把鄉村紳士有頭腦勤儉持家的趕盡殺絕,嚴重破壞了淳樸的鄉間文化,唉,一言難盡呀!
回復 emuch 2018-4-22 10:15
有人說毛和習都去了演員,但是毛是當勢時取的,習是還只是個普通官員的時候娶的,能做比較嗎?還有攻擊彭本人的,臉圓了也成調侃之處了,你那歲數臉沒準更圓,無賴無聊。
回復 亦云 2018-4-22 17:55
emuch: 有人說毛和習都去了演員,但是毛是當勢時取的,習是還只是個普通官員的時候娶的,能做比較嗎?還有攻擊彭本人的,臉圓了也成調侃之處了,你那歲數臉沒準更圓,無
彭也許是背鍋躺槍吧,自習登基以來,言論控制文藝作品的控制也比江胡時期更甚,感覺最明顯的就是趙本山的有關農村的題材作品幾乎銷聲匿跡了,而彭又在延安搞過天鵝湖和白毛女演出,也許是巧合,人們聯繫,人們擔憂都是情有可原的,具體如何,只有時間來證明了,聯想和擔憂是為了防患於未然,只怕彭無法知曉她的粉絲的聯想和擔憂。文革十年江青的樣板戲對中國傳統文藝特別是地方民間藝術的毀滅性壓制是有目共睹的,文藝作品從來就是雅俗共賞的,達官顯貴富商喜歡裝腔作勢欣賞所謂的高雅,草根民眾就是喜歡地方傳統和民間藝術,若是讓草根去看天鵝湖會打瞌睡,讓達官顯貴去看民間藝術,有怕失了自己所謂的高貴的身份,估計也許在背後也把二人轉看的津津有味。江胡時代,各取所好,相安無事,文藝嚴控以後,強推唯有天鵝湖和白毛女難免類同於江青的革命樣板戲之嫌疑。等到再過幾十年後,彭的評價才可能客觀實際,當下都是揣測而已,不能十分當真
回復 emuch 2018-4-22 20:33
亦云: 彭也許是背鍋躺槍吧,自習登基以來,言論控制文藝作品的控制也比江胡時期更甚,感覺最明顯的就是趙本山的有關農村的題材作品幾乎銷聲匿跡了,而彭又在延安搞過天
我覺得這些現象不乏是一些官員的揣測,比如趙本山的農村戲,當時沒上央視是因為站隊和他的問題,但他的作品本身沒有問題,地下官員想多了,也是如果作品大熱,趙本人和電視台都尷尬,所以趙本人可能也想夾起尾巴,低調做人吧。我覺得彭本人固然會有對文藝的傾向(誰都會有不同的欣賞趣味),但不會說是要刻意怎麼著,再說現在這個社會又能怎麼著呢,她不會不懂這一點。你比如或內涵段子被禁,以前看過,確實裡面有一些不是太好的東西,一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可能沒什麼問題,圖個樂,但是有很多大學生,初高中甚至小學生再裡面,對其的影響無法估量,尤其是越來越火的態勢。所以說要整治一下也是對的。然後公司的決策者覺得這是個風險,怕因小失大,索性丟車保帥了。我覺得現在沒必要不靠譜的猜測,而且這些猜測可能反倒發生化學反應,就向著猜測的方向了,這也可能是一些人故意要大張旗鼓地鼓吹的原因了。
彭的藝術生涯的巔峰從白毛女開始,所以歲數大了寫個文章緬懷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用不著不著邊際的猜測,起碼現在還不用。
回復 亦云 2018-4-22 21:02
emuch: 我覺得這些現象不乏是一些官員的揣測,比如趙本山的農村戲,當時沒上央視是因為站隊和他的問題,但他的作品本身沒有問題,地下官員想多了,也是如果作品大熱,趙
文藝作品理應分級處理的,遺憾的是鴕鳥政策,害的誰都不盡興,成人不滿意,兒童不滿意,高雅人不滿意,下里巴人也不滿意。內涵段子嗎,就是原來的手機段子轉換了一個陣地而已,已經成了氣候,政府無法禁絕的,再說只是下架而已,很快會轉移到另外一個陣地的,改頭換面出現。
彭,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她跟習如今是榮辱與共了,別人如何揣度,由不得她自己了。老布希的夫人去世,何等榮譽,難道僅僅是其前第一夫人的榮譽嗎?不是,是其為人,特別是在其夫其子擔任總統期間的作為。
普通藝人,平民的妻子可以按照自己的好惡行事為人,但身為第一夫人就該站在榜樣導向的高度去考慮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是她的身份也是義不容辭的責任。不信你看,彭的文章一出來,白毛女馬上會白遍中國四面八方的。
不客氣的說,彭在重大場合穿的衣服品味實在不敢恭維,主要可能在於她和習的審美觀決定的,例如接待三胖時穿的那是個啥呀?圖案不倫不類,色彩也搭配的衝突怪異,若是外套的話,在室內活動穿不合適,跟浴衣沒兩樣。
對不起,不想在為那些人費時間了。謝謝您跟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0 07: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