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第三隻眼看川普(3)傑克遜美國的起義

作者:loneshepherd  於 2018-4-15 21: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美國政經|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9評論

關鍵詞:川普, 美國政治, 傑克遜派

翻譯完本文,牧人掩卷長嘆,「低估川普了」!

儘管他瓷器店公牛般出拳魯莽、儘管他推特轟炸、儘管他有很多失敗(譬如醫改),但是在大方向上,他做的全是傑克遜的美國希望他做的呀:

  • 收緊移民、築牆;

  • 減稅;

  • 對另類右翼模稜兩可;

  • 支持NRA;

  • 禁毒戰爭;

  • 國際收縮;

  • 貿易戰;

這樣看,就容易理解為什麼傑克遜的美國對川普不離不棄了。

需要說明的是,牧人做這個系列是為了理解川普的支持者,倒不是贊同他們和支持川普的政策。事實上,除了經濟政策和嚴控非法移民的做法,牧人反對川普的大部分政策、特別反對其社會政策。

對傑克遜的美國好不代表對美國好、更不代表對亞裔移民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he Jacksonian Revolt

Walter Russell Mead - Jan 20, 2017

七十年來第一次,美國人選了一位蔑視美國傳統外交政策、理念以及機構的總統。無人知曉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會是什麼樣的、或者在一連串的危機出現時總統任何調整其輕重緩急和孰先孰后。可以肯定的是,自小羅斯福政府以來美國的外交政策還沒有過如此根本性的辯論。

自二戰以來,美國的外交方針基本上為兩大流派所左右,而且兩大流派都是著眼於以美國為中心的國際穩定。漢密爾頓派相信,取代英國而成為世界秩序的「陀螺儀」符合美國利益(威爾遜總統顧問愛德華·豪斯在一戰期間的原話),二戰以後在世界範圍進行財經和安全布局、促進全球經濟發展,既可抑制蘇俄還可推進美國利益。蘇俄垮台以後,漢密爾頓派對建立全球自由秩序加倍努力,特別是在經濟上。

威爾遜派也相信建立一個自由的世界對美國至關重要,但是他們更看重的是價值觀而不是經濟利益。在威爾遜派看來,獨裁貪腐的政權是全球動亂的主要根源,所以他們通過推動人權、民主管理和法治來實現和平。在冷戰後期,威爾遜派的一個分支將精力集中在(在海外)推廣國際機構和環球整合,而新保守的一派則更相信美國的單邊努力對推動全球自由化更加有效。

儘管漢密爾頓和威爾遜派之間的分歧很大,不過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致力於全球秩序。不過,由於近三十年來這種努力效果不彰,美國外交政策制定者中堅定不移的全球派開始鬆動;人們開始聽到更多的國家主義者、不那麼全球化的聲音;隨著大眾看到全球秩序建設失敗的慘痛代價、他們越來越失望,開始挑戰建制派的外交政策。傑斐遜和傑克遜流派,他們是二戰前的主流派但是在戰後秩序建設中失寵,回來複仇了。

傑斐遜派,包括今天所謂的實用主義者,認為減少美國在世界的存在會降低外交的成本和風險。他們尋求的是收窄美國利益的定義而只在最安全最有經濟價值的地方施加影響。自由主義者(Libertarians,不是liberals自由派)在一定程度上接受這一主張,而且在那些反對干涉主義、希望削減軍費及重新將政府資源回歸國內的左派里也有盟友。肯塔基參議員蘭德·保羅和德克薩斯參議員泰德·克魯茲似乎認為他們可以在共和黨預選中借用傑斐遜派的這股思潮,但是只有川普抓住了他的對手們沒有抓住的東西:美國政治中真正崛起的不是傑斐遜綱領,是傑克遜民粹國家主義。

身份政治的反擊 IDENTITY POLITICS BITE BACK

美國的民粹川普狂熱植根於美國第一位民粹總統安德魯·傑克遜的思潮和文化。對傑克遜派 - 他們是川普支持者的核心 - 來說,美國不是被那些建設一個「新世界」的「啟蒙」思潮所定義的政治實體。相反,美國是美國人的國家,美國要做的事在美國本土。在傑克遜派看來,美國的卓越不是來自向世界推銷美國主張,改變世界也不是美國的使命;美國的卓越在於致力於每一個美國人的平等和尊嚴。美國政府的作用,在傑克遜派看來,就是通過在國內保護本國人的人身安全和經濟富足來實現美國夢 - 在這樣做的同時儘力不干涉個人自由。這才是美國特殊的地方。

傑克遜民粹派偶爾才會關注外交政策,也偶爾才會參與政治,本屆大選其實是某種特殊力量和趨勢的組合才把傑克遜派集結起來。為了解釋這一波傑克遜大潮,評論家們觀察到了工資停滯、非技術工人「好工作」的流失、社區生活的空心化、毒品泛濫 - 這種情況原來只在城市的某些「低端」地區存在,現在則已經蔓延到了很多地方。但是這些都是局部和不完整的觀察。歷史上身份和文化曾經在美國政治中起過重要作用,2016就是這種現象的重演。傑克遜的美國感到他們被圍剿,他們引以自豪的價值觀被攻擊,他們的將來受到威脅。川普 - 很多傑克遜派認為他有眾多缺點 - 似乎是唯一的、願意幫助傑克遜美國為生存而戰的候選人。

自從小羅斯福政府以來還從來沒有過如此根本性的外交政策辯論。

對傑克遜美國來說,只有某些事件才會激發他們的關注以及參與。戰爭是一個,當國家被攻擊的時候,他們集結起來捍衛。類似,傑克遜派參與國內政治最大的驅動力是在他們感到內部的敵人(譬如精英集團或移民團體)攻擊他們的時候。傑克遜派擔心不懷好意的勢力控制美國政府,從而將美國引向另一個方向。他們最擔心的不是腐敗,因為他們知道腐敗是政治的孿生兄弟;但是他們特別在意「歪曲perversion」 - 即當政治家試圖動用政府資源來壓制而不是保護民眾的時候。傑克遜派感到,政府近年恰恰是在借精英之手壓制民眾,而兩黨的建制派也在跟政府及精英合謀。

很多傑克遜派開始相信建制派不再是可靠的愛國者,在他們看來「愛國主義」就是忠實地守護傑克遜美國的安康和價值,他們這樣想也不全是錯的。很多世界大同者cosmopolitan把「解放全人類」看成至關重要的操守;而傑克遜派的道德概念則是「家」的概念,傑克遜社區都有共同的國家紐帶。如果世界大同者認為傑克遜派是在倒退和盲目愛國,傑克遜派則以世界大同精英們叛國來回敬-精英們質疑把自己的國家和國民置於首位是不道德的。隨著近幾十年來美國對身份政治的選擇性擁戴,傑克遜派對精英愛國主義越來越不信任。新潮的美國慶祝的是不同族裔、性別和宗教(的身份政治)。漸漸地,精英們歡迎非裔、拉丁裔、女性、LGBTQ、原住民以及穆斯林對文化認同的要求。對傑克遜派來說,情況要複雜得多,他們自認為不屬於任何上述範疇。

來自歐洲的白人也進行很多自己族裔的文化活動,比如義大利裔和愛爾蘭裔美國人就經常就自己的文化傳統組織遊行,美國人對此習以為常。現在,這些傳統的族裔文化開始褪色,而歐裔美國人或白人身份識別漸漸成了禁忌。很多美國白人發現自己生活在這樣一個社會裡:人們談論「尋根」的重要性、追捧族裔的獨特性、為每一個族裔提供經濟福利和提升其社會地位 - 不過這一切都是提供給有別的族裔的、跟他們無關。對於歐洲背景的美國人來說,或者說對於那些簡單地認為自己是美國人的大量人口來說,可接受的慶祝或尋根(自己的文化遺產的)方式不多。

在傑克遜派看來,美國的卓越不在於向全球推廣美國的理念,而在於其國家對每一個美國公民的平等和尊嚴的嚴格承諾。植根於美國歷史的複雜演變,很多原因導致他們這樣看美國,但是對那些失業的工廠工人和家庭來說不一定清楚這些原因。很多白人選民對於他們所說的「政治正確」越來越抗拒,而他們在越來越大聲地喊出自己的身份的時候偶爾會折射出種族主義。可是,當精英不斷告訴他們為自己的歐裔身份自豪就是種族主義者的時候,他們也許會說「那好,種族主義就種族主義吧!」。至少另類右翼的冒升與此有部分關係。

近年出現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以及他們零星的反警察暴力示威加劇了傑克遜派文化孤立的感覺;再說一遍,這不完全跟種族(主義)有關。傑克遜派本能地支持警察、正如他們本能地支持軍隊一樣。在第一線保護社會的人有時也會犯錯,在他們看來,而有些錯誤是不可避免的、特別是在打鬥時或犯罪發生時。很多傑克遜派相信,要求將自己的生命置於危險的戰士或警察去接受那些舒舒服服坐在扶手椅上的人胡亂猜疑是不公平、不道德的。因此,很多美國人看來是尋求正義的抗議活動,在傑克遜派看來卻是對執法機關和公共秩序的攻擊。

控槍和移民這兩個議題讓很多選民認為兩黨的建制派對國家的核心價值越來越敵視。非傑克遜派常常很難抓住這兩個議題影響的深度,以及控槍、移民改革如何讓傑克遜派加深他們對精英和世界大同的懷疑。

在傑克遜文化中,佩槍權具有特殊乃至神聖的地位;很多傑克遜派將第二修正案看成憲法中最重要的內容。這些美國人將(獨立宣言闡述的)革命的權利視為自由人保護自己免於暴政的最後手段 - 沒有佩槍權上述權利就是一紙空談。同時,他們將不靠政府保護家庭看成一種潛在的必須 - 而精英們不僅不關心而且常常反對這種必須。

(傑克遜派對民主黨和共和黨中間派試圖取消擁槍權越來越關注,這是大規模槍擊及隨後的控槍呼籲常常造成槍支銷售激增的原因,儘管犯罪率其實在下降。)

非傑克遜派也常常就移民問題誤讀傑克遜派。有關移民對低技能工人的影響已經有很多討論了,有的觀點認為這是仇外和仇視穆斯林。但是傑克遜派在2016年看到的是,移民是在他們自己的國家將傑克遜派邊緣化的「一盤大棋」的一枚棋子。傳統選民比例的下降讓民主黨內開始樂觀地談論「新晉的人口多數」,而傑克遜派將這種討論看成是有計劃地改變美國的人口構成。當傑克遜派聽到精英對加大移民力度的強烈支持而對非法移民漠不關心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對我的錢包有多大影響,他們看到的精英在各方面將他們推向社會外緣 - 政治上、文化上、人口分布上。最後,最近偶發的幾次恐怖攻擊將移民和個人安全問題的辯論推向了非理性。

簡短地說,在十一月(即2016大選時),很多美國人投的是不信任票 - 不是對某個黨的不信任而是對整個政府階層以及他們全球化意識形態的不信任。

接下來是什麼 THE ROAD AHEAD

這一切意味著什麼還有待觀察。許多前任總統在進入白宮之後不得不大幅度修改政綱,可能川普也不是例外。另一個不明朗是川普如何將其另類政策付諸實踐。(即使是他們曾經支持過的人,傑克遜派一樣會因為其失敗而失望乃至反對,小布希就是這種情況,當然也有可能在川普身上出現。)

現在的情形是,傑克遜派對美國的全球對接和自由秩序建設的政策持懷疑態度 -  但是更多的是對制定政策的人而不是某個特定戰略缺乏信任。他們反對最近的貿易協定(即TPP)不是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協定的具體內容,而是因為他們相信談判者沒有將美國利益置於首位。大部分傑克遜派不是外交專家今後也不要指望他們會是;對他們來說,領袖是一種信任。如果他們信任一個領袖或者一個政治運動,他們會接受在他們看來不理解或困難的東西。對於美國的建制派,這種信任已經不復存在,除非或者直到這種信任得以恢復,他們會套緊華盛頓的脖子(keep Washington on a short leash)。借用新保守奠基人歐文·克里斯托爾Irving Kristol 1952年關於參議員麥卡錫的的一句話,傑克遜派知道川普一件事 - 川普站在他們一邊;而關於國家精英,他們的感覺是相反的。另外,他們的關切也不是全無道理,因為美國的全球秩序建設正在衰亡。

過去的四分之一世紀,西方的政策制訂者沉醉於一些過於簡化而且危險的理念。他們相信資本主義已經馴服得不再產生經濟、社會或政治劇變upheavals。他們感到非自由派意識形態和政治情緒已經被掃入歷史的垃圾箱,只有苦澀的失敗者「bitter losers」 才相信這些東西 - 即那些「緊握槍桿、迷戀宗教、厭惡他類」的人「…來解釋他們的不滿」,2008年奧巴馬就是這麼說的。時間和歷史進程會解決這個問題,建設一個有秩序的自由世界只不過是細節而已。

鑒於這樣的觀點,許多事件 - 從911和反恐到金融危機到最近的大西洋兩岸國家民粹派的憤怒反彈 - 造成了巨大驚恐。越來越清晰的是,全球化打破了戰後的社會經濟模式,正是這種社會經濟模式導致了財富積累和國內社會平和;今後資本主義的發展會挑戰全球自由秩序的根本和國家根基的方方面面。

在這個新無序的世界里,身份政治的力度不能再被否認。西方精英曾經相信,在新的世紀里,大同主義和全球主義會擊敗復古和族裔效忠(tribal loyalties)。他們沒能理解身份政治深深地植根於人的心靈以及它們需要在國內外政策上以某種方式表達出來;他們也沒能理解全球化催生的社會經濟發展原力會造成這麼大的動蕩以及阻力,正如一個世紀之前的社區與社會(Gemeinschaft vs Gesellschaft, community vs society)之戰。

因而,接下來對國際政治的挑戰不是完成世界自由秩序的建設,而是尋找合適的方式來停止對自由秩序的腐蝕、以及為全球系統奠定一個更堅固、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國際秩序不僅應該建立在精英共識及力量平衡上、也應該建立在國家社區自由選擇的基礎上 - 這些社區需要政府保護而免於外部損害、同時享受國際秩序給他們帶來的好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篇介紹米德對貿易戰的看法。

相關

第三隻眼看川普(2)安德魯·傑克遜歸來

第三隻眼看川普(1)美國國際政治的基石

艾奧瓦黨團預選結果淺析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9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8-4-15 21:08
他的作為一定有它積極的一面!
回復 法道濟 2018-4-15 22:25
牧人兄理解川普這麼廢勁兒,說明以前的立場離真實世界有多遠!說明左傾思想多人們毒害程度有多深!但是無論如何,牧人兄的立場還是有些鬆動,不像其他無毛,窮凶極惡,還是值得點贊。這說明,想事情,分析問題,需要腦子,而不是屁股!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5 22:26
fanlaifuqu: 他的作為一定有它積極的一面!
是。
米德的文章講了Jacksonians的輝煌、價值、掙扎和憤怒,從而解釋了本屆大選是Jacksonians的起義(或暴動)。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5 22:29
法道濟: 牧人兄理解川普這麼廢勁兒,說明以前的立場離真實世界有多遠!說明左傾思想多人們毒害程度有多深!但是無論如何,牧人兄的立場還是有些鬆動,不像其他無毛,窮凶
牧人沒有試圖理解川普,是試圖理解川普voters支持他的原因。
恐怕川普自己也不能理解川普
回復 法道濟 2018-4-15 23:02
loneshepherd: 牧人沒有試圖理解川普,是試圖理解川普voters支持他的原因。
恐怕川普自己也不能理解川普
我實在沒有興趣說別的,牧人兄這些話,讓正常人笑話
回復 活水湧泉 2018-4-15 23:09
作為個人喜好,他可能不討人喜歡,但美國歷史需要他。美國必須改變,這個帶來變化的人不可能是完美的。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5 23:14
活水湧泉: 作為個人喜好,他可能不討人喜歡,但美國歷史需要他。美國必須改變,這個帶來變化的人不可能是完美的。
事實是,渴望改變的美國人選了川普,這沒什麼可爭辯的。
至於川普能不能帶來美國需要的變化,還是要等等看。
一個人的legacy只要在多年以後才知道。
回復 法道濟 2018-4-15 23:19
loneshepherd: 事實是,渴望改變的美國人選了川普,這沒什麼可爭辯的。
至於川普能不能帶來美國需要的變化,還是要等等看。
一個人的legacy只要在多年以後才知道。
川普執政帶來深刻變化,起碼在減稅,牽制中共等方面,是有實效的。在限制非法移民,加強國境管理,更是效果顯著。牧人兄不是美國居民,當然體會不深,說些外行話是可以理解的
回復 活水湧泉 2018-4-15 23:25
loneshepherd: 事實是,渴望改變的美國人選了川普,這沒什麼可爭辯的。
至於川普能不能帶來美國需要的變化,還是要等等看。
一個人的legacy只要在多年以後才知道。
我倒是樂觀,改不好,自然有能人出來完善。如果沒有第一個敢於改變的總統,美國完蛋!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0:03
法道濟: 川普執政帶來深刻變化,起碼在減稅,牽制中共等方面,是有實效的。在限制非法移民,加強國境管理,更是效果顯著。牧人兄不是美國居民,當然體會不深,說些外行話
哪些是外行話?請法兄指教。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0:04
活水湧泉: 我倒是樂觀,改不好,自然有能人出來完善。如果沒有第一個敢於改變的總統,美國完蛋!
牧人也很樂觀,with or without Trump。
回復 法道濟 2018-4-16 00:22
loneshepherd: 哪些是外行話?請法兄指教。
還不明白?你在美國交稅嗎?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0:29
法道濟: 還不明白?你在美國交稅嗎?
原來交 、現在不交了
回復 法道濟 2018-4-16 00:31
loneshepherd: 原來交 、現在不交了
這是私人事務,本不該問。但是卻是關鍵問題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4-16 01:30
牧人兄鑽研精神可敬可佩!不過我還是覺得Mead是在鑽象牙角尖,需要有人對他大喝一聲:It is the economy, stupid!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1:45
法道濟: 這是私人事務,本不該問。但是卻是關鍵問題
外行話在哪裡?牧人還在等著鞋落地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2:40
舌尖上的世界: 牧人兄鑽研精神可敬可佩!不過我還是覺得Mead是在鑽象牙角尖,需要有人對他大喝一聲:It is the economy, stupid!
牧人覺得對voters in general, it』s the economy; 對Jacksonians,it』s the economy it』s the dilution it』s the wall - in short, it』s 「American First」。
有朋友跟牧人說,Appalachia (即當初移民Appalachia 山脈的蘇格蘭-愛爾蘭人)有類似的意思。
牧人的立場沒有改變,但是現在理解這些人為什麼對川普不離不棄了。
不過,僅有Jacksonians的支持是不夠的;中期選舉之後川普很可能變成跛腳鴨了。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4-16 02:53
loneshepherd: 牧人覺得對voters in general, it』s the economy; 對Jacksonians,it』s the economy it』s the dilution it』s the wall - in short, it』s 「American First
我仍然是自己的那個觀點:American Meritocracy社會走到了盡頭,精英階層看不到這一點的話,美國無望。川普跛不跛腳他的選眾會不會其他而去都無關緊要。但美國精英眼下看來並無開悟的可能,我們也就只能等死罷了。
回復 法道濟 2018-4-16 03:28
loneshepherd: 外行話在哪裡?牧人還在等著鞋落地
牧人兄這種態度令人啼笑皆非!如果你真不不明白,我可以單獨和你談,但是在這裡,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懂了,我再重複,那是對讀者智商的侮辱
回復 loneshepherd 2018-4-16 03:35
舌尖上的世界: 我仍然是自己的那個觀點:American Meritocracy社會走到了盡頭,精英階層看不到這一點的話,美國無望。川普跛不跛腳他的選眾會不會其他而去都無關緊要。但美國精
舌兄指望elite醒悟,跟指望老賊不發推差不多
elite醒不醒悟無所謂了,總之牧人比舌兄樂觀。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3 22: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