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喪家狗與哈巴狗

作者:loneshepherd  於 2016-1-12 07: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想|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5評論

關鍵詞:哈巴狗, 喪家狗, 尊嚴

這篇隨想暨轉帖是對藝萌轉帖的閻連科的《在偉大的國度里,我活的像喪家之犬》一文的呼應。

閆的2011果然是黑暗和寒冷的:在英國拿了法學碩士的兒子因為聽從閆「不必入黨」的勸告而無法參加取得律師資格必備的國家司法考試;二十年構思二年寫就的作品在國內被禁止出版;連自己的房子也因為礙了公路的事被拆毀了,在強大的拆遷隊面前、「要用生命維護財產和尊嚴」的誓言像大戰風車的堂吉柯德一般不堪一擊。居所沒有了,人自然也成了喪家之犬。

閆選擇了家鄉,父老鄉親特別是老母親的慈愛讓閆感受了一些陽光和溫暖。最讓人心碎的卻是閆離家那一幕:

我該走了,親人們都趕來與我道別。與以往一樣,每逢這種場合,母親都會掉眼淚。但直到最後一刻,她才開口。

「多和有權有勢的人交朋友」,她在我耳邊低訴。「別做讓那些人反感的事。」

我走之後,哥哥給我發了一條簡訊。「大過年的,我就沒說給你聽。要記住:別管是為了什麼事,都別惹政府。」

我外甥陪著我到了最近的高速入口斜坡處。「我媽讓我告訴你」,那孩子吞吞吐吐地說,「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別寫太多了。如果一定要寫,就寫點誇政府和國家的。別越老越糊塗。」

我點了點頭。

「告訴你姥姥、舅舅和媽媽:別擔心我,我很好。我寫的東西很好,我也應付的來。除了皺紋和白頭髮越來越多,沒別的煩心事兒。」說完后,我開車離開。

一邊開車,沒來由地,眼淚倏然而至。我只是很想哭。是為我母親、兄長、親人們以及那些同樣有了吃的就忘了尊嚴的陌生人們?還是為那些像我一樣熱愛權力與尊嚴卻活得像喪家犬之人?我不知道。我只想大聲哭泣。

讀到這裡,牧人慾哭無淚。在文後留言:

其實中國的文化人只有兩條路:逃避順從(像閆的父老鄉親勸說的)、被壓制(像閆)被入罪(像劉曉波)。

絕大多數當然是順從逃避」。 

後來看了幾位為政府的做法叫好、得意洋洋地告訴閻連科們的唯一出路就是做范曾北島(順便說一下,牧人並不反感范曾北島莫言們 - 在牧人看來他們差不多也是喪家狗,當然牧人更敬佩閻連科劉震雲們),牧人又寫了這樣一段話:

Rephrase 牧人前面說過的: 在中國的文化人其實只有兩種選擇:喪家狗和哈巴狗。 ……。 閆不想做搖尾乞憐的哈巴狗、所以只能做喪家狗了」。 

寫完之後突然感覺牧人不可能是第一個想到這兩種選擇的人,姑姑一下就發現了這篇文字。

文中提到詩人杜甫亦曾自比「喪家狗」,突然牧人想起詩人的茅屋也曾為秋風和頑童所破;歷史直直是捉弄中國的文化人!

牧人並不同意佐羅飛燕的全部觀點,譬如說「喪家狗是胸懷大志的,同時也是清高的」;在牧人看來,跟尊嚴相比,這些並不重要。但是作者的結尾卻跟閻連科殊途同歸:

如果讓我在「喪家犬」和「哈巴狗」之間選擇的話,我願意做「喪家犬」。至少我還有精神家園

佐羅飛燕 《寧為喪家犬不做哈巴狗

在我博客第一篇文章《我看自己》短文中說:一直以來我認為人居於世,就好比兩種動物——猴和狗。屬猴的人經常上竄下跳,逗他人開心;狗則是聽人使喚,為人做事!仔細想來,還是屬狗的居多!或為「喪家犬」或「為哈巴狗」!

    「喪家犬」一詞至遲於春秋時就在中國的平民百姓中作為貶義詞口嘴相傳,相傳「喪家犬」這一詞最先是用來形容儒家聖人孔子的。《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適鄭,與弟子相失,孔子獨立郭東門。鄭人或謂子貢曰:「東門有人,其顙似堯,其項類皋陶,其肩類子產,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喪家之狗。」子貢以實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狀,末也。而謂似喪家之狗,然哉!然哉!」。

    「喪家之犬」這一貶義的比喻,一語中的,說「中」了孔子當時「適鄭」(來到鄭國)時惶惶然、凄凄然的內心世界。當時孔子四處碰壁,滿腹經綸卻不為各國國君所用,確有「喪家犬」的悵然若失之感。細想之下發現這一比喻至少還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這狗現在無家可歸,二是它曾經也有過家,或因為家破人亡,或因為不再為主人喜歡被趕出家門!正所謂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沒有淪為腹中餐,保全了姓名,已是萬幸!很多文人都以狗自居,因為在他們看來,狗至少是忠誠的,忠於自己的主人,更忠於自己的思想。作為有獨立人格的文人,這是非常重要的!不少文人變以以「喪家狗」、「走狗」自詡,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且調侃中不乏幽默。唐代大詩人杜甫曾作《將適吳楚留別章使君》詩一首,內中四句云:

  「昔如縱壑魚,今如喪家狗。既無遊方戀,行止復何有。」

  詩中杜甫自比為「喪家狗」,那是他經歷了安史之亂后,不能北返長安,惟有南適(到)吳、楚,離開蜀都時惶惶然有喪家之感的真實寫照。清代文學家、書畫家、「揚州八怪」之一的鄭燮——鄭板橋(1693—1760年),他的詩、書、畫堪稱三絕,名氣很大,性格豪爽,狂放不羈。因為他獨獨折服明代才子、也是詩書畫三絕的徐渭——徐文長(1521—1593年)。徐文長號清藤道士。鄭板橋對這位多才多藝、冠絕一時的天才藝術家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刻了一枚圖章,叫做「青藤門下走狗」,用來蓋在自己的書畫作品上,以表達自己對這位藝術大師的尊崇和仰慕。才子服才子,狂士敬狂士,鄭板橋不僅師法徐渭,潛心學習,而且居然甘當他的「走狗」。此處的「走狗」一詞,已不再是「供人役使、助人作惡」的慣常貶義,而只剩下鄭板橋對徐渭甘拜下風、追隨其後的虛懷若谷與虔誠景仰之意了。

    單個的文人自詡為「犬」、「狗」一是對當時處境的自嘲,更多的是表現一種忠於自己崇尚的人,自己崇尚事業的願望。比如說,孔子「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為實現自己的執政抱負是何等的執著,何等的堅定!即便淪落到像一隻喪家犬的境況他也在所不辭。對比一下而今,好規章、好口號、好理念、好報告之多,足以比孔老二這樣一位鬱郁不得志的文人所留下言論要多數以億萬倍,可是我們不少「公僕」做的和實際執行的又是怎樣呢?難道人們捍衛和執行好信條的思想境界居然還趕不上兩千多年前為實現自己抱負而奔走呼叫的一條「喪家犬」?

    讀《論語》我們可以看出,「喪家狗」一般是胸懷大志的,常有豪言壯語,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同時「喪家犬」也是清高的,雖然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但他又強調「無友不如己者」!他瞧不起凡夫俗子,孔子鼓吹「唯上知(智)與下愚不移」,結果被老百姓則反唇相譏,把他比作「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寄生蟲。北大教授李零稱孔子是一個「懷抱理想,在現實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園」的喪家狗,我看是比較貼切的。一條堅持自己的理想,忠於自己的思想並不畏艱難險阻為之奮鬥的「犬」比那些為了討好主人低三下四,出賣自己靈魂的「哈巴狗」強多了!

    哈巴狗又稱"巴兒狗",原產於中國,400多年前由荷蘭海員傳入歐洲。目前已遍布世界各地。哈巴狗身材矮小,面、鼻扁平,眼大而突出,短頸,尾巴捲曲舉起,毛色異常美麗,有銀杏色、杏色、黑色和淡黃褐色。體重大約6至8公斤,身高35公分。由於它性情溫和,有感情,喜歡與人作伴,所以特別受到婦女的鐘愛。現在常用來比喻一些因為媚事權貴討生活而放棄人格的敗類!正如有人形容說:狗,真是十二屬相中最忠誠勇敢的動物,它易養,忠誠,乖巧,警醒,勇敢,責任,靈敏,矯健。但狗中也有敗類,如哈巴狗和落水狗的名聲就不很好,借狗喻人,寓意深刻。我們好好的做人,清清白白,忠忠誠誠,象做好狗一樣的作個好人,不要一昧的作哈巴狗和落水狗!

    「哈巴狗」有兩種,一種是善於賣乖的哈巴狗,詩云:認親迓客銜衣拽,追蜂撲蝶態嬌憨,倘人如此,鞍前馬後不離左右,萬歲不離口語錄不離手,其實是一無是處。有個笑話說,某人養了一隻哈巴狗,很討人歡心。一天主人不在家,有一小偷登門拜訪,哈巴狗不僅沒有看家護院,反而熱情地接待了小偷,並把小偷送出家門!可見其除去善於賣乖外一無是處!第二種,為了討好權貴,謀得好處,對上唯唯諾諾比官老爺他乖兒子也親熱,置人格、品行於不顧。如若不幸自家做了落水狗,變不免被人痛打,甚至迎來殺身之禍,落得個死無葬身之地,遺臭萬年的下場!

    熊召政先生在《君子與小人》一文中說:文人無行,若僅僅只是行為放浪,言語不檢,倒也罷了,若放棄操守,又作用於政治,便會把政壇搞得烏煙瘴氣。明朝有一個名叫張彩的大理寺評事,居然當街給太監劉瑾下跪伏地不起。連劉瑾自己也感到好奇。因為明朝有規矩,內官的級別再高,資歷再老,外廷官員也不得向他磕頭行跪拜大禮。劉瑾感到驚訝,變下轎問張彩:「你不知道朝廷的規矩嗎?怎敢向我磕頭?」張彩回答:「我不是以外廷官員的身份對老公公磕頭,而是以兒子的身份對老子磕頭。如老公公不棄,小人就認你做乾爹。」張彩的無恥博得劉瑾的歡心,他真的就認下這乾兒子。兩年後,區區六品官的張彩就驟升為正二品的吏部尚書,成為天下文官之首。無獨有偶,大約一百年後,到了熹宗,魏忠賢篡掌國柄,進士出身的崔呈秀也以 這種方式賣身投靠,最終也當上了吏部尚書。

  隨著劉瑾與魏忠賢的倒台,張彩與崔呈秀也都被判了死罪。可見「哈巴狗」不僅讓人瞧不起,下場也非常悲慘!當然也有做了一輩子狗終老的!

    古代的文人如此,當代中國的文人怎麼樣呢?郭沫若?不,他已經死了!葉匡政在《洪峰在替所有中國作家乞討?》中說:哪一個中國作家不在乞討?有的向現今的文學體制乞討,從懷揣文學夢想的人,變成了文學的官僚與奴才,像一群喪失了靈魂的太監,吆喝著主子的意圖,並為得到這樣的權利驕傲;有的在向市場乞討討,緊跟在專門閹割作家靈魂的出版社與書商的身後,成了一隻搖尾乞憐的哈巴狗!最後他說:我真的不想再例例了,我為這樣一個可憐的群體,而感到悲哀。

    其實感到悲哀的不只他一人,很多熱愛關心中國文學,想了解中國文化的人都感到悲哀。我感說,如果中國的文人群體喪失獨立人格的話,不要說諾貝爾文學獎拿不到,更不用說「學而優則仕」了。最後等多成為沒有靈魂、沒有思想的暢銷書作家。

     如果讓我在「喪家犬」和「哈巴狗」之間選擇的話,我願意做「喪家犬」至少我還有精神家園!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5 個評論)

回復 oneweek 2016-1-12 08:21
醒著的人是少而又少
回復 總裁判 2016-1-12 08:53
苦啊!
回復 dongfang2006 2016-1-12 15:05
感受深深,我這個犟種,只好灰溜溜的像喪家犬一樣來到美利堅---
回復 笑臉書生 2016-1-12 15:18
dongfang2006: 感受深深,我這個犟種,只好灰溜溜的像喪家犬一樣來到美利堅---
非也,鋼筋鐵骨,令人敬佩!
回復 dongfang2006 2016-1-12 15:28
笑臉書生: 非也,鋼筋鐵骨,令人敬佩!
叫我恨她,又恨不起來:因為我的親人朋友都在那嘎達;叫我愛她吧,又不容易。現在的天朝越來越不著吊了。還是盼她好。
回復 cahsaaa 2016-1-12 19:44
文章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 不是 「中國」 那是我們的祖國, 我們的母親, 應該是共產黨的統治。 我們的祖國永遠是我們的母親,可是「黨」這個政治實體是強姦我們母親的罪犯。
回復 海外思華 2016-1-12 19:57
無語!
回復 trunkzhao 2016-1-12 20:07
oneweek: 醒著的人是少而又少
敢說自己醒的就更少了。
回復 trunkzhao 2016-1-12 20:11
鄭板橋也是一條哈巴狗。
回復 cy60 2016-1-13 01:47
喪家狗的料想當大款只有從作哈巴狗開始,否則什麼都不是!
回復 {[MM]} 2016-1-13 05:14
別的不必說,像閆連科以及為他辯解的人也都該考慮考慮自己的行為及思想:當一個人天天批評你,卻要求你尊重他,給他一個途徑好讓他繼續批評你。這樣的要求你是否會答應?
天朝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不假,解決也需要一個過程。期望明朝一睜眼成了理想中的完美世界,恐怕也不現實。
說到尊嚴,閆連科的文章的論調就堪稱狗屁不通了。畢竟,溫飽是尊嚴的前提。自稱尊嚴和權利重於溫飽,閆連科如果連飯都吃不上,恐怕連尊嚴這倆字都不敢講。
至於說不做叭兒狗變被壓制甚至打擊,難道除了劉曉波和閆某人以及這裡幾位民主義士,十幾億中國人都成了叭兒狗?話說除了劉曉波令人尊敬,這裡是說大話的民主義士則有些做作的過了。
回復 loneshepherd 2016-1-13 10:44
oneweek: 醒著的人是少而又少
這個永遠是現實。
回復 loneshepherd 2016-1-13 10:45
總裁判: 苦啊!
閻這樣的確實很痛苦。
回復 loneshepherd 2016-1-13 10:45
dongfang2006: 感受深深,我這個犟種,只好灰溜溜的像喪家犬一樣來到美利堅---
咱們差不多
回復 loneshepherd 2016-1-13 10:47
dongfang2006: 叫我恨她,又恨不起來:因為我的親人朋友都在那嘎達;叫我愛她吧,又不容易。現在的天朝越來越不著吊了。還是盼她好。
同感。
回復 loneshepherd 2016-1-13 10:51
{[MM]}: 別的不必說,像閆連科以及為他辯解的人也都該考慮考慮自己的行為及思想:當一個人天天批評你,卻要求你尊重他,給他一個途徑好讓他繼續批評你。這樣的要求你是否
你也許不習慣,不過咱們在海外已經習慣這個了:一個人天天批評你,卻要求你尊重他,給他一個途徑好讓他繼續批評你。
這個「你」就是政府。
回復 someguy 2016-1-13 12:10
樓主太偏激。因為把共產黨得罪的太狠,如劉曉波,變成喪家犬的;和一心巴結權貴,求富貴的,其實都是少數,絕大多數大多數中國人都遠遠的處在兩者之間,雖然時不時的被共產黨給噁心一下,偶爾也送個禮結交一下有權勢的人,然後回頭比比以前的生活,感覺還算不錯。這種人才是主體,絕對不是喪家犬,更不能算哈巴狗。
回復 {[MM]} 2016-1-13 13:20
someguy: 樓主太偏激。因為把共產黨得罪的太狠,如劉曉波,變成喪家犬的;和一心巴結權貴,求富貴的,其實都是少數,絕大多數大多數中國人都遠遠的處在兩者之間,雖然時不
我覺得你這個說法比較切合實際。
回復 {[MM]} 2016-1-13 13:30
loneshepherd: 你也許不習慣,不過咱們在海外已經習慣這個了:一個人天天批評你,卻要求你尊重他,給他一個途徑好讓他繼續批評你。
這個「你」就是政府。
我沒啥習慣不習慣的,就是覺得某些人一根筋的把自己的理想世界無法達成的原因推給他人,但是從未檢討過自己的行為是否妥當,然後堂而皇之的指責他人,這難道不荒唐嗎?
說到政府就應該任人批評,某些民主義士自己都做不到,好意思要求別人嗎?我以前在某民主義士的博客中回帖表達不同意見,人家辯駁不過就直接把我拉黑。想想天天喊著言論自由的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卻要求從來都是管制言論的中共開言路,似乎有些強人所難了吧。不是不應該,而是自吹普世價值的是否能先做到呢?然後再去要求中共,也就不算厚顏了。否則,算不算厚顏呢?
回復 daomeidan 2016-1-13 23:23
如果想混個人模狗樣的,的確如此。如果什麼都不圖,也可以安靜做個平民百姓啊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8: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