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日本女人VS中國女人(大結局)

作者:mmyang  於 2011-10-30 00: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兩性話題|已有36評論

 

聖誕晚會的第二天,和往常一樣,典子給俺們部門送資料。當時周圍正好沒有人,俺後來猜想她是看到沒有人才來的。遞給俺資料后,典子偷偷地突然從她的口袋裡掏出一件包裝精緻的禮品塞到俺手裡。然後有一點不好意思地紅著臉說:「這是送給你的禮物。」說完就笑著趕緊閃開了。記得上中學時,俺有生第一次給一位女生寫情書,就是趁沒人偷偷丟給她的。在希冀與盼望等待回復中,第二天那女生竟然也偷偷丟給俺一封回信。俺當時收到回信,激動得心都差一點跳出來。收到典子禮物時的感覺竟和十多年前收到回信一樣激動不已。

俺偷偷地小心翼翼地打開精緻的包裝紙和包裝盒,一隻非常漂亮的暗紅色派克筆呈現在眼前。俺輕輕地把那支筆捧在手心上,越看越喜歡。俺可從來沒有用過這麼好的筆,俺心想一定用這支筆將俺知道的最美的語言獻給典子。

如果以前對典子是否對俺有意思還存有一點疑慮,從收到禮物那一刻,一切疑慮都煙消雲散。俺只有一個念頭:是該表白的時候了!

該如表白呢?雖然以前也交過幾個女友,但可能是天性使然,俺實在沒有想象力又不懂浪漫,俺當時所能夠想到的就是看電影和吃飯。當時「泰坦尼號」剛開始在日本公演,俺於是就想好了約典子周末一起看「泰坦尼號」。

那天晚上俺撥通了典子電話。俺一再感謝典子告訴她俺如何喜歡那支筆,她只是在電話那邊不停地咯咯笑。然後俺很真誠地說為了表達俺的感謝,俺邀請她周末看「泰坦尼號」。不出俺所料,她欣然同意了。

終於盼到了周末,為了買到好位置的票,俺提前一個多小時到達了新宿電影院前。買好票后俺就進了一家約定好的咖啡廳。大約提前10分鐘典子來了,和以往一樣,她總是打扮得很精緻,非常典雅。俺迎上去鼓足勇氣本想直接抓住俺嚮往已久她那隻能彈奏HARP的白皙纖細小手。可到了典子跟前,竟然只輕輕地鞠了一躬。典子只是不停地笑,俺當時心裡直罵自己沒用。

俺特感謝「泰坦尼號」的導演,他為俺提供了那麼好的機會,讓俺和典子有了一個非常美好的開端。俺那天特感動,倒不是因為劇情如何讓俺感動,俺的心思也沒有在劇情上。俺感動的是典子,她竟然被電影感動得泣不成聲。一部分是因為感動,另一部分有一點趁人之危,俺不失時宜地把典子攬到俺的懷中······。當時心裡還在想:泰坦尼號沉的真好呀,它如果不沉,俺就沉了。

就這樣,俺就開始了和典子的美好戀情。至於如何美好,俺就不在這裡介紹了。總而言之,典子具備了日本傳統女人的那種在生活上總是為男人著想,善解人意的天性,同時又有現代日本女人的時尚並且性情活潑可愛。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相互間更深層的了解,俺們之間的衝突和不和諧就爆發出來了。而這些不和諧主要是因為文化的差異,它曾讓俺痛苦不堪。

俺那時和典子的約會都是在周日,因為平時根本沒有時間。在日本大公司工作實在太辛苦,經常是Seven Eleven,就是早上七點去上班,晚上十一點回到家。周六俺就補一周的覺,所以只有周日才能約會。俺對那樣的生活感到既痛恨又無奈。看到周圍的同事有的幾十年都是這樣,俺特絕望,俺可不想這一輩子就這樣賣給公司呀。

於是在俺和典子約會時,俺會不時地向她傾訴,告訴她俺決不想這樣一輩子,俺一定要改變。可每當俺向她這樣傾訴,渴望得到她的理解和支持時,她總是一臉茫然地說:「大家都是這樣的呀,能在這樣公司工作已經很不錯了。」她還不斷地提醒俺:你說的這些都是男人的事情,不應該跟女人說。」俺當時感到很驚訝:你是俺最親密的人,俺難道都不該向你傾訴,難道在一起就是生活上像對待孩子一樣伺候俺。不知為啥,一到這時俺總是會想到俺中學同學小秋瑾和小劉胡蘭,想到和小秋瑾一起看完一本好書後,相互迫不及待的分享,想到下晚自習后小劉胡蘭和俺的那一個小時的談心並且用那些格言鼓勵俺。

典子經常對俺說:「你在日本生活,在日本公司工作,你應該更融入到日本文化。」雖然俺自認為已經很了解日本,但是看著眼前這個俺深愛著的漂亮日本女孩,俺只能告訴自己:俺還是應該更加努力呀。

當時剛好在分公司舉辦一個每周一次的插花課,一個穿和服的插花女老師到俺們公司教員工學插花。俺也報了名,主要是因為典子報名了。日本的插花非常講究,大概有三百多種流派,俺學的是小原流,據說還是較現代的一個流派。

開始當俺看到老師隨手把幾枝花剪一剪修一修,往別緻的花盆一放,就能插出極為秀麗典雅一盆花。俺覺得實在是太美了。俺當時想:一定要學好它,到時候回國俺在家人和朋友面前,隨便拿幾枝花剪一剪搞這麼一下,非嚇著他們。可幾次下來,俺才發現,原來這插花並不是跟著感覺去插,而是要像記數學公式那樣記住各種花之間的搭配。什麼花配什麼花,剪多長,花之間多少度角都是有很死的規矩。記得俺有幾次憑著感覺插了幾下,老師竟說俺不認真。俺看著手裡的花,突然間不知為啥聯想到在日本公司工作的環境,就好像那些花一樣,被剪去多少,被放在什麼角度好像早已定好,俺頓時對插花的興趣蕩然無存。

俺當時還參加了一個攝影愛好者的小團體,偶爾和幾個攝影愛好者去周圍攝影。記得有一次去了東京最有名的一處盆景花園。日本盆景不僅讓人看到植物自身之美,更使人在只花片葉中,感悟自然嬗變之精微。所以好的盆景在日本是非常昂貴的。俺當時確實為之和諧與精微而感動。然而當俺參觀盆栽的培育過程時,當俺看到那些嫩枝被細得如線似的鐵絲強行地綁在那裡的時候,俺就再也不能讚美它們的精美了。俺彷彿能感受那些嫩枝的掙扎和無助。俺當時對同去的一位日本攝影朋友說:「這盆栽就是日本社會,日本企業的縮影。」他先是一愣,然後笑著說:「你真是日本通啊!」這個日本朋友的攝影作品都是在一個極其美麗的背景之下放一個極其骯髒破碎的主體,比如在一個非常美麗的沙灘上放一個骯髒的垃圾筒。俺說他的作品也體現了一種日本精神,他也總是不置可否。

當俺真正覺得開始融入日本文化時,俺竟然感到窒息。當俺真正體會到日本精神時,俺竟然對曾是如此憧憬的日本女人變得麻木。和典子之間的隔閡也變得越來越大,而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情讓俺最終離開了典子。

那年夏天俺休年假去美國西海岸旅遊,去了夏威夷,洛杉磯,拉斯維加斯和大峽谷。俺運氣極佳,在拉斯維加斯贏了1000刀,俺給典子買了一個名牌包包。然而讓俺最難忘的是在大峽谷。記得當俺剛下車,就從遠方傳來非常悠揚的笛聲。那笛聲伴隨著空谷的迴音,異常的清澈美妙。隨著俺越接近大峽谷,那笛聲就越發清晰。當俺進入峽谷,看到了一幅很美的畫面。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上,相對而坐一對白人青年男女。他們穿著土著的衣裳,男人在忘情地吹著笛子,女人在編織。背景是那懸崖峭壁,浩瀚無邊的大峽谷。俺情不自禁地舉起相機,不停地按下快門。在徵得他們同意后又和他們合影了幾張。俺印象最深的是那女子清澈乾淨的眼睛。看著她的眼睛,俺好像都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再看她編織的包包,是那麼樸素典雅,俺一看就非常喜歡。另外旁邊還放著她用大峽谷的各種五彩繽紛的小石頭穿的項鏈。俺不由分說買了包包和一串項鏈,準備連同相片一起送給典子。俺想告訴她雖然我們生活在喧囂的大都會,雖然我們也無能力去改變,但在我們的心靈深處應該珍藏這麼小小的感動,應該留有一份對這種自然樸素情懷的嚮往和期盼。

當俺旅遊歸來,迫不及待地約了典子在我們常去的一家新宿咖啡店,給她講述了俺的各種旅遊見聞。然後把名牌包包以及在大峽谷的那幾張相片和包包項鏈作為禮物向她呈現。她欣喜地打開那件名牌包包,愛不釋手地拿在手上仔細地端詳著。發現裡面還有一隻編製的小包,我欣喜的告訴她要她打開,她激動而快速地打開來,但我分明地從她的臉上看到了失望的表情。她拎起那項鏈有一點失望地問:「這也太CHEAP了吧?」我頓時沒有了想向她講敘它們來歷的心情了。她可能也感覺到了一點異樣,於是又很勉強地補充了一句:「其實看上去倒也挺好看。」然後為俺的咖啡里倒上糖和牛奶,用勺子輕輕攪拌后遞給俺,說:「咖啡有一點涼了,快喝吧。」俺知道那咖啡調的一定比俺自己調的都對胃口,要是以前,俺又會在心中讚美一番。但此時,看著眼前這個精緻漂亮的日本女孩,俺突然想到了電影《布拉格之戀》的一個片段。那部電影是根據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而改編的。女主人從布拉格逃到了蘇伊士,然而她無法忍受蘇伊士的生活,於是拋開她的愛人回到了故鄉。臨走時她留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寫道:「生命對我來說是如此沉重,而你卻如此輕鬆,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輕。」俺也不由的感慨:日本女人呀,典子呀,你們是如此的輕,而我卻是如此的沉重,我無法承受這種輕。

。。。。。。

幾個月後,俺辭去了工作,離開了日本,離開了典子。十幾年過去了,俺沒有再踏上那片土地。報店老闆娘,真理子,典子,婚宴中的那些新娘以及那幾十個跪著教俺的日本女孩們,那些曾讓俺嚮往和痴迷的日本女人們,竟然變得那麼遙遠,遙遠得彷彿根本不是發生在俺身上。驟然回首,雖然也曾為之痛苦過,可那些故事卻依然那麼美麗。雖然俺從來沒有為俺的選擇後悔,但俺還是情不自禁地懷念。懷念那些已經很遙遠的美麗故事,懷念那些溫柔賢淑,善解人意的日本女人。

前幾個月,小D從上海給俺打來電話,就是那個曾讓俺羨慕不已娶了美女日本老婆的北京哥們。他在電話中告訴俺他剛離了婚正在辦投資移民加拿大。俺很驚訝:「不是挺好的嘛,怎麼突然就····」還沒等俺問完,他就說:「早就不行了,這些年都在維持。和她根本無法溝通。其實她對我真好,結婚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洗過一個碗,從來沒有自己準備過一次洗澡水。」他還想繼續訴說,俺在這邊打斷他:「你不用說了,我特理解。還是試著找一個中國女孩吧。」他很無奈的說:「讓日本女人伺候這麼多年,我怎麼可能忍受中國女人。」他又笑著開玩笑似的說:「我已想好了,到時候去魁北克,聽說那的說法語女孩特漂亮而且傳統賢惠。我就沖著這去那裡。」俺笑著為他祝福。

好了,是該做結論的時候了。日本女人VS中國女人,誰更好?

俺有兩大嗜好:吃和喝。在吃上俺對日餐情有獨鍾。和中餐比,俺更喜歡日餐。在喝上,只要是酒精,什麼酒都喜歡,最喜歡的是五糧液。但是俺從不會在吃日餐時喝中國酒,俺只喝清酒。同樣,吃中餐時,俺只喝白酒。否則的話,酒菜之間的和諧就會破壞。同樣,日本女人VS中國女人無法評判。日本女人是來配日本男人的,中國女人是來配中國男人的。

你會問:難道在開篇中說到的中國沒有女人的觀點有所改變?難道對中國女人沒有遺憾?

遺憾俺不敢,但俺還是有期盼。還是回到開篇中的咱先祖亞當夏娃的故事吧。在亞當夏娃偷吃識別善惡的果子后,上帝對他們作了相應的懲罰:「神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神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里得吃的。」現在咱太多的中國女人試圖去做亞當該做的事,太多的男人想去做夏娃。所以俺只是期盼,期盼有一天大家都回到上蒼賦予男女的天性中去。

(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6 個評論)

回復 mmyang 2011-10-30 00:37
最初是想寫一篇雜文,竟成了自傳體小說;最初計劃連載3,4次,可沒完沒了竟然連載了10篇,比我這20年來寫的中文加起來都多。首先要感謝給我鼓勵的網友,沒有你們的鼓勵,我可寫不出來。謝謝!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2:17
很好看!!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2:18
我居然佔了SF??BD?DB???哈哈哈...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2:27
我曾有個朋友在日本也找過日本女友,後來他說,他不會再找了...因為日本女人對男人是好,但你很難知道她想什麼...說,一個睡在自己身邊的人居然不知道她想什麼是十分恐懼的...看了你的文,也有類似感覺...
回復 wcat 2011-10-30 03:15
覺得若不是親身經歷是很難體會到它的意義的,尤其是像典子這樣的女孩。
回復 wcat 2011-10-30 03:15
那你現在在北京?
回復 wcat 2011-10-30 03:16
ww_719: 我居然佔了SF??BD?DB???哈哈哈...
人家自己坐了沙發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3:30
wcat: 人家自己坐了沙發
那不算!
回復 wcat 2011-10-30 03:35
ww_719: 那不算!
娃娃前面的都不算,所以娃娃永遠坐沙發
回復 mmyang 2011-10-30 06:44
ww_719: 我曾有個朋友在日本也找過日本女友,後來他說,他不會再找了...因為日本女人對男人是好,但你很難知道她想什麼...說,一個睡在自己身邊的人居然不知道她想什麼是十分 ...
謝謝娃娃鼓勵。確實文化背景太不同,不好溝通。
回復 mmyang 2011-10-30 06:45
wcat: 覺得若不是親身經歷是很難體會到它的意義的,尤其是像典子這樣的女孩。
很容易被日本女人的外表蒙蔽。
回復 mmyang 2011-10-30 06:47
wcat: 那你現在在北京?
俺可不會翻牆。
回復 mmyang 2011-10-30 06:47
ww_719: 那不算!
對,那不能算。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10-30 08:31
mmyang: 最初是想寫一篇雜文,竟成了自傳體小說;最初計劃連載3,4次,可沒完沒了竟然連載了10篇,比我這20年來寫的中文加起來都多。首先要感謝給我鼓勵的網友,沒有你們 ...
不謝不謝~~~繼續,寫的好玩!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10-30 08:33
mmyang: 最初是想寫一篇雜文,竟成了自傳體小說;最初計劃連載3,4次,可沒完沒了竟然連載了10篇,比我這20年來寫的中文加起來都多。首先要感謝給我鼓勵的網友,沒有你們 ...
不謝不謝~~~繼續,寫的好玩!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8:40
wcat: 娃娃前面的都不算,所以娃娃永遠坐沙發
  
回復 ww_719 2011-10-30 08:43
mmyang: 謝謝娃娃鼓勵。確實文化背景太不同,不好溝通。
  
回復 wcat 2011-10-30 20:59
mmyang: 俺可不會翻牆。
那在哪兒呢?
回復 方興未艾 2011-10-31 09:33
wcat: 那在哪兒呢?
小朋友夠煩的,查戶口啊?     
回復 方興未艾 2011-10-31 09:34
同是中國人,遇到真正懂得的也很少。
可遇不可求的緣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6: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