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賀紹強,配當May的父親嗎?貝克夫婦打官司領養May是有道理的.

作者:淘氣鬼  於 2011-8-19 14: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2008年9月湖南某媒體報道:賀紹強已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要求三個孩子由其撫養,妻子羅秦支付10萬元撫養費。

  賀紹強夫婦帶著三個孩子回國才僅僅半年,他們為女兒小賀梅經過長達七年的「奪女大戰」,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完整、溫暖的家,為何將再次面臨家庭破碎的厄運?筆者多次通過電話、E-mail,甚至曾在賀紹強夫婦租住的房外守候一天,都未能聯繫上賀紹強本人。最後,筆者幾經周折聯繫上了羅秦女士,羅秦和她的律師接受了筆者獨家專訪。筆者又走訪了賀紹強在長沙租住處的鄰居、賀梅的班主任;電話採訪了賀紹強任教學校的老師,還聯合長沙政法頻道記者採訪了賀紹強的律師王婧,試圖還原這對患難夫妻再掀奪子風暴的真相……

  海歸夫妻攜子歸來,孩子教育引發家庭戰火

  2008年2月中旬,賀紹強帶領全家回到自己的老家湖南邵陽。在那裡,他們得到空前的歡迎和關注,每天,親朋好友絡繹不絕地來到賀家向賀紹強夫婦表示慰問及祝賀。

  一天,賀紹強夫婦帶著三個孩子去附近的公園玩,不小心走丟了¨兒子賀傑,羅秦著急地對賀紹強說:「你好好看著兩個女兒,我去找兒子。」

  羅秦在公園裡一陣瘋跑,終於在一個水坑裡發現了跌倒的兒子。當羅秦抱著兒子去找賀紹強,想讓他帶孩子回家時,卻見賀梅在哭,賀紹強一臉怒氣地說:「我告訴她們得回家了,可賀梅鬧著就是不肯走。」賀梅則哭泣著大聲說:「爸爸打我!」

  羅秦一聽,頓時氣暈了。當初為生下這個女兒,自己連命都差點丟掉,之後,為了從貝克夫婦家要回女兒,夫妻倆抗爭了整整七年,想不到剛回國,為了這麼一點小事,丈夫竟然動手打女兒。在美國一向順從丈夫的羅秦禁不住失去理智地嚴厲斥責丈夫,而賀紹強見妻子竟敢斥責自己,感到顏面盡失,不禁怒火中燒,對羅秦拳打腳踢,還罵道:「以後在孩子們面前,你必須無條件地維護我這個做父親的尊嚴!」其時朔風凜冽,由於擔心孩子們受涼生病,羅秦不想再爭吵下去,忍氣吞聲地帶著孩子趕緊回家。

  2月底,賀紹強和羅秦前往準備聘請他們的湖南科技職業學院。一路上,賀紹強擔憂地對羅秦說:「你說他們會不會又改變主意不聘我們了?」羅秦忙安慰丈夫說:「絕對不可能,你放心好了!」但她心裡感到異常酸楚:賀紹強是賀家排行最小、最有出息的孩子,從小,無論在家裡還是在學校他都非常得寵,去美國攻讀博士之後,他成了全家的驕傲,這就養成了賀紹強非常自負乃至很自我的個性,可是,在美國七年官司的煎熬令一向驕傲的丈夫時不時地變得很不自信,有時甚至產生莫名的消極情緒。

  賀紹強的擔心當然是多餘的,學院的領導們態度熱情地接待了他們,不僅聘請已擁有美國博士文憑的賀紹強任教,而且聘請羅秦在外事辦工作,並給予了較高的工資待遇。

  賀紹強夫婦很快就在長沙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然後滿心歡喜地回邵陽接三個孩子,還把賀紹強的二姐接來幫忙分擔家務。

  緊接著,夫妻倆開始忙著給孩子們找學校。可是,由於三個孩子一直成長於英語環境中,漢語都不行,尤其是賀梅,連聽漢語都困難,所以,一個多星期過去了,他們還是沒能給三個孩子找到合適的雙語學校。

  一天,賀紹強興奮地告訴羅秦說:「我已經給孩子找到了一個很好的雙語學校,人家還答應免去賀梅五年的學費。」

  羅秦當即興高采烈地跑到那所學校去看,結果發現那所學校並非全日制學校,只在周末上課。回家后,她生氣地指責賀紹強說:「你為了省錢,居然不讓賀梅接受正規的小學教育。」賀紹強解釋說:「我是想讓女兒先過語言關嘛!」兩人爭吵起來。

  最後,經朋友幫忙,賀紹強夫婦把賀梅和賀傑送進教學條件很好的長沙市重點小學楓樹山小學,把最小的女兒賀婷送到了一個條件很好的幼兒園。

  至此,無論是賀紹強還是羅秦都大大地舒了一口氣:兩人都有了待遇不錯的好工作,孩子們也都入了學,生活總算安定下來了。


賀紹強一家人

  教授丈夫陷入自我「心魔」,家庭暴力撕毀10年夫妻情

  賀紹強的工作能力很快得到學院領導和同事們的讚許,賀紹強班裡的學生更是對這個才華橫溢、獲得過「美國父親獎」的老師十分崇拜。

  賀梅的班主任賀老師對賀梅也非常關心,常常抽出時間教賀梅中文,班裡的同學也拿著自製的註明中英文對照的小畫片教賀梅中文。小賀梅非常聰明,中文的看、聽能力在短時間裡得到了很大提高。那段日子裡,賀紹強一家充滿了溫馨而快樂的氣氛。

  可不久,羅秦感覺賀紹強變了,他常常頗為得意地把領導對他工作的肯定,尤其是學生們對他的崇拜、讚譽之詞掛在嘴邊,還特別注重打扮。

  一天,賀紹強向羅秦展示自己剛買回來的新衣服,一共花了3000多元,光一雙襪子就花掉整整80元!羅秦氣得臉色發青。那段日子,因為給賀梅請了鋼琴老師,家裡經濟十分緊張,羅秦省吃儉用,買衣服從來都是買二三十元的,沒想到丈夫竟變得如此奢侈!賀紹強見羅秦不高興,冷冷地說:「你不關心我,不給我買衣服,我自己買,你還嫌花錢?太過分了!」

  第二天吃晚飯時,賀紹強不停地數落羅秦,並指責說,現在所有人對他都很尊重,甚至很崇拜,只有羅秦不把他放在眼裡。說到氣處,賀紹強竟隨手拿起盛剩骨頭用的不鏽鋼盤子朝羅秦扔去,鋼盤正好砸在羅秦的手腕上,羅秦感到一陣錐心的痛,她強忍著淚水對賀紹強說:「你總是當著孩子的面打我,你就不怕有損你的父親形象嗎?」

  這之後,羅秦發現丈夫越來越過分關注他自己而忽視孩子。一天晚上,賀梅感冒,額頭燙得嚇人,羅秦要丈夫陪自己一起帶女兒去醫院看病。賀紹強不耐煩地說:「不就是感冒嗎?在家吃點葯就行了,去什麼醫院!」羅秦大發脾氣道:「你捨得花錢給自己買名牌衣服,就捨不得花錢給孩子看病。」兩人因此再次發生了較大的爭執。 之後,賀紹強常常借口工作忙,晚上留在學校的宿舍不回家。

  一天,賀紹強帶著他的一個女學生阿惠回了家,說阿惠是自願來給孩子們輔導功課的。當天晚上,賀婷叫嚷著身體不舒服,羅秦便對賀紹強說要帶小女兒去醫院看病,沒想到這次賀紹強竟很爽快地同意了。

  帶女兒看完病回到家已是午夜1點,羅秦發現阿惠留宿在自己家中和賀梅睡在一起。第二天早上,阿惠早早地起來了,昨晚還開開心心的阿惠一句話也不說,一臉沉鬱地走了。羅秦心裡充滿了疑惑:男老師把女學生留宿家中,也不怕影響不好?

  不久,賀紹強又帶回一個名叫小晴的女學生,也說小晴是來給孩子們輔導功課的,他還要羅秦在小晴面前說自己的好話。羅秦故意反問:「你要我說你什麼好話呢?」賀紹強說:「你就說我很大方、樂於助人吧!」這個小晴似乎與賀紹強和孩子們都挺合得來,他們常常一塊兒去公園或海底世界玩。羅秦心中不快:小晴與賀家關係太密切了吧?

  5月下旬的一天,賀紹強興沖沖地拿著一沓廣告宣傳單對羅秦說;「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讓那些想學英語的孩子到咱們家來,由賀梅通過玩遊戲、卡通的方式教他們學習英語,這樣不僅可以幫助賀梅提高中文,每個月還能賺好幾千元錢呢。」羅秦一聽,頓感怒火直衝腦頂,大聲怒斥道:「你知不知道,一旦收費就得對人家負責,賀梅現在還沒有完全適應新環境,你竟然要她承擔這麼重的責任,你竟然要用才幾歲的女兒去賺錢?」兩人大吵一架。

  5月27日,賀紹強家的人把三個孩子從學校帶走,說是要帶回邵陽去。羅秦和賀家人爭執起來。賀紹強的小姐姐大罵羅秦,要她滾,還舉起鍋鏟打羅秦。站在旁邊的賀傑哭著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說:「媽媽好可憐,姑姑不要用鍋(鏟)打媽媽。」羅秦最受不了的就是讓孩子看到自己被打,她趕緊抱著兒子躲進了另一間屋。安撫好兒子,氣憤難平的羅秦到長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做了傷情鑒定。

  就在這天晚上,羅秦決定帶孩子們回重慶。

  在從長沙開往重慶的列車上,回想起剛回國時,她和賀紹強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羅秦心裡刀絞一般痛。儘管這麼多年以來,賀紹強極端自我的個性早已令她難以忍受,但她一直認為那是因為自己學歷不高,又身在異國語言不通,不得不完全依附賀紹強所致,她以為回國后一切自然都會好轉,萬萬沒想到情況更糟,賀紹強太在意別人對他的肯定和讚賞,甚至可以說是陶醉其中,完全忽略了對家人的關心……


賀紹強一家人

  「優秀父親」再掀奪子風暴,堅強母親大愛守護孩子

  回到重慶后,羅秦的父親與弟弟不斷地勸她要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全家團聚的機會,她終於帶孩子們回了長沙。

  然而,賀紹強面對回到長沙的羅秦竟說:「我已經請了律師準備和你離婚。但你如果肯寫一個保證,保證以後什麼都聽我的,絕對服從我,我就不離婚。」羅秦當時以為賀紹強在嚇唬自己,並沒在意。

  6月20日,坐在公共汽車上的羅秦突然接到雨花區法院的電話,要她去法院拿賀紹強的離婚起訴書。羅秦心慌意亂地趕到法院,接過起訴書,見上面寫道:「 由於婚前雙方缺乏了解,雙方學識、生活環境和生活習慣不同,並無感情基礎,尤其是對方性格暴躁,對原告經常惡言惡語。」更讓羅秦生氣的是,賀紹強還提出要把三個孩子都判給他,並要羅秦支付10萬元的撫養費。

  羅秦在長沙無親無故,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每天都在噩夢中驚醒。一天,一個好心人對她說:「咱們湖南有一個著名的維權律師叫李健,這個人很有正義感,很多複雜的案子都打贏了。他在湖南萬和聯合律師事務所工作,你不妨找他幫忙。」

  6月27日,羅秦找到了李健律師。李健律師聽完羅秦的講述后,告訴她說:「因為你沒有學歷,而賀紹強是留美博士,在爭取孩子撫養權方面你是處於弱勢的。但請你放心,這一次賀紹強的離婚起訴我肯定讓他贏不了。」聽了李律師的話,羅秦心裡頓感踏實。

  7月2日和7月3日,連續兩天,羅秦突然分別接到美國三家最著名的廣播電視公司ABC、NBC、CBS打來的電話,說最近賀紹強接受美國孟菲斯電視台記者的採訪時說:「帶著孩子們回到中國是一個很大的錯誤。我可以告訴你,在這樣的環境里,賀梅每天都不舒服,她不但感到陌生,還感到恐懼……能與孩子們一起返回美國,對我而言,意味著一切。」賀紹強這番說辭無疑是給了所有關心過他們夫婦的華人朋友狠狠的一記悶棒,羅秦氣憤之極地回了一句「他胡說」,便掛斷了電話。

  7月11日上午,是賀紹強夫婦離婚案開庭的日子。頭天晚上,羅秦帶著三個孩子住在法院附近的一家酒店。第二天一大早,羅秦帶著孩子剛吃完飯出來就看見賀紹強的兩個姐姐在大廳用手機不斷地打電話。回想起過去賀紹強家人曾經帶走孩子的經歷,羅秦心裡十分恐慌,馬上帶著孩子偷偷地離開酒店,直接買了中午開往重慶的火車票,匆忙逃離長沙。

  直到這次回到重慶,羅秦才把她和賀紹強之間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訴了父親、繼母和弟弟,並告訴他們,無論如何,她要爭得三個孩子的撫養權,絕不能把孩子交給自私、毫無責任感的賀紹強。父親和弟弟表示支持羅秦要回孩子,但他們也十分傷感:在國外打了奪女戰,在國內又要打奪子戰!

  8月19日,賀紹強夫婦的離婚判決下來了。正如李健律師事先預計,由於賀紹強提供的是在美國辦理的結婚證書,依法應經美國公證機關予以證明,並經我國駐美使館予以確認證實方可採用,所以,法院駁回了賀紹強的起訴。

  得此消息,羅秦既喜又悲,三個孩子終於能夠暫時留在自己身邊了!

  9月中旬,羅秦意外地接到了貝克夫婦打來的電話,貝克太太在電話里說:「我已經聽說了你的事,我們也知道你是一個好母親,你在生活中有很多困難,希望你趕緊好起來。」說完,貝克太太忍不住哭了。一直告誡自己要堅強,從不肯流淚的羅秦此時面對善良的貝克太太再也剋制不住,不禁手握話筒失聲痛哭……

  哭過之後,羅秦對自己說:無論多難,我一定要努力,讓那些關心我的人不再擔心,讓孩子們看到一個不僅有愛,而且能夠自強自立的母親!

  目前,賀紹強已不在湖南科技職業學院任教。關於他離開的原因,湖南科技職業學院的一位負責人含糊地說「出於賀個人的原因,不便公開」。他對筆者強調了兩點:第一,學院對賀紹強仁至義盡了;第二,凡涉及賀紹強個人隱私的問題,學院一律不回答媒體。

  採訪過程中,筆者一直在反思悲劇的成因。賀紹強夫婦面對的問題也是很多在國外生活多年的夫妻回國後面臨的新問題,那就是:做父母的在幫助孩子適應國內新環境的同時卻忽略了自身對新環境的適應。更何況,在國內曾經一帆風順、春風得意的賀紹強在美國經歷了七年的「奪女大戰」,在這場官司中,他飽受心靈的煎熬。即便回到國內,從他的言行中依然可以看出他心理不穩定,時而很不自信,時而又非常自負,他不斷地在尋找別人對他的肯定及讚許,並容易陶醉其中,而對此外的事情表現淡漠,包括對自己曾經深愛的孩子也會忽略,所以最終可能做出非常不理智的行為。而羅秦則把所有精力都用於幫助孩子適應新環境,對自身及丈夫都較忽視。這就是賀紹強夫婦回國後為何會在短時間內夫妻關係急劇惡化的癥結所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11nn93n9 2011-8-20 00:36
親生父母願意放手,才叫領養。生生的從不願放手的父母中奪取孩子,不叫領養,叫豬狗不如。如果孩子有生命危險或受到虐待,可以報警,但不能把孩子據為己有。親子權是高於一切其他自由和人權的原始權利,不能奪取的。
回復 天朝浮雲 2011-8-20 02:17
這對活寶,呆在那裡都能搞出點新聞來!
回復 cedarloo 2011-8-20 04:37
進水了就要醫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2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