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東方勝舊文:為哲學和宗教正名

作者:超人族雨艷  於 2012-4-6 20: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信仰見證|已有1評論

東方勝舊文:為哲學和宗教正名

 

作者:東方勝·JY

 

善惡之爭在今天已經到了非在哲學和宗教上解決不可的時候了。那個在二十世紀殺人無數的惡魔,如今正在利用人類在哲學上的迷失,歪曲科學的哲學涵義,借善良之名,行邪惡之實,肆意踐踏人權,戕害正義,摧毀人類道德,迫害宗教人士,屠殺善良百姓,誘使民眾崇拜邪惡,形勢已非常嚴峻。

 

為哲學和宗教正名,遣返出格的科學回到它的本位上,阻止邪惡勢力倒行逆施,這是正義事業的當務之急。

 

把握哲學的本質,你的生命將會升華。(但專制黑幫的閹割了人性的爪牙除外。)

 

 

1

 

《聖經·創世紀》上說,上帝創造世界的第一天創造了光明。當陽光普照大地,萬物復甦,生機勃發,世界彰顯雄姿。

 

在人的心靈世界,也有著一輪光芒四射的驕陽,她是哲學,有了她,智慧之窗豁然洞開,萬物本質綻放出動人的笑顏。在哲學神話般輝煌的年代,老子、孔子、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等先哲的偉大思想,洞穿宇宙,凌鑠千古,直到今天,依然在點化迷濛的蒼生,讓愚鈍的你茅塞頓開。

 

哲學,因為美麗、雋永,就有了個動聽的名字叫做「愛智慧」,她美妙無比,卻高深莫測,在她富麗堂皇的外表下,深深地隱藏著神秘難解的真容。這是關於人類本質的重大秘密,古人沒有發現它,也不可能發現,他們是一群剛剛蘇醒、方才開化的智慧生物,睡眼朦朧、神情迷茫,比大猩猩高明不了多少,即便精神亢奮,也只能在形而上學的地表上歌舞狂歡。只因天真走不了歪路,先哲的腳步自然而然地邁向了神聖的宗教朝覲之道,徜徉於本真的哲學山水之間。可惜肉眼凡胎畢竟悟性不高,當物身貼近神龕,凡心卻已遠去,哲學被野心驅使,執迷不悟地離開了宗教聖地,從此之後,道路越走越艱難。一批批後來者加入到前人的隊伍中,秉承著前輩的舞步和方向,在前輩逝去後繼續舞蹈歌唱。但宿命的樊籬早已註定了悲劇結果,後人慢慢覺察到適合古韻的天地越來越小,他們所追求的哲學逐步失去了生存空間,這種哲學的最後探索者幾乎徹底迷失了方向。然而哲學的真相是那樣地重要,她關係著人的信仰和本質,扭曲了她,人類極易墮落,變成打擊正義、崇尚邪惡的魔鬼。這樣的惡劣後果,不幸在二十世紀展露無遺,小小地球上,刀光劍影、血雨腥風、同室操戈、骨肉相侵,直到今天,依然能夠見到心智昏暗、道德敗壞、已經泯滅了人性的專制暴政的野蠻行徑。

 

哲學在二十世紀的遭遇,如同雄鷹困於鳥籠,不是被書獃子侵佔,就是遭到強盜的綁架,成為懸在門楣上、掛在廳堂中向人炫耀的寵物。儘管許多人依然愛哲學、用哲學,人們不顧那些盤踞在大學校園裡的哲學家的反對,把哲學概念廣泛地引申出去,創造了諸如時尚哲學、管理哲學和足球哲學這樣的術語,但是對於那些哲學家來說,哲學的本質問題卻更加是個謎。整個二十世紀,哲學受到了史無前例的指責,其中最尖銳的批評,來自那個年代的頂尖哲學家們,這些悲觀的傢伙一本正經地宣布:以往的哲學是一種錯誤,哲學已經走到了終點。

 

可是,這些終結論者也沒有對哲學的本質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倒是在他們的推波助瀾之下,哲學龜縮到了學院昏暗的教室里,變成陰陽怪氣的學究,又被強盜利用,成為殺人越貨的理由,讓人一提起現代哲學,就想到苦澀的滋味。這倒令人想起一則諷刺二戰魔頭希特勒的笑話:希魔在一次成功演說之後回到家裡,得意地哼起了一首叫做《懶漢進行曲》的小調,然而希特勒五音不全,哼錯了調子,他的情婦愛娃發現后想要糾正,可頑固的希特勒堅決不認錯,二人爭了起來,於是愛娃播放唱片,證明的確是希特勒錯了,正當愛娃為自己的勝利高興的時候,強詞奪理的希特勒振振有辭地嚷道:「不是我錯了,是那個作曲家搞錯了!」希魔的這個邏輯著實可笑,曲調原本是作曲家定下的,對於作曲家來說,只有美與丑,沒有對與錯,倒是哼唱的人會搞錯。強盜們愛用希特勒式的邏輯歪曲和糟蹋哲學,而那些想要充當終結者的哲學家們竟也在演繹著這個邏輯。

 

毫無疑問,現代哲學的失敗是邪惡哲學的橫行的重要原因。但千萬不要灰心喪氣,這是哲學發展歷程中必經的曲折,它不是哲學走向死亡的標誌,而是黎明的預兆。事物的發展總是物極必反,在奇麗的幽谷和險峻的山顛,真理一絲不掛。哲學顯露崢嶸的時刻已經到來了。

 

 

2

 

在揭示謎底之前,先來回顧一下哲學是怎樣誕生並走入絕境的。

 

很久以來,人類一直把哲學當作神聖的鼎彝之物,常常刻意掩蓋著她創生時的簡陋和粗糙。但事實迴避不了,遠古時期那些思考哲學問題的傢伙,不過是比大猩猩長得更漂亮一點、更會撥弄石頭的「人科動物」,他們不知道什麼叫做哲學,不可能了解將來會有宗教、哲學和科學的分道揚鑣,這些「人科動物」只是想活得更好一點才不得不研究世界,想知道世界的真相。這些人走上了認識世界的道路,這是他們自覺的選擇。但他們不知道,一個巨大的秘密伴隨著他們的探索行動並寓於他們的生活本身,為人類世界帶來了無與倫比的美好前景。象一次意義重大的絕密行動,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這個秘密的花朵神不知鬼不覺地在全世界每一個角落吐露芬芳。

 

為了解決具體問題,必須研究個別情況,分析具體形式;為了透過現象看到本質,輕鬆地掌握同類事物,就要使認識上升到「形而上」的一般化高度;面對世界的全體,為了從根本上把握行為依據,正確處理人與世界的關係,滿足終極關懷的慾望,就需要進行終極探索,建立對世界的根本看法。宗教、哲學和科學的萌芽在這樣的智慧活動中誕生了。

 

至於對這個活動該取一個什麼樣的名號,起初人們並不是很在意。古希臘人動腦筋「上了癮」,一發不可收拾,乾脆把它叫做「愛智慧」。這個希臘語詞後來譯成英文,字面上也是「愛智慧」。日本的哲人對它翻譯時,幾經選擇,最終定名為「哲學」,中國人不費力氣地把這個名稱拿了過來。但是別以為現代人所指的哲學,與古希臘的「愛智慧」是同一回事。在古希臘,「愛智慧」幾乎囊括了全體知識,它象一個生殖細胞蘊涵著培育生物器官的一切信息那樣,蘊涵著宗教、哲學和科學的基本信息,但古人無法得知這個「細胞」將會孕育出何種「生物」,憑著原始動機,他們選擇了一個「愛智慧」的總目標——追求世界的真相,從中發現真理。這種目標不是古希臘人特有,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也是這樣。

 

人們沿著探索世界真相的道路往前走,孜孜不倦地研究包括終極真理在內的一切真相。為了證明關於世界的基本觀點,一切可用的方法和證據都用上了,論證越來越深入、具體和精細,證明活動的結果,是證明方法本身以及證明對象的分科日益成型,它的第一個明顯後果是宗教、哲學和科學出現分化。起初人們以為,哲學與宗教和科學分離后,留給她的任務就是對世界的形而上學的終極探索。與此相應,產生了一個極為流行的詞——「世界觀」,其涵義是對世界的總的根本的看法。「世界觀」定位於對世界的認識活動上,它的真理標準在對象中,認識的結果自然就有了正確與錯誤的區別。「世界觀」的概念實際上反映和繼承了遠古以來人類追求世界真相的意識,但遺憾的是,對於哲學,它是一個人們長期無法認識的陷阱。沿著這樣的道路往前走,形勢令哲學家越來越痛苦,論證難以給哲學帶來輝煌,卻不斷地分化出科學的具體學科。近代以來的短短几百年間,科學取得了巨大發展,在它的威懾下,西方哲人漸漸感到了終極探索上的力不從心,那些讓人頭大的終極真理,使人懷疑上了自己的「腦袋」,從康德開始,哲學出現了從「形而上學」向「認識論」的轉向。到了二十世紀,科學已經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它張牙舞爪,威力巨大,把哲學家嚇破了膽。哲學工作者驚恐地發現,「相對論」、「量子力學」和宇宙創生的「大爆炸」理論等有關終極探索的科學理論,在終極性問題的解釋上,比哲學理論更完美、更精妙、更具形象性和貼近實際,相比之下,哲學方法的終極探索幾乎變成了痴心妄想,發現世界真相的探索活動,最終沒有給哲學留下一席之地!

 

有倔犟者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希望哲學繼續瞄準存在於世界上的終極真理,或者繼續是某種「認識」意義的關於深奧智慧的論證。一些「反傳統」的哲學家把自己死死粘在了生了銹的破銅鏡子面前,全神貫注地盯著自己那使用過度已經嚴重謝頂的「腦瓜」,施行起了改頭換面的工作。在羅素等人的推動下,哲學「實現」了「語言轉向」,並迅速接近了「轉向」的終點。當維特根斯坦出現后,哲學看來要壽終正寢了。好在後來又有人看上了「信息轉向」,多少保留了一點希望。但是遺憾的很,這些人畢生的努力充其量是一再退縮和消極防衛,換來的只能是日落西山的餘暉。力圖「發現」真相的探索帶來的是科學化的手段和結果,迅速增加的抽象概念,日益枯燥乾癟的邏輯,更加繁雜而分門別類的學科隔行如隔山,與眾人日漸疏遠。哲學的舊領域每一次都是被科學化瓦解了,於是哲學家只得吃力地尋找新領域,然後再瓦解,再傻傻地開闢更新的荒野,如此循環,最新的研究是更加專業化的只有少數人能懂的學問。但是那些企圖以專業知識和晦澀文字炫耀自己高明的哲學家不久就會發現,人們是用審視怪物的眼光看著自己手舞足蹈地自圓其說,無論條理多麼清晰,引經據典多麼有力,卻始終逃不出死氣沉沉的黑白色邏輯世界,反而暴露了一副垂死掙扎的可憐相。

 

許多人作了如下反省:智慧的活動以及對真理的探索並非哲學的專利,科學更是大行其道;世界如此複雜,真實世界與人的關係那麼玄妙,對它的終極探索是吃力不討好的生意,在這方面,科學研究已經使哲學黯然失色。人們驚呼哲學終結了!但確切地講,是那種想從現存的世界上「發現」些什麼的哲學已經終結了。

 

 

3

 

自古以來,人類對終極真理一直有著難以自制的熱情,任何一個具有深邃洞察力的論說都讓人如嘗密果、如開天眼,叫人迴腸盪氣,人們把這樣的論說稱做富有哲理,這是任何科學理論都無法達到的效果。哲學理論的多樣性和無與倫比的穿透力,猶如天上的太陽、星空的北斗和羅盤上的指南針,形象鮮明地講述著條條大道通羅馬的道理,這一切難道不是在暗示著哲學的價值以及它的研究方法和目的與科學的不同嗎?當現代哲學已經變得不得人心,現代人迷失了哲學研究的方向時,為什麼不檢討一下,把哲學研究的根本目的象科學一樣定位在認識世界的活動上是否存在錯誤?那些不幸被驢踢了腦袋的哲學家,垂頭喪氣地走在了「物理學之後」,放大了科學的張狂,他們只會用探索自然的科學標準來衡量哲學,簡單地把神話、宗教和機械的物質觀當作謬誤;他們壓根都想不到,如果唯心論和唯物論都一樣具有真理的價值,那麼哲學的本質就不在於他們所看好的那種認識活動上。

 

與其看著哲學家哭喪著臉無可奈何地注視著哲學的黃昏,不如順應潮流,把目光看得遠一點,投向未來,任憑科學馳騁乾坤;或者乾脆誇張一點,讓科學把曾經雷霆萬鈞、翻江倒海的自然力量逐一征服,將人類由自然的奴隸徹底變為世界的主人,把許多原本由上帝乾的活接了過來,讓物質世界的材料為人類的精神創造服務,使人變得很象上帝,此刻,不妨站到上帝的位置上思考一下關於世界的根本性問題,我們距離哲學的本質就已近在咫尺。對於上帝來說,宇宙的一切終極真理不是向自然學來的,正相反,是上帝自己創造的。

 

未來的人類將按照自己的設想改變和重建世界。人類將可能革命性地創造「自我」,進化人類基因和生理結構,產生新的人種。與此相應,對於物質世界也將在微觀上設計新結構,宏觀上創造新形態,建立奇妙的大千世界。人種將可能發生重大分化,不同種的世界觀、價值觀和審美觀將出現很大差異。有人可能覺得自己的手腳是多餘的,一切美感可以通過製造信息得到,他們設計出來的新人種或許象條八爪魚,有一個大腦袋和幾條小觸角,他們把體力活動交給機器完成,當然也可能會和崇尚手腳價值的人種簽定勞務合同,各司所長。人類又可能創造出生物精神信息的傳輸技術,經常轉換「自我」寄生的不同生物體,甚至將「自我」轉換到機器中,今天用「人」身,明天用「獸」身,後天用機器,長生不老。凡此種種,不一而足。不同人種觀察對方的感覺,也許跟今天的人類觀察鱷魚、野豬和毒蛇的感覺差不多,當然也可能是小貓小狗的感覺。未來人類對物質世界的創造也將是天翻地覆的,人類生活的物質材料和生物圈等外在世界都將對應自身的需要進行改造。人類創造自我和創造世界的具體技術依靠科學,但是決定人類自身發展方向和新的世界構造以及萬物關係的學問,不是從自然中可以探索到的,也不是任何一門具體科學能夠做到的,她是以人為本的凌駕於一切具體科學之上的終極性創造活動,她必須使用最普通的語言符號進行思維和表述。這是什麼學科呢?哲學家會雪恥般毫不猶豫地告訴你:除了哲學,捨我其誰?

 

這項工作的目的,不是為了發現客觀存在的終極真理,而是進行終極創造。宇宙的終極真理難以企及,而終極創造卻是可以實現的,它的結果本身就是真理。這種創造活動的學說不是科學,不是智慧遊戲,更不是藝術,她是人類創造生活的根本性學說——哲學。

 

狂妄的現代人常常自以為是地藐視古人的宗教人生觀,實際上,相對於無窮世界,人的知識只是滄海一粟,今人笑古人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情。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十分清楚地演示著哲學的本質。對於生活來說,重要的不是掌握宇宙的終極真理,而是創造指導生活的終極原則。人類並非只有了解了世界的真相后才能生活,原始人對自然知之甚少,卻能利用圖騰創造生活。古代宗教有許多今天看來十分幼稚的論說,但正是這些宗教創造了燦爛的古文明,使人生活得非常美滿而充實,這是生活本質的真相所在。人們研究世界的終極性問題,從原始神話到古代宗教,從機械物質觀到物理科學,主觀上是在努力尋找世界的終極真理,並且也有深刻的發現,但實際作用都為終極創造服務,是在層岩疊嶂的宇宙中,硬生生敲打出透視和連接世界的孔洞,開拓人間天堂,創造幸福生活。所有宗教的理論都以生活為根基,這是最說明問題的事實。許多人一直誤以為神話和宗教是對真理的誤解,是人類文明進程中走的彎路,事實上這才是天才作家的偉大創造,是真理的本身。

 

哲學就是人類創造生活的終極探索,她的本質不在於認識世界,而在於創造生活。哲學探索是對世界的創造性穿透,她的真理標準是創造的效用,而不是認識的正確性。不論將世界的本源看作神還是物質的自然,區分真理和謬誤不在於是否符合客觀事實,而在於美與丑、善與惡,一切哲學論說不管是唯心論還是唯物論,只要是美的、善的和有生活效用的都是真理。這樣的理論只有學派間的攻訐,不存在真理的真偽之別。一個學派與另一學派勢不兩立,論爭的鞭笞可能致使雙方遍體鱗傷,但他們依然都是百分之百的真理。任何偉大學說的信徒以為自己的觀點反映世界的真相都是值得尊敬的;而對於有無神靈的不同觀點,偏向其中任何一方都可能遭到另一方的猛烈抨擊,這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深邃的洞見,不論是打碎山石還是穿透了神的身體,都是令人嘆為觀止的壯舉。哲學家在天地和眾神之間思考問題,天經地義。

 

 

4

 

人類的認識能力有限,永遠不可能徹底掌握世界的真相。人只能依靠有限的知識,建立關於世界的整體觀念,組合成「觀念世界」,這是存在於人的腦海中的「精神世界」,而建造它所依靠的基礎就是哲學提供的根本性觀念。如果沒有哲學創造,觀念只是一盤散沙,沒有「世界」可言。

 

偉大的學說一旦孕育而生,必然會激情四射,奮力躍出人類渺小的機體,向宇宙的縱深全力擴張。於是,世上有了佛教、儒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世界和唯物論世界等等「精神世界」。觀念可能與事實不符,但不要緊,只要能建立「精神世界」,完美地創造生活就是真理。從原始圖騰來到人間的那一天起,人類依靠這種方式已經成功地生活了數萬年,今後永遠如故。

 

人只能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除此之外,四處迷霧籠罩、荊棘遍地。精神是人性的所在,人最可貴的惟有精神,創建「精神世界」是人類唯一的生活方式和最偉大的工作。「精神世界」的本質是創造,其真理性在於生活效用,而與符合客觀事實無關,它的最高級是不受物質條件限制的純粹精神。「精神世界」以正義善良的神聖力量與世俗生活的結合為最完美的形態,因為超凡的力量對於人類社會最具導引力、凝聚力和道德約束力。很顯然,神的存在符合人性的要求。

 

宗教是人類「精神世界」的偉大創造,她給人類提供了美妙的生活方式,有了她才有了燦爛的人類文明,世界才被裝點得絢麗多彩。在古代,宗教幾乎是一切深奧思想的源泉,是哲學和科學研究的動力,是指導人類生活的強有力的準則,她給人以強大的精神力量,鼓勵人們積極探索世界、開創生活,在她的肩膀上,現代文明拔地而起。

 

宗教的精神力量對人類的生命有著重要的決定和影響作用。人是能夠創造自我的智慧生物,這是與其他生物的本質區別之處。除了人類在未來用科學手段創造性地改變人的生理特徵外,在同樣的生理基礎上,人一直在創造個性迥異的精神內容,並能用不同的精神直接對自身的機體造就不同的生物物質,以精神鑄造健康,醫治生理頑疾。現代的量子物理學理論,與東方古老的哲學觀點比較接近,強調物質的整體不是個別的簡單求和,微觀世界的「粒子」是整體的一個部份,猶如波中的旋渦,是在「關係中存在」,隨著「關係」的變化而變化。在生物關係中,精神是整體關係的重要方面,有著巨大的創造作用。超凡的天才把人的「精神世界」與飽涵「真善美」的神聖力量連接起來,為人類創造自我和創造生活引入了十分有益的巨大能量,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業,必然會不可阻擋地發揚光大。

 

宗教知識在信徒的觀念中屬於認識的產物,而從人類認識能力的角度以及構造「精神世界」的形式上講,則是創造性的。既然是創造,就有時代烙印,需要在文明進程中進行改革,否則就會僵化,反動於文明。宗教知識和科學知識一樣應當不斷改進,舊神話是古代知識水平上的主觀意識,不要以為否定了古代神話的一些內容,就是否定了神的存在。樸素唯物論者錯誤地以為大腦象分泌膽汁一樣分泌思想,但我們不能僅憑這個錯誤就給唯物論戴上謬誤的帽子。不要只允許科學革命,不允許宗教改革。教皇約翰·保羅二世說:「科學可以去除宗教的錯誤和迷信,宗教可以去除科學的偶像崇拜和虛妄絕對。」近代以來,由於對宗教經典的直解在科學面前顯示出了僵化,使得尼采們喊出了「上帝已死」的口號。然而上帝不死,倒是一些人的宗教想象力死亡了,僵硬的頭腦當然不會懂得宗教典籍的隱喻和象徵意義。經典的描述是建立在古人的認識水平上的。上帝想要和凡人溝通,只能使用凡人能懂的概念;同理,今人要與古人溝通,也必須使用古人的語言。

 

敬神者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是對渺小人類的最生動寫照。近現代一些人對科學的哲學理解很出格,蠻橫地僭取了唯物論的名號,牽強附會地用科學糟粕調製成腥臭難聞的飼料,餵養出了幾代沒有人性的無恥之徒,這是一大幫心智昏暗的動物,這種動物既愚蠢又殘暴,它們是一群「科學蠢驢」和「唯物主義暴徒」。伴隨著對上帝的敵視以及對科學的曲解,二十世紀到處可見橫行霸道的「科學蠢驢」和「唯物主義暴徒」的醜惡行經。人類遠離了上帝,卻迎來了有史以來最為血腥、災難和荒唐的一百年。

 

現代無知之徒常因科學的成就而藐視上帝,但凡夫俗子們不就是點燃了幾顆嚇唬膽小鬼的原子彈、發射了幾艘足以承載蠢驢的飛船嗎?這有什麼了不起呢?這點小動作,在宇宙的海洋中連一點點波紋都產生不了。就是地球爆炸了,也只是星光一閃而已。

 

有些人學了點科學就忘乎所以,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只可惜科學的認識活動不可能窮盡一切。最近的幾百年中,不斷有人宣布即將完全掌握世界的終結真理,但用不了多久,理想就會化成泡影。對世界的探索「揭起了一層層帷幔,但帷幔之後還有帷幔!」人無法到宇宙創生時的「奇點」去欣賞「大爆炸」的景觀,也無法將腦袋探入「基本粒子」看個究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能得出根本性結論。科學的適用範圍有它的局限性,相對於哲學又只能是中性的。事實上,科學從來沒有真正地否定過神靈,充其量只否定了宗教典籍的「直解主義」。科學既可以為無神論也可以為有神論提供依據。進化論否定上帝創世的奇迹,但是分子生物學的「不可降低的複雜性」理論,又對進化論重重地煽了一記耳光。那個僅憑光譜「紅移」創立的「大爆炸」理論,把宇宙創生后的一切總結為物理現象,可惜在爆炸開始的「奇點」處,一切物理定律都失效了,科學家千辛萬苦地來到了「奇點」,「但迎接他的是一群神學家,他們在那裡已經坐等了幾個世紀。」(註:引自一位天體物理學家的話。)以為科學就是無神論,就是與宗教對抗的學說,那是蠢驢的非分之想。由古至今,不論人們是否情願,技術和科學都圍繞著人們設定的生活目標發揮作用,都在為人的「精神世界」服務,都要依靠哲學的根基組建「精神世界」,它們最終都是哲學的僕人。

 

世界是個謎,有神論和無神論爭論不休,各有建樹。耐人尋味的是,科學巨匠牛頓和愛因斯坦一生保持著對上帝崇拜,但目不識丁的嗜血強盜卻不相信殺人越貨的天譴後果。主宰這個世界的或許是活力十足的神靈,或許是死氣沉沉的泥土,對於人類,重要的是在哲學探索中創造美好的生活。而選擇神靈和選擇泥土或者兼容並蓄是每個人的權利,這是不可強迫的自由。

 

當代政治強盜竊取科學之名,歪曲它的哲學涵義,將科學和宗教對立起來,污衊、詆毀宗教的名譽,強迫他人放棄善良信仰,摧毀人類的生活方式,誘導民眾崇拜邪惡,這是將人類引向絕路的罪惡勾當,必須堅決予以制止。當世界被強盜破壞,整個社會嚴重喪失信仰,而沒有任何世俗的政治力量有能力收拾殘局時,神聖的力量就會以超凡的權威肩負起重整河山的重任,此刻,只有她能夠激勵和領導被壓迫的人們行動起來,挑戰邪惡。

 

值得欣慰的是,當今世界中那些遭受邪惡勢力蹂躪的億萬民眾越來越多地有了哲學的覺悟,他們已經發現了在逆境中忍受煎熬、一心向善、尋求真理的方法,他們將把那個污濁的世界連同那些製造污染的妖魔鬼怪送進地獄的火爐中焚燒殆盡。

 

 

20044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小城春秋 2012-4-13 06:57
年輕的一代,開始反思現代科學的盲目性和走火入魔,並對哲學的重要性,產生興趣,是件令人欣慰的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11: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