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探親上海歸來

作者:卉櫻果  於 2017-6-3 05: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親情故鄉|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42評論

關鍵詞:浦東機場, 悠哉悠哉, 溫哥華, 咖啡館, 辦公樓

一年一度回上海探親,一年一次寫探親遊記

樹老根多,人老話多

就是精力不如以前,拖了半個月才動筆。

2017-04-26 ~ 2017-05-18

前幾年回去都是住賓館,這次住曲陽地區,二妹的閑置公寓。

吃飯問題也就近解決了。社區食堂供應三餐,而且特別便宜,因為得到政府補貼,為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這樣的食堂不是每個社區都有的,二妹自己住的公寓就沒有。

住在浦東的妹妹們不僅有食堂還能給六十歲以上老人送菜上門,價格比曲陽還便宜。大妹現在不用烹調,清潔工一周來一次,日子過得悠哉悠哉。

去年的此時此刻,回上海在病危父親的病床邊呆了一個多月,機票改了一次,還是沒有送到,遺憾了一年。

今年之所以選擇這個時間回去,捧著鮮花去浦東機場附近的墓地問老父親一聲,爸爸,你生我氣嗎?

撫碑看著老爸的像,他的眼睛總是微笑著看著我,不論我站在哪個角度。

使我驚訝的是,寸土如金的上海,墓地比溫哥華高大上多了。當然,任何大商場,影院,政府機關建築,辦公樓,寺廟,咖啡館...什麼都比溫哥華高大上。

這次回去只有三周多一天,除了每天至少隔天去看望老母親,就是與親朋好友見面。使得在溫哥華不怎麼精神的我腎上腺激素激增,情緒立即高昂起來,各種疼痛也忽略了。上圖與當年外企第一個秘書走走我住處附近的曲陽公園。

去探親之前,剛剛加入中學同學群,先前就為我的回去熱鬧了好久。到了上海,應慧文姐之邀,十位同學小聚會她家,五十年未見,大家陌生了幾秒鐘立刻認出了每人小時候的模樣。

聚會者都得到慧文的一份禮物-手繪牡丹扇!

我是早讀書的,年齡比同學們小一兩歲。有幾位姐姐們居然還在上班!慧文姐不僅上班,還在老年大學畫畫班舞蹈班學習,真讓人佩服至極!

在慧文姐家附近高大上的餐館午餐后,大家來到慧文家,有即興吟詩的,有(酷似)專業朗誦的,有走T台秀的,卡拉OK必不可少,唱的都是我不熟悉的歌曲,我的兩段越劇紅樓夢《葬花》和《焚稿》亦獲得了久久的掌聲。

晚上大家包餛飩嘎訕話,臨走我帶著一大包禮物回來,其中的零食足足吃到我度假結束。

上海期間有兩個周日,與去年一樣,去了景靈堂做禮拜。此教堂建於1924年,宋耀如(當然包括宋家三位小姐)一家是該教會信徒,蔣介石再次受洗。

周日有三次禮拜,早堂七點半開始,老年人居多;九點半一堂;晚上七點估計年輕人居多。

說是基督教堂,但是建築風格和內部裝潢,座椅設施與天主教堂很像。

儀式比溫哥華基督教會要嚴肅許多。五月十四號禮拜天是母親節,講道的內容是「孝順」,英語聖經中Honour your parents在中文裡翻譯成孝敬你的父母,牧師那天講道時提到的例子是一位孝子為了孝敬生病的母親,一生未妻。

禮拜一,大學同學兼同事飛飛帶著我和另一位同學坐軌道交通一個半小時去松江的醉白寺公園玩攝影,進門就是茶室,一派樂融融的景象。

飛飛進取心很強,她在家練書法,外出攝影,學英語學鋼琴,學啥像啥。我倆在她的鏡頭下都成了大美女。

遊園的日子也是飛飛選的,天氣好,又是周一,公園裡很清靜。

兩位姑娘穿著古裝在那裡做造型,很應景。

不用上課的學生?不用上班的年輕人?

上海的老人大致可分兩類,一類是忙於照看第三代而生活的焦頭爛額的累,另一類尚未有孫輩或孫輩在國外的就非常的悠閑。

就個人來說,我更喜歡兩三個或一兩人的約會,說話不用大聲也不會很累。

上海浦江飯店的咖啡廳,老同事老朋友請客,價鈿嚇人,一杯小小的咖啡就五十八元人民幣,而且不續的。有人很贊成這樣的價格,據說可以把某些衣冠不整的人擋在門外了。

伺生給我們倒了一小杯里三分之二不到的咖啡,我這個從溫村來的西部農婦問為何不倒滿,他說留點空間加咖啡伴侶和糖塊呀,我說我一向喝黑咖的,倒滿吧。

在上海期間,總是被暖暖的溫情包圍著。

算來我還是從GE上海退休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家英國小公司DXXXX雇傭我作為第一個員工開展在中國的業務,後來搞大了,被GE收購了。但是所有老員工都很留戀家庭式英國公司工作的經歷。有了LinkedIn后,我和英國老同事老上司以及上海老員工又聯繫上了;並在微信里把英國公司上海代表處的老員工搜羅在一起建了一個群,起名為Lost DXXXX。

感動的是,除了去年父親病危非常時期,我每次回去,上海的老同事們都會組織一次聚餐,有一位還是從北京飛過來的。

這次聚餐地點在我們GE以前辦公樓中欣大廈(上圖中間那個有角的建築)對面嘉里中心內《逸谷會》

南京西路靜安寺地區以前是辦公樓區,很安靜的,現在發展的非常商業化非常忙碌。

國外的品牌到了上海連ZARA和EVER 21都高大上了,不要說PORTS。

那時上班前先去靜安公園走一圈,看看扇子舞和太極拳,廣場舞還未面世呢。現在中西各種合璧景色。

靜安寺也不再是佛家清靜之地,金碧輝煌顯著高高在上的富貴和霸氣。

寺廟側牆開了很多店鋪。

寺廟門開的很小,裡面香火繚繞,門口一大群中年婦女拉著路人看相。

寺廟對面就像到了城隍廟一樣,很多小販和手藝人。

 

母親節那天,外甥和外甥媳婦請雙方父母加上我這個姨媽到《金色三麥》晚餐。

餐館在一家不起眼的美食城內,一進門,卻像到了德國。

有外國人組成的樂隊,伺生個個穿著古代的歐洲兵服裝戴著怪異的高帽。

西餐很中國化,不是各人點自己的,就像中餐一樣,上來的都是拼盤,大家一起吃的。菜肴插著幾面國旗,看到加拿大國旗很親切。

餐館給每位女子送了康乃馨鮮花。左起二妹,二妹的親家,我,二妹的兒媳婦。

三周很快就過去了,上午兩小時看母親躺在她床邊和她說閑話,下午會客,晚上大多在住處看晚霞。與前幾年比較,上海空氣要好多了,雖然藍的還是不徹底,上海人比較滿意。

最後幾個小負面故事:

一,飛機一下來,機場里就有聯通的攤位賣手機晶元,我拿出弟弟送給我在上海用的華為手機,那位小姐愣了一下,硬是裝了晶元。三百元即可以打電話又可以上網。其實,這個手機是電信專用手機,上網根本不行,只能打電話。在人建議下裝了WIFI萬能鑰匙APP,才能蹭網。去聯通辦事處交涉,人家根本不睬你。

二,之前母親吃壞了肚子發燒住院,當然吐了一次就好了。但醫院非讓打自費的提高免疫力針,弟妹們拒絕了一次,護士醫生輪番來說服,無奈只好買下。一出院結帳八千元,醫保報銷兩千多,一個腸胃小病就用去六千不到。

三,在上海我已經不會買東西了,去水果店買香蕉生梨,門口攤頭上挑的蠻好的,被營業員拿進去一秤(我沒跟進去),報了價,我付了錢,到母親家打開一看,香蕉居然都變得軟軟的爛爛的了。

四,過馬路綠燈還是有小轉彎的車子和自行車,我總是煞有其事地舉著手臂示意這時是綠燈哦,不要撞我。

五,公交車有專用車道,行駛很快,這是好事。但不知路面緣故還是車況還是司機關係,站立者非常困難,像我長這樣的Senior是沒有人讓座的。每天去母親家沒有軌道交通只能做公車,有次不幸別了腰,慶幸的是立即冰敷加休息,兩天就沒事了。叫出租很難,附近都是黃線不準停車。那天在嘉里中心晚餐后十點多也叫不到車,等了半小時改坐軌道交通。以後去母親家帶個塑料袋,走到車後面坐半高的地上。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2 個評論)

回復 人間的盒子 2017-6-3 06:19
sf
回復 人間的盒子 2017-6-3 06:20
正好走過,耶!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6-3 06:40
果妹妹上海白相得開心來! 這次照片張張是高清的。 人人手裡一朵康乃馨的照片排名順序搞錯了。
回復 ryu 2017-6-3 07:28
同學中,一看就是姐最年輕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7-6-3 07:47
徐福男兒: 果妹妹上海白相得開心來! 這次照片張張是高清的。 人人手裡一朵康乃馨的照片排名順序搞錯了。
是的,錯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7-6-3 07:47
真是神仙的日子啊!
回復 qxw66 2017-6-3 08:21
醉白池?伴侶和糖塊便宜,倒滿划算!
回復 安良 2017-6-3 08:25
大姐大, 關於貴母醫院的遭遇,小的說一句,如今國內醫鬧的歷害,醫生真的怕怕,萬一老人家一出門口有事,他她們"走"不了啊,寧給你說"貪"也不敢"疏忽"啊!
大溫醫院是怎樣一回事,心中有數吧!
祝大姐愉快喜樂!上海曾打工的地方,喜歡到不得了!
回復 安良 2017-6-3 08:27
也曾留醫東方醫院,真心說,不錯!!!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29
人間的盒子: sf
鮮花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29
人間的盒子: 正好走過,耶!
回去精神比在加拿大high多了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0
徐福男兒: 果妹妹上海白相得開心來! 這次照片張張是高清的。 人人手裡一朵康乃馨的照片排名順序搞錯了。
哥仔細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1
ryu: 同學中,一看就是姐最年輕了!
裝嫩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1
fanlaifuqu: 是的,錯了!
你們都仔細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1
fanlaifuqu: 真是神仙的日子啊!
親情濃郁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2
qxw66: 醉白池?伴侶和糖塊便宜,倒滿划算!
哦,寫錯了,醉白池應該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3
安良: 大姐大, 關於貴母醫院的遭遇,小的說一句,如今國內醫鬧的歷害,醫生真的怕怕,萬一老人家一出門口有事,他她們"走"不了啊,寧給你說"貪"也不敢&q
各有利弊。大溫的醫療我也是領教夠了,現在不知道這世界上哪裡看病好
回復 卉櫻果 2017-6-3 08:33
安良: 也曾留醫東方醫院,真心說,不錯!!!
浦東的?要麼回去看東方醫院
回復 安良 2017-6-3 08:39
對,留醫了一周。那個時候, 工作在八百半附近,住在花木,十多年前了,還是懷念上海的一切,包括同事們,客戶們,小區阿姨們!
回到溫市至今,還是惦念上海的日子!
回復 安良 2017-6-3 08:44
真心直說,大溫,有病看你的運氣,有些好運的當然說它好,可惜,不好運的總是多數!
什麼地方一樣吧, 不過,在國內,你還可以………。這邊,啊,呀,哈,哦!
那個時間,也有去南京路蔡同德堂找老中醫,啊哈,有效!!!(個人經驗,反中醫者莫噴)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20: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