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第三波悄然來臨:青少年成為矽谷最好的顧問

作者:白露為霜  於 2017-4-10 21: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科學技術|通用分類:留學生活|已有10評論

關鍵詞:青少年, 顧問, 社交網站

白露為霜註:我讀過一篇教人如何遞簡歷的文章,裡面有一點:如果你還在用雅虎的電郵要趕緊換了。你可能要問,雅虎電郵用的好好的,為什麼要換?因為這一事實釋放出幾個負面的信息:1)你年紀不輕了;2)你不肯與時具進。其實不只是電郵,如果你沒有臉書賬戶,也不會用推特,更不懂Snapchat有何妙處,那你實在是OUT了。現代網際網路已經經歷了兩次浪潮,第一次建立了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以思科路由器,諾基亞、蘋果手機為代表產品;第二次是社交網站的興起,以臉書為最重要的標誌(中國人沒有臉書,微信也許算個替代),使人們有了一個「在線身分」概念。如果你錯過了社交網路是不是就意味著永遠掉隊呢?倒也不是,現在你的機會來了,如果你跟上網際網路的第三次浪潮就可以越過你20歲左右的孩子一舉衝到時代的最前沿。那麼第三次浪潮網際網路公司有什麼特點呢?以下是一篇介紹評點新一代社交網站文章,發表在最新的「紐約雜誌」(New York Magazine)上。英文好的讀者可以直接閱讀原文:The Best Consultants in Silicon Valley Are Teenagers

 

 

 

家庭爬梯: 青少年成為矽谷最好的顧問

By Yiren Lu

 

當田納西州納什維爾University School八年級學生摩根·雅各(Morgan Jacobs)下午五點從學校運動場回來,她跳上「家庭爬梯」(Houseparty),一個去年秋天由現在已經停止存在的初創公司Meerkat推出的視頻聊天應用軟體。一個晚上時間,她可能會用Houseparty聊天,做家庭作業,或者和朋友們打打鬧鬧,其中大多數人還不能開車。

雅各是Z世代(Generation Z)的成員 - 1996年至2010年出生的青少年(teenagers)[1],其后自拍」(post-selfie)技術習慣推動了社交媒體的新浪潮,其中包括Houseparty,「對口唱」(lip-sync)應用軟體 Musical.ly和「問答」應用軟體Whale。受到Snapchat成功的刺激,這些經常是怪異並且以視頻為中心的產品加起來每天要吸引數億分鐘的眼球時間,並使得像雅各這樣的青少年成為矽谷有價值的情報來源,投資者正關注他們的推特(Twitter)對話並邀請他們回家吃飯。

這同十年前臉書(Facebook)和推特第一次出現時不大一樣。那一代社交媒體產品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創始人對用戶想要什麼的根本直覺,因為用戶就同自己一樣。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還是個不起眼的學生時創建了一個網站,這樣哈佛的同學(最終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可以看到別人在做什麼,跟誰約會,說了點啥。凱文·塞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是一名有台徠卡相機的20來歲的年輕人,與女朋友一起在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渡假時產生了Instagram的概念。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也許是當今最強大的職業網路,即所謂的「PayPal黑手黨」的成員,他在創立了LinkedIn之時已經建立了作為「造雨者」(Rainmaker)的聲譽。這些公司的每一家都在早期依靠他們已有的實體社交網路招聘員工,他們總可以轉向自己的朋友詢問產品是否具有吸引力。

然而許多當今頂尖的社交媒體的開發人員和核心用戶卻屬於不同的人群。Houseparty的聯合創始人本·魯賓(Ben Rubin),衣塔·達米諾(Itai Danino)和賽瑪·賽斯塔尼(Sima Sistani)年紀20多歲30出頭。他們是以色列軍隊,灣區科技界和養育子女的老兵,但他們對青少年習俗的理解更像人類學研究而不是親身經歷。他們不得不通過試錯法來學習()年輕人喜歡的東西。

例如,2016年春天Houseparty巡遊了在西部和南部的高中和大學,向一些特定的群體介紹應用程序的功能並尋求反饋意見,從Houseparty「房間應允許的人數,到如何通知有人上了應用程序並準備交流的機制。在選擇學校時,團隊尋求「普通」的美國青少年,故意避開沿海科技重鎮,那裡15歲的男孩手機里都是最新的創投孵化器(YC)的信息,並且一門心思想成為風險投資家。早期時間,這往往意味著聯繫校友網路和朋友的朋友的親戚(摩根·雅各的表哥同Houseparty的員工是大學同學,於是雅各成為是一名測試者/早期採用者,她後來把許多初中的朋友拉到應用軟體上)。但也有很多用戶,特別是隨著應用程序逐漸流行,主動伸出援手詢問如何可以幫助公司改進。

其他類似的公司已經走得更遠。對口唱軟體Musical.ly採取一種創始人朱駿(Alex Zhu)稱之為「參與式設計」的方法。公司在微信和WhatsApp的用戶群中不斷地徵求意見。「每個設計,特別是每個主要功能設計,」他說,「我們在開始編碼之前總是首先提出想法,與用戶進行對話,分享模型和線框。」對於一位將前半職業生涯用在是建立企業軟體的30多歲的中國新移民朱駿來說,Musical.ly的用戶群是有意識,幾乎是計算分析的結果:「如今要想讓新社交平台起步,最好讓青少年成為早期採用者,特別是美國的青少年,為什麼?他們有很多時間。他們很有創意而且在學校里,他們已經在使用YouTube進行學習,所以每個人都是視頻製作和編輯的專業高手。」他說。定下了觀眾群后,他再反過來為其量身打造一個產品。朱駿在矽谷旅行時注意到,青少年要麼在手機上聽音樂,或是拍攝視頻或在視頻上貼紙。Musical.ly將這兩個功能聯結在一起,並且因為SpikeLip Sync Battle的流行幾乎立即成為受歡迎的產品。今天,總部設在上海的Musical.ly擁有超過4000萬個每月活躍用戶,大多數在1624歲之間,聊天組成為虛擬渠道。朱駿說,「我們每天都在討論,不光是談論產品和想法,有時是隨便聊,了解他們的想法,開開玩笑,沉浸在美國青少年的經驗中。」

風險資本Greylock Partners的合伙人喬希·埃爾(Josh Elman)Musical.lyHouseparty兩家初創公司都有投資,他談到這種溝通對增長的重要意義。對Houseparty的大學之旅,他說:「不只是我們需要去推銷這個產品。嘿,讓我們和一群真正被這個產品吸引的人坐在一起,讓我們了解他們喜歡和不喜歡什麼。我們舉辦一個小型聚會,看看他們使用產品是否開心,然後你離開。如果他們喜歡,那麼你有一群知道這個產品的人;如果他們不喜歡,你得到一堆反饋。」事實證明,他們喜歡它。社交網站依賴於網路效應的才能蓬勃發展,沒有哪裡能比的上學校和在年輕人中社交網路那麼密集了。到20165月,Houseparty在蘋果App Store達到頂峰的第三名。到了八月份,這個APP的排名掉到數千以後。團隊後來才意識到這是學校的季節性反映:當青少年在課堂上看到對方的時候他們會更多地使用了Houseparty。截至今年2月份,用戶在Houseparty上每天花費2000萬分鐘的時間

我最早聽說HousepartyMusical.ly是從舊金山朋友那裡。我們都是20多歲,生活中主要的社交媒體是臉書。當臉書成立時我們是高二學生,公司上市時我們大三。雖然同代人也用其他社交媒體軟體 比如2010年出現的Instagram2011年面世的Snapchat,然而最熟悉的還是臉書開創的「發布-反應」模式。當我把Houseparty介紹給同年齡的朋友時他們常常困惑:一旦你打開Houseparty應用程序,你就在視頻上,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你。這種非同步通信模式對於我們來說是非直觀的。然而面對攝像頭對於十來歲的孩子來說是很自然的(他們是自拍長大),這也是新應用軟體經常通過瞄準Z世代市場開始的另一個原因 - 「你年齡越大,已經有了一些聯繫他人的固定方式,所以嘗試新的東西是變革性的,」埃爾說。「如果你上大學時臉書興起,你使用臉書很多,然後當你成人之後你繼續使用臉書 ... 後面一代做不同的事情,嘗試不同的產品。」對於公司創始人,傳統廣告商和影響者來說青少年代表著無人認領的領土,其魅力Musical.ly已經開始通過虛擬禮物等方式來獲利。而且青少年更願意在網上支付現金,因為對他們來說網上就是現實生活。有一天Houseparty可能會避開Snapchat故事風格的本地廣告,而選用更加個性化的東西 比如訂閱Justin Bieber的家庭爬梯;或者Hailee Steinfeld;或者TargetAlex

埃爾爭辯這不是單一的年輕-年老年產品軸心的概念。「我們想做一些有趣的而不是嚴肅的東西。現有很多產品都是像:你可以得到有多少『喜歡』(likes),或者得到Instagram上最酷的畫面。他談到第一波網際網路公司滿足了功能上的需求;第二波則引入了「在線身份」的概念;今天的社交媒體軟體,加上無處不在的無限數據計劃,挑戰使用者成為一個更加不同的、多面的自我。「我認為Snapchat真正起飛的原因之一是,你的身份不斷變化,而不是沾粘性和永久不變的。」他說。「Musical.ly變得流行,因為它允許人們以從未有過的方式產生創意。而Houseparty的成長,因為它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 不同的地方,有多個人在一起。」埃爾認為,這第三次浪潮仍處於朦朧的早期階段;作為一名投資者,他給投資的公司以實驗的時間和跑道。「看看你能否建立一些讓十幾歲的孩子喜歡的,可以讓其他人喜歡的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移趨勢變得越來越清楚,儘管市場細分受到廣泛關注,但最好的應用程序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吸引了廣泛的社會群體。「歸根結底,我們都是試圖與其他人溝通的人。」埃爾 「我認為很多產品在根本上是有普遍性的,即使人們必須花時間探索並在自己的時間到達那裡。」經管青少年經常決定公眾對產品應用的看法,最好的應用程序是可重新演繹的。我使用Houseparty與我最接近的同學溝通,他們分散在世界各地,而且不能通過電子郵件確定Skype的日期。我妹妹比我年輕一歲,每個星期一晚上都會同一群女友們一起用Houseparty觀看「單身漢」(The Bachelor)。我媽用Houseparty與妹妹和我溝通。十幾歲的青少年,使用Houseparty做以前在現實生活中青少年做的事 - 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進入家庭爬梯的「房間」,然後鎖上「門」。

 

[1]teenager通常翻譯成「青少年」,但這兩個詞並不完全同義。Teenager是指13-19歲。

 

相關閱讀:

臉書的故事:當華裔女遇上猶太男

碼工碼農的絕地反擊

 

家庭爬梯 

 

Musical.ly共同創始人朱駿Alex Zhu 在上海 (from gettyimages)

 

 

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4-11 05:58
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
回復 白露為霜 2017-4-11 07:16
fanlaifuqu: 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
心態很重要,認為自己是朝陽就是朝陽。
回復 解濱 2017-4-11 09:47
Yiren Lu是個不錯的記者。
回復 白露為霜 2017-4-11 10:48
解濱: Yiren Lu是個不錯的記者。
謝謝大俠來訪,問好!
回復 看得開 2017-4-11 11:37
我還未聽過HouseParty, 每天都與閨女、親人和朋友們用Snapchat,臉書和WhatsApp 聯繫.
回復 白露為霜 2017-4-11 12:01
看得開: 我還未聽過HouseParty, 每天都與閨女、親人和朋友們用Snapchat,臉書和WhatsApp 聯繫.
HouseParty我用過,適合多人同時視頻聊天。手機上也可以用。
回復 軟柿子 2017-4-11 16:31
看見他們興高采烈的,也能跟著高興!
回復 釣魚城 2017-4-11 19:28
能不能成一代還有點早
回復 白露為霜 2017-4-11 22:14
釣魚城: 能不能成一代還有點早
好的風險資本家能比別人更早地看見正在形成的趨勢,這樣才能賺到大錢。他們的判斷當然可能出錯,但總比失去機會要好。
回復 白露為霜 2017-4-11 22:14
軟柿子: 看見他們興高采烈的,也能跟著高興!
很高興你喜歡,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8 19: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