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含淚轉帖,超感人. 為了生命,留美博士故犯重婚罪

作者:Laile  於 2011-6-30 02: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

  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從來沒有在精神上和肉體上背叛過自己的妻子,他之所以用這種方式去「愛」一個身患絕症的美國女孩,完全是出於對生命的尊重!

  聶強是一位留學美國的博士,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某交友中心的聊天室里認識了一位名叫海倫娜的美國網友。海倫娜身患絕症,醫生說她的生命最多只能維持兩年。出於友情,聶強給了海倫娜很多照顧。誰知,海倫娜竟因此而深深地愛上了已有妻子的他,並且渴求自己能在生命的彌留之際成為他真正的新娘。善良的聶強不忍心看著一個如花的生命帶著遺憾離開人世,經過痛苦的思索后,出於對生命的尊重,他答應了海倫娜的要求,卻因此陷入被指控「重婚」和「偽造憑證」的尷尬境地。

  網路聊天,邂逅「最後的燭火」

  1993年7月,聶強畢業於中山大學,他的女朋友段薇是他大學時的同班同學。畢業后,聶強回到家鄉青島當了一名教師,原籍湖南的段薇也隨他回到青島,在一家事業單位上班。1994年5月1日,兩人結婚了。

  1997年,聶強和段薇分別考取美國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和匹茲堡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碩士研究生。兩人在同一州的兩座不同的城市讀書,相隔比較遠,半個多月才見一次面,因此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是在網上聊天室里傾訴思念之情。2000年,聶強和段薇都拿到了碩士文憑,聶強選擇了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段薇則在一家跨國公司找到了工作。

  2002年4月的一天晚上,聶強又來到某交友中心的聊天室里和妻子對話。這時,一個署名「thelastcandlefire」(最後的燭火)的女性網友點擊了他。平常如果不是和妻子交流,聶強很少和別人聊天,他不喜歡那種很虛擬的交友方式。那天也不例外,和「最後的燭火」聊了幾句,他覺得沒什麼意思,就跟她告別準備下線。但她極力挽留:「求求你再跟我聊一會,也許以後你再也見不到我了。」聶強從她的話中感到了一絲憂傷的氣息,這時他又想起她的網名,便問她為何取這個名字。她說:「因為我的生命是一縷隨時都可能熄滅的燭火。」

  聶強意識到這個網友可能確實遇到了麻煩,準備下線的他便又打起精神跟她聊了起來。他慢慢地知道了她的故事,她的真名叫海倫娜,23歲,家住費城,是個被人收養的孤女,從小就嚮往當一名白衣天使。1999年,她考上了南卡羅來納州的一所醫學院,但不久她就患上了慢性腎小球腎炎,她只好退學。去了許多家醫院,她的病也不見好轉。2001年秋天,她被紐約的醫學專家確診為尿毒症。專家還說,如果不趕緊做腎移植手術,她最多只能活兩年……

  聶強被海倫娜的敘述驚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下線后,他試著撥通了海倫娜留給他的電話,話筒那邊哭泣的聲音告訴他這不是一個玩笑。接下來的幾天,聶強都在網上和海倫娜聊天,他鼓勵她和病魔抗爭。由於沒有找到合適的腎源,她似乎已經失去了與疾病抗爭的勇氣。和海倫娜交往得越久,聶強就越感到應該幫她做點什麼。有一天,他去匹茲堡看段薇時,把這件事情跟她說了。段薇很大度地說:「你什麼時候買點禮品去探望一下海倫娜吧,順便勸勸她積極配合治療。」

  尊重生命,愛讓「最後的燭火」堅強地燃燒

  2002年5月下旬的一個星期天,聶強約了海倫娜在費城的一家咖啡館見面。恰好那天段薇也來了費城,他問她要不要一起去,段薇想了想說:「我去的話可能會讓她拘謹,她現在最需要一個傾訴對象,你還是自己去吧。」臨走時,段薇開玩笑地「警告」聶強:「你可不能跟她真的戀愛啊!」聶強深情地在段薇的臉上吻了一下,笑著說:「放心吧,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

  在咖啡館里,聶強第一次和海倫娜面對面地坐到了一起。正如聶強想象的那樣,海倫娜是一個清秀溫柔的女孩,病痛的折磨使她的身體看起來很虛弱,每說一會話,她就要靠在座位上休息一下。她告訴聶強,這是自己第一次見網友,她之所以打算見他,是因為他是個中國人,她非常喜歡那個神秘的東方古國。聶強盡量跟她談些輕鬆的話題,他說起剛來美國時發生的一些幽默故事,海倫娜不時被他逗得抿著嘴樂。但說著說著,海倫娜的眼神卻又黯淡下來,她說如果沒有遭遇這場突如其來的厄運,她現在也許正在中國旅遊呢!她那種楚楚可憐的氣質感染了善良的聶強,他的心也被如霧的傷感籠罩了。

  此後,聶強經常找機會去看海倫娜,每次去都會帶一些營養品,有時還陪她去醫院做透析。得知海倫娜喜歡聽音樂,聶強就給她買了許多CD,甚至在網上製作了漂亮的flash音樂發送給她。漸漸地,海倫娜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情愫在升起。每次電話鈴一響,她就會神采飛揚地跑過去接,如果不是聶強的,她就會失望不已。她已經悄悄地愛上了這個善良英俊的中國小夥子。

  聶強每次到海倫娜那裡,都要發郵件告訴段薇。段薇很了解丈夫的為人,知道他一向愛幫助別人,儘管作為女性,她的愛有著自私的一面,但聶強幫助的是一個時日不多、身患絕症的女孩,所以她從來沒有反對他們的交往。

  2002年8月,海倫娜的病情已經越來越重了,每周要去做好幾次透析,醫生說即使現在做腎移植手術,她的身體狀況也不適合了。這無疑等於給她判了「死刑」。聶強心急如焚,他一邊在網上發帖子徵集求醫信息,一邊極力鼓勵海倫娜不要放棄戰勝病魔的信心。

  有一天,一個印度留學生在網上告訴聶強,費城西北部一個叫莫里斯森的小鎮上住著一位印度神醫,他擅長治療疑難雜症,據說還治癒過癌症。聶強當即把這一信息告訴了海倫娜的父母。海倫娜的養父正要帶女兒去找那位印度醫生看病時,卻因為心臟病發作住進了醫院,海倫娜的養母只得去照顧自己的丈夫。聶強於是決定利用假日帶海倫娜去找那位印度老醫生看病。

  由於網友提供的地址不夠準確,聶強找到那位老醫生頗費周折。然而,那位印度老醫生配製的葯並沒有給海倫娜的病帶來神奇的療效,她的病情繼續惡化著。聶強為此憂心忡忡。

  8月下旬,聶強在自己的電子信箱里發現了海倫娜一封向他表達愛慕之情的長信。其實他早就從她的言行舉止中感覺到了她對他的好感,有好多次他都想告訴她,他已經結婚了。但一個朋友勸說他,他現在已經成了海倫娜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如果他告訴她真相,她肯定會崩潰的,所以他最終忍住沒有說。

  聶強把這封信給段薇看了。她起初有些生氣,責怪他處處留情。但聶強發誓說自己只是把海倫娜當作普通朋友對待,因為不忍心看著海倫娜在病痛中孤苦無助地掙扎,所以他才對她表示出了更多的關心。段薇從氣憤中冷靜下來后,想到聶強每次都是如實地向她講述和海倫娜的交往,從來沒有刻意去隱瞞什麼,段薇也就不生氣了。她和聶強開始商討該怎樣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如果生硬地拒絕海倫娜的求愛,她肯定會傷心欲絕,無疑會使她的病情雪上加霜,這是聶強和段薇都不願看到的。但是如果聶強接受海倫娜的求愛,段薇心裡又很不是滋味,誰會願意讓自己的丈夫去愛另一個女人呢?哪怕這種愛是假裝出來的。在兩人商量期間,聶強跟海倫娜聯繫少了,海倫娜也出乎意料地沒給他打電話,以前她睡覺前總是要聽到他的聲音才肯入睡。一天,聶強接到了海倫娜養父的電話,他一直以為聶強是在跟養女談戀愛,問兩人最近是不是鬧了矛盾?他說海倫娜這些日子一直茶飯不思,整天神思恍惚,病情也加重了。放下電話,聶強趕緊去看海倫娜。才一個多星期不見,她就瘦了許多,眼睛裡布滿了血絲。一看見聶強,她的淚水就嘩嘩地流了下來。

  聶強把這次見面的情景告訴了段薇,兩人終於商定,由他暫時出任海倫娜「男朋友」的角色,陪她走過生命的最後時光。段薇是含著淚同意這一方案的。聶強感動得把段薇摟在懷裡,他發誓說:「你放心,我無論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不會背叛你!」他還告訴段薇一個秘密:得尿毒症的病人不能過性生活,否則,無異於自殺。所以,他和海倫娜絕不會有太親密的行為。段薇聽了,更加放心了。

  聶強開始頻繁地和海倫娜接觸,他每天放學后都要去看她。有一天,海倫娜問聶強:「你到底是因為愛我跟我在一起,還是因為同情我而接近我?」聶強猶豫了一下,回答說:「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像我剛來美國時談的一個女朋友,但後來她去德國留學,我們就分手了。我喜歡你,一半也許是因為難忘初戀情結,一半是因為你身上的那種迷人的氣質。」聶強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忍不住紅了,因為他明知自己是在撒謊。但海倫娜卻幸福地笑了。

  感動費城,重婚罪和偽造憑證罪不成立

  聶強把大部分業餘時間都給了海倫娜,自然冷落了段薇,為此他深感愧疚。好在段薇非常通情達理。儘管聶強的「愛」使海倫娜變得日益開朗,但她的病並沒有絲毫起色,每周透析的次數也越來越多。經化驗,血肌酐930,血色素4.9……醫生嘆息著說,再這樣惡化下去,她將活不了多久。

  2002年復活節過後,海倫娜似乎已經預感到了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每次聶強起身離開時,她總是抱著他哭著不肯放手,好像生怕他一去不復返了似的。2003年初,她在看一個墨西哥電視連續劇時,發現女主角穿著婚紗很漂亮,她的心突然被觸動了:「親愛的,你娶我做你的新娘好嗎?」聶強愣住了,他是有婦之夫,重婚可不是兒戲。海倫娜並不知道聶強內心的想法,她還在憧憬:「你讓我享受一次完美的人生好不好?我想成為你真正的新娘!這樣即使馬上死去,我也沒有遺憾!」聶強借口要跟遠在中國的父母商量,暫時敷衍住了她。當晚,他失眠了,他不敢跟段薇說這件事,他怕她接受不了。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跟海倫娜的養父母坦白,告訴他們真相。

  海倫娜的養父母聽了聶強的解釋后,感動不已。他們找各種借口勸養女,說她的身體不適合結婚,而且聶強還在念博士,現在就結婚會影響他的學習。但海倫娜似乎主意已定,她說她不需要聶強為婚禮操心,她只需要舉行一場簡樸的婚禮,有一個名分就可以了,這樣她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也還是一個有丈夫的人。海倫娜的話讓她的養父母和聶強都感到心碎。秘密地商量了幾天後,他們決定答應她的要求。

  聶強把這件事瞞著段薇,他托朋友在國內開了一個假單身證明寄過來,還假冒父母的名義給海倫娜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對他倆的婚事表示祝賀。單純的海倫娜信以為真,每天都要把那封郵件樂呵呵地看上好幾遍。

  2003年4月初,聶強和海倫娜的婚禮在教堂舉行。那一天,聶強發現海倫娜笑靨如花。不幸的是,「婚」后不久,海倫娜的病情就急劇惡化,4月27日晚上10點多鐘,她突然昏迷過去,就再也沒有醒來。聶強後來在她的枕頭底下發現了數百隻千紙鶴,每一隻上面都寫著他的名字,因為她曾經聽聶強說過,在古老的東方傳說中,疊滿1000隻紙鶴就可以實現一個最美的心愿……

  聶強和海倫娜結婚的事被聶強所在大學的一個叫米勒的美國導師知道了。他那天偶然路過教堂時,目睹了整個婚禮,讓他吃驚的是,他知道聶強原來有一個中國妻子。米勒非常生氣,當他最終證實聶強並沒有和中國妻子離婚後,他指控聶強犯有重婚罪。段薇也因此知道了聶強瞞著她和海倫娜假結婚,最初的憤怒過後,她還是原諒了丈夫,她相信他的本意並不是背叛愛情和婚姻,而是出於對生命的一種尊重!庭審時,聶強和海倫娜的故事才被眾人所知,海倫娜的養父母也向陪審團求情,聲稱聶強那樣做是在幫助自己的養女快樂地走完生命的最後一程,並無任何重婚的動機,而且那些婚姻證明是偽造的,沒有法律效應,構不上重婚罪。法官雖然被聶強的行為感動,但他們又面臨著一個是否指控聶強犯有偽造憑證罪的難題。

  此案經媒體曝光后,許多費城居民紛紛表達了對聶強的支持,他們認為聶強「重婚」的做法雖然不值得肯定,但也不應該定罪,因為他無犯罪動機,也沒造成損害他人和社會的後果,相反還使一個本來對世界充滿絕望的不幸女孩「微笑著離去」。所以,他的作假行為充其量只能算作一個美麗的謊言。聶強的律師甚至在庭審辯論時說,作為被告的中國妻子都能原諒丈夫的「過錯」,為什麼一向標榜「仁慈」、「關愛」的美國人不能有一顆寬容和理解的心呢?在美國民眾的一片聲援下,更重要的是被這個愛情故事感動了的原告米勒最終撤銷了指控。

  塵埃落定,聶強和段薇重新恢復了平靜的生活,他們恩愛如初。

  回想那場突起的「重婚」風波,聶強和段薇已經能夠坦然面對。聶強深深地知道,自己從來沒有在精神和肉體上背叛過自己的妻子,他之所以用一種另類的方式去「愛」和溫暖一個身患絕症的美國女孩,完全是出於對生命的尊重! 分享到倍可親微博

高興
6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Nakedrun 2011-8-17 20:43
愛是最美好的太陽
回復 Laile 2011-8-18 11:04
Nakedrun: 愛是最美好的太陽
非常同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19: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