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病房故事】新冠病人去哪兒了?(嫣蝶博文代轉)

作者:徐福男兒  於 2021-2-1 13: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章代轉|通用分類:健康生活

題記 - 肺還是那個肺;胸片還是那個胸片;癥狀還是那個癥狀;診斷卻已不再是那個新冠肺炎了;

二周前,剛剛經歷過南加州新冠病情惡化:每6秒鐘就有一人確診感染,每8分鐘就有一人死亡的瘟疫恐懼。上周末病房連續三天的工作,只想趴在地上,欲哭無淚。
我忙,我累,我疑問,我力爭 !
我常常告誡自己,可以哭可以怨,但不可以不堅強!

似狂風暴雨襲擊南加州的新冠肺炎,隨著2021年一輪曙光,1月20日新總統上台,又像颱風一樣一下被捲走了。。。

忙:
上周五(1月22日)進病房,我的工作是把我科的新冠病人逐漸移出科室,新一輪的朝陽已經升起,我們的神經科病房正在回到原有的面貌。護士還是這樣的缺,32張病床的科室,按常規一個班上,我一個Charge,至少有10個RN,加三個護士助理,一個lift tech,一個秘書。但是現在是疫情下,必須接受surge ratio,一個班上有6個RN已經很奢侈了。同樣醫院缺的,還有護士助理、呼吸治療師、病房清潔工、搬運工、化驗員等等,連醫生都必須找on call的。醫院無論哪個崗位,大家都串在一根鋼絲上,必須小心翼翼地。一個不平衡往下掉,所有人都有落入懸崖的危險。無疑,床邊護士是走在這根鋼絲上的最龐大,最前沿的一支隊伍,鋼絲可以搖晃,前行者必須左右尋求平衡,難道這容易嗎?都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卻不知,新冠當頭,誰來挑戰?醫院是絞盡腦汁化了大本錢的。護士,每加班八個小時,除了原來的工資再加700刀獎金;每加四小時班可以多拿300刀。可是,願意來加班的人仍然聊聊無幾。前提是,必須要完成原來自己的班。大多數護士都是做一天,身心疲憊,第二天請假了。我自己就是二周上12小時七天的班,已經有四個小時over time,不請假已經是真英雄了,我不加班,我決不加班!

但我院真有ICU護士連續工作24小時的。也許這24小時可以賺到多於5千刀,相當於一般護士稅後一張工資單,但我會說,這是用生命換來的錢。想象一下24小時,一般人單不睡覺就已經非常困難了,更何況還要面對這些生命危在旦夕的重症新冠病人。這需要有一顆多麼強大的心臟,和頑強的毅力啊。已經完全超越了一個正常人的極限,我不推崇。

累:
疫情期間,高速公路上最多的車禍是疲勞工作的醫護人員。我科同事,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把自己嶄新的Tesla撞上高速公路的隔離欄,人被警察從車裡拖出來嚇得說不出話,全身疼痛,幸好只有手臂腫脹沒有骨折,車全報廢了。然後,卻不能在床邊照顧病人了,modify,只能看著整天叮噹不息的monitor。就在前兩天晚上,已經過了晚上七點,staffing office打電話給我。西區10號高速公路上有交通事故,部分同事要延時了。結果沒幾分鐘就接到我的同事A打電話到我的Vocera ,哭喪著臉,「我在10號公路上撞了別人。」
「啊呀,把大家都堵在高速公路上原來就是你啊!」接下來必須安慰幾句。 更有同事下班回家,直接把車對著自家的車庫門撞上去,「砰碰」一聲,把自己撞醒了,車頭和車庫門都毀了,她竟忘了開車庫門。疲勞啊,這些都是疲勞症所致。

疑:
這新冠病毒怎麼像龍捲風,刮到哪裡是哪裡。我們unit對新冠病人開開關關都在我的shift上,我的命就是勞碌命!也有同事責備我,為什麼不可以頂一頂,能拖就拖啊。其實,不論開與關,醫護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病人,既然我的工作已定在為病人服務,那就是責無旁貸!當初是把普通病房裝備成所有的covid room,現在又要重新清場,一樣的不容易啊。小到針筒,氧氣管,靜脈管,隔離袋,大到所有的房間、床,桌子,物物件件都要用UV lights來處理,若有一點點的疏忽,都是對non covid 病人的不公正。最後唯一沒有用UV lights 照到的卻是Nursing station.

大家都在抱怨現在什麼事都變得太快了。餐飲業不是要告現任加州州長紐森覆手為雨,餐館開開關關,半開半關,等有些老闆準備好了部分露天設備,又一個命令,只准外賣,時時刻刻都在變。民眾生氣,餐館老闆生氣,要告,告,告。

唉,比起這些變化,你們到醫院來看看吧,誰來賠醫護人員的生命?誰來關心這些新冠病人的後遺症?中國神魔小說《西遊記》中孫悟空會七十二變,在百年未遇的瘟疫面前,美國病房的變才是有恃無恐。

早已有人在我耳邊吹風,新總統上台了,又值新冠疫苗推廣,新冠病人會減少。好啊!這不是大好事嗎?這不是大家都期待的嗎?可是,可是,你不會想到,「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一夜之間急診室從每天爆滿的70~80人,最盛時候近100人,一下清零。神奇啊?神奇??不過,當天病房還是塞滿了新冠病人。

就在十多天前,醫院讓一批仍然需要靜脈注射新冠藥物Remdesivir的病人帶著活動性氧氣罐出院。第二天及以後幾天再回到Urgent care來打靜脈注射。這是好事,可以把床位讓給又一批新冠病人入住。

可是突然發現,每天彎彎繞繞排成長龍在醫院停車場做新冠核酸檢測的隊伍不見了。再後來,把新冠感染2~3周的病人,全部移出新冠病房。說是這些人已經經過新冠正規治療,不會感染其他人,可這些病人入院時 「covid-19 confirmed 」字樣在他們的名字邊並沒有抹掉。

再後來,也就是近幾天,我們stroke unit全部收的clean case,診斷很簡單,CHF or Pneumonia,很多是new onset CHF,肺炎已不再是新冠病毒肺炎了,而是常規的細菌性肺炎,因著這些病人所有Covid-19 核酸檢測陰性。病人仍然呼吸困難,氣短氣促,高燒咳嗽,腹瀉肌痛;肺部仍然是白嘩嘩的滲出,但是原因是心衰、肺水腫、肺炎而引起的改變,診斷不一樣,治療也不一樣。已經與新冠肺炎沒有半點關係了。

爭:
我科,不再是新冠病房了,PPE隨之也不再提供。我和同事們據理力爭,在這樣的高危病房裡連N95都不給,只會迫使更多的醫護人員感染或不願來上班。有同事說:「好了傷疤忘了痛。」我說:「傷疤還沒好呢,不是傷痕纍纍嗎?」 就在三周前周末,醫院一天兩次緊急Town hall meeting,因得知有unit聯合起來,晚班護士準備全部call in不來上班。有人來聯繫我,我告訴我的同事,我們能來還是來吧,要不醫院會更困難,病人誰來管?那天我真的告訴同事們,每人準備拿10個病人,包括我自己。結果,醫院所有的頭頭那個周末都來助陣了,又是free meal,又幫著做sitter。可一轉眼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們鐵打的兵?最後,醫院非常勉強允許我們仍然可以戴N95。

肺還是那個肺;胸片還是那個胸片;癥狀還是那個癥狀;診斷卻已不是那個新冠肺炎了;難道疫苗真有這麼神效?何況,新冠疫苗並不是百分之百保證不受感染。更何況,注射疫苗才剛剛開始,目前為止僅僅只有一小部分人注射了新冠疫苗。我這人一相喜歡問為什麼呢?還是沒忍住去問我們的大頭。得到的回復:醫院遵循政府的指導方針,新冠檢測標準不同了,大家心照不宣。

2020經受了大火的嚴烤,大選的嚴峻,瘟疫的大流行,是很特別的一年。從此,不必膜拜驚訝東方有個齊天大聖七十二變,在百年未遇的瘟疫面前,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現在知道,沒有什麼事是不會改變的,只要有人想改!只要有人敢改!

現在,還遠沒有到達已經控制了新冠病毒,可以摘口罩的程度;雖然開始注射了疫苗,要達到全民免疫還有一段距離。人們不要抱怨,要保持清醒,保護好自己和家人才是王者。

感悟於書上讀過的那句話:愛之於我,不是肌膚之親,不是一蔬一飯,他是一種不死的慾望,是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我做著一份照顧病人的工作,夢想本意一定想要大家健康,並真心的期待著新冠疫情可以真正的得到控制。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4 08: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