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教授的思想改造

作者:徐福男兒  於 2014-8-25 23: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政治隨想|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07評論

關鍵詞:思想改造, 老教授

村友dld兄的博文介紹陳徒手先生的新作《故國人民有所思 - 1949年後知識分子思想改造側影》,我沒有看過這本書,很想去買來看一看,但是對於1949年之後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卻有一些印象。餘生也晚,沒有輪到那一類的思想改造,我的那些印象來自我的老師們,那些沒有去台灣,留在大陸的既愛國又學識淵博的老教授。

我是文化大革命結束恢復高考之後的研究生,我們那一班同學入學的時候,導師們都已經將近八十歲了,他們言明招這批關門弟子是為了接續香火。畢業后留校,沒過三四年,我的導師就生病住院了。那時候的師生關係,就是「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勞」。導師是國家二級教授,按規定可以住高幹病房。上海的華東醫院,那時候就是高幹們的專屬醫院。老師住在醫院裡,我們留校的幾個弟子輪班

去病房伺候。我還記得老師想吃叉燒,我就騎著自行車到靜安寺附近的鴻運齋燒臘店去買叉燒,在病床邊伺候老師用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我們這一代,不但視為一種責任,也是一份感情。

老師午睡醒來,精神還可以,就同我們聊聊往事。我聽說老師年輕的時候才高八斗,風流倜儻,酒量又好,他告訴我,年輕時喝酒論「排」,他一次可以喝兩「排」,好像是十二瓶的樣子。酒酣,便作詩,臨池研墨,龍蛇飛舞。可是我看到的老師,沉默寡言,一句話都不多說。那時候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了,六四還沒有來到,是共產黨統治時期思想最活躍開放的幾年,可是老師在公眾場合還是口不臧否人物,更無論政治話題,那是絕口不言。反右運動時,因為謹言慎行,老師總算躲過一劫,沒有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但是,這並不表示他心裡沒有想法。

老師曾經說過,我們這批關門弟子,是他教過的最好的學生。為了這句話,他的一位五十年代的學生、後來的副校長還頗為不樂,難為過我們這批學弟。在病榻前,也許因為信得過這些關門弟子,也許覺得自己來日無多,總之老師對我們說了很多平時他絕對不會說的話。他告訴我在五十年代初期被送去甘肅參加思想改造學習班的事,當時共產黨的幹部要求這些教授們要「放下架子,丟掉面子」,改造資產階級思想,做無產階級的新人。老師說:「一個讀書人,就是要有架子,有面子,不然就可以無所不為,就不成其為讀書人了。」 架子和面子,我理解就是做人的底線。看看今天那些司馬南、張宏良、吳法天、余秋雨一類的東西,真是不幸而被言中啊!

老師還對我說:「剛解放的時候,以為毛是個開國明君,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個草頭王。」 三十年坎坷,總算看清了草頭王的真面目,這恐怕是那一代大多數讀書人的心路歷程吧。

老師住院那一陣子,賀子珍正巧也住在醫院裡。談起賀子珍,老師說,楊開慧還關在牢里,毛就同賀子珍結婚,再怎麼也說不過去。幾天後,我與賀子珍在病房走廊上覿面相逢,她坐著輪椅,已經站不起來了,可是看人的眼神還是閃閃放光。這個女人當年一定也非常強悍,才會看上毛這類梟雄。

像我導師那樣的老先生,被共產黨改造得全無稜角,只有踐行「國無道,危行言遜」 這一條路。可是心中的鬱悶牢騷總得有個出路,那便是以詩言志。詩言志也有危險,清朝的文字獄便是先例。所以老師的詩深藏不以示人,直到身後,做弟子的為他出集子,才得以問世。下面我挑幾首與大家分享:

《詠史》:雙闕苕蕘隔兩宮,竇家刺客滿城中。諫書一紙傳天下,始識廬江嚄唶翁。(註:此謂馬寅初先生)

《讀史一》:求田蕭相猶難免,辟穀留侯僅得容。終始武侯無惑志,方知先主是真龍。

《讀史二》: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羨韓彭?將軍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丙辰紀事一》:太息山陵未掩藏,孰知魑魅在蕭牆。新聲競奏《桑條曲》,神柄潛歸偃月堂。何止蛟龍愁失水,卻教狐鼠極跳梁。諸公不定安邦計,塗炭蒼生恐未央。

《丙辰紀事二》:迅掃鑱槍得未曾,喜看寰宇復清澄。天行威令風雷動,地泱陽和草木欣。休訝六軍齊左袒,只緣四海盼中興。纖兒枉作拿雲夢,千丈冰山一夕崩。

借史事而影射時事,是無可奈何的宣洩,好在共產黨那幾個土幹部也看不懂這些隱言。不過如果碰上賣身投靠的文人,再加羅織,肯定也會有麻煩。老教授做一世學問,寫詩還得如此「微而婉」,豈不令人扼腕?最後兩首《丙辰紀事》總算可以暢快一點說出心情(丙辰是1976年,四人幫被抓起來了),可惜已經垂垂老矣。

從那個年代至今,又是三十多年過去了,誠然,中國人講話已經可以放開得多,這也算是個進步吧。希望哪一天不再提思想改造,不再以言治罪,就是我的中國夢了。



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3

難過
1

拍磚

支持
4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7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4-8-25 23:34
有許多話要說!
回復 徐福男兒 2014-8-25 23:35
fanlaifuqu: 有許多話要說!
翻老好!回首前塵,真是一言難盡。
回復 sousuo 2014-8-25 23:50
這些詩每一片都是「魯迅獎」。
回復 fanlaifuqu 2014-8-26 00:04
共產黨該做的就是真心實意的悔改,以移除臭皮囊為第一步!
回復 sousuo 2014-8-26 00:29
現在已經沒了老教授,有的是犬儒了,如果還「儒」的話。

所以不用思想改造,基本上全沒思想了。
回復 trunkzhao 2014-8-26 00:41
sousuo: 現在已經沒了老教授,有的是犬儒了,如果還「儒」的話。

所以不用思想改造,基本上全沒思想了。
沒有儒,只有奴。
回復 trunkzhao 2014-8-26 00:44
讀史一二當年都是夠十五二十年標準的反詩。所以感謝黨,這些東西也竟然讓出版,還有人說中國言論無自由嗎?
回復 穿鞋的蜻蜓 2014-8-26 01:01
值得一再拜讀的好文,文思,文筆,文品。。。。。。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8-26 01:19
"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羨韓彭?將軍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反詩啊~  
回復 jc0473 2014-8-26 01:53
白露為霜: "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羨韓彭?將軍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反詩啊~   
株連九族   
回復 leahzhang 2014-8-26 02:14
徐兄人品與才品皆貴重!
回復 前兆 2014-8-26 02:27
你還想要做夢,我已經不做夢了!     
回復 xqw63 2014-8-26 02:41
前輩,景仰
回復 ruthrose 2014-8-26 03:29
犬儒文化是是馬列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
回復 飛雲 2014-8-26 05:01
悲哀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4-8-26 05:43
文字獄何時開門,中國明主就向前走了一大步。然而誰又敢當這開門先鋒?聽不了不同的聲音,文字獄就無法放開。為這些老教授深感不平。懷才不遇呀!悲痛!
回復 亦云 2014-8-26 07:02
老前輩呀!
回復 dld 2014-8-26 07:05
徐福兄靚文剛剛拜讀,

思緒萬千,真希望我們青春再度!

鮮花萬束祭先輩,萬箭齊發刺毛喉。

好男兒---志在四方,共產主義---在何方?

請問各位---共產主義人生觀:是不是就是:

毛腐朽的殺人玉鳳人生觀?天下興亡---碎臘肉萬段!
回復 dld 2014-8-26 07:11
fanlaifuqu: 有許多話要說!
千言萬語,求醫問葯----路在何方?
回復 fanlaifuqu 2014-8-26 07:14
dld: 千言萬語,求醫問葯----路在何方?
第一步遷毛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16: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