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搬家(小說)

作者:紙色戀曲  於 2019-6-20 20:2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銘川的父母很早就開始鍛煉他獨立生活的能力,對他比較嚴厲。銘川將孤獨的自己藏進了霸道的面具,想要被父母關心,被父母提起,不斷地闖禍,引起父母的注意。壞脾氣的他遇到了好脾氣的佳璇。善良包容,溫柔體貼,偶爾的小性子令他深深著迷。每天微笑著和他道晚安,下雨時送傘,運動完遞水,囑咐他好好吃飯,少吃垃圾食品,多吃水果。對他生活中的喜怒哀樂真誠用心的聆聽,溫柔地給予建議。曾經純粹的愛著他,想微笑著站在他的身旁,頭一歪輕觸他的肩膀。縱容他的壞脾氣,承受著他的家人帶給她的壓力。銘川出了車禍,佳璇第一個趕到他身邊,送他去醫院,安頓照顧好他后給他的家人打電話,換來的是他家人無禮的對待,被他們粗暴地趕出醫院。一個月後,他傷勢痊癒,給她打了電話,她毫不猶豫地來了,帶著親手做的他最愛吃的排骨飯。他感動的流淚了,這種被人放在心上疼愛的感受是父母無法給予的。可一時的感動很快被他的自私任性淹沒了,辜負比拒絕更傷人。他將她的讓步寬容當作了揮霍的資本,終於佳璇拋棄了對他的最後一點期待,最後的一點兒忍耐。銘川曾問她能否忘記過去,冰釋前嫌,做回普通朋友。佳璇說不能,對別人可以,唯獨他不行,無法釋懷。他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曾經深愛過,無法成為仇人,曾經傷害過,無法成為朋友。忘不了的過去,留不住的人心。再也回不去的曾經。

            經常一不留神習慣性的多煮出的飯她除了倒掉別無他法,現在家中忽然停電,她也可以熟練的摸黑上床,只是無法隨手打開床頭燈讓她無力,感到害怕,同事聚會再無人催她早回,不知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習慣了家裡冷冰冰的空氣,習慣了一個人去電影院,一個人吃兩杯爆米花,習慣了看見身邊好笑的事情想與人分享卻未尋到他時將懸於口中的話吞咽下去,被夜晚的孤獨沖昏頭時想迫切的找個人陪在身邊不談愛情,第二天的陽光將她的理智帶回,她告訴自己,自己可以過得很好,誰也不需要。

         下班穿過小巷,路過擁吻的情侶,路過對著河水哭泣的姑娘,路過一對爭吵的夫妻,路過一位手捧玫瑰奔跑的男孩,路過三五成群嬉笑打鬧的初中生,路過燈火輝煌,路過寂靜凄冷,路過在他們第一次擁吻的街角,她自以為的堅強碎成了渣,兩行清淚無聲落下。

        冬夜寂寥清冷,破落的枯葉撒落在泥土上,彷彿能聞到植物腐敗和死亡的氣息。佳璇呼吸著冷冰冰的空氣,寒意直達心底,呼出的熱氣像奔向遠方的無情的火車,很快就沒了蹤影。雙手被冷空氣凍得有些麻木。站在住屋樓下抬頭望著那抹熟悉的微光,心下一片澀然。自分手后,佳璇將銘川用的杯子,碗筷,床單,枕套,衣物,甚至他買的藍底紅花的歐式百褶窗帘布,景德鎮青花描金茶具都打包免費送給了收廢品的大爺。大爺怕她反悔,急急將東西放上三輪車,快快地蹬車離開,望著大爺匆匆離去的背影,她心情複雜。雖然將屋子裡銘川留下的日常用品清理的乾乾淨淨,可生活中與他共有的習慣很難斷的徹底。他每次關音響器材之前都會先將音量調低,說這樣可以延長音響器材的壽命。每次離家時會留一盞燈,說是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他離開后,她保留了這些生活習慣。

        晚歸的人望著自家的燈火,心是溫的,軟的。佳璇望著自家無人等候的燈光,心裡涼涼的,那是一份殘缺的愛意。站在家門口,僵硬的手指不利索的將鑰匙插了兩次才捅進鑰匙孔開了門。夜已深,準備洗漱睡覺,抬頭看見了浴室里新買的綠茶香型的洗髮水,眼睛還是有些不由自主的濕潤,記憶的閘門在不經意間彈開。

        佳璇討厭甜膩的飲料和加了糖漿的甜品。銘川因超市特價買回來了兩大瓶飄柔蜂蜜香型的洗髮水,每次洗頭都要強忍著那甜膩的糖漿味,苦不堪言。想要開口抱怨又覺得有些打擊他的購物積極性,想著等著兩瓶用完后,自己買一款清香型的洗髮水。沒想好不容易兩瓶糖漿飄柔快用完了,他又從超市搶購了兩大瓶飄柔糖漿洗髮水,她忍無可忍的發飆了。

     他無限委屈"你咋不早說呀~"

     她無奈的扶額"我這不是不想打擊你嗎,結果換來了你一次又一次對我的打擊,沒完了,是吧!"

     他狗腿狀"我這不是完了嗎,你消消氣,氣大傷身,會變老,變胖的。「

     她微笑著"那不就如你所願,換個老婆。"

     他討好地說"老婆自然是老的好,不過這個老是相伴到老,不是生氣變老。趕明個,我去超市抱一堆非糖漿香型洗髮水,任你挑選,剩下你不愛的統統給我用。"

     佳璇調侃"你買那麼多洗髮水準備用到下輩子嗎?你很敗家啊~"

    銘川順杆子爬"所以我才迫切需要領導你的英明指導啊,非你不可!"

     往事歷歷在目,偶爾小性子的恩愛嬉鬧有多甜,現在回望過去心就有多苦。感情中令人放不下,忘不了的,斷不掉的,不是恨,是過往中偶爾的甜蜜。因為太難得,所以牢記於心吧。

     分手后佳璇將他的電話刪除,微信,微博屏蔽,彷彿這樣就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完整的生活。「不知他考研是否順利,和新女友是否依舊濃情蜜意,是否早就沒良心的將她忘了。」愛操心的壞習慣得趕快戒掉啊,她隨即在心中默念著。疲憊地給自己熱了一杯牛奶,坐在客廳中央淺藍色的布藝沙發里,想起來去年夏天。炎熱的空氣席捲了整座城市,偶爾颳起的夏風,掃過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也都蘊涵著襲人的熱量。躲在冷氣房裡的兩個人看著電台美食節目中的火鍋特輯,特饞。她衝去樓下頂著炎陽買了一堆做火鍋的食材和一個大西瓜。他進了廚房洗菜,切菜,切西瓜,一氣呵成后。兩人樂顛顛地在冷氣房裡邊看電視邊涮火鍋。一個穿著隨意的大短褲,一個穿著清涼的小背心,吃飽喝足后,啃了一大盤冰西瓜就葛優癱狀倒在沙發上。無視滿桌的杯盤狼藉,

     他打著啤酒嗝說「咱兩都吃撐了,動一下都覺得好幸苦,你下樓買菜,我洗菜下鍋,洗碗就石頭剪刀布吧」

     她搖搖頭笑著說」文化人自然用文雅的方法定輸贏,古詩詞接龍吧~「

      他不滿的撇撇嘴「你是欺負我沒文化?「

      她滿意地點點頭」你自己說你沒文化,不要妄自菲薄嘛,給你個機會來證明一下,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呢,是吧~」

     輸了結果也不能弱了氣勢,他一咬牙不再羅嗦「我先來~「

 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梅花竹里無人見,一夜吹香過石橋。橋東橋西好楊柳,人來人去唱歌行。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他一身長嘆,光棍地宣布」我輸了。「

      她樂呵呵從沙發上起身,邊清理著杯盤,邊得意地笑著說」你躺著休息吧,我來吧,你要記得欠我一次,嗯~不對,加上上上上次,好像有四五次了,可以記賬的,某天我要一次性收賬。「

     他開心地在沙發上挪了一個更舒服的位置,咧著嘴笑著問」你這話是嫌我腦子笨?「

     她笑著沖他揚眉「你腦子笨是先天的,我是嫌你後天的四肢不勤。」

     現在想來當時的她說錯了,後來一些事證明笨的是她,那些他欠下的債永遠都收不回。天真的她想要簡單開心的過一輩子,可當愛情不再是兩個人的事,生活就絕對不可能簡單,他會為家人,哥們,甚至女性朋友毫無緣由地與她爭執,無理取鬧的惹她生氣,然後迅速道歉,約了以後不吵架,可以後的以後,他們又吵了,周而復始,直到她親眼看見了他與女同事親密簡訊。她才從夢中醒來,明白自己原來是孤獨的,孤獨不是寂寞,無所事事會感到寂寞,日理萬機不再寂寞仍然會孤獨,孤獨不是孤單,門口羅雀會感到孤單,門庭若市不再孤單仍會孤獨。淺層的言語溝通很容易,深層的真情呼應很難。孤獨不是經濟問題,生理問題,是心靈問題,她的心沒有被他收留,理解。

      佳璇身邊生死相依的好閨蜜找了男友后就不見蹤影,開始了自己嶄新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人是生而孤獨的。她喝完熱牛奶,從沙發上起身,望見窗外高懸的冷月,曾經的佳璇以為銘川是她一生中最亮的月光,然而月光再亮,終究冰涼。是到走出過去的時候了,丟了舊物,收了茶具,屏蔽了微信還是不夠啊,她在心裡嘆息著,屋子裡有太多的回憶包裹著她,一遍一遍的提醒著他們曾經的小甜蜜,她與過去斷的還不夠徹底,搬家吧,她終於下了決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21 20: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