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遺囑(上)

作者:紙色戀曲  於 2018-11-1 14: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亦婞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兩歲父母離婚,哥哥自然是跟了父親,她判給母親,父親成了她印象中厚重相冊里發黃照片中的模糊身影。在她3歲時,母親拋下她遠嫁,後來似乎只見過母親兩次,來去匆匆的靚麗倩影,看亦婞的眼神透著冷漠,沒有別家父母看自家孩子的溫情歡喜。少時不明緣由,後來才聽親戚說她是母親」不情願「之下懷上的,自然不招母親待見,父母對孩子的溫暖愛意這輩子都與她無緣。因為她不是」愛「的結晶。一直和姥姥住在鄉下大宅,和田野上的野草野花野孩子相伴,鄉下不知愁的日倒也逍遙自在。六歲那年,姥姥抹著淚說母親出了車禍去世,接著不斷數落著那個冷情冷心的男人,亦婞的父親——亦峰。七歲那年,姥姥口中」沒良心』的父親將亦婞接回了城中老宅。離開前幾天,神經質般的奶奶在耳邊嘮叨著亦婞不懂的榮華富貴,嘮叨著哥哥亦樊會討厭她,離亦樊遠些就好,最重要的是討好父親,努力學習,才能有個好的前程,過上自己想過的幸福日子,其實關於什麼是幸福,亦婞的小腦袋瓜子是一腦糨糊。

     奶奶的狂轟濫炸令她頭暈腦脹,在昏昏沉沉中只聽明白一件事,自己將和討厭她的哥哥亦樊一起住。從陰暗狹窄的小閣樓搬去豪華整潔的大別墅,有一種搖搖欲墜的不真實感令她心生惶恐。不苟言笑的父親,冷漠相對的哥哥亦樊,再遲鈍的亦婞也認清了自己不被待見的事實。父親很忙,很少看見,即便在家也是花時間訓誡教導哥哥亦樊,對亦婞只是例行問候幾句而已,亦婞在父親的眼裡就是個透明的存在。照顧亦婞的阿姨在父親面前對她噓寒問暖,私下無人對她推推搡搡,惡語相向。從未上過學的她無法跟上學校的進度,被同學嘲笑,許多同學都有哥哥姐姐護著,她打心裡喜歡自己的哥哥,覺得哥哥像從漫畫書中走出來的少年,清新俊美,尤其笑的時候,眼睛里彷彿溢滿星光,分外迷人,可惜哥哥的美好從來都與她無關,亦樊從進家門似乎沒有正眼看過她,奶奶說哥哥會討厭她,怨恨她奪走屬於他的東西,成人的世界亦婞不懂,只是覺得心裡萬分委屈,想不明白,自己從來沒有動過哥哥的任何東西,怎麼會奪走屬於他的東西呢?為了消弱自己的存在感,亦婞連吃飯都儘可能的快,小心翼翼的地避著他。

      某天凌晨,亦婞正蜷曲在二樓沙發上打盹,被人搖醒,她揉著惺忪的雙眼,抬頭看清是哥哥時,嚇蒙了「你怎麼睡沙發?」亦樊皺眉,「門鎖了,阿姨睡了~」亦婞不安地攥著沙發旁的作業本。「你不會敲門嗎?」亦樊不耐「阿姨說我若不在她睡覺之前回房,就不可以回去了,我昨晚在書房做功課,不小心過了時間,所以~「亦婞越說聲音越低,越說心裡越怕,恨不能將自己的身體蜷縮進沙發縫裡。」我帶你去找她!「亦樊眼中含著怒意強拉起沁婞的手大步走向她的卧室,」不行~會被罵的!「亦婞劇烈掙扎妄圖抽回被哥哥緊拽的小手,語帶哭腔的低聲請求。」我看她敢不敢!「冷冷的聲音伴隨著大腳的踹門。巨大的聲響把整個老宅都震醒了。剎那間燈火通明,傭人全都垂首站立客廳,阿姨跌坐地上哭訴,管家板臉訓斥,哥哥面色冰冷,隱含怒意。被哥哥緊握的小手感覺很溫暖,這一刻才十幾歲只是初中生的哥哥在她眼裡仿若天神。

      因亦婞的入住,父親對亦樊心生愧意,這幾天將主宅完全交予他管理,這次他趁勢立威下了重手,就是讓這些下人擺正位置,認清形勢。關於這個妹妹,亦樊有些矛盾,他排斥的只是她的身份,他心裡明白這身份不是妹妹選的,被冷落的妹妹有些無辜,小小的,糯糯如同貓一般的妹妹很可愛,看見朋友的弟弟妹妹們飛揚跋扈,人見人厭,狗見狗煩,更襯得溫柔膽小的妹妹人見人愛,花見花開。這次順勢而為,幫妹妹一把后,她就開始鍥而不捨地搖著尾巴粘在他身邊。他從小就喜歡貓,在冰冷空蕩地大宅里養一隻溫柔乖巧地貓,抱著它蜷曲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或翻著書,那是一種奢靡地享受。父親拒絕宅中養任何寵物,理由玩物尚志。貓養不成,養一位跟貓一樣可愛地妹妹也不錯,粘人的妹妹讓他的心變得溫暖柔和,丟掉了剛開始的彆扭和排斥,從此他在寵妹大道上勇往直前,一發不可收拾。

      亦樊對亦婞是疼愛,寵愛,溺愛 ,可亦婞依然煩惱不斷,姥姥說學習不好就沒有幸福,這句話她記住了,她雖然不懂姥姥口中的所謂幸福,但不影響她對好成績的渴望,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呆望著自己數學試卷上鮮紅的55分,覺得自己最近貌似也有努力,不懂的題為何還是那麼多,真的很煩惱。耳邊迴響著剛剛數學老師恨鐵不成鋼的嘆息搖頭,眼圈微紅,放學鈴聲響起,心情沮喪的她垂著腦袋,走向學校大門,亦樊一如往常地靠在車門邊微笑著看著她,今天亦婞只想靜靜,不想見任何人,尤其是哥哥,只是想想而已,亦樊看見她無精打采,一愣之後大步向她走來,取下她背上的書包,關切地問」怎麼啦?身體不舒服?還是被同學欺負啦?「亦婞撇了撇嘴,搖了搖頭,」那是怎麼啦?「亦樊邊扶她進車邊問」數學考砸啦,不及格「話落完緊接著就是兩行清淚,亦樊伸手在亦婞頭頂揉了一把,幫她關好車門笑道」今晚哥看看你的功課,給你補課,一定能補到你拿全班第一!「是啊,全能的哥哥補課水平自然也是一流的,能有什麼不放心呢,亦婞重拾信心,沮喪的情緒煙消雲散了,想著以後亦樊會陪著自己一起學習,心情莫名的好了許多。

        接下來亦婞開啟努力學習模式,亦樊每天都會分析解答亦婞習題冊上的錯題,幫她做好卷面分析,亦婞聽明白講解後會找來類似題型練習,埋頭做題到12點才睡覺。課業補上去了,身體也需要補補,亦樊囑咐煮飯的阿姨變著花樣做不同的夜宵,有時甚至親自轉進廚房,淘米,點火做一鍋熱騰騰香噴噴的八寶粥端進書房。以前奶奶口中的幸福,亦婞不懂,可現在看著用心給她補課,甚至會親自下廚洗手為她做宵夜的哥哥時,感覺到了真真切切的開心。

       亦婞樣貌好,性情好,成績飛速提升也邁入了「好」的行列,這樣的「三好生」自然是頗受男生的歡迎,一些在女生眼中視為「男神」級的男生頻頻向她示好,努力在亦婞面前刷存在感。異性緣好自然惹來同性的妒忌,有人偷偷放毛毛蟲在她文具盒,有人將她的作業本偷撕了,那些男生在她眼裡不過都是普通同學而已,這個無妄之災令亦婞覺得很委屈,對被幼稚的「針對」,在學校時表現的風輕雲淡,毫不在意,頗有女王范兒,回家就梨花帶雨地向哥哥哭訴,立刻變身成柔弱小女生。亦樊問明緣由溫言細語安慰良久后,起身打了幾個電話,隔天上學,學校大門口,一臉狼狽欺負過她的女生被父母押著不停地向她道歉。欺負她的同學從此對她退避三舍。校園傳說若是欺負了她,馬上就會被她的召喚獸狠狠的修理。

       可誰曾想這長達十多年的溫情脈脈的兄妹情卻在一夕間崩毀。父親去世留下遺囑,亦樊單獨看了遺囑卻對亦婞隻字不提遺囑的內容,亦婞也不甚在意,有哥哥陪在身邊過著安穩溫馨的日子,她覺得很滿足,她對哥哥是全心的信任。小叔跑到亦婞跟前說亦樊侵吞了父親留給她的家產,她聞后嗤之以鼻,何用侵吞,她完全可以雙手奉上,好不好!可出於對這種挑撥離間的憤怒,亦婞還是衝到亦樊面前詢問「哥,遺囑到底寫了什麼?我什麼都不要,全給你。我就只是想知道內容而已。」「你不要管這些事。「亦樊拒絕回答」我只是想知道內容後去打回那些挑撥離間我們關係的人的臉,小叔說你霸佔屬於我的家產,我不信,你是我心裡唯一的親人,我的東西全部都可以給你,何須霸佔。我只是想知道實情,我只是想要證明我們是親密無間,絕對信任的「」你年紀小,不必問這些~「再次被推拒后她心涼了,以為再親近不過的哥哥居然完全不信任她,這顛覆了多年來她對深厚的兄妹情的認知。

       亦婞開始頻繁的和亦樊爭吵,甚至威脅要對簿公堂,這樣遺囑就必須公開,他再也無法隱瞞遺囑的內容。亦樊第一次露出掙扎的表情,緩慢地閉上眼開口」算哥求你~「亦婞一下被擊垮了,從小到大她向哥哥任性地要求過許多事,哥哥從未婉拒過,這是第一次哥哥求她做一件事,她無法開口拒絕。原來十多年的好,只是等在這裡換這一刻的心軟妥協嗎?難道那些榮華富貴比兄妹情更重要嗎?何況亦婞要的不是榮華富貴,只是單純地想要情感中的那份簡單的信任,原本亦婞篤信的「存在」一夕化為烏有。他們的情感輕易地被一份遺囑割裂成碎片。亦婞第一時間被亦樊清除戰局后隨即被安排在國外讀書,沒有亦婞這塊絆腳石,四年間亦樊勢如破竹地將集團公司收入囊中,董事長的位置穩如磬石。

      這次回國亦婞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照顧她生活的管家,亦婞知道這位管家一直有和哥哥保持聯繫,早一天她就偷偷去機場寄存了行李,騙管家說在同學家過夜。從機場一出來亦婞就興奮地坐在計程車中憧憬著,一向運籌帷幄的哥哥見到突然出現的妹妹會是一種怎樣的表情。亦婞那天使般精緻的面容流露出的是滿滿的惡意。」去市中心的中發大廈~「」去辦事兒?「中年司機很健談"去找人」「員工家屬」「算是吧」她嘴角噙著笑意。「中發集團最近發展的很好啊,轉型很成功,據說老闆三十歲都未到,年少有為啊!有膽識有氣魄,我讓我兒子好好學學,他愣說只不過是仗著父親留下的遺產罷了,小兔崽子懂個屁,守業比創業更難,掌舵人去世,繼承人年輕,在虎視眈眈,群狼環視的環境中坐穩那把董事長的交椅靠的絕不僅僅是運氣,那是實力!」

      聽著大叔對亦樊滔滔不絕的讚譽,亦婞莫名的感到不快,不屑地開口說「聽說這位年輕的老闆是個不好惹的狠角色,四年前他父親去世,有人偷怕了他的照片放在網上,偷拍照片的狗仔老闆開了一家小工作室,工作室的幾位員工被他告的家破人亡。要不然你以為為何從那以後網上就清靜啦,四年再也沒有流出過他的照片。」「家破人亡,也太誇張了."侃侃而談的司機驚了」判決下來,工作室的頭賠不起巨額罰金,抵了房子,離了婚,老闆依舊不肯放過,雇了催債公司催款,那個小頭兒被逼的跳樓自殺啦~「」這心也太狠啦,不就是一張照片的事兒嗎,賠點錢就算了,還逼出人命啦,那照片我也看過,人不可貌相,看起來文質彬彬,做的事心狠手辣,那些公子哥大少爺不把人命當命,這種人會有報應的!「聽著司機的對亦樊的詛咒,亦婞覺得心裡堵得難受,出聲辯護」其實那個小頭兒是個老懶,在外面借了許多債,跳樓自殺只是作秀想躲債而已,他惜命的很,並沒有打算真的跳樓。「"啊~小姑年你下回說話別大喘氣,太容易讓人誤會啦。」神轉折令中年司機適應不良。

      中發大廈銀灰色的金屬外牆,墨綠色的大理石地面,薩米特裝飾的白色走廊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冷硬的光芒,亦如亦樊的行事風格。笑容甜美的亦婞尋人之路並不順暢,得知哥哥在會議室開會,就拉著行李箱直奔會議室,一路上被哥哥的助理一阻再阻,若不是亦婞威脅稱自己是老闆的親妹妹,估計早就被保安連人帶行李給丟到大門口外邊啦。助理無禮的措辭令她心生惱怒,臉上帶著笑,心裡揣著恨,新仇舊恨都記在了他一個人賬上。「抱歉,打攪了~」會議室的門被強行推開,一雙明亮靈動的含笑鳳眼將她精緻白皙的臉龐襯得格外驚艷,淺藍色的繡花牛仔褲配著大紅色的v字領修身針織衫,亭亭玉立,美麗清秀。手中拖著一隻超大的廣告色行李箱,色彩艷麗的可以做夜路警示牌。亦樊看見亦婞時彷彿終年波瀾不驚的沉穩表情里盪起了一道深深的波紋,短暫的只有兩秒中,還是被亦婞敏銳的捕捉到了,心裡非常滿意。

             亦婞面帶微笑,語表歉意,行為卻沒有一絲抱歉之意,這不是向主人入門的有禮詢問,而是無禮闖入的野蠻通知。高管們不但被她的美色驚到更被她的大膽嚇到。前天有位八竿子打不著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外戚來公司找老闆亂套近乎,亂闖會議室,老闆冷笑著叫保安押人離開,將"失手錯放"人的一桿員工全部嚴懲,其中一個已經回家吃自己去了。「我剛從才機場出來,你送我回家,我沒有車,也沒家裡的鑰匙。」這是把老闆當司機的節奏,高管們集體為勇氣可嘉,下場可怕的美女默哀,他向她點頭示意一下稍等,開口對門口的助理說「我有事先走一下,大家繼續,張助理代替我出席會議,做好會議筆錄。」亦樊微笑著大步走到亦婞身邊準備幫她拉行李箱,亦婞卻沒有鬆開手中的拉杆轉身出門,而是對著張經理展顏一笑「剛才您可是再三強調我要有自知之明,請問我應該有怎樣的自知之明呢?」張經理臉色微紅,連聲道歉。亦樊聞言臉色一冷,對張助理說「你不用開會了,下樓叫嚴助理上來代我開會,順便告訴他,以後他就是我的第一助理,你不必在我這層辦公,人事部會另行安排你的工作。「張助理臉色慘白。亦婞施施然走出辦公室,身後緊跟著眉梢帶笑的亦樊。會議室里是一群」炸了鍋「的 高管們。

                亦樊邊走邊給司機打電話」開一輛車過來,停在門口,對~現在!「兩人到了樓下大廳,司機已經將車停在門口了,亦樊走到車旁對司機說」把鑰匙給我~「司機一愣」您這是要自己開車?「」我自己開,打電話回老宅,說我妹妹從國外回來了,叫周阿姨收拾一間客房出來。「將行李箱放在後備箱后,兩人安靜地坐在車裡,亦樊好脾氣地看著亦婞笑道」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一定很累吧?」亦婞冷著臉對他的關心毫不買賬「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不必演戲,你自己開車是怕我們吵架被外人聽了去,影響你的老闆形象吧。」亦樊苦笑著「我在你心裡恐怕只剩薄情寡義的形象了吧!」「你還有點兒自知之明~我這次回來是和你爭家產的,以前我未成年能做的事不多,現在我已經成年了,我要拿回屬於我的那份家產!」「我知道,放心,你會等到一個滿意的答覆~「亦樊沖她溫柔的笑著,亦婞怒瞪回去「別敷衍我,別指望對我好點兒,我就心軟!」

              亦樊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無意聽了電話內容的亦婞忍不住問」你過一會還要出門?「」嗯~我先把你送到老宅,我再回市區。「」你晚上還回去嗎?「」不回~平常工作日我不回老宅住。「我住在市區的公寓,地方小,老宅地方大,寬敞舒適,有什麼事都可以叫阿姨幫忙,你在老宅會住的很舒服的。」亦婞的心咯噔一下,不能住一起,怎麼折騰他,怎麼報仇啊!不能報仇住皇宮也不舒坦。「我不要住老宅,我要和你一起住~」「地方小,我怕你不習慣~」我沒住你怎知我就不習慣呢?「」一回來你就想把我丟下不管,還說會給我滿意的答覆,你分明就是在敷衍我~「」好!晚上你就住公寓!「這麼快就答應了,亦婞有些吃驚,心裡的小人歡快地舉起剪刀手。

              問了公寓的地址知道了大致方向,亦婞心裡的小魔頭忍不住探了探爪子「我要吃東大門的糯米糕。」「糯米糕哪兒都有賣的,回頭我順路給你找一家。」妥協就不叫為難啦,她自然不答應「我只要吃東大門那家的,我最喜歡那家的味道,甜而不膩,你若不答應我就打電話給律師,遺囑的事還沒解決呢!」赤裸裸小人嘴臉的她滿臉得意。亦樊聞言默默將車調頭轉了方向,「是不是我只要一提」遺囑「或」律師「,你就什麼都答應我呀?」她洋洋得意的同時又有些莫名的氣惱。「不是!」亦樊對她笑著搖了搖頭「那是為什麼?」「因為你說「喜歡」啊!」亦樊神情自然,說的彷彿發自內府。亦婞笑意一僵,剛因刁難他產生的快感瞬間滅了。興闌珊地嘟囔著「虛偽,你的好心都是假的。「」別急著下定義,你會等到日久見真心的一天~「」行!我拭目以待~「

              糯米糕太實在了,其實原本她在機場就吃過飯了,不餓,也並非很想吃糯米糕,就是存粹的想為難他,她是回來報仇的,不想讓他過好日子。進了他的公寓發現」地方小「不是謙虛是實情,兩室一廳,她打量著東西不多顯得有些空蕩的房間,裝修風格簡約,黑白灰三色像他的人一樣沒人情味,廚房清冷,一看就知道沒開爐整天叫外賣的 ,客房明顯沒住人,裡面堆放著一些工作資料和雜物,唯一讓她看上眼的就是主人房的雙人床,一個人居然睡一張豪華雙人床,奢侈浪費,她決定今晚就霸佔他的雙人床,讓他睡沙發。她將手中吃剩的糕連盒子一起遞到他面前」我吃不下了,你幫我吃吧~「他沒有接過糕點盒,而是直接拿起盒裡她用過的小木叉,就著她的手叉了最後一塊糕點放進嘴裡,吃完評價」怎麼會是甜而不膩,分明是又甜又膩。你的品味有待提高。」」毒舌的人晚上只配睡沙發!"「這幾天你先在主人房睡,將就一下,我睡沙發,明天我找人來整理一下客房,你對傢具,睡床有什麼要求,和我說一聲,我去買."「我要一張豪華雙人大床。」這個不用想就脫口而出,亦婞邊說邊拖著行李進了主人房,開始收拾行李箱里的雜物,拉開衣櫥時,櫥門發出怪異的「吱吱」聲嚇了她一跳,「這是間鬼屋嗎?」「抱歉嚇著你了!樓上裝修漏水,櫥門侵了水有些變型準備換掉,這段時間太忙給忘記了,我明天就把這櫥換了。」「哈哈~你的屋子水漫金山把衣櫥門都泡走型了,那你是法海還是白娘子呀。」「我是俊雅清秀的許仙~」「百無一用的書生~」她不屑的撇了撇嘴。

             清晨,陽光擠進厚重地窗帘縫在屋中劃出一道耀眼的直線,彷彿為房間開了燈,亦婞頂著一頭亂髮坐在床上。獃獃地看了看蓋在身上蓬鬆溫暖的蟬絲被,又抬頭望了望拉好的垂地式的深黑色天鵝絨窗帘才回過神來,記得昨天她躺在床上用手機玩遊戲,玩著玩著就睡著了,這被子應該是亦樊幫蓋上的吧,窗帘也是他為她拉上的啦。這熟悉的體貼令亦婞有些晃神,隨即對自己心生惱意,她是回來報仇的,需時刻警惕他的別有用心才對。客廳傳來手機的鬧鈴聲,她抬腳下地,感覺到了一陣寒意,才想起電台說今天有降溫,趕忙拉開吱吖作響的衣櫥門,翻出一件厚外套給自己披上,意外著心思慎密的亦樊居然上班忘帶手機。伸手取了鬧個不停的手機時驚訝地發現,本應在公司上班的他身體蜷曲地躺在灰色的真皮沙發里,臉上帶著不正常的潮紅,身上依舊套著他昨天出門的衣服,身上既沒蓋被子也沒有厚的大衣。意識到不對勁的她伸手探了下他燙人的額頭心裡慌了「醒醒,你發燒,我送你去醫院。」愧疚湧上心頭,他的病是她折騰出來的,她是不想他過如意日子,可沒想害他生病呀。

               她接了催命的電話,他助理打來的「老闆~」助理的話被她急急打斷「我是老闆的妹妹,他生病了,不能去上班,趕快派輛車來,讓司機送她去醫~」話未說完,手中的手機就被抽走了。亦樊不知何時醒來,喉嚨不適,聲音啞沉」嚴助理,是我,我馬上就到公司,將我早上錯過的行程安排在中午。「她瞪著他,怒氣攻心」你腦子燒糊塗了嗎?你在生病,你急需去醫院而不是去公司,夜裡降溫,你不知道拿床被子蓋嗎?你是生活白痴嗎?你不是凍病的,你是蠢病的!」他看著她布滿怒火的清秀臉龐,情不自禁的像小時候一樣伸手在她的頭頂揉了一把「哥哥生病害你擔心了,對不起~」看在亦樊生病的份上,亦婞對他的無禮舉動忍了「誰擔心你,我不過是害怕被你傳染罷了,冷了拿床被子蓋你都不會嗎?你平時就這麼照顧自己的嗎?「」被子在衣櫥里,開門的聲音有點兒大,怕把睡得正香的你吵醒,我就沒拿想著先將就一晚,沒想到身體這麼不禁抗,這是意外。「意外的答案令她有些心煩意亂,等他洗漱完畢,她的心還未平靜下來。」有錢嗎 ?給你留張卡,密碼沒變。「臨出門他掏出一張卡放在茶几上,「我的畢業設計項目已經開始有收入了,不用你的錢!」「晚上回來和我談談你的畢業設計~」他溫和的笑著,握拳抵唇悶咳兩聲。她警覺地抬眼看他,他擺擺手「哥沒事兒,有什麼想買的就用卡去買。」她心中有些焦躁,現在她不缺銀子,只缺樂子,看他倒霉應該就是樂子吧,可為何聽到他的悶咳,一點兒都不樂,心為何隱隱作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1: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