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震撼的非洲行 姚巨人帶領原始部落拯救大象(組圖)

作者:mongoes  於 2013-10-5 05: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花鳥魚寵|已有12評論


我看到了 Najin 和 Suni,它們是兩頭北方白犀牛,目前全世界上僅存7頭北方白犀牛-它們是世界上極度瀕危的物種。北方白犀牛曾經生活在剛果、烏干達和蘇丹,而如今只剩下了7頭,其中4頭生活在奧.佩捷塔(Ol Pejeta)自然保護區。

為了拯救北方白犀牛這一瀕危物種,2009年12月捷克共和國的一家動物園將這4頭北方白犀牛送到了奧.佩捷塔保護區。現在野生北方白犀牛已經絕跡,由於一些亞洲國家認為犀牛角有藥用價值,加劇了犀牛偷獵的行為。

由於這些犀牛一直生活在動物園裡,所以很容易接近。這也是為什麼我能這麼近距離接觸他們的原因。請讀者平時不要輕易嘗試!

犀牛是身體龐大的大力士。有一頭犀牛頂了我一下,那種巨大的力量讓我想起當年在賽場上防守沙奎爾.奧尼爾時的感覺。你要是知道大鯊魚奧尼爾能給你製造多少壓力,當犀牛靠過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感覺。

然而面對偷獵者的子彈和繩索,犀牛的神力也沒有用武之地。為了不讓這些珍貴的北方白犀牛成為偷獵者的目標,保護區將它們的角的上半部分切下來。切犀角對犀牛來說沒有痛苦。但是切角之後,由於還殘留著很大一塊角的根部,它們仍然時刻處在威脅中。

當我知道,這幾頭大犀牛已經是它們同類中的最後幾隻,讓人倍感凄涼。正因為有些人相信,犀牛角,其實就是和我們指甲一樣的角蛋白,有治病的療效,導致了大量犀牛慘遭殺害。

桑布魯國家保護區的溫度更高,氣候也更乾燥。河流乾涸,植物稀少,紅色的泥漿在桑布魯河中疾速流過,只有在這附近才能看到一些植被。我們受到了「拯救大象組織」 和「大象觀察營地」兩家機構工作人員的熱烈歡迎,很多人穿上了色彩鮮艷 華麗漂亮的傳統非洲服裝。

爬上敞篷觀光吉普車,在土路上,開始了顛簸的旅程。路上很難看見那些躲在灌木里的動物,不過沿途隨處可見小羚羊-也叫dik-dik。轉了個彎,發現前方出現了一頭灰色的大象,然後是第二頭,第三頭,第四頭!慢慢地,我們駛入了象群中間,這群大象一共有20多頭。現在是正午時分,它們站在樹蔭下乘涼,習慣性的把樹枝卷過來,看看有沒有能吃的東西。

能看得出來這些大象在彼此互相照應,是一個很緊密的大家庭。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正坐在一輛敞篷車上,身處野生象群之中!大象們輕輕拍打著自己的耳朵,鼻子上探,像潛望鏡一樣,不時噴出氣體。不過,它們認得David的車,了解他的氣味和他輕輕呼喚的聲音,對於我們的出現,象群表示「毫無壓力」。

大象的一生,這個話題讓人有些沉重,太多的大象死在了盜獵者的槍口下,然而大象仍然如此信任人類,接納人類融入它們的生活。

象群出現的時候,我正在接受一個採訪。David和Oria把車開過來,像老式西部片里的大篷車一樣,形成了一個保護圈。我們坐在車裡,觀察外面的動靜。

一個大約有40多頭大象的象群,向我們走來。對岸,一頭進入發情期的大公象正在過河。(大象想「談戀愛」的時候,它們頭部兩側的腺體會分泌一種液體,散發出強烈的氣味)。

進入發情期公象會變得非常好鬥而且脾氣古怪,所以一頭公象走進一個離我不到6米遠的象群,還是有點嚇人的。我周圍同時響起巨大的低吼和興奮的叫聲,David告訴我,象群里突然來了個「帥哥」,「女士們」感到很興奮。不過最後還是和平的結束,象群轉頭走進了灌木叢。

晚上,我還收穫了另外一個驚喜。太陽開始下山的時候,在一群桑巴魯戰士們高歌簇擁下,我們登上了一座山。

當最後一縷陽光消失在天際時,戰士們贈我一隻兩米多長(8英尺)的長矛,授予桑巴魯戰士稱號,他們還給我起了一個新名字:Lenasakalai,這本是一名傳奇的勇士的名字,他曾經保衛著這裡的人們。

「請回到中國,為保護桑布魯人的大象而戰鬥吧」 大象觀察組織的首席導遊,一名年青的桑布魯戰士對我說。

姚明和桑布魯戰士。

靠摩擦兩根木棍,他們用傳統的鑽木取火的方式點燃了篝火。頭頂浩淼的星空,耳畔響起非洲戰士們的歌唱,頓時產生了穿越時空的感覺。這時,一位戰士的兜里的手機響了,這才把我拉回了現代生活。

離開時,感到有些疲勞。這一周的歷程,都在這樣一個下午,在一片溫暖的火光中收尾。略微有些傷感,如果我們對於這樣的儀式,對桑巴魯土著居民的生活方式不加以保護,那麼它們也許會遭遇和大象類似的命運,可能會永遠消失在地球上。



在肯亞北部的Namunyak,我看到了悲慘的場景,讓人無法忘卻…

根據拯救大象組織(Save the Elephant)和肯亞野生動物保護中心(KWS)的統計,自2008年以來,對於非洲象的盜獵活動一直在增加。

他們告訴我,很多非法象牙都流入了中國...

我們抵達了村莊,得到當地婦女的盛情迎接。她們身著漂亮的傳統服裝,脖子上戴著各種各樣的珠串。伯納德介紹說,這些姑娘們在出嫁前就開始為自己積攢首飾,結婚之後就會把這些首飾贈送給家庭成員。佩戴首飾最多的姑娘,就是結婚最合適的人選。隨著我們進入村莊,姑娘們唱起動人的歌聲。

在這裡,我見到了村裡的長老。老人戴著棒球帽,穿著是非洲傳統的打扮,一種傳統和現代的混搭風。

他們讓我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這裡,最年長的老人和他的村民們一同為我祝福。在他頌祝詞的時候,我們按規矩,彎曲手指,以示接受了祝福,然後我輕拍自己的額頭表示接受了他的恩惠。

幾十年來,「大象觀察」和「拯救大象組織」一直在和這個社區合作,村民對他們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支持本地教育和其他社區建設項目的經費都直接來源於保護區的生態旅遊收入。

野生救援創始人奈彼德告訴我說,他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見到了一位具有合格資質的桑布魯醫生,他的學習費用也是來源於保護區的旅遊收入。彼德問這位醫生,盜獵大象對他個人來說,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他是這樣回答的:「一頭大象被偷獵,就意味著200個桑布魯孩子上不了學。」

接下來,孩子們唱著歌走過來,陪著他們過來的是一頭背著麻布包的大象,它的視力有點不好。小一點的孩子有點怕生,跑到一邊,不過這個兩人高的大象用鼻子遞給我了一個籃球。這個上午過的十分快樂。我感到很榮幸,這裡讓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桑布魯人的生活很簡單,但是他們活的有尊嚴,生活中充滿了幽默感。這種內心充實的感覺,是我們在「現代」社會裡很難達到的境界。

我們隨後參觀了「拯救大象組織」的實地保護站。門口是一輛被大象踢壞的皮卡,像座紀念碑似的戳在外面。這充分說明了,要是被大象看不順眼,會產生什麼後果。整個皮卡都壓扁了,最後被揉成一團,被兩頭公象踢來踢去。

沿途,看見一頭母獅帶著兩個孩子坐在一邊,它們離我們的吉普車只有8英尺遠(不到3米)。奈彼德對我說,只要你呆著車裡,獅子就不會對你感興趣,你要是下了車,獅子要麼會躲著你跑,要麼會追著你跑。雖然現在已經被非洲赤道上空的太陽烤的「半熟」,但我也不願意變成獅子今天的午餐。

我正看著獅子,突然發覺有東西在我身後晃了一下,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頭大象正在向空中噴氣,邊噴氣邊發出嘹亮的聲音,兩隻大耳朵也張開了,整個大象看起來都大了一圈。我們趕緊給象群讓開道路,然後它們一副「這是我的地盤」的架勢走了過來,沖獅子們搖了幾下頭,獅子趕緊靠邊站。慌忙跳開之後,獅子還會偶爾回頭看看,希望僥倖能留下,但是「識時務者為俊傑」,趁早走開的好。

在肯亞馬賽馬拉保護區一頭大象以我的名字命名.我告訴伊恩我是火箭隊的不是公牛隊的(Bull,公象和公牛為同一單詞),不過我希望可以追蹤與我同名的大象,願它平安。

Daphne Sheldrick 的小象孤兒院在內羅畢國家公園佔有一隅。它照顧著因為盜獵或其他原因造成的小象孤兒,幫助它們身體康復,並最終回到野生象群中。這些小象的身世都很悲苦,不過在小象孤兒院的環境很好,小象和它們的保育員之間的關係,讓人很感動。

對於來到孤兒院的小象來說,失去家人給它們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創傷。因此,保育員必須要陪著它們一起入睡。保育員要從毯子後面喂小象,模仿大象媽媽餵奶時,象媽媽肚子為小象遮蔭的感覺。小象不僅可以從保育員那裡得到照顧,而且孤兒院的其他小象也能很快的接納它們,保護它們,像我們看到的野生象群里一樣。

年齡最小的這個小傢伙,還沒我的膝蓋高。她用頭輕輕的頂著我,好像在用這個方法和我交流,同時也在試試自己有多大力氣。當我用奶瓶給她餵奶的時候,小象一陣猛喝。

每天這些小象都組隊進入保護區去進食和鍛練。它們發現好吃的樹葉的時候,會很好笑的跑來跑去,引起一陣紛亂。小象們有時甚至會打起來,把鼻子扭在一起,互相推來推去。它們喜歡靠在人身上,或者頂著你,它們也會用鼻子輕輕的碰碰你- 象鼻子很是神奇,是力量和精確的完美結合。年齡較小的小象長著濃密的黑色鬃毛,隨著它們長大,體毛會漸漸脫掉。我發現小象的體溫非常的高,由於它們的皮膚比較薄,所以散發熱量也很快,所以,早上比較涼的時候,保育員需要用毯子把它們裹住用來保暖。

小象和人類的孩子一樣,需要定時餵奶,每3個小時就需要喂一次。

在出口的時候,我們在一個角落裡看見了一隻沒人管的大個兒黑犀牛,自己在走來走去。這是另外一隻收養的犀牛孤兒,是個2噸重的犀牛寶寶…

今天我們會了解到盜獵者是如何掠奪象牙的。伊恩在「拯救大象組織」工作,他在空中巡邏時,發現了幾具大象遺骸,在肯亞野生動物保護服務中心(KWS)的幫助下,我們乘坐直升飛機,直抵出事地點。

從直升飛機俯瞰地面,景色十分壯觀。

伊恩駕駛的小飛機在我們的上方盤旋,示意事發地點的位置。我們的飛行員菲利普嫻熟的將直升機降落在一個乾涸的河道里。由於降落位置非常狹窄,降落的時候,螺旋槳切掉了許多灌木叢的葉子。

一頭數周前被偷獵者殺害大象,躺在離我們不到20碼的地方,它的牙已經沒有了。盜獵者砍掉了大象的臉,屍體被鬣狗撕咬的四分五裂,骨頭散落一地,一副屍骨不全的悲慘景象。現場散發著濃烈的腐敗的氣味,這種氣味似乎能附著在人身上,久久揮之不去。

現場讓人感到憤而無語。這些天,曾經近距離觀察過象群,看著它們充滿友愛的交流和保護著家庭成員,再看眼前的這一頭大象,它被殘忍的結束了生命,這讓我感到心情沉重,十分難過。

像伊恩 和大衛(均為「拯救大象組織」工作人員)這樣的人,他們同大象親密生活,將畢生精力都放在研究大象上。對他們來說,此時此刻的經歷,就好像回到了1989年以前,當時國際象牙貿易還沒有被禁止。他們又開始不斷的尋找大象的屍體,用金屬探測器找到射進大象身體的子彈,為它們實施解剖手術,取齣子彈進行分析。

不幸的是,同一天,我看到了另外兩具相隔不遠的大象遺骸。

有一具遺骸,偷獵者企圖把它藏到灌木叢里,另外一具,倒在在不遠處的一個土堆旁,這頭大象應該死於槍傷,它在受傷時躲開了盜獵者,因此象牙還是完整的。

隨後,我又看到兩頭後來被殺死的小象,它們身中數彈。雖然它們的象牙還很短,但是這也無法躲開盜獵者的殺害。盜獵者通常只會打傷大象,然後大象可能會在離受傷地點相當一段距離后倒下。我能想像象群驚恐奔逃的瘋狂場面,也能想像年長的大象也許將小象圍在中間,保護它們的樣子。

在同一個地點,我們一會就看到了5具大象的遺骸,這說明了目前盜獵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

彼德和伊恩告訴我,直到1989年以前,在國際上象牙貿易還都是合法的。儘管多年來,對於象牙貿易進行了治理,但是仍有大量的非法象牙,隨同來自自然死亡的大象的合法象牙一起,在貿易中被「洗白」身份。在過去20年裡,這種所謂的「有管控」的貿易造成大象的數量減少了一半,從120萬頭減少到60萬頭。西非、中非和東非是重災區,南非大象的數量維持較為穩定,甚至略有增長。

1989年,國際社會禁止了象牙貿易。在美國、歐洲和世界多數市場上,象牙價格降低了75%。有好多年,大象的數量保持穩定,盜獵情況減少。一些非洲南部國家開始推進重啟象牙貿易,解決它們庫存的象牙,但是每次這樣做之後,盜獵又會抬頭,並且瞄準了新興市場。

這是一個沉重的經歷,我不想再去重複,但是應該給那些打算購買象牙的人看看。只為了大象身上很小的一部分,就把它們殘忍的殺害,這是巨大的浪費。如果人們看到了這個我今天看到的場景,他們還會購買象牙製品嗎?

我們從內羅畢飛往南非的約翰內斯堡。約翰內斯堡和內羅畢的區別巨大,這裡感覺像一個歐洲城市,鋪築整齊的道路和各種歐洲風格的建築—— 直到我們看到了壯觀的自然風光。Thandi 是一頭白犀牛,年齡(不詳)。我第一次看見Thandi的時候,她正和兩頭雌性白犀牛在一篇美麗的大草原上玩耍,草原上有瞪羚、牛羚、長頸鹿和其它的野生動物,盡收眼底的是,一片寧靜的自然美景。

對於福德斯醫生來說,此刻讓他有些動容,Thandi受難的樣子還歷歷在目,如今看到他曾經「病人」經過好幾個月的苦痛之後,終於可以過上正常的生活,他感到十分激動。如今,Thandi的鼻子上僅剩下一道圓形的傷疤。沒有了角,讓她看起來確實有些奇怪,但是為了減少盜獵的威脅,很多其它的犀牛也被切掉了犀牛角。

這真是一個悲劇!為了阻止人類獵殺犀牛,我們必須切除犀牛最有標誌性的體征,它的角!福德斯醫生帶我們去了Thandi出事的地方,當時它正倒在血泊中。福德斯醫生擔心Thandi會死去,對它進行了一系列的康復治療。每次治療,Thandi都需要打鎮靜劑,鎮靜劑很有風險,Thandi會很容易心臟停止跳動而死去。

克魯格國家公園是非洲最早的也是南非最一流的國家公園。在我們短暫的非洲之行期間我們了解到又有七頭犀牛在匹蘭斯堡附近的一個保護區被殺四頭犀牛在克魯格國家公園被殺。野生救援創始人奈彼德為再次讓我看到這樣的盜獵慘狀而抱歉。

今天凌晨時分,我們就出發驅車前往大象孤兒院,是我認為到肯亞的遊客都應該參觀的地方。非常開心又看到小象,但同時也很痛心,大多數小象都是因為非法貿易而變成孤兒的。

你可能看過我去年與大象寶寶Kinango的照片。她是如此的瘦小,看起來像縮水了,就像她被PS處理的到我身邊。但可憐的她是那麼弱小,在我上一次看望她時,她還無法很快適應失去母親的痛苦。我知道太小就失去母親和求生意志而不能生存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管理員不得不晚上睡在小象的身邊,這樣小象孤兒才會感覺安全。孤兒院的管理員不想讓大象孤兒Kinango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照顧下一個進來的小象孤兒他們付出了雙倍的努力。上次在孤兒院見到一位充滿激情的、溫柔的大象管理員朱力斯(Julius),這次我又遇到了他。

因為偷獵危機急劇增長,使得更多大象需要保護。接下來是餵養時間。總有一隻小象會在餵養的時候踩你的腳,因此你不得不看著他們,避免小象們在匆忙搶食的過程中會踩到你的腳。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喝完滿滿一罐奶。

當我離開大象孤兒院的時候,我很開心再次看到朱力斯,但是大象變成孤兒的速度並沒有減緩。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和我們一起幫助和確保取締非法象牙貿易,大象孤兒只是自然原因造成,而不是非法象牙貿易。

參觀完大象孤兒院后,我們坐車穿過繁華的內羅畢北部郊區,很晚到達Kichepe,在此露營過夜。我們穿越叢林,看到了一頭雄性黑犀牛和三隻小犀牛。其中最大的一頭淘氣黑犀牛幼崽叫Nicky,我必須時刻看著它以免它會踩到我的腳。

Nicky失明了,因此他需要得到管理人員的特殊照顧。只要你和他保持距離,他會感覺很安全。最小的犀牛Kilifi非常可愛,就是一頭迷你犀牛,今年初,他的母親因失明了被偷獵者殺害,之後他被收養。犀牛沿著Yusef遊盪,不時發出溫柔的聲音,但卻像小貓將打敗野獸般的雄心壯志。有人說犀牛像恐龍,但通過接觸了解它們的性情之後,我覺得犀牛更像狗。以前我從未想過我會和一頭犀牛散步,這種散步就像是在「遛狗」一般愜意。

所有的寶寶都喜歡喝牛奶,小犀牛也不例外,如果你願意,他們會一直吮吸你的手指。雖然我都是用瓶子給犀牛餵食,Yusef也提醒我要提防它們有力的牙齒。犀牛吃飽喝足就午睡。當犀牛在睡覺時,Yusef問我為什麼中國人還要購買犀牛角,我解釋說這是傳統信仰原因,但是中國合法的中醫療法在1993年就已經停止使用犀牛角,用其他藥品代替犀角。但是仍然有一些人會高價購買犀角,我們希望通過拍攝的宣傳片能夠提高人們保護犀牛的意識。

在一頓滾泥玩耍之後,又到了犀牛吃零食的時間了。我能看到黑犀牛蠢蠢欲動的嘴唇。白犀牛的嘴巴像割草機一樣寬大,能夠最大量的攝入食物,而黑犀牛突出的嘴確保他們能夠在茂密的樹叢中敏捷的找到食物。當犀牛那種覓食時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傍晚時分,我又看到了一頭成年犀牛,真心希望這些犀牛都能夠安全的活下去,為這個美麗的地方增添風采。
(Hero)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7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3-10-5 05:36
大姚好樣的!
回復 小皮狗 2013-10-5 06:41
看到小象跟在姚明後面走,心中一陣感動和高興。看到一堆堆大象和犀牛的屍體,心中無比悲傷和憤怒。。。
回復 嘻哈:) 2013-10-5 08:01
一直在支持保護野生動物。非常精彩的圖片和解詞,是您攝和寫的?
回復 mongoes 2013-10-5 08:14
嘻哈:): 一直在支持保護野生動物。非常精彩的圖片和解詞,是您攝和寫的?
敬佩你一直支持保護動物, 這是我轉載的網易博客,這裡不讓顯示該網站。中國是象牙和犀牛製品的最大消費國,沒有買賣就沒有消費,希望大家轉告大家,不要買象牙、犀牛角等野生動物製品了,買這些動物製品就是助紂為虐啊,照此下去它們都要滅絕了,它們都快成為回憶了。。。
回復 mongoes 2013-10-5 08:14
小皮狗: 看到小象跟在姚明後面走,心中一陣感動和高興。看到一堆堆大象和犀牛的屍體,心中無比悲傷和憤怒。。。
同感!
回復 mongoes 2013-10-5 08:17
fanlaifuqu: 大姚好樣的!
姚明是明星中做公益較多的明星之一,禁食魚翅、反對虐熊取膽等等都有他高大的身影在呼籲!
回復 yulinw 2013-10-5 11:19
   有大愛~~應該比在國內做容易些~·
回復 mongoes 2013-10-6 07:07
yulinw:    有大愛~~應該比在國內做容易些~·
姚明為公益確做了很多!
象牙和犀牛角最大的消費國在中國,希望更多人中國人看到這些,不要購買象牙和犀牛角製品,沒有了消費就沒有殺戮,它們也就不會從地球滅亡了。
回復 RightSouth 2013-10-7 04:53
Hoping that Yao was not in a show.
回復 LaoQian 2014-4-17 03:22
Solute to YaoMing!
回復 mongoes 2014-4-17 04:47
LaoQian: Solute to YaoMing!
  
回復 mongoes 2014-4-17 04:47
RightSouth: Hoping that Yao was not in a show.
me too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18: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