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馮唐翻譯的「飛鳥集」里的幾段譯文

作者:土筍凍  於 2016-1-11 05: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文|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2評論

關鍵詞:飛鳥集, 馮唐, 翻譯

 馮唐翻譯的「飛鳥集」里的幾段譯文
 
近來,原大陸婦科專家,後轉型為作家的名人馮唐先生出了一本引起大家議論紛紛的譯作:泰戈爾詩歌「飛鳥集」

可能是他一貫喜歡探討人性,挖掘人性,剖析人性的習慣,他的譯作也盡量挖掘泰戈爾大師的"人性",用非常有"色"的文字"意譯"(自己的意思)大師當時的所思所想,相當顛覆。

因為沒有看到馮唐的書,只看到首頁貼的網友們找出的被較多引用的幾首泰戈爾詩作的英文原文、鄭振鐸的譯本和馮唐的譯本對比,我只能根據這幾首說說我的膚淺看法。

「飛鳥集」( stray birds),是由300多"首"詩組成的組詩。每一首就一句話,一到二行字,每首詩各自獨立。

詩人坐在窗前,鳥兒飛過,心思也似鳥兒般跳躍,從一個點到另一個點,從陽光,月亮,山川,河流,花草到夜晚,夢,死亡。。。等等;從具象到意象。。。隨想跟著鳥兒走,靈感在天地萬物中閃爍。。。詩人用畫面感的文字寫出哲理式的詩篇,美而睿。。。

以下幾首是英文原文,鄭振鐸翻譯與馮唐翻譯的對比。我也斗膽試著譯了一下,並從英文語法結構來說其中二首我認為的英文原意,如果譯者將原意都理解錯了,再好再"騷"的文字都沒任何意義。

1) 泰戈爾原詩:

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 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

鄭振鐸譯:

雲把水倒在河的水杯里
它們自己卻藏在遠山之中

(鄭振鐸的翻譯正經直意,他是以"雲自己變成雨,倒在河的水杯里"來理解整個畫面的,感覺少了點意境。。。泰戈爾的原意講的會不會僅僅是"雲的倒影fill the watercup (依然陽天),而不是"雲變成雨,落進河裡"(已經暗天)?

我的理解:

天空晴朗,雲在天上飄。。。雲那麼白,水那麼清,即使雲躲在遠遠的山巒間,它的身影依然能映在山間清澈的水中,漫天的白雲倒影在水波里,看過去好像雲盛滿了河這個大水杯。。。

一個非常靜,非常美的畫面!
--------------------------------

馮唐譯:

雲把河的水杯斟滿
躲進遠山

馮唐的意境有了, 但這個英文句子里的"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現在分詞進行的的動作與前面的主句"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的動作是同時發生的,而不是前後進行的動作。

雖然不知道他說的"雲把河的水杯斟滿"是指倒影,還是象鄭振鐸理解的,是雲化雨落下去"把河的水杯斟滿",但不管怎樣,馮唐的"雲把河的水杯斟滿 ,躲進遠山"是把"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 與 "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理解成前後發生的動作了,其實是同時進行的。。。從英文原句上看。

土筍凍試譯:

雲,躲在遠遠的山巒間
盈滿河的水杯

(多美的一幅畫啊!)

2)泰戈爾原詩: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鄭振鐸譯:

你微微得笑著
不同我說什麼話
而我覺得,為了這個
我已等待得久了

(直譯,忠於原意)

馮唐譯:

你對我微笑不語
為這句我等了幾個世紀

(評:應該是為"這(微笑不語)"等了幾個世紀。而不是"這句"。。。都"不語"了,哪來的"句"?)

土筍凍譯:

對著我,你微笑不語
為此,我感覺已等了好久好久

3)泰戈爾原詩: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鄭振鐸譯:

世界對著它的愛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它變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恆的接吻。

(評:直譯,平實通暢)

馮唐譯: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
綿長如舌吻
纖細如詩行

(評:意譯,馮唐式"人性化"遐想)

土筍凍譯:

在愛的人面前,世界褪去她浩翰無邊的面紗
變小,小如一行詩,一個綿長永雋的吻

4)泰戈爾原詩:

The great earth makes herself hospitable with the help of the grass.

鄭振鐸譯:

大地藉助於綠草,
顯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

(直譯。)

馮唐譯:

有了綠草
大地變得挺騷

(意譯。很顛覆)

土筍凍譯:

借著綠草,大地顯得熱情無比

5)泰戈爾原詩:

The night kisses the fading day whispering to his ear,「I am death, your mother. I am to give you fresh birth.」

鄭振鐸譯:

夜與逝去的日子接吻,
輕輕地在他耳旁說道:
我是死,是你的母親。
我就要給你以新的生命。

馮唐譯:

白日將盡
夜晚呢喃
「我是死啊,
我是你媽,
我會給你新生噠。」

土筍凍譯:

夜吻著將盡的白日,呢喃:
"我是逝,你的母親
我給你新生"

==================
http:///news/2015/12/19/4802928.html

文:土筍凍

文:土筍凍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1-11 05:57
美麗的詞與意!
回復 十路 2016-1-11 07:02
謝謝分享。 談點個人理解:

1)翻譯詩歌根據字面直譯是一種翻譯原則,因為詩歌自身意境比較豐富,如果將讀者對意境的理解過多的引入譯文有時會對其它讀者造成了局限,但是也不妨礙其它意譯的存在。 所以,你的理解和他的直譯都不為錯。

2)泰戈爾的詩歌哲理和信仰的層面比較深,他是個信仰上帝和creation並通過自己對美與愛及存在之間的關係來傳輸自己解讀和信仰哲理的詩人。 所以,有信仰的人理解他這句話就可能有不同層面的共鳴,也可以表示雲彩就是代表上帝的話,無時不在,即是天上飄浮的汽,又可以變成河中的水,即顯現又隱藏。 當然理解成倒映又為嘗不可,可能那是對自然和美麗的一種描述和讚美。 這就是好詩的妙處所在,給人留有寬闊的發揮空間。

比如,下面這句可能直譯更好:

「THEY throw their shadows before them who carry their lantern on their back.」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0: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