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有皇帝的名,沒皇帝的命---順治姨媽 (13)

作者:土筍凍  於 2014-4-28 09: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我的原創|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評論

關鍵詞:順治姨媽

13

 蓋房風波過去后,大家相安無事地過了幾年。期間,外婆那個闊別家鄉40年的的弟弟從新加坡回國探親,他給外婆帶了一個14寸彩電。這在中國當時還只有黑白電視的年代,是一份很珍貴的禮物。外婆因此把她收藏的那四屏用古玉拼成的「春夏秋冬」框畫送給了舅公。怕海關不讓古物被帶離國境,外婆還專門寫了一個證明,說是家傳的,屬於她這個弟弟的東西。
 

那四個「春夏秋冬」古玉畫屏,舅公在新加坡去世后,他的四個兒子各分走了一個「季節」。母親講,如果『四個季節』都在一起的話,現在是價值連城啊,買幾輪船的彩色電視都綽綽有餘,而且是64寸的超薄型的那種。
 

外婆1949年從新加坡回國后不久,正逢解放初土改時期,她用300塊大洋從含江一個被定為大地主身份的「黑四類」家買了一個非常精緻的白玉鴉片床。那天然圖案的3片大白石被巧妙地嵌在精雕的上等硬木里。整張床的床沿床腳全雕成一片栩栩如生,蜿蜒的竹子和竹葉。另外還配有一張放在床中央,同樣是嵌著一塊大白玉的矮長「鴉片桌」。
 

小時候,這張「鴉片床」一直都是放在我的房間里當我的睡床。我把那張「鴉片桌放在地上當腳疊。冬天在床上鋪上棉被,夏天,那冰涼無比的白玉床是所有人羨慕的睡床。當時沒有空調,但只要躺到那床上,你就能感到一股沁心的冰涼。那種愜意的冰涼伴隨著我度過我少女時代無數個炎熱的夜晚。
 

就是這樣一張稀有珍貴的「鴉片床」,80年 代末外婆晚年的時候,突然決定把它分給她從新加坡收養的兒子,我舅舅林文魁,乳名「狗仔」那一房,外婆說他是林家的男丁。「狗仔」舅舅一家當時已移居香 港,因為舅舅年輕時棄家外遇養二奶的風流韻事,外婆明白指定該床屬舅舅的二個兒子,自己的孫子林偉慶,乳名「黑弟」和林偉星,乳名「小弟」共有。
 

20出頭的「黑弟」當時在香港正倒騰著做生意,他自作主張把那「鴉片床」以2萬元人民幣的「高價」轉手賣了出去,自己和弟弟各分得1萬元。
 

那「鴉片床」很快被運往海外,以難以想象的高價出售。如今也在香港繁華地段開多家古董店的大表弟「黑弟」為自己當時的「短視」,把腸子都悔青了不知多少個來回了!因為,他現在太知道那雕竹白玉床的價值了。
 

當時在英國的我得知那張我小時候一直睡的,稀有的「鴉片床」被分給了舅舅他們,問母親為何?母親說,外婆已經把那枚由4顆上等鑽石做成的大鑽戒給了她,「鴉片床」應該給舅舅他們。

我說,如果算長房長孫的話,順治姨媽才是長房,大表哥建仁才是外婆的長孫啊,為何沒有分給他們?

母親還是那句話:順治姨媽有大公大婆和新加坡小外婆給的東西。
 

這 樣明顯的偏心和不把順治姨媽那房算在內的做法,讓順治姨媽無比委屈和寒心。在那年臘月林家準備祭拜祖宗的時候,順治姨媽和母親因為一個器具的歸屬問題發生 爭執,順治姨媽終於忍無可忍,把積壓了多年的憤怒一次性爆發,從母親那裡開始,「戰線」很自然地延伸至外婆,一場爭吵后,順治姨媽與外婆和母親徹底決裂。
 

從此,就是在同一個大門裡進進出出,那怕迎面碰到,她們也如陌路人那樣,視而不見地擦身而過。
 

整整15年,住在同一屋檐下,順治姨媽和我母親,互相之間沒有講過一句話。

(待續)

文,版權土筍凍所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4-4-29 02:11
若為物而有分歧,真不願有這些東西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2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