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悠悠生命河》(上)

作者:土筍凍  於 2011-7-13 11: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我的原創|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8評論

關鍵詞:

《悠悠生命河》(上) 2011-07-11 16:27:21

含江一角(2008年回國拍的舊pp)

《悠悠生命河》

1971年,父親那時候還在牢里,好幾次都說要槍斃了。那種很驚秫的警報從大街那邊飄來過好幾次。母親一次也沒有帶我出去看,儘管我好久沒有看到父親了,儘管我非常想念父親,知道那種驚秫的聲音一響,父親就在離我不遠的大街上,全含江的人都在看他,可我就是不能出去看一眼父親,為什麼呀?

母親從沒有解釋我的問題,回回她和外婆一起坐在走廊上,聆聽著從大街那邊傳來的動靜,時而焦慮,時而緊張,每次聽到那一聲高過一聲的「打倒現行反革命分子xxx 」的口號時,反倒有一絲如釋重負的喜悅飄在臉上。母親對外婆說,沒有喊「槍斃」,這次又過了。

『槍斃』就意味著我再也見不到父親了?我很傷心,心裡想著,下次警報響的時候,我得想辦法偷偷溜出去看一下父親。

林家當時那座在含江最高最『偉岸」,全部用大條上好石頭建的3 層石樓,仍被二條蓋著文革某組織大印的白封條交叉封著。那裡面每個房間都陳列有父親『罪狀』的『紙證』和『物證』。

很長一段時間,每天都有一批一批的工農兵群眾,有組織有次序地來「xxx反革命展覽館」參觀接受『鐵證如山』的無產階級教育,他們排著隊,從大門魚貫而入,一個個表情嚴肅地到石宅里,從一樓到三樓,從第一個房間轉到最後一個房間,然後神情沉重地走出來,再從後門魚貫而出。把才幾歲的我,看得興趣盈然,天天趴在邊樓的二樓走廊上,孜孜不倦地數著人頭。

熱鬧了一段時間,含江所有的人,包括周邊的居民,農民,甚至駐地解放軍都來林家看過那些『罪狀』,見識了那石頭大宅后,當局用二條白紙往大門上一貼,林家人仍然不被允許入住。

林家大大小小十幾口人,只能全部擠在西邊那棟二層邊樓里,母親在二樓的廳里搭個床,那就是我作息的地方。

在新加坡幾十年的外公,年僅 58 歲,卻發現肺癌晚期,最後放棄西醫,回含江老家看中醫,做最後的嘗試。外公看著自己匯錢回來蓋的房子,竟然變成女婿的「贓物」被沒收。心裡無比憤慨,但也只能屈就在邊樓的一個小房間里,和自己的父母,我們的大公大婆,樓上樓下隔著。外公每天望著窗外咫尺之遙的石宅,把臉上二道黑黑的眉毛擰成一條線。

外公從新加坡帶回一袋黑黑,但很好聞,又很甜,用那種又亮又漂亮的塑料糖紙包著的糖果,它們不像含江店裡那些用紙包的糖果,只有一種純粹的甜。外公的糖果有一種又香又甜,還帶點淡淡的苦,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那是巧克力硬糖。

我嘗了一粒,太好吃了。我不再捨得剝開第二粒。我用那個我最寶貝的木製小盒子,把剩下的那 6 粒裝進去,再把那個小盒子鎖進抽屜里。那一刻我有了一個心愿:我要等父親平安回來的那一天,給父親吃,或和他一起吃。

我每天都會打開抽屜,輕輕拉開蓋子,看看那亮亮的棕黃相間的 6 粒糖果,把每一粒都拿在手裡仔細端詳一番,然後,很堅定地把它們放回去,想象著父親第一口品嘗它們時的樣子,我心裡充滿了幸福和感動。

斜躺在床上的外公,看到我每天愛不釋手地把玩那幾粒果糖,卻不吃。對母親說,這孩子很特別,那有不愛吃糖果的孩子。

四年後,父親終於平反回家時,那6 粒糖早已粘連在一起,變了味。父親看著那不能吃的糖果,眼紅紅的,說,爸爸在牢里,把你的相片縫在衣領里,每天晚上都偷偷拿出來看一眼,後來被監管發現了,把相片沒收走,我嚎啕大哭,大家以為我被判死刑了,因為我在牢里從沒有哭過,就是被毆打暴揍,也沒吭過一聲。。。

父親突然去世時,回想起我那6 粒巧克力糖,和父親告訴我的,他一生里僅有的一次大哭,我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雖然我人在美國,雖然我並不在父親的靈柩前。。。

生命的傳承,親情的厚重,是一種最偉大的自然現象,像天和地,像大川和大海。。。

。。。。。。。。。。。。。。。。。。。。。。。。。。。

外公彌留時,他說他最大的願望是能死在自己花錢蓋的大宅里。外婆聽了,二話沒說,拿著一把大鉗子,到石宅那邊,把大門上的那個大鎖撬了,撕了那封條,然後對邊樓里,林家的所有成員說,要殺要剮,由我一人去,你們把外公抬過去,按習俗,在大廳搭個床,大家都去大廳里守著吧。。。

那是我第一次經歷親人離去的場面。大人們都圍在外公的床前,我看不到外公的臉,做尼姑的大姑,外公的親妹妹守在最靠近外公的地方,當她說外公走了時,哭聲頓時響切大廳,我不知所措地抬頭看過去,看到從不哭的舅舅,站在樓梯口,抽著氣,脖子一動一動的,我再望出去,看到外公的父母,我們的大公和大婆,杵在外面邊樓的門口,因為按照含江的風俗,長輩是不能給晚輩送喪的,二位老人不做聲地朝上屋這邊遠望著,聽著大家的哭喊聲,知道自己唯一的兒子去了,獃獃的,欲哭無淚的樣子。。。我轉頭再看看那一屋子哭的人,哇的一聲,也很大聲地哭起來。。。

那時,我並不清楚生和死的含義,我哭,是因為大家都在哭。

第二年,大公病重。也是躺在大廳那臨時搭起來的床上,也是大姑守在離床最近的地方。大公年輕時得過風濕關節炎,老了,兩腿蜷曲,不能行走。信佛的大姑相信,只要入土時,大公的雙腿是直的,那大公到了那邊世界就會有一雙正常的雙腿,不用再遭受在人間時的那份苦痛,在那邊重生。所以,為了大公「好走」,大姑婆想趁著自己父親身體還沒完全僵硬時,把他的腿盡量拉直。

其實,躺在床上的大公還沒完全斷氣,大姑哭著邊撫摸著大公的腿,邊使勁拉著它,可能是太疼了,大公突然抬起了他的手臂,象是說,別拉啊,好痛。。。可大姑還是為了大公的「將來」,無視他的舉手,繼續拉著大公那不直的雙腿。。。

那驚人的一幕,一直留在我的記憶里。那天我沒有跟大人一起哭,但心裡卻第一次知道了死亡的可憎和人的殘忍。

大姑為什麼要那樣不顧自己父親的劇痛,硬要把大公的腿拉直呢?人都死了,腿直不直有那麼重要嗎?為了那死去的未知世界的好,就得把還活著的時刻那樣摧殘嗎?而大姑竟覺得自己是在為父親做一件必須做的,對他有益處的事。。。

死的含義,生的內容,生命的來龍去脈,朦朦朧朧飄拂著我幼小的心。(上)

(下待續)

文: 土筍凍 影: 土筍凍 版權所有( Copyright ),未經許可,請勿轉用及借鑒.


高興
2

感動
3

同情

搞笑
15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8 個評論)

回復 newsound 2011-7-13 11:33
但願只是小說。
回復 Jchu1688 2011-7-13 11:43
大時代裡的悲劇,民主政治制度不完美,的確也發生許多冤獄,冤死,誤判,代價太大了!
回復 yulinw 2011-7-13 12:41
   贊外婆~~
回復 土筍凍 2011-7-13 12:54
newsound: 但願只是小說。
不是小說,是家史。
回復 土筍凍 2011-7-13 12:55
Jchu1688: 大時代裡的悲劇,民主政治制度不完美,的確也發生許多冤獄,冤死,誤判,代價太大了!
一個縮影
回復 土筍凍 2011-7-13 12:56
yulinw:    贊外婆~~
謝謝,外婆很果敢,是林家的主心骨。
回復 溪水牡丹 2011-7-13 13:15
土筍凍: 不是小說,是家史。
真的呀?故事性很強,同情!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1-7-13 13:31
深深嘆口氣。
回復 jason98031 2011-7-13 15:06
那是人類歷史上最最黑暗的年代,糟蹋了多少無辜的生命•••,這是一部用鮮血寫成的歷史。
我們這一代人非常不幸,痛苦的經歷將永遠伴隨著我們的生活,除了痛還是痛•••。
回復 DubheA 2011-7-13 15:43
讓人心痛的歷史。。。

寫得真好。。。
回復 xu3331 2011-7-13 15:47
奇怪,信佛怎會如此?
佛教信徒認為:人死只是肉體死亡,其神識尚停留約一段時間,不可隨便觸動或哭泣,以免亡者留連、牽掛塵世而影響忘生西方極樂世界。
回復 RIXI 2011-7-13 16:35
在黨的光榮領導下,能活下來就不錯了。中國人還敢要自由民主?連年批鬥、抓典型、嚴打、大飢荒被困在村裡活活餓死的到今天被自殺被精神病的。。。。。。
回復 孔甲己 2011-7-13 16:51
充滿人性的巧克力.
回復 異域堂 2011-7-13 17:08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無妄之災卻是那個時代最多。
回復 lanxianuk 2011-7-13 17:22
四年後,父親終於平反回家時,那6 粒糖早已粘連在一起,變了味。父親看著那不能吃的糖果,眼紅紅的,說,爸爸在牢里,把你的相片縫在衣領里,每天晚上都偷偷拿出來看一眼,後來被監管發現了,把相片沒收走,我嚎啕大哭,大家以為我被判死刑了,因為我在牢里從沒有哭過,就是被毆打暴揍,也沒吭過一聲。。。

very moving.
回復 trunkzhao 2011-7-13 20:19
感人,尤其是外婆。
那個年代曾經被稱為火紅的年代,其實應該是血紅的年代。
回復 light12 2011-7-13 20:31
  
回復 xqw63 2011-7-13 22:43
   等下文
回復 mountainview 2011-7-13 23:19
一聲嘆息!
回復 BL_518 2011-7-13 23:39
你的文筆太好~~~~~~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2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