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大明外史之阿炳軼事(上)(ZT)

作者:ofox  於 2012-5-16 15: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夜,黯。伸手不見五指。

一堵矮牆圍著一座殘破小院。小院外,雜草叢生。遠處微弱的燈光閃過,依稀可見雜草中黑影鉗動。一個一身黑衣黑褲、一方黑巾蒙面的夜行人只露著兩隻寒煞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小院的一舉一動,像暗夜中一隻孤狼。手中長劍鞘上的玉飾偶爾也泛過一絲光芒,像幽靈的鬼火。

烏雲蓋頂,月姑娘早已不見身影。「梆,梆梆」,遠處傳來了打更聲,在這寂靜的夜晚,凄涼而恐怖。忽然,夜行人把長劍往地下一放,雙手合起,撮其嘴唇,「布穀!布穀!布穀!」。猛然不遠處,忽的竄出一條黑影,一樣的夜行人打扮。幾個起落,就飛進小院。

小 院中,幾個看守摸樣的人正在角落裡裹著大衣迷糊,長年累月的監視讓他們的戒心已經漸漸消退。雖然如此,夜行人的翻牆聲還是驚動了他們。一個看守還沒等站 起,一道寒光已經從他的頸下劃過,血汩汩的流出,而人則像遇到開始的速食麵,軟軟的癱倒。幾步外的另一個看守目睹著一切,已經驚恐的張大了嘴。就在他回過 神正想呼喊的時候,一道寒光划空掠過,嘶嘶的撕裂空氣的聲音刺耳的恐怖。看守的最還沒等合上,一把小巧的柳葉飛刀已經不偏不倚的插在他的喉嚨。

夜 行人機警的四下打量一眼,而後迅速的走到門前,匕首伸出,很快撬開了草屋那扇破敗的門。屋內,一盞孤燭在無力的燃著,紅淚流了一地。偶有邪風吹過,昏黃的 火苗便開始搖曳,形如鬼火,猙獰而恐怖。不遠的床上,正坐著一位衣衫襤褸的人,雙眼被一隻大大的墨鏡覆蓋。渾身卻警覺異常,手中已經下意識的緊握拐杖,顯 然窗外微弱的聲音驚動了這位盲人。

夜行人快步來到屋內,盲人輕喝一聲:「誰?」手中拐杖同時舉起。

夜行人迅速伸出雙手,一隻手緊握盲人的手腕,一隻手則緊緊地捂住了盲人的嘴。同時壓低聲音道:「炳公子莫怕,寶王爺派我們來營救你,馬上跟我走。」還未等炳公子反應過來,夜行人已經架起炳公子往屋外走去。

來到牆邊,夜行人用力一搓,炳公子的半個身子已經伏上牆頭。

「跳!」隨著夜行人一聲厲喝,炳公子手忙腳亂的跳出了牆外。

「噗通!」「哎喲!」炳公子不由得疼出聲來,顯然慌亂中崴了腳。

這時候,潛伏在外面雜草中的夜行人也迅速跳出,低下身子問道:「還能不能走?」

再看炳公子,一臉的痛苦,拐杖也飛了,眼鏡也掉了,只剩下無力的搖頭。兩個夜行人互視一眼,其中一個快步向前探路,而另一個則抓起炳公子,搭上肩頭,快步緊隨,向村外快速移動。

村口的必經之路,一間矮小的破房內,燭光搖曳。一群人正在猜拳行令,而門口兩個手抱鬼頭大刀的凶蠻漢子正在來回穿梭。一盞盞巨大的燈籠掛在路邊,整個小路燈火通明。看來要想悄悄的潛伏過去是不可能的。

一個夜行人思忖一霎,對另一個人說道:「衝過去!」

話音未落,二人跳將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沖向村口。然而任他們速度多快,還是被看守發現。

「有 情況,操傢伙!」聲音未了,兩把鬼頭大刀已經斜刺里朝兩位夜行人的身上招呼。那位開路的夜行人,長劍一揮,僅兩個回合,一把鬼頭大刀就被一劍穿胸。而另一 位夜行人正在拼力抵抗,由於背負炳公子,看起來有些吃力。另外一個夜行人正要上前相幫,呼啦啦五里衝出十來個彪形大漢,各個手持鬼頭刀,一下子就把夜行人 圍在中間。

一個夜行人大聲喊道:「放號!」另一位夜行人急忙放下阿炳,身子擋在阿炳身前,一手長劍護身,一手從腰間摸出一個鑽天猴,縱身一躍,一劍刺破路邊的燈籠,順勢把鑽天猴點燃。「嗤嗤」,鑽天猴帶著詭異的聲響沖向天空,而後一團紅色的火焰在漆黑的夜空炸開,醒目而詭異。

就在夜行人落地間,另一位夜行人已經挂彩,但還在批命抵抗。而炳公子作為瑟瑟的伏在地上,抖作一團。

刀 光劍影,不消一刻,兩位夜行人都身上挂彩,還好炳公子伏在地上,還沒有受傷。眼看就要堅持不住,忽然村外一陣馬蹄聲響,十幾個錦衣衛衝上前來,不消半炷香 的功夫,十幾個彪形大漢全部被放倒在地。一個帶頭的錦衣衛首領,手一揮,迅速有人帶上負傷的兄弟和炳公子,片刻就消失在黑夜中。只留下一地的屍首和路邊搖 曳的燈籠。

官路上,一輛馬車悄悄地停靠在路邊,車夫一手執韁、一手抱鞭,隨時都可打馬而飛。車旁一個人影來回走動,依稀間看似一位姑娘的身影,在焦急的等待。

終 於馬蹄聲響,那位錦衣衛的頭領,帶著兩位兄弟到來,飛身下馬,一拱手:「阿珍姑娘,炳公子帶到,按原計劃你馬上行動,馬上將人送到下一個地點,把炳公子交 給玉閃姑娘,而後你馬上回金陵,寶王爺會派人保護你,休要擔心。炳公子腳崴了,行動不便,我再派一人隨行保護,我們就在你的周圍,莫怕!」

阿珍姑娘也是一拱手:「後會有期!」早有錦衣衛把炳公子扶上車。阿珍姑娘跳上車轅,車把式響鞭一揮,馬車瞬間就消失在黑夜中,只留下喳喳聲響的車輪聲。

 

京城,寶王爺府邸,門口兩個巨大的燈籠分列左右高高懸挂,燈籠上一個寫著大大的「天」,一個寫著大大的「線」。門口的家丁,長劍在手,雙目炯炯,神色戒備,盯著過往行人。

此時已是卯時初刻,東方已現魚肚白,寶王爺的大客廳依然燈火通明。空曠的大廳中,卻只有寶王爺一個人來回踱步,以往笑嘻嘻的寶寶臉此刻也是相當的嚴肅。

「報!王爺,炳公子已經救出,正在來京路上,有玉閃姑娘陪護,我們的人在後面跟著,未見康王爺的人馬,一切順利,只是炳公子意外受傷。」寶王爺正在踱步間,一位錦衣衛跪身奏報,燈光下,顯然是那位錦衣衛的首領。

「好好,快請起,辛苦了,馬上去接應玉閃姑娘,把炳公子安頓到預定地點,絕不能有絲毫泄露,否則嚴懲不貸!」

「王爺放心,絕無閃失!」說罷,閃身而去。

寶王爺看著錦衣衛遠去,高喊一聲:「阿三!」

「在!」隨著聲響,阿三從客廳一個角門快速閃出,「王爺,有何吩咐?」

「你馬上去一趟這個地點,找到這個人,告訴他,炳公子已經到手,請按下一步預案進行!不得有誤!」說著遞給阿三一個信箋。

阿三馬上打開信件,快速的掃了一眼,而後把信件還給寶王爺,轉身而去。

阿三的轎子左拐右拐,不一會兒就到了一個茶座,輕車熟路的找到一個雅間,要了一壺茶,慢慢等候。

須臾,一個金髮碧眼的傢伙走了進來,阿三迅速和他耳語了一番,而後各自離開。而此時,茶剛剛泡好。

京城另一條街,一座高大的府院巍峨聳立。巨大的藍底大匾上,龍飛鳳舞四個大字「康師傅府」,門口一對御林軍刀槍寒閃、警衛森嚴。

康王爺剛吃罷早膳,正在喝茶,忽然管家孫二炮緊忙跑了進來,在康王耳邊低估了一番。

「咔嚓!」康王忽地站了起來,手中的茶碗狠狠的摔在地上,偌厚的埃及地毯還是擋不住茶碗的粉碎,「什麼?飯桶!一群飯桶,那麼多人竟然讓一個瞎子跑了,壞我大事,壞我大事!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孫二炮看到康王如此暴跳,一臉緊張:「王爺息怒,此事非同小可,依小的看來,這事背後大有玄機。一定是有人從中策劃,這件事王爺要小心處理!」

「有話快講,有屁快放!到底是誰和老子做對?」康王顯然已經很不耐煩。

孫 二炮低聲說道:「王爺,我們這麼多年來,把那個瞎子圍在臨沂,既不殺他,又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這讓寶王爺這些年沒少難堪。事情是我們做的,可是所有壓力都 要他一個人承擔。那些洋鬼子動不動就拿人圈說事,寶王爺一定是苦不堪言。可現在,王爺和寶王爺斗得正酣,你想寶王爺能放過這件事情?他巴不得把瞎子的事情 鬧大,以此對王爺進行彈劾。他要是明著提這件事,效果不大,而且外人一看這就是內鬥,不符合皇上以及那些老王爺們的意思。如果他讓瞎子『自行逃脫』,再讓 瞎子向他狀告你,那麼寶王爺就會順理成章的接手這件事,按照瞎子的舉報一路查下去,這可是對王爺大大的不利啊。我想不出意外,這件事肯定是他做的。」

康王瞪大眼睛,眼中如尤火噴:「死天線、臭天線,天天和老子做對,老子都答應他們退出了,還是緊逼不放,總有一天我要折斷你這根爛天線。快說,現在怎麼辦?」

孫 二炮不緊不慢地說:「王爺別著急,現在我們不能動,我們要以靜制動。你想,那寶王爺今天就要離開朝廷,到外國訪問。他選這個日子把瞎子救出來,肯定是想置 身事外,不叫外人懷疑。所以他走的這些天,瞎子的事一定不會有動靜。如果我們大張旗鼓的動手找人,豈不是幫他把這件事挑明了嗎?現在他不動,我們也不動。 為今之計,王爺馬上把這件事告知老王爺們,讓他們心裡有數。下一步,我們看看寶王爺有什麼行動再說。反正目前捕快們還在王爺手中。」

康王一屁股坐在太師椅上:「也只能這樣了!」

再說寶王爺,出去溜達一圈后,顧不得疲勞,連夜打馬回奔。時間不等人啊,華山論劍眼看要到,北戴河聊天更在眼前,一個三少爺的問題還沒解決,這怎麼不叫他著急。

回到府邸,寶王爺馬上把阿三叫來:「炳公子這些天有什麼反應?」

「回王爺,炳公子很激動,一個是欣喜,一個是擔心,他懇求王爺把他的家人也救出來,他會全力配合王爺。」

寶王爺莫摸了摸下巴:「這個不妥,以來我們要置身事外,不能節外生枝,二來留著阿炳的家人給康王。康王要是敢動他的家人一根毫毛,我們正好把這件事情擴大。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是怎麼讓炳公子的事情大白天下?」

阿三說道:「還是讓阿珍姑娘說出來比較好,她是當事人,她說出來就和我們沒關係。」

「恩,這個可以,但是現在謠言滿天飛,一定要找個人證實炳公子的確逃出來了。這個人選要物色好,而後交給炳公子發表的那三點聲明他接受嗎?」

阿 三道:「回王爺,炳公子的聲明我們都錄製好了,阿珍姑娘那面也安排好了,現在就是找什麼人出面證實合適,這個還需要王爺定奪。我有一個備選,就是胡佳,不 知王爺意下如何?我覺得他是很合適的人選,本身他和炳公子就認識,而且他還炳公子一樣都是維圈人士。炳公子逃進京城,來找他順理成章,別人不但不會懷疑, 而且他出面證實,這件事情就合理了。」

寶王爺思忖片刻:「可以,只是有些細節要 考慮。第一、找胡佳可以,但是他現在被康王24小時監控,他出門都幾個人跟蹤,我們把他弄來沒問題,問題是怎麼對外界說?第二、此事一公開就要馬上把炳公 子送到貓頭鷹哪裡,否則的話,康王會順理成章插手這件事,這本來就是他的範圍內,所以要儘快。貓頭鷹那面安排好了嗎?」

阿三道:「放心王爺,安排好了,過幾天正好是咱們大明和貓頭鷹戰略對話,貓頭鷹的人可以藉此機會提前來和王爺會晤,當面商談下一步怎麼做。我們把消息發出去之後,就馬上派兩輛車護送炳公子道貓頭鷹哪裡,貓頭鷹派一輛車在外面接應,我們找個地方一交人,就沒事了。」

「恩,這個要千萬小心,要是讓康王知道一個電話打到貓頭鷹使館的外圍警衛,一切就全泡湯了。這個我還不怎麼擔心,只是對外怎麼交代,你想好了沒有?」

阿三道:「王爺,胡佳的事情我們就說他擺脫了跟蹤。送往大使館的事情,我們就說後面有兩輛車跟蹤,只是貓頭鷹的人行動迅速,跟蹤的人來不及。」

寶王爺:「漏洞百出。就憑胡佳能擺脫康師傅的跟蹤?你以為康師傅手下的錦衣衛都是吃乾飯的啊?黔首會相信?交接人後面有兩輛車跟蹤,即便不能當場攔下,一個電話使館警衛也會攔下,這外面人會相信?炳公子自己逃出來還沒弄好怎麼說,這有出這麼多漏洞,胡鬧!」

阿 三一臉難色:「王爺,時間緊迫,人選的確不好找,我們也只能這樣。頂多我們轉移視線,不討論這些細節,讓阿珍姑娘輕描淡寫就好了。當今黔首看熱鬧的多,沒 幾個會想這些。而且無論我們怎麼說,康王他們都是心知肚明,他們也不敢出來揭露我們,這樣對他們更不好。那些老王爺也不能讓春卷把這些內幕抖出來,當今皇 上更不想讓天下人知道我們內鬥,所以一帶而過吧,問題不大。至於炳公子怎麼逃出來,我們就說有看守暗中幫助。」

「恩,也只能這樣。馬上把炳公子送給貓頭鷹,而後要做的是:第一、讓阿珍姑娘放出這件事。第二讓胡佳出面證實,發照片,推出炳公子的三個聲明。第三、此事一出,馬上派人把阿珍姑娘保護起來。這樣技能避免阿珍姑娘遭康王毒手,又能嫁禍康王,讓外界對他宣戰。」

阿三答應一聲迅速退出。

炳公子的事情一經爆出,天下嘩然。緊接著令貓頭鷹和寶王爺沒想到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大明朝內一片嘩然,老王爺們各個拄杖而起,一場紛爭在所難免。。。。。

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0 05: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