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前世今生的門檻, 我們都是過客!

作者:紐約桃花  於 2015-6-17 22: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筆『心情驛站』|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70評論

關鍵詞:前世今生, 回首往事, 趣聞軼事, 氣功大師, 張香玉

在一個好友的飯局上,大家的熱烈聊天忽然轉向前世今生的主題,幾乎每一個人都在講述曾經經歷的某種靈魂相遇的話題。一個很久前發生,但已經被我淡忘的真實經歷忽然浮現眼前,我忍不住跟大家講述起來。飯局過後很多天,大家都在津津樂道我講的往事,認為是關於前世今生最精彩的故事。這啟發我把這個淡忘的經歷寫下來,讓更多的人也感受一下。

這個真實的經歷是我母親親身經歷的故事,她講述給我聽得時候,我都能夠感到她身體內發出的某種振顫,這種無言可喻的能量穿越她的身體進入到夜晚的屋內,瀰漫進我的體內,讓我忍不住感到手腳發涼。

事情發生在1990年左右,我已經來到紐約,北京的家裡只剩下我母親一個人。那時,她在外國戲劇雜誌做主編,每天忙於雜誌社裡面的組稿和審稿的工作,也是忙得不亦樂乎。

有一天,編輯部的同事請我母親和其他同事一起去聽一個叫做張香玉的氣功大師的表演。那陣子,北京流行氣功熱,各種社會上有名的氣功大師都開始走穴,表演發功招收徒弟,一時間,氣功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最熱門的話題。當時的北京「氣功大師」張香玉在北京已經很有名氣,據說擁有十萬追隨者、獨創了號稱「自然中心功」的氣功。她在北京舉辦了很多場氣功發布收徒大會,反響之熱烈,到了一票難求的程度。編輯部的這位同事打著編輯部的旗號,好容易搞到了幾張門票,於是請主編大人帶著幾個同事一起去看張香玉的表演。

雖然,我母親根本不相信什麼氣功大師的能力,但因為一票難求,加上她也很好奇張香玉的氣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便跟著去了。

到了大會上,我母親舉目一望,周圍黑壓壓地擠滿了慕名前來的觀眾,都等著檯子上的大師發功。那天,張香玉帶著十幾個弟子前呼後擁地站在講台上,眾星捧月般地簇擁著大師,顯得大師更加氣場十足。

張香玉講話並不多,很快就讓徒弟們吆喝著告誡眾人她開始發功,讓大家都安靜下來準備接功。我母親帶著半信半疑的神情站在人群中,正忙著跟同事發表著她對氣功這件事的置疑,忽然眼前一黑, 什麼就不知道了。 接下來的就是她感覺到自己剛剛睜開眼睛,眼前天空下一圈人都低著頭在看她,有的人在叫著她的名字「謝老師,謝老師,你醒了!」。我母親這才意識到自己原來躺在地上,周圍擠滿了一圈圍觀的人們,她的同事們則滿眼焦慮的神情看著醒來的她。

發生了什麼事?我母親忍不住問,她的心底里也在嘀咕自己是否中暑了,怎麼好好的居然躺在地上。

我母親的同事告訴她說,她正講著話,忽然一咕咚就倒下去,摔在地上。同事們都嚇壞了,以為我母親突發急病,有些人甚至準備去打電話叫救護車。我母親倒下也就十分鐘不到就在眾人的焦慮呼喚中醒過來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發生一樣,看上去啥問題都沒有。

哦,也許我是中暑了吧,我母親不好意思地回應著同事們的問候,「氣功大師呢?」她忽然記得自己是在看氣功表演。

你說張香玉?人家早帶著弟子走了!一位同事告訴她。那大師臨走的時候還說,今晚12點她還會發功,凡是今天接到功的人今晚12點都能夠再次感受到她的發功。我母親聽了覺得好笑極了,自己中暑錯過了大師的發功不說,今晚12點還能再感受到大師的發功,這不是胡說八道麻!

我母親下班回家后,早已經把這事忘到腦後,又開始忙著整理和翻譯稿件。自從我父親去世以來,我母親一直用大量的翻譯工作將自己的空暇時間全部填滿,只有這樣她才會忘記失去老伴的悲傷和內心漫溢的痛苦。我母親和父親18歲在上海滬江大學相識相戀,一起離開上海北上到北京參加革命。文革期間一起被下放到五七幹校勞動,經歷了各種艱難困苦,文革結束后又相繼被調回北京,最終到到文聯從事翻譯工作。他們一起翻譯了很多書籍,可以說是一對四十年都在一起同甘共苦的伴侶、朋友和同事。我父親1987年突然因腦溢血去世后,我母親整整一年都卧床不起,沉浸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痛苦之中。後來,還是翻譯書籍這件事將我母親重新拯救回來,讓她每天廢寢忘食地工作,藉此忘記失去我父親的悲痛。

那天晚上,我母親在翻譯中不知不覺地忙到了快12點。她感覺累了,準備收拾一下案頭上的稿件休息了。正在此時,她忽然感受到身體的一陣震顫,全身彷彿不停自己指揮一樣開始走到屋子中央舞動起來。她能夠感覺到這種身不由己的舞動把自己好像變成一個木偶一樣,被人牽線起舞,做出各種她難以想象的動作。按說,以我母親的年齡,很多身體快速旋轉360度的動作都已經屬於高難,一般情況下,她是做不出來的,但是她此時此刻居然毫無難度地都做了出來,讓她在自己都深感驚訝。這種舞動持續了大半個小時才停下,我母親已經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不過這種激烈的運動讓她感覺到身心的放鬆。

一連幾天,一到半夜12點,我母親就像聽到某種呼喚一樣,開始在屋子中央情不自禁地舞動起來,半個多小時后結束。幾天下來,我母親感到身體異常的舒服,原來的腰腿痛的慢性病好像也好了許多,雖然還沒有到身輕如燕的狀態,但也覺得舞動起來不再那麼笨拙了。

我母親對這種半夜舞動的事情自然覺得不放心,於是託人轉告大師問問是怎麼回事。大師的弟子回復我母親說,這種行動都是正常行為,因為她不過是在接受大師的發功而鍛煉而已。於是,我母親繼續過著這種晚上翻譯書稿,半夜練功的日子,倒覺得身子骨越來越好似的。轉眼時光過去了個把月,我母親的體重也減輕了,身體也開始消瘦,最重要的是她多年的腰肌勞損和職業病都好像消失無蹤,已經感覺不到了。我母親暗自竊喜,覺得這樣也不錯。

有一天晚上,我母親又在練功的時候,忽然覺得眼前一亮,彷彿有個光道在眼前打開,光的盡頭模模糊糊地出現白色的憧憧人影。我母親仔細辨認著不遠處出現的隱約人影,心裡面直覺是我父親。她情不自禁地叫出「思旅,思旅,是你嗎?」。那些白色的人影並不出聲,轉瞬消逝了。我母親大吃一驚,停止了練功。

第二天,我母親越想越害怕,便又託人去問張香玉在那裡,她希望可以問問張香玉到底是怎麼回事?!然而,她問的人回復我母親說,大師張香玉已經因為散布迷信而抓起來了,已經被判刑。我母親這下傻眼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其他迷信氣功的幾個好事之徒幫我母親問了他們的師傅,回來說,我母親的天眼要開了,可以接著練,一旦天眼開了,就可以看到陰陽兩間的事情。我母親一聽說,嚇得半死。因為很多流傳說,有人為了開天眼練氣功走過入魔,變成瘋子了。當時,我母親一想,這樣不妥,如果她也變成瘋子,可怎麼辦?最主要的是當時她非常想念在美國的女兒我,天天盼著可以到美國來看我,如果她練氣功走火入魔變成瘋子,那麼不是就看不到女兒了嘛!想到此,我母親感到極其後怕。她知道,當時她已經面臨一個抉擇,要麼繼續練,也許真的可以看到我父親,那樣她可能就會跟著他去了,要麼停止練習,不再開所謂天眼,這樣她會看到在美國的女兒。思忖之下,她決定徹底放棄練氣功。

從那天開始,我母親不再熬夜,到了晚上馬上上床睡覺,讓自己沒有機會再醒著等待著發功的時候。有時候,她甚至和朋友相處一起,讓喧囂的氣氛破壞掉自己練功的氛圍。在我母親刻意的努力下,半夜自動練氣功的事情開始不再發生,直至完全消失。

等到我母親終於來紐約與我見面的那天晚上,我倆徹夜未睡,聊不完的各種事情,講述著離別多年的各種思念。就在那天晚上,我母親給我講述了她的這個故事,聽得我毛骨悚然。如果不是我母親的親身經歷,我根本就不相信什麼氣功,什麼天眼。我還記得那個夜深人靜的夜晚,在我紐約東城的公寓樓里,我母親與我面對而坐,在寂靜之中講述這個故事的始末。我能夠感覺到她的手的振顫。我禁不住僅僅握住她冰冷的手,希望她能夠感受到我手上的溫暖。然而,當我碰觸到她的手時,彷彿觸電般的,我感覺到一種難以言狀的顫慄,彷彿一股細小的電流在我們相握之中迅速流過,穿越了時光與空間。

很多年以後的今天,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神鬼不信的我,而是一個經歷過人生的滄桑,相信前世今生的靈魂相遇的我。當我今天講述這個已經被我淡忘的往事的時候,我相信,我母親與我父親的靈魂曾經在她極度思念他的時候再次相遇,冥冥之中,圓了她多少次在夢中隔著玻璃或者隔著時空看到我父親時候的情景。也許在前世今生的門檻上,我們都是穿越時空的靈魂,在人生的路途上扮演者不同過客的角色,恍然之中,我們與人流中的某人擦肩的時候,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應。據說,前世的相遇就是今生的重逢,多少個在前世曾經在一起做過至愛親朋的靈魂在今生的輪迴中依然不斷追尋著彼此,會再次在每一個重逢的相遇中又成為朋友。想想,我們每一個人的相遇都未必是偶然,就像我們每一個朋友隱約都會與我們曾經認識或者即將認識的人在過去或者未來的某段人生旅途中交臂。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0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6-17 22:28
寫得不錯,不過。。。。。。張香玉,氣功大師,見多了!
回復 xqw63 2015-6-17 23:34
您寫下來了,咱還是不相信,氣功騙子太多了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5-6-18 00:23
不是中暑。應該是輕微中風。好在沒事。
回復 sousuo 2015-6-18 00:33
要相信的,不是那位氣功大師,甚至可以不是氣功,但,自然之外應有超自然,信也不信?
回復 紐約桃花 2015-6-18 00:59
fanlaifuqu: 寫得不錯,不過。。。。。。張香玉,氣功大師,見多了!
當年的氣功大師多如牛毛, 真有名的也就那麼幾個啊。
回復 紐約桃花 2015-6-18 01:00
xqw63: 您寫下來了,咱還是不相信,氣功騙子太多了
我不過寫下來一段我母親經歷的往事, 文字是真是的, 但是信不信就由他人了。
回復 紐約桃花 2015-6-18 01:01
meistersinger: 不是中暑。應該是輕微中風。好在沒事。
她這一生也就那麼一次暈倒, 之前之後身體檢查都是非常好, 至今仍是, 那次到底怎麼回事, 只有天知地知了。
回復 紐約桃花 2015-6-18 01:02
sousuo: 要相信的,不是那位氣功大師,甚至可以不是氣功,但,自然之外應有超自然,信也不信?
我未必相信氣功,但我絕對相信超自然存在
回復 sousuo 2015-6-18 01:06
紐約桃花: 我未必相信氣功,但我絕對相信超自然存在
同感,氣功是表,氣功背後才是麻煩事,遠不是信張香玉顏辛還是不信那麼簡單。
回復 紐約桃花 2015-6-18 01:21
sousuo: 同感,氣功是表,氣功背後才是麻煩事,遠不是信張香玉顏辛還是不信那麼簡單。
同感,握手問好
回復 sousuo 2015-6-18 01:31
紐約桃花: 同感,握手問好
握手
回復 xqw63 2015-6-18 02:04
紐約桃花: 我不過寫下來一段我母親經歷的往事, 文字是真是的, 但是信不信就由他人了。
沒有說您造假的意思,咱的意思是不相信氣功有這麼神奇
回復 nextday 2015-6-18 02:30
我相信你講的.我的好朋友的媽媽, 得了乳腺炎有濃水,沒有看任何醫生,在參加了一次氣功大師(不知道是哪位)的發功大會後乳腺炎就自己好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6-18 02:51
我沒有見過奇迹,但是我由衷地希望會有神明鬼怪,也希望有異度空間。
回復 心隨風舞 2015-6-18 03:00
xqw63: 您寫下來了,咱還是不相信,氣功騙子太多了
63童鞋,想和你探討一下,你咋別人一說什麼你就不信呢?我看人家講的就會相信,因為人家講的是真實的故事啊,而且不瞞你說,我看完了還流淚了,為了她父母那真摯的感情所感動~~~我不明白你為啥就不信?我為啥就啥都信?
回復 解濱 2015-6-18 03:00
我相信您說的全是真的。 但我一直沒有任何類似的親身體會。 有一次一位練功的好友說要對我發功,發了半天我什麼感覺也沒有。真讓我懊惱。
回復 xqw63 2015-6-18 03:04
心隨風舞: 63童鞋,想和你探討一下,你咋別人一說什麼你就不信呢?我看人家講的就會相信,因為人家講的是真實的故事啊,而且不瞞你說,我看完了還流淚了,為了她父母那真摯
咱相信她父母真摯的感情,但咱不相信某些現象用氣功來解釋,因為,咱碰到的所謂「氣功大師」,全都是騙子,咱也練過氣功,沒那麼神奇
回復 心隨風舞 2015-6-18 03:08
xqw63: 咱相信她父母真摯的感情,但咱不相信某些現象用氣功來解釋,因為,咱碰到的所謂「氣功大師」,全都是騙子,咱也練過氣功,沒那麼神奇
可她講的是真實的故事啊~~~她媽媽的真實經歷,怎麼會那麼巧,發功開天眼等~~~她的媽媽也是文化人,不會那麼盲從的~~~
回復 tea2011 2015-6-18 03:08
紐約桃花: 我未必相信氣功,但我絕對相信超自然存在
同感,⋯好久不見問好〜〜
回復 tea2011 2015-6-18 03:09
心隨風舞: 63童鞋,想和你探討一下,你咋別人一說什麼你就不信呢?我看人家講的就會相信,因為人家講的是真實的故事啊,而且不瞞你說,我看完了還流淚了,為了她父母那真摯
偶和你一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03: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