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混在美國名校(211)---舊友新侶之老友逼婚

作者:海攀  於 2011-11-1 04: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4評論

鄭衛隨後返鄉探親二個多星期,看望一下父母和朋友,享受一陣家庭的溫暖和親切,去中學母校做了二次報告,赴過幾次各級地方領導的宴席,還接受了好幾個顧問聘任書,並做了無數支持家鄉發展的鄭重承諾。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已經從一個小有名氣的混混,變成了人人敬仰的海外學術名星,走到哪裡都有人堆笑奉承,儼然已是一個人物。等他從家鄉回到北京時,神色間已經少了很多誠惶誠恐,多了不少自信自豪。每個人都是社會動物,社會怎樣看你,你多半也會這樣看自己。

 

本來他還計劃在北京多呆幾天,有幾個合作要談,還想去幾個著名旅遊景點轉一轉。一別多年,回來看到什麼感覺都很不一樣了。再過幾天就要去霍頓赴任,頭幾年肯定會忙得昏天黑地,這幾天閑暇,對他來說還是很重要的,大戰之前,休養生息嘛。可是他剛回到北京,小四馬上就定下了一個小型酒宴,說是幾個最好的老同學聚一聚,聊聊天。結果鄭衛的計劃因此而發生了完全改變。

 

宴會開始后,四個人坐定,互相寒喧了幾句這幾天的情況。等酒水冷盤熱菜上齊,小四揮揮手讓服務生離開,並讓她關上包廂門,然後清了清嗓子,開口講道:「兄弟我痴長幾歲。今天這個會議就由我來主持。大家沒有意見吧?」月半和老七點頭,鄭衛發暈,不是老同學一起吃頓便飯嗎?怎麼又成了開會了?還這麼鄭重。小四根本不看他,接著說:「這次會議討論的主題,是關於劉娟同學的個人問題。主要工作執行人員,就是鄭衛。」鄭衛這下子由迷糊變成驚訝了,說:「什麼?怎麼回事?咱們討論劉娟……

 

小四做了一下停止的手勢,說:「你先別急。我們問你一句,你回答一句。」他環視了一圈老七、月半和鄭衛,然後說:「現在,由鄭衛同學介紹劉娟同學的近況。」鄭衛看著幾個老同學,心裡明白了,原來這是一個閉門會議,大家一起來關心一下劉娟的情況。老七是劉娟的前男友,月半是劉娟最好的朋友,小四這是湊的什麼熱鬧呢?可能是當老闆當慣了,專門來主持會議的。既然大家都很關心,他只好邊想邊講:「劉娟她這個,嗯,早就已經拿到王冠的博士學位了,現在在分子生物系做博士后,研究方向是……

 

小四不耐煩地一揮手,止住鄭衛的敘述,說:「這些我們早就知道了。你揀關鍵的說。」鄭衛心想,這關鍵的東西,我不好說,也不敢說呀,只好裝糊塗:「說……說什麼呀?」月半直接問:「她現在有沒有男朋友?」鄭衛只好回答:「好象沒有。」老七問:「有沒有人追她?」鄭衛覺得這個問題可笑:「多了去了。」小四問:「有多少?都是誰?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鄭衛沒有方法笑了,只好數著說:「小教授有二三個吧,一個是中國的,一個是韓國的,還有一個是中東什麼國家的,不靠譜。你們知道劉娟她不喜歡外國人,說以後活得太累。博士后,還有博士就多了,大多數是中國來的,也有其它國家來的華人。王冠那個地方沒什麼漂亮女孩,所以她就非常引人注目,這個,出類拔萃,而且人很正……

 

小四覺得跟預想的差不多,總結道:「情況跟咱們估計的差不多。嗯,你知道的不少,看來你們關係很好,對不對?」鄭衛不知道應該說「對」好,還是「不對」好,哼哼唧唧地說:「老同學嘛。嗯,這個,國外那個地方,就我們倆……」月半心急,問:「你喜歡她嗎?」鄭衛知道瞞不過去的,可是又不敢直說,只好又是漠淋兩可:「當然。老同學嘛……」老七也是直接了當:「她喜歡你嗎?」這次鄭衛倒是爽快:「不知道。」小四不放過他:「那她怎麼帶你一起去陪她父母玩?」鄭衛辯解道:「去跑腿唄。橫穿美國呀,她一個人怎麼照顧的過來?她一家去紐約和華盛頓時,我就沒有跟著去。」月半再問:「那你們逛拉斯維加斯時,有沒有……這個……親熱舉動?」鄭衛心想這事打死也不能說呀,解釋道:「怎麼可能嗎?她父母就在旁邊呀。」

 

小四想了一下,又問:「從跟老七吹了后,她談過戀愛嗎?」鄭衛思付道:「怎麼說呢?有幾次好象試了試,不合適。整天忙死了,也沒時間。跟一個台灣人,做金觸的,各方面條件都很好,處了一段,也不算正式談吧,不知怎麼就吹了,後來……這個……又好了,最後,還是不成。」小四又一次總結道:「以前有人追她,她不願意。現在還有很多人追她,她還是不願意。這些人個個條件都不錯,可是她都看不上。這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她心裡有人了。」老七、月半都點頭。鄭衛猛琢磨,有人?可能。誰呢?老七?不會。肖君傑?不象。還有誰呢?老七卻勇於面對現實:「這個人就是鄭衛。」小四和月半都點頭。鄭衛不敢往自己頭上想,老七這麼一說,心裡感覺有可能,可是又實在難以置信,嘴裡結結巴巴地說:「不……不會吧,怎麼……可能?」

 

月半覺得只有這一個答案了,繼續往下問:「那你愛她嗎?」鄭衛一驚:「誰?劉娟?我……不敢。」邊說邊垂下頭,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月半追問:「為什麼不敢?」鄭衛解釋道:「自從我認識她,她就什麼都比我強得多,永遠高高在上。老七好容易才追上,我這樣的……」老七恨鐵不成鋼地說:「你現在當名校教授了,不是比她強了嗎?」鄭衛還是扶不起來:「不能這麼說。我還是不行,差得遠。再說,我又離了婚……」小四安慰他說:「離婚怎麼了?現在都說,離了婚的男人是個寶。」鄭衛的頭都快垂到胸口了:「是人家拋棄了我。你們想一想,半夜回到家,發現老婆跟著老頭跑了,那是什麼感覺?」

 

大家都明白了,鄭衛是受傷太深。小四勸他說:「事情都過去很久了,你就不要總是念念不忘了。再說,要不是有這麼一個重剌激,你現在還在混呢,對不對?」鄭衛點頭說:「這事全怪我,擱誰也不願意找這麼一個整天瞎混的老公。小靜後來一直儘力幫我。」月半也安慰他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呀。你現在不是改了嗎?劉娟又喜歡你,你就大膽去追唄。」鄭衛還是搖頭:「我不行。我不行。配不上人家。」老七同情地看著鄭衛,嘆了口氣說:「唉,跟我當年一個熊樣。你當年也喜歡劉娟,可是不敢去追,對不對?」鄭衛點點頭說:「想都不敢想,更不用說去追了。」

 

小四的秘密再也不想埋藏下去了,他喝了一口酒,然後問大家:「你們說,當年誰最喜歡劉娟?」鄭衛和月半一起看向老七,這還用問嗎?老七也是當仁不讓地指著自己的鼻子說:「當然是我嘍。」小四砰地一拍桌子:「錯了!你算什麼?是我!我比你愛她,愛的深得多!」另外三個人全都張著嘴瞪著眼看著他,半晌反應不過來。月半叫道:「原來你也暗戀她呀?」鄭衛恍然道:「暗戀她的人多了,原來四哥也是。」

 

老七也明白了,看著小四說:「原來是這樣呀!怪不得我當時總覺得,你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小四咬牙切齒地說:「當初你剛追上她時,我連宰了你的心都有!」老七一點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象是找到了知音:「你就沒想到捅我一刀,或者給我下點毒?」小四搖頭說:「那我不會。我這是真愛,不是為了佔有。只要她活得高興,我死了都行。」老七說:「你比我純潔!」小四點頭說:「比你純潔得多!我想過的,你是最適合她的。總不能說我暗戀她,她就應該一輩子不嫁吧!那是心理扭曲,是心理變態!只要她幸福,我怎麼都行,什麼都無所謂。」老七端起酒杯:「來,咱哥倆,情敵,干它三杯!」小四應道:「三杯算啥?至少六杯!」老七叫道:「六杯就六杯!來,干!」兩人不停地舉起酒杯,個個一飲而盡。小四邊喝邊嘆:「情敵好,能成為情敵也是緣分。有一個女孩共同思念,很好!」

 

老七有點酒意了,搖搖頭說:「你比我強呀。你是純愛,不象我,太自私。」小四也激動不已:「對呀!那時候,真純。不過,我也做一件骯髒事。兄弟我今天就什麼都說出來吧。」老七鼓勵道:「說吧。對老弟你就啥也別瞞。」這兩人已經忘掉今天開會的宗旨,全身心地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小四說:「你們還記得那次郊遊回來,我一直用那個一次性紙杯喝水嗎?你們知道那是誰的杯子?告訴你們吧,那是劉娟的杯子。」老七用手指著他說:「我知道了,你偷了她的杯子!」小四校正說:「不是偷,是悄悄地換。她用過的東西,都是寶貝,比任何東西都金貴!」月半問:「連她不要了的紙杯都是?」小四不停地點頭:「是,絕對是!連她坐過的地方,我都會去悄悄坐一下。唉,你們不懂,你們不懂呀!」

 

鄭衛仍然張著嘴盯著小四,心裡直叫,比起人家,自己簡直不象人。老七醉熏熏地說:「你他媽的就是賤!」小四舌頭都直了:「我是賤。賤怎地啦?人生不賤這麼一回,就算白過了。」老七嘆道:「我不如你,還去追,太自不量力啦。」小四指著老七說:「告訴你,當時全班我最恨的就是你。每天晚上我都想趁你睡著了,把你扔到樓下去。」老七笑道:「哪你怎麼沒扔呢?」小四紅著眼睛說:「我是為她著想呀。我是靠不上去了,你還行,能照顧她。」老七點頭說:「是呀,是呀,我這輩子,也算沒白過。」

 

月半在旁過實在看不下去了,叫道:「哎哎哎,你們倆怎麼回事?都是結了婚和有了女朋友的,怎麼說起以前的暗戀對象,或者前女友,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小四醉醺醺地搖頭道:「不一樣。」老七點頭附和道:「根本不一樣。」月半問:「有什麼不一樣的,說。」小四說:「我是崇拜,他是愛。現在這些,就是喜歡。」月半較真說:「具體有什麼不同,說。」小四想了想說:「她要叫我死,遞個眼神就行了。我不問理由,就會從樓上跳下去。她要叫老七死,老七是會問為什麼的。我老婆叫我死,那是不可能的。結婚,過日子,喜歡,就夠了。」老七拍著小四的肩膀說:「團委的,說得就是好。」月半直搖頭,那兩個哥們摟在一起,一起點頭。

 

鄭衛在旁邊看到這陣勢,嚇得酒也不敢喝了,生怕自己喝多了說漏了嘴,泄露出自己和劉娟的特殊關係。那事要是被這三個人知道了,他敢肯定月半會大嘴巴子抽他,老七會掐死他,小四會把他碎屍萬段。

 

可是老七和小四沒有放過他。老七轉過身來,指著他罵道:「你他媽的狗東西,什麼便宜都讓你小子佔了!」小四命令道:「去追吧!追不上就直接跳太平洋,別他媽的來見我們了。」老七正告他說:「告訴你,其實你碰她一個指頭,我都想宰了你。要不是為了她的幸福,你要是敢打她的主意,我們倆絕對饒不了你。」小四則說:「現在只有你最合適了,你就去幫我們照顧她吧。沒人在乎你。這裡有的是女孩願意跟你去美國。我們在意的是劉娟。她必須幸福,不然我們心有不甘!」老七接著喊:「不然我們死不瞑目!」

 

鄭衛很能理解這兩個哥們的感覺,月半可看不慣這兩個傢伙談起往昔心上人的那付不舍模樣,不耐煩地揮著手叫道:「你們怎麼喝成這樣了!走吧,你們,別在這兒搗亂了!鄭衛的事我來處理。」小四和老七搖搖晃晃站起來,走過去,一人給了鄭衛腦袋一巴掌。小四開罵:「媽的,王八蛋!」老七跟罵:「王八蛋!」小四喊了聲:「滾回美國去!」老七跟著喊:「快滾!」然後兩個人摟在一起,歪歪扭扭地往外走,嘴裡還哼著小曲:「不知道為了什麼,愛情她纏繞著我……」

 

他們走後,月半開始審問鄭衛:「說吧,你追過她沒有?」鄭衛不願再隱瞞:「追過。」月半問:「你向她提出來了嗎?」鄭衛回答:「提出過。」月半再問:「她同不同意?」鄭衛搖頭:「她不願意。」月半想了一下,問道:「你是怎麼提的?」鄭衛縮著肩膀答道:「我問她……我問她……願不願意,跟我湊合……」月半勃然大怒,一腳踹到鄭衛的腿肚子上,惡狠狠地大叫:「滾!有你這麼求愛的嗎?她就是再喜歡你,也不能答應呀!你這個窩囊廢,你要氣死我呀!你就不會直接說嗎?滾,滾回美國去!一分鐘也不許耽誤,馬上給我滾!」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4 個評論)

回復 maryuvic 2011-11-1 05:07
盼得花兒也謝了。明天最後一帖,俺得去上班了,就不能搶沙發了。
回復 smartman 2011-11-1 05:11
i got 2nd?
回復 maryuvic 2011-11-1 05:17
這帖寫得真好。讓我看到希望了,希望劉娟能幸福。不能不說,鄭衛的成功,學術上還是愛情上,都有許多朋友的幫忙。這也是鄭衛人品好的結果啊。
回復 smartman 2011-11-1 05:24
this time, it seemed that Lao7 and Xiao4 are described too ideal.
回復 TCM 2011-11-1 05:24
滾,滾回美國去
回復 maryuvic 2011-11-1 05:43
smartman: this time, it seemed that Lao7 and Xiao4 are described too ideal.
smartman, I have to make a comment that I disagree with you about this. I know you have a very strong opinion about Yang Xiaojing, which I disagree, but I respect your opinion. However, I definitely need to mark here that I totally think Lao4 and Lao7 actually are pretty happy. They are both lucky that they have loved, and would be happy to see the girl they loved would be happy. They are fortunate that while they were young,Liujuan gave them a meaning in life. Although their love were not quite successful in the sense of getting married, but at their current stage  of life, they were in a lucky place. THEY HAVE LOVED WHILE THEY WERE YOUNG.
回復 活水湧泉 2011-11-1 06:20
大衛比劉娟優秀。
回復 生於70『S 2011-11-1 06:49
鄭衛是犯了眾怒了,不過是比較甜蜜的那種。
回復 生於70『S 2011-11-1 06:50
拜託,下面多給點劉娟的鏡頭。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1-1 07:15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1-1 07:16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1-1 07:16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1-1 07:17
為純潔的人流淚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11-1 07:17
為純潔的感情流淚
回復 smartman 2011-11-1 07:33
maryuvic: smartman, I have to make a comment that I disagree with you about this. I know you have a very strong opinion about Yang Xiaojing, which I disagree, b ...
that is a too idea situation.  i can hardly believe these two men fell into the same situation at the same time and most importantly are willing to confess their geunine feelings.  it is fine you hold a different opinion.  i never intend to persuade anyone.
回復 德州龍 2011-11-1 08:39
"願不願意,跟我湊合", 哈哈,這樣求愛啊,暈倒啊
回復 海攀 2011-11-1 08:51
maryuvic: 盼得花兒也謝了。明天最後一帖,俺得去上班了,就不能搶沙發了。
已經搶夠多了,讓一讓別人吧:)
回復 海攀 2011-11-1 08:51
smartman: i got 2nd?
是,坐在板凳上了:)
回復 海攀 2011-11-1 08:52
maryuvic: 這帖寫得真好。讓我看到希望了,希望劉娟能幸福。不能不說,鄭衛的成功,學術上還是愛情上,都有許多朋友的幫忙。這也是鄭衛人品好的結果啊。
謝謝!明天就是結局了,他們都會幸福的。
回復 海攀 2011-11-1 08:53
smartman: this time, it seemed that Lao7 and Xiao4 are described too ideal.
年輕時都有些理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3 18: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