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混在美國名校(129)---從結束到開始之誓不回頭

作者:海攀  於 2011-7-27 22: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07評論

他不願意把自己的臭事鬧得滿校園都知道,可是再瞞著劉娟就不好了,而且她也是自己唯一可以信任也可以尋求幫助的人。他去找劉娟,劉娟一聽嚇一跳,馬上跟著他跑出來。他們倆在校園裡商量了一陣,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儘管鄭衛吞吞吐吐,還一再為自己辯護,劉娟還是搞明白了楊小靜為什麼出走。她知道鄭衛現在已經夠難過的了,沒有再責怪他,坐在那裡想了一會說:「她一定有外援,不然不會跑。」鄭衛知道沒法瞞,只好說:「是我們老闆。」然後把他的懷疑以及跟老闆的交涉都說了出來。劉娟沉默了好一會,才說了句:「不該讓他們接觸太多。」鄭衛痛苦地點頭。又過了一會,她又說了句:「不樂觀。」是呀,這邊推那邊拉,想要挽回,確實不容易。

 

鄭衛不可能放棄,一會一個主意:「我去悄悄地跟著我們老闆。他晚上肯定會去找小靜。」劉娟說:「如果被他發現,他要是叫來警察,你就完了。」鄭衛又說:「那我去他家門口等著。」劉娟說:「他還是會叫警察的。」鄭衛又說:「那我去找警察報告小靜失蹤。」劉娟說:「她留了封信的。」鄭衛急了:「那怎麼辦呀?總不能就在這兒干坐著吧?」劉娟權衡了一下他的幾個主意,覺得去老闆家偵察一下風險最小也最現實,便說:「我去把剩下的試驗做完。沒多少。然後咱們去你老闆家。」鄭衛說:「我自己去。」劉娟說:「不行。萬一有什麼事,有我一個女的在旁邊會好得多。」鄭衛知道她說得很對,便不再堅持。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把班長當成了自己的心理依靠。如果沒有劉娟,他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他們到達巴特曼教授家時,天已經黑了。來迴轉了幾次,看到整個房子里都沒有燈光,他倆確信楊小靜肯定不在這裡。鄭衛心裡更難受了,不用說,巴特曼教授也不在,那他肯定在楊小靜那裡。劉娟雖然不吱聲,心裡也清楚情況越來越不樂觀。回家的路上,她想了一陣說:「我來給她打一個電話試試。」鄭衛說:「她不會接的。」但他還是把車停在一個商店門口。劉娟撥過去,果然沒人接,便留言道:「小靜,我是劉娟。我聽鄭衛說了。請你給我講一講你的理由。旁觀者清。如果你是對的,我幫你勸他。」

 

他們繼續開車回家。倆人都不說話,也不敢抱什麼希望。可是幾分鐘后,劉娟的手機響了,一看,果然是楊小靜。鄭衛緊急把車爬在路邊,劉娟接通電話,給鄭衛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劉娟剛說了聲:「喂,小靜。」就聽到那邊的哭聲:「娟姐,我實在是受不了啦。他自暴自棄,很久沒來實驗室了,白天睡覺,晚上玩,一玩一個通宵。這樣的人,沒有救了呀!」劉娟知道是鄭衛的不對,他這樣在學業上完全是自殺行為。可是這時候她能說什麼,只能勸合不勸離呀。劉娟勸道:「我已經說過他了,他保證不再犯。你還是回來吧。」楊小靜哭道:「沒用的。他……沒救了。實驗室都不來了……」鄭衛本來在旁邊貼近了聽,這時要搶手機,劉娟伸出一支手按住他,繼續勸楊小靜說:「也許他最近太累了。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楊小靜泣不成聲:「他改不了,他改不了啦!沒有希望……我太累了……我不想回餐館……我不容易呀……

 

鄭衛不顧一切地撲過去,從劉娟手中搶過電話喊道:「小靜,我改,我一定改!我要是不改,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小靜,原諒我,原諒我噢!都是我的錯!告訴我你在哪裡,我來接你。我真是會改的,真的!」電話那頭沉默了,鄭衛不停地道歉、認錯、發誓、保證,那邊卻總是不吱聲,最後鄭衛叫道:「小靜,說話呀!你在哪裡?我來接你回家。我一定會改的,我以後天天跟你一起上下班,再也不離開實驗室了。回來吧,小靜,回來吧!」終於,他聽到了楊小靜緩慢而帶哭的聲音:「對不起。我……喜歡……別人了。」

 

鄭衛非常非常在乎楊小靜,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她移情別戀,他所有的耐心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所有的憤怒象火山一樣爆發出來:「你給我滾!滾去找你的老洋狗吧!滾你媽的蛋!你這個臭婊子!你這個死賤人!早就勾搭上了,是吧?早就想跑了,對吧?你們就是姦夫淫婦,一對狗男女……」那邊的電話已經掛斷了,他還在不停地罵,兇狠惡毒地大罵。劉娟看見他渾身顫抖,面目猙獰,憤恨至極,嚇壞了,不停地拍著他的胳膊說:「鄭衛,鄭衛,別這樣,別這樣……」邊勸邊哭了起來。鄭衛還在惡狠狠地狂罵,直到發現劉娟在哭,才突然停了下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劉娟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7 個評論)

回復 erbaiwu 2011-7-27 23:12
你這材料,是有些現實依據啊,很真實,或者說跟我知道真實故事能吻合。辛苦你了,寫的很好
回復 香滿林 2011-7-27 23:32
理解鄭衛,很難冷靜的。但應該好好跟她談,夫妻感情不是說沒就沒的。
回復 erbaiwu 2011-7-27 23:39
香滿林: 理解鄭衛,很難冷靜的。但應該好好跟她談,夫妻感情不是說沒就沒的。
小靜厲害地方,她下定決心的事情,一般都是很難改變,談是沒用的啦。
回復 香滿林 2011-7-27 23:42
楊小靜走的時候還想過只要鄭衛好好乾,她會跟他的。按我的經驗,除非楊小靜已經和巴特曼在一起了。不然還有機會。楊小靜可能怕一見到鄭衛就跨不出最後一步。女人有時候心軟有時候很硬,很難搞懂。
回復 smartman 2011-7-27 23:55
香滿林: 楊小靜走的時候還想過只要鄭衛好好乾,她會跟他的。按我的經驗,除非楊小靜已經和巴特曼在一起了。不然還有機會。楊小靜可能怕一見到鄭衛就跨不出最後一步。女人 ...
by this time, yang has probably slept and lived together with prof bartman.  she would never com back unless she found bartman is not her fit.

the reality might be that, after 3 months or so, prof bartmen used up her body and got bored and planned to dump her.  yang has to look for her future life and she re-thought of zheng again.

will zheng forgive her and accept her back?  i guess he will.  zheng really loves yang so deeply.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0:00
看上去這故事要像郭菁菁和田亮的了。鄭衛和劉娟很快結婚生子。楊小靜要麼像朱玲玲一樣結婚生子后被蹬掉。要麼像我前妻一樣,巴特曼新鮮勁一過就被蹬掉。郭菁菁也懸在那兒呢,但至少有幾套房子了。西人是什麼也不會給的。西人那個摳門啊,離婚分手的時候讓你見識。
回復 rongrongrong 2011-7-28 00:42
全都不容易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1:13
來美國以後,過日子那個窮勁和找不到工作的怕勁就像張愛鈴小說里描寫飢荒時的那個餓勁,刻到骨子裡,刻到靈魂里了。在你最無助的時候,你老婆跟人跑了。那種刻骨銘心的痛,你一輩子忘不了。是的,你有萬千個理由離開你曾經愛過和生活的人。但歸根結底,是你擋不住輕易可得的溫暖的物質和精神生活的誘惑。一個在冰冷的冬天被細雨淋透的人,能不走向那小屋裡的熊熊篝火,能不喝那一口熱湯。
我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要我去信一種宗教是很難。前一些日子去上了靜坐課。發現有點用,能緩和一下精神創傷。
回復 erbaiwu 2011-7-28 01:23
香滿林: 來美國以後,過日子那個窮勁和找不到工作的怕勁就像張愛鈴小說里描寫飢荒時的那個餓勁,刻到骨子裡,刻到靈魂里了。在你最無助的時候,你老婆跟人跑了。那種刻骨 ...
哥們,過去的,都已經過去,有這樣經歷,老天也是另類厚愛你,一個人經歷了刻骨銘心事情后,容易清醒些,並且對很多事情,有比較深的感悟。
回復 smartman 2011-7-28 01:33
香滿林: 來美國以後,過日子那個窮勁和找不到工作的怕勁就像張愛鈴小說里描寫飢荒時的那個餓勁,刻到骨子裡,刻到靈魂里了。在你最無助的時候,你老婆跟人跑了。那種刻骨 ...
the only sentence i can quote to be of your comfort is from the ancient greek philosopher Socrates, who said,

"Young man, go marry a woman.  If you marries a good woman, you will enjoy happiness.  If you marries a bad woman, you will become a philosopher."

your statement really make you closer to a philosopher.  i enjoy reading your postings that shed light on the sensitive issues.  appreciate your sharing your story with us!
回復 smartman 2011-7-28 01:37
香滿林: 看上去這故事要像郭菁菁和田亮的了。鄭衛和劉娟很快結婚生子。楊小靜要麼像朱玲玲一樣結婚生子后被蹬掉。要麼像我前妻一樣,巴特曼新鮮勁一過就被蹬掉。郭菁菁也懸 ...
鄭衛和劉娟很快結婚生子。 -- i doubt it.  liu is very picky to pick up her husband.

楊小靜要麼像朱玲玲一樣結婚生子后被蹬掉。要麼像我前妻一樣,巴特曼新鮮勁一過就被蹬掉。-- i agree with you and would love to foresee this outcome.  let god meditate and punish a selfish, dirty mind!
回復 德州龍 2011-7-28 02:04
我覺得即使鄭衛很奴力,很好, 楊小靜也會找其他理由不要他的. 楊小靜這樣勢利的女人太多了. 這個故事裡,那個叫獸就是扮演了不光彩的第三者, 在道德上是很壞的.  在美國破壞別人家庭就有理了么?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2:58
德州龍: 我覺得即使鄭衛很奴力,很好, 楊小靜也會找其他理由不要他的. 楊小靜這樣勢利的女人太多了. 這個故事裡,那個叫獸就是扮演了不光彩的第三者, 在道德上是很壞的.  在 ...
乘虛而入。還是他學生的老婆呢。再加上可以做楊小靜的爹了。絕對不倫。
漂亮的中國女人大都賤。不然怎麼被叫花瓶,隨便插。咱老祖宗的叫法真精闢。
回復 smartman 2011-7-28 03:00
德州龍: 我覺得即使鄭衛很奴力,很好, 楊小靜也會找其他理由不要他的. 楊小靜這樣勢利的女人太多了. 這個故事裡,那個叫獸就是扮演了不光彩的第三者, 在道德上是很壞的.  在 ...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yang can find tons of reasons to dump zheng.  yang is a selfish and insatiable girl of full vanity, UNABLE TO RESIST TEMPTATION!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3:19
erbaiwu: 哥們,過去的,都已經過去,有這樣經歷,老天也是另類厚愛你,一個人經歷了刻骨銘心事情后,容易清醒些,並且對很多事情,有比較深的感悟。
是啊,現在看淡多了。但時不時會冒出些憤恨,劣根性唉。像現在,明知道在看故事,還是忍不住發下牢騷。
我猜海攀是女的,寫得挺細膩的,估計沒跟西人搞過,不然不會相信楊小靜跟巴特曼有愛情的。要麼是我沒見過有愛情的中國/西人夫妻。現實中,儘是些亂七八糟的。
回復 smartman 2011-7-28 03:31
香滿林: 是啊,現在看淡多了。但時不時會冒出些憤恨,劣根性唉。像現在,明知道在看故事,還是忍不住發下牢騷。
我猜海攀是女的,寫得挺細膩的,估計沒跟西人搞過,不然不 ...
really?  i can't believe LZ is female?!

LZ is familiar with academia and doctoral career.  i believe LZ earns a phd from harvard.  besides, LZ said he is the same type of person as Zheng Wei in lifestyle.  overall, i still believe LZ is male. :-)
回復 ultravires 2011-7-28 03:42
大衛需要冷靜,大家都需要冷靜。
HAPPY(海攀 )(我私下給你取的綽號),把讀者的腎上腺素都激發出來了,這次連劉娟這麼冷靜的人都哭了。happy的功力太深厚了。
大約在70回左右的時候開始感覺happy是MM,或者是一個擁有女性內涵的男人(不是貶義詞哦,happy)。
回復 smartman 2011-7-28 04:07
ultravires: 大衛需要冷靜,大家都需要冷靜。
HAPPY(海攀 )(我私下給你取的綽號),把讀者的腎上腺素都激發出來了,這次連劉娟這麼冷靜的人都哭了。happy的功力太深厚了。 ...
the more reading, the more confidence I have gained to be able to rest my assurance upon is: Liu Juan is really a difficult-to-find girl!  her future husband should really, really feel lucky, happy and proud to own such an ideal wife.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4:10
老海啊,千萬不要讓劉娟和鄭衛很快好上。不然入落俗套了。我記得ARTHUR HAILEY 在「Overload" 或 」hotel"里描寫的那傢伙在他好朋友出事故去世的當天晚上,在安慰他好朋友妻子的時候,在沙發上幹了他好朋友的妻子。很難弄懂西人的。
回復 香滿林 2011-7-28 04:17
Arthur認為她那時是最脆弱的時候。他就讓她好好發泄一下,睡去。真是混帳邏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21: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