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篇小說《市一中》28

作者:YXJ1999  於 2011-3-1 11: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28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原本是用來形容文藝界春天的,按照魯迅先生「拿來主義」的說法,用來形容市一中教職員工小派系小團體,也恰當不過。這些派系團體,平常不顯山不露水,就像網路上的資深潛水員,只看網頁不說話。一到關鍵時刻,就出來吐泡泡,一串一串的泡泡,讓人眼花繚亂——狂頂的,送鮮花的,拍板磚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眼下,一年一度的年終評比,悄無聲息地到來。派系團體個體群體的細胞都興奮亢奮起來。

    市一中教職員工小派系小團體在分類學上,有的簡單有的複雜。

    簡單的呢,比如青年派,少壯派,老年派。年齡也能成為相互瞧不起的理由,讓人可笑可悲卻實實在在的存在。年輕人認為老教師迂腐保守,跟不上時代,尤其是運用現代教育技術上,拿慣了毛筆粉筆的手,拿捏滑鼠敲擊鍵盤總是僵硬遲鈍,不如年輕人得心應手如虎添翼;老年教師則看不起年輕的資歷太淺功底不深概念不清花架子盛行;少壯派則有瞧不起兩邊的充分理由,兩邊的人總是看到他們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尷尬年齡。

    主科派和副科派矛盾也源遠流長,也是很多學校的共性矛盾,市一中只是把它放大了很多倍。教高考科目的教師,看來看去,總覺得副科老師不登大雅之堂,總像個靠邊打雜的。胡敬仁的「分數是剛性的」「一切看分數說話」在學校大有市場,副科老師沒有高考分數,連統考聯考的分數都沒有,在剛性的分數面前,就成了軟體動物,分發獎金的時候,就站在一邊涼快心中特別不爽快。而副科老師呢,那些教音樂教美術教體育教信息技術的,大部分是社會活動家,走得出吃得開,校內不開花校外特別香。輔導人家小屁孩簡譜五線譜二胡笛子手風琴小提琴讓小孩考個級拿個證什麼的,是他們的拿手好戲。給學美術的學生,不管是初中的,或者小學的,甚至幼兒園的,指點指點線條色彩構圖什麼的,是美術老師的看家本領。體育老師經常帶著運動隊走南闖北南征北戰,到兄弟學校搞比賽,到教育系統參加聯賽,籃球乒乓球羽毛球田徑武術,人脈特別旺盛,到處呼風喚雨到處叱吒風雲到處海吃海喝,吃出了許多兄弟喝出了太多的朋友,託人辦事方便迅即高效,就瞧不起那些常年窩在學校出了校門不知東西南北的主科。信息技術老師呢,人家裝機要他,死機也要他。組建區域網要他,維護也要他,遇到良心大大的壞的給人家留下漏洞的,就得不斷要他要他還要他,日子滋潤風光無限。

    另外還有才華派和後台派的明爭暗鬥。有才華的歷來看不起靠後台塞進來的教師,有後台的呢,更加不買帳,不管別人怎樣擠兌不管考試成績怎樣慘不忍睹,總有後台撐著,波瀾不驚,更何況校長也好學校也好,有時還得有求於他,因此就有理由瞧不起才華派。

    還有一些派系,給他取個名字就很難。學校里總有一些老師,有許多事情得有求於校長,他就得看校長的臉色行事,還有人是天生的媚骨,就衍生出後天的媚態,因此,校長的話就永遠英明正確,校長放個屁,他們就能考證出聲響是何等的悅耳動聽,味道是如何的甘醇鮮美。這類人特別被人瞧不起,尤其是那些自命清高的老師。而前者,在一個校風不正的學校,如魚得水,獲取了太多的利益,後者,則灰頭土臉,只能靠邊兒自我欣賞玩自戀自慰。胡敬仁曾經在會上說,什麼是清高,清高就是孔乙己的長衫大褂子,他在咸亨酒店只能站著喝酒,穿長衫表明他是個知識分子是讀書人,脫了大褂子他就什麼都不是。在我們學校,跟校長保持一致,就是最大的政治,玩什麼清高,一邊歇菜去。有人以此推演出,市一中有滋潤的馬屁派和歇菜的清高派。

    把這些林林總總的派系團體分類列舉,有時很困難,具體到一個人,把他歸屬到哪一類,就更困難,不是填寫一個平面的表格,因為一個人是立體的,是多面體。比如說楊揚吧,她的一個表親在市紀委,屬後台派,但教學上成績驕人,又該屬才華系,在學校和班級管理上又是女強人,應該把她放到實力派里,而這個派,並不在上面的列舉中。再如馬健,他丈人是基建局的一把手,屬於後台很硬的一個人。馬健是職大電子信息專業畢業的,非師範類,到學校工作名不正言不順,可在他丈人的運作下,馬健名正言順的進入了市一中,名正言順的做了信息技術老師,名正言順的擔任了團委書記。如果簡單地把他歸入後台派,又是不合實際的。馬健跟王一鳴是很好的牌友,跟馮老大也是麻將桌上的很好的麻友。他對老教師尊敬有加,跟年輕老師打成一片,和有才華的老師走得很近。人家托他辦事,他自己能搞定的自然不在話下,自己辦不了的,就涎皮賴臉的去跟丈人磨,磨得丈人不耐煩,最後總能辦成。馬健人高馬大,青春帥氣,一身名牌,出手大方,為人隨和,上上下下人緣很好,非一般老師能比。

    學校派系的形成與鬥爭,由來已久,完全算在胡敬仁頭上,是有失偏頗的。文人相輕,自古而然,三國時的曹丕就這樣說過,是文人的通病,是知識分子的基因鏈接,如同孩子總是自己的好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文章也總是自己的好,「各以所長,相輕所短,別人的文章,狗屁也不是。文人相輕,幾乎在所有的學校,都有自己的演義版,只是大小輕重風格流派的不同。而市一中,是特別的豐富多彩斑斕多姿。

    如果說,派系之爭,與胡敬仁無關,那就更加不切實際。劉玉松李若水對派系爭鬥感到頭痛,認為這樣內耗會影響團結,窩裡斗嚴重削弱學校的戰鬥力,胡敬仁不以為然,反而說,你們兩個太嫩啊,不懂得為政的道理。教師之間為什麼一定要團結?讓他們打打鬥斗有什麼不好?你坐山觀虎鬥啊,他們之間相互使槍弄棍,相互掃射,子彈打光了,就得到你這裡來訴苦來求援,你高高在上充當裁判有什麼不好?難不成讓他們團結一致槍口對著領導?有矛盾的種子,就讓它長大,你們要不失時機地去澆水施肥,推波助瀾;沒有矛盾,也得在他們中間製造矛盾,讓他們打打殺殺,精疲力竭,他們就沒有精力去找領導的麻煩。

    派系之間的傾軋爭鬥,對人的傷害,胡敬仁是忽略不計的,其實是很傷元氣的,心靈上鮮血淋漓瘡瘢累累。胡敬仁選擇了不聞不問甚至煽風點火推波助瀾,一些潔身自好的教師,有本領的就選擇了逃避。暑假調出的九位,大部分就是逃離這是是非非的漩渦,其中,一個副校長調回了原籍,一個教科室主任調到了另一所學校。副校長的調動除了山頭林立派系紛爭的原因,還有他這位管後勤的副校長,從來沒有什麼實權,倒是經常幫胡敬仁造假帳替胡敬仁背黑鍋挨罵受氣。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暑假期間,胡敬仁突然淡出江湖,劉玉松突然主政市一中。

    年終評比是派系團體最活躍的時期,也是考驗一個領導人智慧和能力的敏感時期。一個學校是否有正氣,是否有凝聚力,年終評比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一招走活,全局在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冷眼向洋 2011-3-1 11:26
"小派系小團體" 不光學校有。
想起來,噁心。
回復 紐約知青 2011-3-2 00:06
總覺得,有中國人在的地方,就有派系。
回復 YXJ1999 2011-3-4 10:41
不知道是什麼回事,在WORD文檔中段落分明,字元縮進中規中矩,貼到這裡就前後相連,一團糟,每次都要花好長時間重新編輯,真是無語了,請高人指點,是什麼方面出了問題。     
回復 浪花朵朵 2011-3-17 09:38
學校里所見到的矛盾不少,但沒有這麼複雜,所幸校長還不錯。
回復 BL_518 2011-6-10 13:09
YXJ1999: 不知道是什麼回事,在WORD文檔中段落分明,字元縮進中規中矩,貼到這裡就前後相連,一團糟,每次都要花好長時間重新編輯,真是無語了,請高人指點,是什麼方面出 ...
我也多次遇到這種情況,很費時勞神~~~~不妨去問問老A~~~~~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0 06: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