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篇小說《市一中》27

作者:YXJ1999  於 2011-2-28 09: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27

    星期天下午。萬林森給馮老大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時間。老大爽快地說,說啥話呢,你來了,我沒有時間也得有時間。老大問來幾個,萬林森說,還有王一鳴啊,老大說,你最好再約一個,我家只能出一個,要把班子配齊了。萬林森約了馬健,跟王一鳴三人一同過去。

    馮老大的客廳。茶水已經準備好,王一鳴有輕微的脂肪肝,喝苦丁茶,是上好的苦丁,葉片小而飽滿,青綠色,其他人喝龍井,茶水青翠而微黃。兩包中華,靜靜地等待主人。馮老大的丈人端來面巾盆,給每人遞上熱氣騰騰的毛巾,讓他們擦把臉。然後送上在電暖器旁烤熱的棉拖鞋,換走他們的皮鞋,放到陽台上曬。萬林森問,馮老闆呢?他丈人說,他把學生的晚飯安排一下,晚上肯定回來陪你們。

    寒暄一陣,進入正題,四人進到書房。空調的溫度調得正好,桌上擺著麻將,座椅上放了墊子。萬林森一條腿有寒濕,馮的老丈人說,這熱水袋,是特地為你準備的,其他人沒有這待遇。說完,幾個人就嘩嘩地洗起牌來。

    到馮老大家打麻將,是萬林森他們幾個的常規娛樂節目。萬林森以前跟馮老大吵過,也指著鼻子罵過:你們每年只向學校上繳5萬,都是一幫奸商,良心喂狗吃了。馮老大並不回答,只是笑笑。萬林森不依不饒:你們每個組有幾百號學生吃飯呢,一個組一年賺個二三十萬,是鐵板上釘釘,怎麼好意思上繳那麼一點?說急了,馮老大就訴苦,什麼菜價上漲啦,人工費太貴啦,現在的學生是獨生子女,愛挑食難伺候啊。萬林森就說,你就胡編吧,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請不要侮辱我的智商。你可以侮辱我一個人的智商,不要侮辱了那麼多教師的智商。馮老大下不了台,私下裡找萬林森訴苦:你以為賺的錢我們獨吞了?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方方面面都得打點呢。萬林森窮追不捨:那些方方面面,衛生、防疫,還是食品監察?是不是還有校長那裡?對前幾個方面,馮老大並不否定,最後一點,馮老大就矢口否認,趕緊說,萬主席,那是你說的,我可什麼都沒有說。欲言又止,似有難言之隱。不管怎樣追問,馮老大總是守口如瓶。

    萬林森知道,從這個精明的商人嘴裡掏出真話很難,除非給他上辣椒水老虎凳,可惜沒有人給他這個權利,有這個權利的人可能忘記給他上。馮老大約萬林森到他家打麻將,一開始就被萬拒絕了。後來又約過幾次,總陪著笑臉,萬林森覺得,這巴掌打在人家笑臉上,實在下不了手,私下對王一鳴說,馮老大膘肥體壯渾身流油,賺的也太多了,我們去吃他喝他,算是積善行德給他減肥。所以對馮家的殷勤周到,就認為理所當然心安理得。

    晚飯的時候,馮老大趕回家,帶來很多時尚的酒菜,家裡也準備了不少,擺了整整一大桌。馮老大跟萬林森王一鳴喝山西汾酒,他丈人跟馬健喝長城葡萄酒。席間,馮老大打了很多招呼,說食堂實在脫不開身,晚上一定好好陪大家。

    酒足飯飽,晚上繼續。願堵服輸,是牌桌上亘古不變的規矩,但馮老大還是繼續他的好脾氣,他總是贏的少輸的多,看到有人實在手氣太背,輸得太慘,也不讓這個人老輸下去,趕緊叫丈人來解圍,以前輸掉的鈔票,就讓他丈人頂上。

    有一次,老大的兒子實在看不下去,特別是讓老外公做服務員,私下對他說,人家指著你的鼻子罵,你卻給人家搖尾巴,做人怎麼就這麼賤呢?老大說,龜兒子,你懂個屁。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這個道理不懂,怎麼混跡江湖?爹親娘親不如錢親。他們大吵大鬧,落個嘴上痛快,兩手空空,我悶頭悶腦,招財進寶,看誰笑到最後笑得最好。我不但要把校長巴結好,也得把老師服侍好,這叫兩條腿走路,缺了那條都不行。我是看在錢的份上,做錢的孫子,誰讓我發財,我就做誰的孫子。

 

 

    星期一早晨,大操場。

    護旗手踢著正步,走上升旗台,隨著嘹亮的國歌聲,展開五星紅旗,國旗緩緩升向桿頂。兩千多學生形成四十幾個編隊,向國旗行注目禮。

    廣播中心,各種器材的指示紅燈閃爍著。國歌的旋律一停,馬健立即把按鈕切換到擴音器。楊揚清了清嗓子,打開了話筒。

    「同學們,期末考試的腳步,正向我們堅定的走來,所以,今天國旗下的講話,講一個專門的話題,這就是《善待考試》。」

    每個編隊的前面,是各個班的領操員,後面就是班主任。王一鳴在前面巡查,劉玉松李若水則在學生隊伍的後方。

    楊揚字正腔圓,清晰洪亮的聲音傳到了操場的每一個角落: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此類校園民謠流傳甚廣,在我們學校青年學生中產生廣泛共鳴。此種說法,除了同學們的自我調侃外,還含有對考試的責難,甚至否定。

    另一種現象。有些學生,在大考前,總有莫名的緊張恐懼。有的通宵不能入眠,有的在課堂上,突然心慌氣促,四肢發麻無力,乃至坍下課桌,無法上課。到一些大醫院檢查,並沒有發現器質性病變,有的定為癔症,有的乾脆定為考前緊張綜合症。更有甚者,因考試成績不理想或急劇下降,自暴自棄。

    有人一言以蔽之:都是考試惹的禍。在網際網路上,甚至有取消考試的呼聲。這些觀點具有一定的迷惑性,下面我就專門談談考試。」

    劉玉松說,以前這國旗下的講話,馬健的團委搞的空話套話太多,不能貼近學生實際。李若水說,馬健他們的講話,大多是山寨版的,從網上下載很少修改,拿出來炒冷飯,當然毫無新意可言。

    楊揚的話在繼續:一,考試在社會發展中功不可沒。就拿受批判最多的科舉考試來說,它的初衷是不拘一格選拔人才,分科取士以充實官員隊伍。考試內容,也是貼近生活貼近時代的,大多就當時的政治經濟問題發問,由應試者作文對答。讓考生闡述國家的大計方針,從而引導考生關注國計民生。蘇軾的《教戰守策》,就是一篇著名的對策,用今天的話講,就是高考優秀作文了,這樣的考試又有什麼過錯呢?而現在一提起科舉,馬上就跳出迂腐的孔乙己和發了瘋的范進,其實,這是為聖賢立言的八股文擰成的絞索造成的悲劇,是科舉考試走向窮途末路、窒息人才的產物。這不是考試的錯,是考試內容的錯,借內容之錯否定考試,是錯上加錯。

     再者,科舉考試也優於漢朝的薦舉制--舉秀才,不知書,舉考廉,父別居,就是對薦舉制莫大的諷刺。同時,它也改變了魏晉時上品無寒門的現狀。總之,科舉考試為貧寒的讀書人開闢了一條躋身上層社會的道路。

     再其次,社會發展至今,今天的高考絕不能與科舉考試同日而語。高考在選拔人才,科技興國方面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是絕對不可廢棄的。十年浩劫,取消了高考,對我國科技的進步,經濟的發展,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這個覆轍,絕不可重蹈。

    劉玉松李若水在認真聽楊揚的講話。

    「 二、考試是一場相對公平的競爭。任何考試都是抽樣檢查,你所學的知識,你具備的能力,必須經得起抽樣,正如工廠里生產的產品,只有每一件都合格了,在抽樣中才不會出現次品,考試中有一定的偶然因素,但整體上講,偶然中總包含著一定的必然,因而它是相對公平的競爭。讀書人害怕考試,說到底,是不敢面對競爭,害怕失敗,以逃避現實表現。 競爭不可免,考試不可少。人類社會發展至今,就是優勝劣汰的結果。達爾文的進化論,早已言之鑿鑿,生物界是這樣,人類社會也是這樣。而現代社會,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隨著我國加入WTO,競爭將會更加激烈。在學校里,考試是競爭,進入社會,還有無數的看不見的考場。競爭、生存、發展是人生必不可缺的,青少年學生應不怕競爭,勇於競爭,在競爭中展現自己的風采。如在考試中失利,也應認真分析原因,或適當調整期望值。如果在學校的考試中,竟然不堪一擊,將如何面對更加激烈的競爭,溫室的花草,如何承受大自然的暴風驟雨?」

    李若水說,楊揚還是個不錯的筆杆子,古今中外旁徵博引,很有說服力。

    「因此,青少年學生應告別脆弱,學會堅強,來對待一次次考試。作為學生,應善待考試。讓我們以昂揚的鬥志,飽滿的熱情,洋溢的激情,對待即將到來的期末考試,向家長向學校向社會,交一份滿意的答卷,在考試中展現我們青春的風采。」

    楊揚的講話不足五分鐘,簡明扼要很快結束,但餘音裊裊。

    劉玉松說,她講話不僅有說服力,而且很有鼓舞性、感染力。李若水說,「善待考試」是個大題目,不僅對學生有價值,對於老師,也有一個「善待」的問題。劉玉松說,學校組織考試,考試的目的在於了解學生學習的情況,及時反饋。找出存在的問題,以便查漏補缺。李若水補充說,考試的難度、高度,應以跳一跳,夠得著為標準。通過考試,激發學生的思維、興趣,讓學生從考試中獲得成功的樂趣。那種出偏題、怪題、高難題,以顯示命題人水平、故意刁難學生的做法,只會挫傷學生的積極性和自信心,是與考試的初衷格格不入的。劉玉松說,今天晚上的教研組長會議,你就這個問題進一步強化一下。李若水說,行啊,我再準備一下。強化一下期末考試的各個注意事項,進一步強調一下命題原則,讓各教研組長認真把關,讓考試真正能考出學生的真實水平。

    學生解散后的操場很空曠,冬天的陽光很溫暖,冬天的天空很高遠。劉玉松李若水兩個深情地注視著自己的校園,目光如天空般深遠。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絳紫湮 2011-3-1 06:36
拜讀拉~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6: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