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篇小說《市一中》26

作者:YXJ1999  於 2011-2-27 08: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26

    劉玉松給許老師打過電話,至少有三次,一次是教師節之前,再一次是重陽節之前,還有一次是元旦之前,都是老人家自己接的。李若水也打過多次,得到的答覆是一樣的,就是家裡忙,脫不開身。

    許滌非老師家的電話終於打通了,這次是他的兒子。報告說老人家昨天夜裡「走了」,是「心力衰竭」,正要給學校打電話呢。劉李二人的頭「嗡」的一聲,退休不到半年,身體一向硬朗的許老師,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烏雲低回,天上偶爾飄下幾點細雨。兩輛中巴車,在鄉間的簡易公路上七繞八拐。小河進入枯水季節,河床裸露,兩旁的蘆葦東倒西歪,楊樹光禿禿的斜立,棗樹將僵硬的枝杈指向灰色的天空。一隻老鴉,挫著翅膀,飛向遠方,留下幾聲哀鳴。

    在車上,劉李二人的心情格外沉重。許老師心臟發病後被立即送到市人民醫院搶救,後來曾經蘇醒過兩次,他兒子要通知學校,都被許老師擋住了,「不要麻煩學校,他們都挺忙的」,這是許老師留給人世間的最後一句話。許老師一生總是體諒別人,不肯麻煩別人,總在替別人著想。「他們都挺忙的」,他們是誰,是學校的全體,更是劉玉松李若水,劉李二人是許老師的愛生,也是許老師的驕傲,他決不肯因為自己影響了二人的工作,但二人到底在忙什麼呢?忙著仕途升遷,忙著揣摩上級的眼神臉色,忙著揣摩領導的喜好,忙著怎麼給領導送禮,忙著同事之間的相互防範,忙著參加數不完的會議,忙著說一大堆永遠正確永遠無用的話,忙著那些雜七雜八的事務……就不能抽出一點時間,看望看望自己的恩師?老師為自己付出了多少,自己給老師回報了多少?甚至在許老師退休的時候,連一個小小的紀念品都沒有送,都沒有給老師一個小小的念想。總以為日子多著呢,時間長著呢,怎麼說走就走了呢。一種類似於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痛楚,強烈的自責、內疚和悔恨,翻江倒海般撞擊著二人的心靈。

 

   

    哀樂低回,挽幛孝布,花圈花籃。

    許老師靜靜地躺在堂屋的東側,儘管面容憔悴枯槁,但仍是一貫的慈祥,他累了,睡著了。這位一輩子帶著學生,在數學王國遨遊的老師,一輩子傳授科學精神一輩子成不了科學家連高級職稱都沒有的老師,永遠的睡著了。這位一輩子不求轟轟烈烈只有踏踏實實,不肯說假話,說了假話就睡不安穩的老師,安穩的睡著了。這位一輩子總替別人著想的老師,再也不能為他心愛的學生分憂解難了。劉李二人對著老師,深深地鞠躬,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祭奠完畢,老師們在臨時搭建的敞篷下稍作休息,劉李二人才從痛楚中回過神來。這是許老師大兒子的家,兩層新建的樓房已經竣工,裝修已接近尾聲。看樣子,許老師真的很勞累。在學校,他把所有的精力奉獻給了學生,退休了,退而不休,把精力奉獻給了孩子,房子剛建好,也許還沒有來得及搬進去住一天,就與世長辭了。一生總是替別人著想,唯獨沒有他自己,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啊。

    剛建好的房子,還沒有任何傢具,花圈挽幛等等把下面的三間都塞滿了。這位乾瘦而慈祥的老人,平常,人們似乎忘記了他的存在,死了,突然想起他的種種好來。來送別的人中,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衣冠楚楚的中年,還有很多的年輕後生。從送來的花圈花籃看,政協的,人大的,各局各委的,劉李二人也看到了趙二剛、王有才和張志遠的名字。

    陳元深知劉李二人對老師的感情,對他們說,你們就帶老師們回校吧 ,這裡的一切我來安排,保證讓老人家體面地走好。萬林森說,我也留下吧,你們趕快回校,那麼多學生在校呢。老人家最大的希望,就是你們倆能把學校的工作做好,我們不能辜負了他。

 

    回到辦公室,劉玉松還是不能從痛苦中自拔。老想到陳元的話,怎麼安排老人家的後事,讓他體面的走好。逝者已去,生者能做什麼?厚葬他老人家,固然可以減少負疚,但還是進入了讓人不齒的厚葬薄養的怪圈和陋習,他活著的時候,為什麼就不能盡心呢?哪怕去看望一次。日子長著呢,是自我安慰,但自己最不能欺騙的就是自己。

 

    回到家中,李若水無法入睡,習慣使他拿起筆來,許老師的音容笑貌立即浮現在眼前,記憶的閘門一打開,過去的歲月就奔騰而來,彷彿就在昨天。

    那一年李若水剛到市一中讀高一。一個星期二的下午,他被班主任許老師召到了辦公室。

       班主任臉色嚴峻:你拿了人家的傘?一個字格外凝重,格外刺耳,而班主任座位旁邊,正站著一把半舊的黃色的油布傘,也顯得格外刺眼。傘的一邊,站著一個細高個學生,大概就是班主任所說的人家了。

       這把傘是李若水星期天從家中帶來的,其時正下著小雨。第二天放晴了,就把它放在宿舍外曬了曬,晚上收回宿舍,如此而已,怎麼變成了人家的?

       聽完李若水的陳述,班主任依舊蹙著眉頭:那麼,既然是你家的,能不能說說這把傘裡面有什麼特徵?什麼特徵,這一下卻把他難住了,一向不注意細節的他,無言以對。而此時,人家卻把傘的特徵——那兒那兒的斑點,那兒那兒的印記什麼的,從傘布到傘柄,倒背如流。人家的證詞,對他很不利,為了洗涮罪名,他又作了一次陳述,他的陳述相對於人家是多麼的蒼白。班主任只是冷冷地說了聲先放這兒吧

       人怎麼背時得如此,他委屈得要哭,虛日如年。

       兩天後,班主任將傘送給他,只是淡淡地說:這把傘是你家的。

       他如釋重負。又一個兩天一晃就過去了。星期六一到家,就迎來父親的一頓訓斥:怎麼搞的?自家的傘怎麼與人家搞混了,害得你們班主任大老遠的,帶著幾把傘讓辨認?

       李若水恍然大悟,回家時同路的鄰班同學告訴他,班主任如何找他們了解情況,一個高年級同學又告訴他,那個細高個是初中部的學生,特會搞惡作劇,還有一夥證人……

       李若水在最後寫道:

      今天,我已在三尺講桌前一站就是十多個春秋,做班主任也有近十年的歷史。那一把油布傘,早已被歷史雨打風吹去,但在我心中,永不褪色。任何時候,都不能冤枉一個學生,哪怕是鐵案。一個教育工作者,儘管不是法官,儘管可能沒有明察秋毫的眼睛,但都應盡心盡責儘力,重調查研究,這是一個教師起碼的良知。寫下這些文字,是對我最敬愛的許老師的菲薄的紀念。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浪花朵朵 2011-3-17 09:29
現在這樣的好老師已經沒有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00: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