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非法移民米男在比利時的遭遇

作者:belgiumchina  於 2015-1-18 04: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3評論

關鍵詞:比利時, 移民

非法移民米男在比利時的遭遇


(比利時    楊明)

    (布魯塞爾風景照)

  米國是他的綽號,他來自中國東南沿海的農村。那裡世世代代的中國人都有背井離鄉,到海外打工謀生的傳統。過去是到南洋、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到了現代,闖蕩海外的路線圖延伸的越來越遠,已經不像當年祖輩擠壓在簡陋的船艙底飄洋過海,而是乘坐波音空客,大搖大擺地走關入境,然後再安頓在舉目無親語言不通的異國他鄉。

  人人都說家鄉好,若好何以往外跑,海外路上金滿地,但願榮歸莫潦倒。

  米國和所有家鄉年輕人一樣,花了一大筆錢來到國外,第一年就必須拚命打工,才有可能償還墊付的成本花費。在通常順利的情況下,要能安頓下來並找到餐館工,才可以實現上述目標,但也有的人,剛一到達目的地就被警察捉住遣返,人財兩空,或者乾的時間不長就被捉住。

  米國很幸運也比較順利。他沒有像有些人在接近到達目的地之前,還要千辛萬苦地跋涉一段時間。從一開始,米國就乘坐飛機,他說他事先付出的費用比別人多,一直有人陪護帶領,交替銜接地比較好。

  米國沒有去真正盛產大米的泰國,他的出國簽證是非洲窮國衣索比亞的。第一站:亞的斯亞貝巴。米國童年時,衣索比亞皇帝塞拉西經常到中國訪問,去的都是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不會去偏遠落後地區,那裡山高皇帝遠。現在對外開放了,家鄉經濟依然相對落後,希冀改善生活和改變命運,依然要到海外打工,西方發達國家的簽證不是對任何中國人都發放的,要想闖蕩世界,只能輾轉迂迴,通過不同途徑到達西方國家。米國還算順利,去衣索比亞之後呆在那裡四天,又乘飛機到非洲另外一個國家象牙海岸,從阿比讓乘飛機去摩洛哥的卡桑布朗卡,又從那裡再乘飛機去塞內加爾的達卡爾乘飛機去法國巴黎。

  在飛機上帶隊的把粘貼有每個人照片的泰國護照交給每一個人,上面有入境簽證,每個人裝束都很漂亮,看上去和泰國香米出口交易商的外表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帶隊的人囑咐說,不能用漢語說「米商!米商!」因為那發音類似於法語所說的「壞蛋!壞蛋!」。他們一行居然順利入關,進入繁華的巴黎機場,然後驅車去市區。這個世界的大都會果然名不虛傳,車水馬龍,遊人如織,這是盛夏季節。

   和米國同機來福建人各奔東西,有人留在法國,有人跨海去了英倫三島,米國因表弟在比利時,他就被人帶著坐火車直達安特衛普。安特衛普是世界大港,又是鑽石加工中心,華人也很多,米國和表弟見了面,也有了住處,開始考慮去餐館打工。幾乎所有年輕人都是洗碗、切菜、切肉、炸油鍋,非常忙碌辛苦。米國會講家鄉話,和表弟還有老鄉講話自然沒有問題,米國上過初中,普通話也還可以,和其它省份來的中國飯店老闆溝通問題也不大,但是米國不會講英語,更不會講法語、荷蘭語。和歐洲當地人講話連比劃都弄不清楚,只能朝對方傻笑。米國雖然住在講荷蘭語的安特衛普,工作卻聯繫在南部瓦隆區的一個城市,離法國不遠,那裡有江浙一帶華人開的餐館。米國被介紹到飯店打雜,剛到那一天晚上,突然聽到外邊喊:警察來啦!

   他嚇得連忙跑到地下室,那裡光線很暗,他顧不了角落裡乾淨不幹凈,看見那裡有兩個紙箱子,就鑽進其中一個,把另一隻箱子套在頭上,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他聽見有人推門進來,還咳嗽了一聲,又離開了。米國大氣兒不敢喘,半小時以後才出來,躡手躡腳上了樓梯,老闆說警察已經走了。米國垂頭喪氣地對老闆說他也要走了。第一天打工就遇到這種倒霉事兒。老闆挽留不住,只得給了他路費,又回安特衛普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麼幸運,這番在西方闖蕩的經歷,對於中國人和來自其它貧窮地域的年輕人來說,是人生中痛苦的歷練,也是一番冒險。有的剛一下火車,就在布魯塞爾南站被警察捉住,經常是被關在拘留中心或監獄里三個月,有的被放出來,有的被遣送回國。為了擺脫貧困而偷渡,嚴格說來是違法而不是犯罪,但是發達國家和國際社會如果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南北貧富懸殊差距的話,經濟移民和偷渡就會源源不斷難以截住。

   比利時撥出預算租借荷蘭的監獄來放置非法移民囚犯,難民拘留中心也同樣難以為繼。巡警經常的盤查,如果身上沒有任何證件,也只能將被查者帶走。

  有一次在火車上,米國被四個警察逮住,其中還有一個女警察。盤問了半天,米國顧左右而言它,其實他一句沒有聽懂,而意思大體是明白的,其中護照一詞他算是聽明白了,遞給對方火車票,警察直晃頭。警察還要繼續執行任務,也就將米國放走了。可是在那段時間裡報紙登載著在比利時的鄰國法國,警察闖入居民家巡查,受驚的一個來自中國北方的女子慌亂之中從窗戶跳出,當場被摔死,警方後來聲稱不是抓她的,而是為了找另外一個人。

    米國也喜歡看報,而且是中文報紙不管是大陸的還是港台的,都看的津津有味兒,有時和不識字的老鄉們聊起來,他們對海外奇談和駭人聽聞的消息不予置信,並且罵一句:「米國放屁!」

  米國花上幾個歐元買報紙並不心疼,常看的是《星島日報》《歐洲日報》《歐洲時報》《華商時報》,一個懷揣初中文憑的人,在歐洲人面前也不寒酸,試問有幾個歐洲人掌握了三千漢字念中文報紙呢?米國周遊列國在比利時安營紮寨,處江湖之遠,卻有廟堂問策之計,曰:中國不能搞西方那一套!他的老鄉又忍不住罵一句:「米國放屁!西方不好,跑來幹什麼?」。

  米國的家鄉,只是養殖海蠣子,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中國市場經濟大興。米國還到公海上,倒弄台灣走私來的萬寶路香煙,後來海上的武警追查的越來越緊,也就放棄了這個生財之道,大搖大擺地在二十一世紀初晃到了西歐。每天考慮的當然還是多賺點錢在當地政府大赦時能獲得一紙居留證安身。

   像米國這樣的一批中國年青人,勇敢、聰明,能吃苦,可以說是優秀中國人中的一部分,但在中國社會,他們沒有什麼背景,只有像祖父輩那幾代人一樣,跑到海外謀發展,這也是一種無奈被迫的最好選擇,在中國是要靠關係靠門路的,不是每個人都像中彩一樣興旺發達或飛皇騰達的,就是離家鄉不遠的省城或者稍遠的北京、上海,都沒有他們的位置,到了海外反倒可以賺些外快寄回家中。問題在於這批年輕人有婚姻有家庭甚至有兒有女,正是男人需要女人,女人需要男人的年頭兒,卻孔雀東南飛,萬里寄相思,過起和尚尼姑的獨身生活,能不痛惜可憐嗎?    


有的鄉親也許比較幸運,家裡有兒有女,若在海外再遇到另一個紅顏知己,也可再創輝煌,張燈結綵,生兒育女,此齊之福也,有妻有妾。但是米國沒有這種打算,米國的婚姻是被父母包辦的,他是多少講究點兒良心和責任的。那米國的老婆怎麼辦,月明星稀的夜晚,還不是輾轉反側,備受煎熬?但又不能統籌解決。 所謂情感方面的聯繫,只不過是將賺的一部分收入,寄回家中。這當然不是濟燃眉之急,更不是聊解無米之炊,而是想從根本上改變家庭經濟狀況。

   像米國這樣做油了的有經驗幫廚,一個月可以掙到一千四百歐元的進餉,相當於一萬四千人民幣,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的帳面工資也不過這麼高吧?比利時現在一個國家部長一個月可以掙到一萬四千歐元的工資,相當於人民幣十四萬元。不過米國乾的是力氣的粗活,切菜、切肉,洗盤子碗筷,炸油鍋,老闆們也都是這麼過來的,都是被人指使的,心裡窩囊,也只能逆來順受,活該如此。米國是南方人,喜歡吃米飯,菜呢,那麼兩盤擺在桌上,要是葷菜擺上桌子,也不敢多動筷,每家每戶的老闆、老闆娘脾氣不一樣。現在世界糧食緊缺,非洲人餓肚子的很多,中國還有四千萬人口在貧困當中生活,大米出口需要有配額,因為糧食安全涉及國計民生大事。至於泰國,是盛產大米的地方,品種多,質量高,在歐洲市場上的泰國香米有青龍牌,蝴蝶牌。和這些米爭高下的有加利福尼亞生產的日本米,日本本土生產的大米也是上乘的,日本早已沒有窮人,只有移民在日本窘迫難挨,在比利時的日本人混的也不錯,只是一時不會中斷的經濟移民,還會像米國一樣,環繞在十字架周圍,湧向西歐和北美,像印度棋盤上標不清的大米粒,永遠讓經濟發達國家頭痛。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5-1-18 08:31
不容易⋯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5-1-18 13:35
移民之路都很艱苦~
回復 亦云 2015-1-18 18:12
偷渡移民者的勇氣和付出是無法言表的,無論來自哪個國家和種族,原因只有一個--在出生地無法圓夢,或者是無法生存
看過一位從非洲國家隻身徒步穿越沙漠戈壁歷經磨難偷渡到法國的13歲女孩,最終出道為法國頂級時尚模特的紀錄片,很是感人。
一句話,偷渡者也是人,也該享受人一樣的生活,和合法移民只是疏導同歸。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7 21: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