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帖:桑蘭賠償案的愚人分析之六————「神醫」路平的神奇證詞(2011-06-16)

作者:神馬都是浮雲  於 2011-6-16 16: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最近桑蘭賠償案的重心轉移到了「性侵」,從「猥褻」到「性侵」,性質在偷偷升級。我記得桑蘭在4月份的時候對「猥褻說」作出了「17歲時我很小,不會獨立 思考,今天律師調查結果出來后,我還是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怎麼這麼傻」的驚人解釋,應該說如果按照桑蘭所說的這個思維邏輯,律師海明在其間是居功至偉的。能 夠在三言兩語的巧舌如簧中讓桑蘭智商驟然實現質的飛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這也讓我們看到了海明大律師的多才多藝,我覺得他其實最近大可不必在博客里對莫 虎律師低頭示弱的,不就是個律師執照嘛,投身廣告業或者教育業也許才是海明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同時,通過這個事情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我們國家的教育和社會 環境還真的很落後,儘管從1978年小平同志提出改革開放至今已經33年過去了,生長在改革開放之後的桑蘭在98年依舊全然不懂男女大防,這反映了我們國 家教育的缺失,當然,也可以算是社會風氣的純良。而關於體操隊長年封閉訓練的孩子都很單純的解釋我也是信服的,我只是懷疑是否單純到體操隊男女廁所都一直 沒有分開。但是懷疑總歸只是懷疑,在我開始嘗試在心理分析中相信桑蘭經過海明老師的指點后總算不會再傻的時候,路平出現了。他的閃亮登場一下子顛覆了我對 海明老師教育能力的仰慕,因為路平老師的開場白實在是太拉風:「桑蘭,其實海明教你的只是基礎課,我的才是高級教程。讓我來告訴你,你其實還是不夠聰明。 因為薛偉森明明是性侵,怎麼可能只是猥褻?你不知道嗎?但我是親眼看見的。」

我在網上看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喝水,立馬噴了。

這個場面其實很尷尬,我相信如果再有一個記者向桑蘭提問要解釋的時候,桑蘭回答起來會有些困難。虧得海明當時還在博客里欣喜若狂,「正義人士的挺身而出讓 我們意外而又興奮,給我們打了一劑強心針,給我們添注了新的動力,我們現在感到信心十足。」而之前桑蘭訴訟團隊主要還是圍繞「導尿」「洗澡」「買文胸」的 「猥褻」做文章找證據,連桑蘭本人都沒有想到提告的「性侵」這種隱私的情節被路平老先生在這個時候意外出現給證明了,由此趕緊又重新修改訴狀,重新最快速 度找證據,以至於在海明博客上登出的薛桑擁抱合影在很短時間內就被熱心網友揭穿,網友找出當年的《紐約時報》證明那張照片只是在接受記者採訪,而這個環境 下還要性侵,簡直只能說給月球上的法官才能相信。我寫到這裡都一直忍不住笑,所以我說海明大律師其實很有喜劇天賦,這個案子因為有了海明這個導演而變得不 那麼嚴肅,充滿了娛樂性。而路平出現的時機顯然不對,他的出現讓我想起了周星馳的名作《喜劇之王》,作為死屍的小配角的他一出場就把女主角莫文蔚給撂倒 了。唉,一個蹩腳的導演,直接毀掉了一幫實力派演藝巨星,這又是一個杯具。

這個案子在這個事件后達到了一個小高潮,國內主流媒體門戶網站競相報道,並在網上貼出了堪稱限制級的路平證詞。而之前撰文支持桑蘭起訴的新華社記者楊明更 是在這份證詞的基礎上誇大渲染,憑空想象,任意發揮寫下了《桑蘭被姦汙了嗎?》這樣的博文對性侵情節進行了明顯想象的細化描寫。這很令人驚訝,也讓我不得 不再次懷疑這又是一次炒作,是一次通過媒體高調轟炸逼迫劉謝夫婦就範而庭外和解賠錢的伎倆。然而,這樣的做法明顯已經談不上什麼維權的初衷了,這是一次很 失敗的炒作。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桑蘭在起訴時通過媒體向公眾表示要為當年找回真相,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利,彌補當年收到的傷害。那麼假定當年桑蘭確遭猥褻或 者性侵,按照各國的法律大都對婦女遭此不幸有法律上的保護,在向公眾披露的時候都會略去細節。而這份經過公證的證詞顯然是桑蘭呈堂的利器,不應該這樣冒失 的拿出來炫耀讓被告有充分時間來研究思考對策。第一時間在國內媒體無遮掩地細節披露曝光,這樣豈不是對桑蘭的傷害的擴大和延續?為桑蘭當年的受傷害維權, 卻選擇了讓桑蘭在現在繼續受更大範圍的傷害的卑劣手段,這是哪門子的混蛋邏輯?何況這已經涉嫌違法。這裡就需要追查各大媒體消息和證據的來源,是海明提供 還是黃健提供?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國內媒體登載的訴訟進程大都采自海明律師的博客或者電話採訪,時間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滯后。但這次海明並沒有在博客里第一 時間貼出供詞,只是貼出了路平和桑蘭合影的照片,並且在當時網上公布的視頻里也重點提示路平細節不能說,說明他這點律師操守還是有的。這一點,看過新聞發 布會現場視頻的我都可以為海明作證。那麼能夠提供的只能是黃健和桑蘭,如果是黃健,即便桑蘭會原諒他,但毫無疑問他應該收到社會大眾的道德譴責,並且讓人 無法相信他一直以來在這個案件里的鞍前馬後是真心為桑蘭維權。當然,從邏輯推理上也不能排除另外一個可能,是桑蘭提供的,或者是桑蘭同意提供的。那麼,我 只能對此表示無語。

那我們再來看看這份證詞本身的疑點吧。這份證詞全文共11條,其中大量不合邏輯的地方在最近幾天里已經被網友多處質疑。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岳東曉博士和曹長青先生的博文。

岳東曉博士從美國的法律角度說明了這份證言絕大部分是法律關係的描述和無根據的推斷想象,而唯一有證據價值的是第4條關於路平自述親眼看見性侵過程的描 述。諸如「薛偉森是謝曉虹的兒子」「我是中醫氣功醫生」之類的描述基本上在法庭上就是人盡皆知的廢話,而「但是,憑我對劉國生這個人的了解,他曾經在泰 國、俄羅斯、中國做過很多不正當生意,而且與三教九流各類人有各種瓜葛」之類只能說是無根據的推斷想象。比較簡單明了地說明了這份證言絕大部分內容根本不 具備證據的基本特徵。

曹長青先生的《桑蘭的證人路平真敢騙》一文中對路平的證言提出了六點質疑。

首先,有點常識的人在第一時間都會質疑,為什麼路平當年不告?美國有言論和新聞自由,並是法治國家,怎麼路平一直不吱聲,13年後才出來嚷嚷?他13年前不替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討公道,現在冒出來什麼意圖?

其次,當時桑蘭住在薛偉森家裡,如果薛有不軌想法,那麼在自己家裡,什麽時候都有條件,為什麼偏偏要等到「路平醫生」來的時候,當著他的面做出格的活動?編故事也要符合基本邏輯吧?

第三,路平說他到薛偉森家時,看到薛正在沙發上摟著桑蘭,上面蓋條毛毯。然後聽到桑蘭說,怎麼有血了?既然是蓋著毯子,那下面發生什麼事,路平是怎麼「目睹」的?他有透視鏡?

第四,當時並不是桑蘭和薛獨居,桑蘭的父母也在那裡。在這種狀況下,如果薛偉森真的「性侵」,怎麼會在大白天,還是在客廳?難道路平想證明薛偉森是弱智者?而且,桑蘭父母在幹什麼呢?他們縱容薛性侵桑蘭?

第五,基本常識,在美國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夥子,從《紐約時報》的報導照片來看,形象個頭都不錯,他要想找個女孩子,或僅僅解決性問題,實在輕而易舉。在美國,連高中生有女友和性生活都司空見慣,薛偉森會去「性侵」一個下身毫無感覺的癱瘓人?

第六,路平說至今保留有桑蘭的「血跡」。他怎麼得到的這血跡?怎麼能證明是「性侵」造成?而且一個老男人13年保留一個女孩子的「血跡」?這個行為本身不是怪異、不是病態嗎?事實上,這整套說法都令人懷疑∶是不是全是虛構的?

此外,由於曹長青先生認識路平,對路平近幾十年來的撒謊記錄進行了披露。

而很多熱心網友在查閱了當年桑蘭的出院記錄后發現,桑蘭在10月30日從美國西奈山醫院出院,這點和海明所說路平7月底至10月在劉謝家裡為桑蘭治療的說法時間上相矛盾。

另外,我覺得需要補充的是,路平在這份證詞的最關鍵部分就是親眼所見性侵過程的描述這條,沒有作案具體時間的描述,這是顯然不合基本規範的。

需要向讀者說明的是,在美國的訴訟中的證據判斷,一般都採取自由心證原則,就是由法官根據審理案件過程中所建立的內心確信來進行判斷。這個似乎給人感覺有 空子可鑽,如果能夠做到誤導法官也許能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但這個自由心證是建立在嚴格的訴訟程序和證據審查的基礎上的,而且自由心證並不是漫無限制隨心 所欲判斷,需要遵循經驗法則,也就是透過歸納邏輯的方法,同時藉助心理學、社會學在內的各種手段形成內心確信。所以某些人用混亂邏輯模糊真相希望糊弄法官 其實是很難行得通的,在英美法系的官司里,法庭上自始至終就是在進行邏輯推理的大辯論。而就證據的證明要求而言,也嚴格要求達到不容有任何合理懷疑的程度 才可以作為最終呈交陪審團進行判決的合法證據。那麼如上一系列的明顯疑點,作為證人的路平需要在法庭質證的過程中向陪審團和法官做合理的解釋。

而我在歸納了路平所做的11條證言之後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路平作為一個短期出現在劉謝夫婦家的沒有合法執照的醫生,實際上是試圖通過這11條證言,證明一大堆他其實沒有能力證明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正好全部是桑蘭訴訟團隊沒有而急需的東西。

路平這份證詞證明了什麼呢?我來歸納一下:第一,薛偉森性侵桑蘭的現場行為,證明方式是透過毛毯的目睹;第二,劉謝一家利用桑蘭賺一筆,證明方式是聽薛偉 森對他說;第三,莫虎是桑蘭的基金代理律師,同時是桑蘭受傷的法律顧問,證明方式是聽謝曉虹對他說;第四,謝曉虹是中國體委指派給桑蘭的監護人,是桑蘭的 領導,也就是說是「官」,證明方式是桑蘭說的基礎上自己聯想;第五,劉謝夫婦威脅恐嚇證人,證明方式是劉謝夫婦罵路平挑撥離間,要他閉嘴;第六,劉謝夫婦 終止路平對桑蘭的治療對桑蘭的生命和健康是不利的,證明方式是路平自稱把自己治好了,而桑蘭沒有路平的治療沒有痊癒;第七,劉謝夫婦貪污了桑蘭友好基金的 款項,證明方式是據路平自己所知;第八,劉謝夫婦在泰國、俄羅斯和中國從事不正當的生意,並且是黑社會,證明方式沒有。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路平的證詞完全就是為了桑蘭案件的需要而下的一場及時雨。如果上述的八項證明都能通過路平的證詞確認,那麼海明就可以達到第一,讓莫虎 在劉謝夫婦與桑蘭的民事訴訟中規避;第二,確認謝曉虹的「官」的身份,以及劉謝夫婦的生意不正當,甚至是黑社會,為訴狀中的誤導描述佐證;第三,確認劉謝 夫婦在訴狀中貪污基金款項,對桑蘭的不當獲利;第四,劉謝夫婦影響了桑蘭的治療恢復;第五,薛偉森性侵桑蘭的控告屬實。路平這麼出來一說,再簽個字就幾乎 讓本來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訴訟證據的桑蘭團隊在一夜之間把針對劉謝夫婦一家的所有指控的證據全部補齊了。那麼我想質疑一下,路平到底是何方神聖?他怎麼可 能以一個美國不合法的醫生的身份在為桑蘭做氣功治療的短暫期間里,引得劉國生謝曉虹薛偉森紛紛向他「坦白認罪」,並向他呈現各種形式不等的證據素材?氣功 的威力神奇如斯?路大師的功力如此了得?開個玩笑,如果劉國生本人願意為桑蘭做重要污點證人寫下這番證詞再莊嚴地簽下自己的名字我覺得這個證詞所證明的一 大堆東西就比較可信了。而路平,他在這場荒唐大戲里充其量只能算是個臨時演員,他能證明這麼多東西嗎?可見海明導演心還是太急,沉不住氣。你多找幾個證人 出來分別證明多好啊,怎麼能貪圖成本讓路平一個臨時演員身兼數職呢?既然是國際大片,就不要搞小成本製作,這樣太小家子氣,很容易穿幫。不過話又說回來, 海明導演也確實為難,人找多了風險太高,能找到路平這樣勇敢站出來的「正義人士」已經很不容易了。海明自己的聯合國律師團隊不就沒一個人敢在訴狀上簽字 嗎?而且是寧肯辭職也不簽。

訴訟中的證據有三個基本特點,客觀性、關聯性和合法性,三特點缺一不可。我們權且不考慮路平證言證物的合法性,路平的很多主觀推斷根本就不符合客觀性的要 求,而在關聯性上,路平關於薛偉森的性侵證明需要回答很多連網民都可以指出的明顯疑點。而僅憑三言兩語的直接描述就要證明桑蘭索賠案里大量對劉謝夫婦及薛 偉森單項索賠額就高達一億美金的指控,實際上根本就是個笑話。薛偉森性侵桑蘭的目睹矛盾就不多說了,網友們已經揭穿得太多,而劉謝夫婦就算真的要利用桑蘭 賺一筆又怎麼會告訴路平這個外人?在桑蘭還在西奈山醫院治療期間,中國體操管理中心剛剛宣布了桑蘭受傷是意外的結論,保險公司也在積極理賠的期間,莫虎怎 么可能在這個時間為桑蘭做訴訟諮詢服務?體育總局的官員已經澄清桑蘭及其父母在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這個訴求,而我們從當時桑蘭受傷的嚴重程度,在醫院病床 上插滿各種儀器管線的照片來看都可以想的到這個時候是根本談不上什麼別的,桑蘭的治療和手術是放在第一位的。而莫虎作為桑蘭的基金的代理律師就更加自相矛 盾,明明路平自己說桑蘭都不知道有這個會議,莫虎又怎麼可能單方面成為桑蘭的代理律師?而由桑蘭說和路平的推斷來判斷謝曉虹既是監護人也是「官員」明顯是 沒有效力的,能夠證明的應該是中國體操協會蓋有公章的證明和謝曉虹在體制編製內的工資和福利待遇記錄。至於恐嚇路平和影響了桑蘭的治療只是路平的一面之 詞,而且是在解除了聘用合同之後的一面之詞。我的理解完全是桑蘭告發了路平之後劉謝夫婦對路平挑撥離間妄圖從中受益的痛斥。劉謝夫婦貪污了桑蘭友好基金的 款項的說法是缺乏證據的,而楊明當年的採訪報道恰恰印證了劉謝夫婦的說法。報道中說「桑蘭和母親的生活費來源於當地華僑和美籍人士捐助的桑蘭基金,該基金 共有7萬多美元,由專人負責管理。」為什麼當時只有7萬?很簡單,當時桑蘭剛剛受傷不久,除了發起人的幾筆大額捐助外,其他美國華人民眾的捐款還沒有完全 發展開。在劉謝夫婦和基金髮起人的共同努力下,最終促成了基金在終止募捐之前達到了17萬美元。這些都是參照美國法律進行的,允許路平這樣的外人參加當時 的會議正好證明了基金的管理是透明的民主的。而路平聲稱劉謝夫婦在泰國俄羅斯和中國從事不正當生意,我覺得要看證據。但以路平的身份條件和居住場所來做常 理分析,路平顯然是不具備得知這些的條件的。

關於路平這樣的「神醫」,網路上大多數網友都質疑得太多,其中不乏諸多重量級人物對路平的深刻揭露。但我覺得所有這些質疑都比不上一個超重量級人物對這個神醫的質疑,這個人是誰?很有趣,是桑蘭。

我查閱了中國寧波網體育新聞欄目記者車莉撰文的稿件,其中提到2009年6月13日央視《面對面》節目報道了醫生李培剛和他的神奇醫術,稱他只用雙手按摩 就可以讓癱瘓病人站起來,這一報道引起了網友的廣泛爭議。我自己也記得當時還看過一個神奇的視頻鏡頭,一個癱瘓了20年之後的病人在李大師的神奇按摩之後 迅速從病床上站了起來,李培剛大師在鏡頭前得意地舉著他的雙手。我當時就呆了,經過20年,病人的大腿和小腿的肌肉就一點都沒有萎縮么?難道這個按摩除了 刺激神經之外還有快速生長肌肉的功效?就算能夠這麼快速地生長肌肉,20年沒站起來過的病人能夠這麼迅速地適應站立姿態么?

桑蘭當時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是非常憤慨的,她特別發表了一篇題為《CCTV讓我怎麼說愛你?》的博客,提醒人們「求醫需謹慎,看病需對症、酌情」。桑蘭特 意到網上看了那一期的《面對面》,她首先「從新聞和媒體人的視角」,對節目提出了質疑,認為節目中對一些細節表現的方法「太過業餘,並不符合新聞透視的常 規」,並認為節目中對李培剛的介紹「有誤導觀眾的成分」。對於「神醫」在節目中所提到「他可以治療神經不完全性損傷的病人,並在治療當中發現80%的病人 並不是完全性損傷」,桑蘭說她相信無論在美國、在中國都存在誤診的問題,這個不能忽視。但80%這個數字能夠說出來,也讓我徹底的對國內醫療失去了信心, 難道中國的醫院誤診率就如此之高嗎?「神醫」不懂用根鋼針或牙籤刺一下患者肛門的括約肌嗎?看有否收縮,不就可以判斷是否完全性嗎?——這是公認的也是科 學的方法。

桑蘭表示自己發表這篇博客,不是給想去求醫的朋友潑冷水,而是希望大家酌情考慮自己的病情,對待「神醫」更加謹慎一些。同為一名患者,桑蘭非常理解大家求 醫的心情,她最後想對神醫們說:「只求你們一定要手下留情,即便無法治癒大家的傷病,也千萬別再給他們添更大的心傷,人病了,很脆弱。但人更加脆弱的是一 顆心!」桑蘭舉了自己和湯淼的例子來說明。「外傷引起的癱瘓,如我和湯淼都屬於傷在頸椎,而導致的神經中樞受損,也就是脊髓!而我屬於頸椎5、6、7完全 粉碎性骨折,傷及脊髓(神經中樞),骨頭的碎片直接刺入脊髓,在手術取出碎片和部分修復神經后依然無法修復,由於大腦與器官、四肢等傳輸信號的線路——脊 髓受到嚴重破壞,導致信號傳遞失效,造成無法行走、失去知覺。在醫學上這叫做『完全性脊髓損傷』,因此想治癒必須讓中樞神經再生和修復,而目前世界上沒有 一種有效的方法被廣泛認同,所有的修復術,包括幹細胞移植也只是實驗,而風險非常之大。移植后導致癌細胞和腫瘤以及排異反應,目前我國並不準許幹細胞移植 手術作為臨床治療,僅限於試驗階段。而任何的推拿不可能將神經修復。」桑蘭說。「治療脊髓完全性損傷和不完全性損傷都不可能僅按摩按摩就可以解決的,完全 性損傷基本被公認為『癌症』,現在根本無法攻克」,桑蘭說自己受傷11年,「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任何進展,與1998年受傷時相比反而差了許多。肌肉萎縮 等依然存在。」現身說法的桑蘭最後表示:「所以我現在拒絕一切『神醫』!」她透露說,每年找上門的「神醫」不少,到最後他們不都是垂頭喪氣離去?為什麼? 因為治不好!」

從桑蘭的這篇博客我們可以看出,桑蘭其實是對諸如氣功和按摩之類的「神醫」有非常清醒和理智的認識的。從她的說法我們可以看到「每年找上門的『神醫』不 少,到最後他們不都是垂頭喪氣離去?」「所以我現在拒絕一切『神醫』!」這麼多年下來,圍繞在桑蘭身邊的「神醫」是不少的,他們都有一個特點,對名人趨之 若鶩。路平大師看來是第一個,他被劉謝夫婦趕走取消合同實際上我們可以在證詞中很容易推斷出是桑蘭向劉謝夫婦告發了他,桑蘭告訴路平「我只能相信謝曉虹」 其實就已經等於搧了路平大師一耳光,路平當時連「疏不間親」這個最淺顯的道理都不懂。而這之後還有不少,據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博客透露的還有當年紅極一時的 氣功大師嚴新。嚴新的名氣有點歲數的人就知道,在那個年代氣功大師是很多的,除了嚴大師,還有張大師,包括被捕的常大師,還有叛逃國外的李大師。路大師跟 這幾個比起來,可以很負責任地說,那可真是小巫見大巫。那個年代還有一個流行詞,叫「帶功報告」,也就跟傳銷差不多,報告完了就開始賣帶功物品,報告也是 要收費的。帶功報告的場面詭異而搞笑,一個大師在台上發功說話,台下的小托開始在人群里詭異地搖頭顫抖,在宗教氣氛濃郁的場面里,旁邊半信半疑的聽眾中虛 榮心強的趕緊搶先表現自己的慧根模仿著起舞,以至於到後面實誠點沒反應的開始就開始滿頭大汗,這下糟糕了,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慚愧啊!這其實 就是心理學騙局。桑蘭在2009年的這篇博文里的態度和理性我很欣賞,儘管她有點耍大牌,有些小脾氣,但作為一個在輪椅上坐了多年,被國家照顧多年民眾尊 敬多年的女孩,心理軌跡自然與常人不同,我可以理解。而且她能夠勇敢地挑戰央視的權威,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久病成醫的醫學常識對廣大民眾呼籲,我覺得這點 很了不起。桑蘭如果認識到自己的一些小毛病克服掉,讓自己頭腦中已經慢慢萌芽並成熟的一些可貴的東西能夠繼續生長下去,開花結果再傳播開來,我想桑蘭也許 會成為一個提高公眾維權意識,提高公眾對殘疾人的關愛和實際幫助的巨人。桑蘭不是弱者,她有國家的多年形象塑造的底子,這裡面的人脈關係網和自身的公眾形 象蘊藏著巨大的能量。這也讓我聯想到我期待已久將在7月上映的美國大片《變形金剛3》,是要成為擎天柱還是要成為威震天?全在桑蘭的一念之間。當然,也在 於她身邊的人。

但是現在,很遺憾,也很搞笑。桑蘭最終還是和「神醫」走到了一起。可見,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桑蘭說她當年很傻,但我想說我尊重那個還很傻的女孩。而現在桑蘭毫無疑問地是「聰明」起來了,黃健對她是否有幫助我不知道就不好亂說,但是海明律師對桑蘭 的幫助是明顯的,也是桑蘭直接指出的。如今,路平大師再一次地接近了桑蘭,這次桑蘭沒有如她所說的拒絕,當然也正因此桑蘭也變得更加「聰明」。但是我對桑 蘭智慧的與日俱增明顯感到受不了了,我相信很多對此案關注的網友和我是一樣的心情。隨著案情的推進,桑蘭的智慧會不會再隨著下一個人物的出現再次出現巨大 的提升呢?我覺得還是不要了。這樣下去,桑蘭的支持者會越來越少,甚至……

國家其實從來就沒有拋棄過桑蘭,從受傷的時候的照顧,從桑蘭回國之後的福利待遇,從安排出席各種公眾活動,從人事安置到金錢和實物補償,從多年的形象塑 造,包括到現在。當然,其實我是覺得這個形象塑造有兩面性,它實際上也對桑蘭的心理和人生態度造成了傷害,對國家英雄的塑造是應該慎而又慎的。而另一方面 它也讓桑蘭積累了普通人遠遠無法企及的無形資產,這個其實就是桑蘭下半生最可靠的生活保障,誰都很難輕易拿走。但是現在,這個國家投資民眾扶植多年的無形 資產正在被別有用心的人打著幫助桑蘭維權的幌子一點點地惡意刷卡,無限透支。這些東西本來是應該留給桑蘭的下半輩子的,卻被這些人用掛在天上的20億美金 作餌殺雞取蛋,巧妙地利用轉賬,或為自己的名氣增值,或者就乾脆直接套現。可悲啊!我們的大多數媒體還要在一旁擂鼓助威,保駕護航,以至於一些民眾在楊明 博文評論里甚至喊出了「殺了薛偉森」。難道這些媒體就真的看不出來,想不到嗎?那麼桑蘭,你看見了嗎?你想到了嗎?
發布時間:06-16 03:5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15: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