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生老病死

作者:楚狂流亞  於 2017-7-21 07: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章|通用分類:信仰見證|已有4評論


   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嗎?我期期以為不然!
   首先聲明,我的確也生病、也衰老,有時還比其他許多人更容易生病和顯得衰老。然而在這生病、衰老的過程中,我已經清清楚楚地認識到,這些事根本不屬於什麼規律和法則,無關自然,也絕非不可抗拒!
   把不了解的事情推諉於所謂自然規律,只能是自欺欺人,掩蓋自己的淺薄、幼稚與無知。
   應該說我們人類現在的思維能力仍舊非常低下,許多東西遠遠超出我們現有的知識體系、認知能力和認知範圍。死亡的概念是會不斷發生變化的。有一天,它完全有可能變得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沒有死,談何生與不生?歷史上許多古老的概念早已變得模糊不清,不知所云,甚至完全消失了。
   說不是法則,無關自然,非不可抗。那麼為什麼我們會生病、衰老哪?首先說,這的確是與遺傳有一定關係,我們不僅繼承了父母和先祖的遺傳,實際也繼承了許多地球早期生物的遺傳,但這都不是真正主要的原因。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沒有真正自己掌握那些賴以維繫身體健康,維繫青春活力,以至於最終能夠不病、不老、不死的最為關鍵、最為重要的資源。這些資源本應屬於我們,可我們卻遭到了嚴厲的盤剝,極大程度上陷入了生命的能源危機。這對於我們的生存與發展極其不利。可以說,我們一直都在遭受著殘酷惡劣的剝削、殘酷惡劣的壓迫、殘酷惡劣的奴役。而我們甚至根本沒有清醒地意識到這一問題的客觀存在,以及它所造成的嚴重後果。
   在此,我特別一字一頓、一字千鈞地強調指出:只要我們全部收回自己應有的資源,我們就一定有希望能逐步達到不病!不老!不死!永生!
   老實說,我不能確定為什麼我們會處於這樣一種悲慘的境地。《聖經》的確給出了一些線索,然而僅僅是一些線索,真實原因不得而知。除非你相信《聖經》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絕對真實的,而不去多想,也不去思考和分析字面之意以外的可能內涵。我一直希望,除《聖經》之外,還有別的什麼類似的其它資料,更反映真實歷史、更令人信服,至少能提供更多線索讓我們能夠相互參照、分析研究。很遺憾其它多是些支離破碎的東西,大多不足徵信,少數有一定參考價值。我們真的有罪?真的就因為一點小事而不能見諒於上帝嗎?此種說法我至今存疑,不敢苟同。
   但我的確是從《聖經》所提供的線索中得到了一些啟示。我知道是誰在暗中搗鬼,控制和戕害我們。當然是為了祂們自己的利益!其中最主要的罪魁禍首,一個是大名鼎鼎的撒旦,另一個則是聲名狼藉的莉莉絲。千萬不要以為祂們只是神話和文學的虛構,而非真實存在。我這樣說,是因為我今生今世曾經與祂們或明或暗打過許多的交道。而且通過天眼最終親自目睹我在其它層面分別與祂們面對面交手,並且戰而勝之。打敗撒旦似乎不費吹灰之力。我與撒旦的原始真身直接照面只有一次,我本來大吃一驚,以為我要完蛋了,面對祂閃電般驚人的攻擊速度,我的身體完全就像石化了,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只能束手待斃;可我心輪暗藏的秘密武器突然發動,不到一分鐘,不出一個回合,就將其徹底擊敗並且加以驅逐。看似簡單容易,實則極大地消耗了我的心血和內力,一時間驟然蒼老了許多。料不到真正難纏的對手卻是莉莉絲。打從和祂的原始真身首次照面,我大約花費了十年左右時間,也許是十一或者十二年時間,殫思竭慮,辛苦備嘗,才最終出奇制勝,將其徹底擊敗並且加以驅逐。
   什麼秘密武器?當時我只知道那是我心輪發出的一柱巨大而且是高速旋轉的強光。我認為是隱於我們心輪之內的光神耶穌所發出的神光。撒旦再快,也快不過光速吧?
   我說的驅逐,不僅要驅逐祂們的本尊,還要驅逐祂們長期盤踞於我們體內的代理,即擬人化身及其部屬,這是一勞永逸的驅逐,祂們不可能再有任何機會捲土重來。但要徹底清除祂們遺留於我們體內的所有殘餘信息恐怕還須要相當長時期的努力。實際祂們在我們每個人的體內都擁有潛伏勢力作為祂們的代理。撒旦的代理主要潛伏於我們的心輪,莉莉絲的代理則主要潛伏於我們的海底輪。祂們完全就是依靠掠奪我們的資源而在我們體內不斷地扶植栽培祂們的勢力。
   我認為祂們在我們體內所扶植栽培的各種勢力,實為寄生體,與我們的生病衰老和死亡在許多方面有密切關聯。
   許多宗教都是談論四大,即地水火風,四大基本元素。中國的道教則是談論五行,即金木水火土。為什麼會有這種分歧?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所獲得的信息分別來自不同的空間。四大與五行是不同空間的元素,具有質的區別。同樣,在提到能量時,也要注意不同空間的能量具有質的區別。此外,每個空間又各有許多不同的層面。我個人認為道家的陰陽五行學說可以說是我們物質空間以太層面的科學論斷。以太層面和我們同屬於物質空間。往上是阿修羅空間。說往上屬於用詞不當,但這是合乎我們的慣性思維邏輯而便於理解的方便說法,因為阿修羅空間屬於神的空間,神被認為是高高在上的。實際所有空間都是相互重疊交叉的,不存在上下左右的位移。這樣說,等於要專門加以註釋,既繁瑣啰嗦,理解上可能也比較困難。而且這種簡單註釋仍嫌不夠充分,這事情不可能僅用幾句話就完整準確地表述清楚。另外,應該知道我們的人體是多維的。除肉體之外,我們還同時擁有存在於其它各個空間的靈體。而每個不同空間的靈體,或說能量體,也有質的區別。這篇文章主要涉及我們物質空間的以太層面和阿修羅空間。
   在道家的陰陽五行之說中,五行又分屬於五臟。心輪對應於心臟,心屬火。撒旦是火神,以阿修羅空間的火元素為身,能夠自由出入於我們的心輪,我們的心輪不同程度上都受到撒旦的控制和影響。其代理勢力可以通過我們的心輪獲取撒旦王廷所需的能量資源,暗中監視、干擾、影響我們的各種心智活動,控制和誘導我們不知不覺、稀里糊塗地服務於撒旦,而且還沾沾自喜,自以為聰明,認為自己非常了不起。我首先是驅逐了祂在我心輪的代理,於是祂親自出馬,氣勢洶洶、惡狠狠地殺奔我心輪而來,想要施以報復。打敗祂,我得以著手消除祂對我身心所施加的各種負面干擾和影響。完全掌握和控制了自己的心輪,等於收回了自己全部的火資源。
   我們的陰蹺脈和腎經分別流經海底輪,腎經又流經尾輪沿脊柱向上屬於腎臟,即腎經是受腎臟所管轄。陰蹺脈是腎經的別脈。腎屬水,莉莉絲是以阿修羅空間地元素為身的神,地元素對應於土元素,土克水,宜其有能力控制和竊取我們的水資源。祂確實神通廣大,法力無邊。祂的勢力範圍和影響程度在不同人體內有很大差異。當時我根本沒有能力驅逐祂的代理,僅僅是打亂了祂的整體部署,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祂的代理勢力,於是祂也親自出馬了。我發現,祂要進入我的海底輪真是太容易了,簡直說那兒就像祂自家的後院。明明是我的領土竟成了祂的風水寶地。這女妖最是死皮賴臉,最為難纏,最為可惡。可表面上,祂又不那麼令人討厭。祂很漂亮,從不生氣,從不發怒,永遠都是笑臉盈盈。即使遇到我的直接攻擊,也只是依仗自己的反應速度,左右周旋,騰挪躲閃,從不反擊,最多也就是偶爾虛晃一招。那時祂實力雄厚,關隘重重,深溝高壘,防守嚴密。我的力量就只能將其所控制的所有區域儘可能完全包圍起來,四面攻打,緩緩消耗其實力,逐漸壓縮其地盤。最初我的海底輪和尾輪都屬於祂所控制的地盤,然後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祂讓出了海底輪而退守尾輪,最終是在我的尾輪被擊潰和驅逐。佔據我的海底輪,祂可以同時掌控我的陰蹺脈和腎經,進退自如。退守尾輪祂就只能放棄陰蹺脈而僅僅控制腎經。先奪回海底輪,再奪回尾輪並將其全部勢力徹底驅逐,我基本可以說大功告成了。這等於收回了自己全部的水資源。
   每奪回一個輪都要進行修復、改造、重新規劃和建設,後續工作也需要花費大量時間。
   能源與資源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五行之中算起來也就只有水火可以說屬於能源。雖然木柴也可用來生火產生熱能,可效率低下且過於靡費,所以不能真正用作能源,木就只能歸於資源了。能源屬於資源,資源包括能源但不都是能源。
   想想看,我們自己的身體和資源竟然被一幫卑鄙的強盜和騙子給佔據瓜分了,我們被暗中盜走了賴以生存、發展,最為關鍵、最為重要的水火兩大寶貴能源。我們能不腎虛,能不罹患心臟疾病嗎?是可忍孰不可忍!而我們的學者、我們的科學家、我們的聖人對此卻絲毫未能察覺。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人類的尊嚴何在?
  《聖經》中只是披露了撒旦的一些信息,似乎未曾提及莉莉絲。我曾先後陸續在網上搜索和查閱了一些有關莉莉絲的資料,就因為我曾在以太層面遭到祂的伏擊。實際最初我連祂的名字都不知道,是先從這一現象入手去尋找可能的線索,最後才得知祂的名字。雖然,當時我似乎並沒有受到任何直接傷害,但卻未能阻止祂沖入我的海底輪。撒旦的原始真身是一個可以閃電般神速飛行且有身形大小變化能力的毒龍(蛇)。莉莉絲的原始真身則是一個人面龍(蛇)身的美女,也有飛行本領和變化能力,同樣具有驚人的速度,但似乎無毒。我以前沒見過龍,我最初見到撒旦和莉莉絲的時候都以為是蛇,後來才發現應該是龍。蛇族對我來說,都是相當恐怖的存在,咱不知哪個有毒,哪個無毒,外加其閃擊速度,不能不心存畏忌。我說莉莉絲最為可惡,因為祂卡住了我們的生存命脈。可不管說祂有多壞,到最後我還是挺喜歡祂,就因為難得祂有令人羨慕的好脾氣。祂總在笑,好像祂就喜歡逗你玩兒。俗話說,舉手不打笑臉人,你沒法兒跟祂置氣。可我就奇怪了,祂真有那麼好的脾性?還有就是,祂為什麼只是躲躲閃閃而從不反擊?事有反常即為妖,這背後難保不另有隱情。
   四大是撒旦和莉莉絲的家產嗎?五行又是祂們的專利嗎?祂們憑什麼佔據我們的領地,掠奪我們的資源,操縱我們的運營機制,控制和奴役我們?
   我得到的印象是祂們認為自己的龍(蛇)族是最古老、最高貴、最聰明、最強有力的存在,一直都是真正的王者。我們地球人類與其它所有地球脊椎動物,都曾受惠於祂們最初的基因設計,並且可以說都以不同形式採納和接受了祂們的主要設計和遺傳。從這個意義上說,祂們也是我們的創造者之一。祂們以為厥功至偉,理應接受地球之眾的頂禮膜拜。祂們自認一直都是我們真正的師長,是真正出類拔萃、冠絕古今的大智慧者。就連人類的智者悉達多、耶穌、李耳等等,也根本不能與祂們相提並論,統統都不是祂們的對手,不值一哂。正由於祂們長期堅持不懈、孜孜不倦的諄諄教誨,才使得人類從過去的矇昧無知,逐漸變得聰明起來。祂們也因而最有資格、最有權力、最有能力治理和統御我們。只不過因為祂們本非人類,外貌迥異,才受到一些無知之徒的歧視、詬病和唾罵。而祂們從未計較這些,始終都在默默無聞地服務和幫助我們,始終都是人類的守護神和保衛者。再往下,無非都是說,祂們對我們的恩情如何比山高、比海深,這我就不愛聽,也懶得再去複述了。
   聽字不確。並非耳聽,是通過心電感應獲得的信息。
   我懷疑《聖經》的故事實際是在暗示我們,撒旦一直都在不停地悄悄向我們灌輸祂的邪說歪理,祂始終都在以各種含蓄、隱晦、巧妙的方式欺騙誤導我們,目的就是想要掩蓋祂們的真實存在和卑劣行徑,以維護祂們的特權和統治。有人覺得上面祂們的那些話有任何道理嗎?我聽那意思就是說: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反正我是不買祂們的賬。如果說祂們真的曾經有過什麼貢獻,很顯然,我們所付出的代價早已遠遠超出了任何祂們應有的所得,難道我們必須供養祂們直到海枯石爛、地老天荒?什麼大智慧者,有什麼了不起?到現在,還不都是我的手下敗將。要不因為我的主要資源和運營機制一直都控在祂們手裡,祂們敢在我面前擺譜?即使是在這樣一種完全不對等的條件下,還不都被我給虐了。
   有那麼一條會飛的,能夠游身穿過密閉雙層玻璃窗戶的,卑鄙的毒蛇,居然選擇在我熟睡之際來偷襲我。老子的第三隻眼從來就不睡覺。否則連自己的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當然了,醫生或法醫會做出權威性結論。而真相絕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搞陰謀詭計祂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祂還有臉在那兒嘟囔。沒錯,我是有幫手。那又怎麼樣?沒規定我不許有幫手嘛。你們也不是單打獨鬥吧?你們雌雄雙煞用心險惡,配合默契,算盡機關,窮極工巧。搞的是天羅地網,十面埋伏,真真假假,裡應外合。你們的身影簡直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就連教會裡也可以有你們的聲音,傳教士也可以被你們拉下水。你們的鞍前馬後又簇擁著許多以各種名義冒充正法陣容龐大的邪教組織。何況你們還可以施展陰謀手段,暗中搗鬼,動用全部國家機器。大敵當前,不開掛,我自己找死啊?天有不測風雲,以防萬一,我必須要有志同道合,生死相依,完全可以信賴的強大後援力量。為了打鬼,藉助鍾馗。我早已畢恭畢敬向耶穌遞上了我的投名狀。正因為如此,我才大難不死,反敗為勝。
   不瞞你說,我的幫手還真不少。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祂們談到了遺傳。這似乎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另外特別提到了脊椎動物,難道說所有各類脊椎抑或全副骨架都與原始的蛇骨和龍骨有關?還有就是在遠古,也許我們的確曾經是以祂們為師為王。在中國古代三皇五帝的傳說中,伏羲、女媧被描述為人首龍(蛇)身,這和撒旦、莉莉絲的形象完全吻合。《史記》之中伏羲、女媧位列三皇,據信三皇的時代是在距今4,000或5,000年至7000或8000年前,還可能更為久遠。伏羲、女媧為兄妹,華胥為母。傳說華胥氏是因踩到巨人足跡而感孕,分別誕下伏羲、女媧。後來伏羲、女媧兄妹相婚而生少典,傳嗣炎帝黃帝,故華夏與中華兩詞中的華字皆源於華胥氏。網上有大量歷史流傳,不同時期,不同版本的伏羲女媧交尾圖。通常是伏羲執矩、女媧執規,更配以日月星辰。似乎說所有的天道、地道規則全部由祂們制定和掌管。看架勢真是來頭不小哪。
   華胥履大跡而感孕,無獨有偶,這與基督教貞女瑪利亞聖靈感孕之說遙相呼應。兩者之間的區別僅僅在於前者顯然與龍靈有關;後者則與基督教所說的聖靈有關。另外,中國人自稱是龍的傳人;還常把蛇也尊稱為龍,或者稱之為小龍,其中的含義是說龍蛇屬於同類,蛇可以演化為龍。中國古代到處都流傳著許多有關龍蛇的故事。
   感孕的說法在我看來並不奇怪。這是指在某種特殊能量場的作用下,因能量感應而受孕。歷史上其它相類似的情況,據我所知,還有禪宗五祖弘忍。
   我在前面提到曾遭遇莉莉絲的伏擊而未能阻止祂沖入我的海底輪。有趣的是當祂半截身子沒入我體內時,我用雙手拖住了祂的尾部,雙方僵持不下,也因而得以近距離靜態仔細觀察祂的身體。最後是因為我的身體絲毫沒感覺有任何異樣和不適,僵持下去實在無趣,只好選擇了放手。我當時感到非常困惑,本來以為是條美女蛇,卻赫然發現,祂身上竟布滿了碩大紅色金邊的鱗片,搞不清究竟是龍還是蛇。
   相由心生。或許祂們乾脆就是亦龍亦蛇,龍蛇合璧,文武雙全,兼備龍的勇猛和蛇的狡猾。常鄙絳灌無文,隨陸無武;這倒也別具一格,難能可貴。綜合資料顯示,祂們有時是採用蛇身,有時又採用龍身,還有時變身為各種不同的人物。
  《聖經》說撒旦曾率領祂的從屬龍族與天神交戰失敗,被從天界打落到地上。當其時,撒旦和莉莉絲以及祂們的龍(蛇)族可能確實曾降生於中國並且確實曾在中國成為王者,分別領導各個不同的氏族部落。不排除撒莉及其龍(蛇)族也曾先後在世界各國為王,只因時代久遠,缺乏文字資料記載,而湮沒無聞了。也許他們的學者仍然可以找到許多線索。如此說來,祂們始終都在另一個空間藉助於獲取我們的資源延續著祂們的王朝統治,並且干預和控制人類的一切活動。
   這樣一想,問題開始變得複雜了。說人類有遠古爬行動物甚至還可能包括遠古其它動物的遺傳,我不知道科學家能否同意這種觀點,這似乎扯得太遠,有點無邊無沿了。撇開科學的觀點不論。如果說最初龍族從地面的消失是因為已經完成了自己的進化歷程而升入天界為神,又因為發動叛亂受貶而降世為人,等於祂們全都變成了龍人。這基因關係不就完全亂了?
   須要說明的是,反叛的天龍基本只是撒旦部,與其祂天龍各部無關。
   假設龍人並非龍與人的基因混合體而是另外一種組合,即龍的靈體陪同人的靈體與人的肉身相結合。哈利路亞!這樣看似乎就非常合理了。這實際為人類與龍族提供了一個相互學習共同演化和發展的絕好機會。首先,祂們可以有條件詳細地了解和研究人體的構造、組成及功能,有朝一日將祂們自己的龍體完全改造演化為人體。上帝造人之初,自撒旦以降,所有天界諸神皆不具人體。其次,龍的形象是戰神,人類應該具有比龍族更為善良、不那麼好鬥和好戰的天性,人類的善良可以逐漸影響和馴化龍性。而人類當初在心智和其它許多方面尚且遠遠不及龍族。龍族是神,而人類(亞當)不是神。最初人的靈體與天龍相比是十分弱小的,幼稚低能,不堪一擊。龍可以即作為人的師傅,也作為人的保鏢。從資料顯示,祂們是因為幫助人類,功德圓滿,而重返天界為神。又奉上帝之命繼續統治人類。
   前面我說,我不能確定為什麼我們會處於這樣一種悲慘的境地。到此,我想我已經獲得了答案。作為學生和被保護人並不是免費的,我們必須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這是我們在實力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不得不接受的「不平等條約」。
   難道說,上帝的意思是,首先安排撒旦擔任人類的守護天使,直到適當時機,再改由耶穌接替撒旦擔任人類的守護天使。到那時我們應該被認為是 ... 天人?再就是,交接時間並不確定。可以說早已開始而遠未結束。耶穌必須能夠真正徹底擊敗撒旦才能最後實施移交。也就是說,肯定沒有全人類同時交接這回事,耶穌夠本事爭取幾個就交接幾個,其他爭取不了的仍歸撒旦調遣。啊哈,有道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且有大傢伙受的,請諸位讀者拭目以待。
   實際上,這場天、龍之間的爭奪戰,自從耶穌升天就已經拉開了序幕。
   耶穌的升天象徵人類(亞當)的心靈(耶穌)已經達到了神格,完全可以與自己的師傅撒旦在天上地下分庭伉禮,相互制衡。耶穌自升天之日就已經開始著手接任人類的守護天使,並且開始履行自己的職責。到現在,局面似乎並不樂觀。多數教民只是心不在焉,左右搖擺,兩面做人,表裡不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隨時都有可能背地與撒旦達成各種交易。撒旦可以提供充足的能量與資本,誰不期冀保持雄健、矯捷;美貌和迷人魅力。耶穌那兒嘛,意思意思不就得了。畢竟與魔鬼打交道更實惠。比如說,權力地位,金錢美女,這種事多得呀。最普遍的情況是上當受騙,自己絲毫未能察覺。其他更多人則是另有信仰和主張,完全排斥、並且拒絕承認和接納耶穌。原因就在於他們都不了解自己和人類的根本利益所在。
   應該說,我們每人有自己的守護神,那就是我們自己的心靈。我們自己的守護神並不真正具有神格。耶穌作為人類的守護天使,真正具有神格,真正擁有神的大能。承認耶穌即等於接受人類之神的保護。
   稀罕了,我這篇奇文是不是可以改名為《啟示錄》呀?
   承認和擁戴耶穌,可以是自由心證。即不必禮拜,不必禱告,不必舉行任何儀式,也不必經由任何教會和神職人員作證;不拘形式,唯以自心為證即可。我自己就屬於自由心證,只要心誠,保你靈驗!在此,我替天行道,來者不拒,大開方便之門!
   你們知道耶穌為什麼要跟祂的師傅反目成仇嗎?非常簡單,因為祂有責任、有義務解除人類與撒旦之間的一切「不平等條約",徹底結束人類的苦難歷程。
   撒旦抗議了:這不能認為是不平等。當人類的心智尚且不健全時,不能把他們根本不能駕馭的過多能量交到他們手裡。這對個人、對社會都是不負責任,是非常危險的。在遠古,我們龍族就曾有過深刻的教訓;好吧,我承認祂說的有道理,原話照錄。我說的「不平等條約」不都打了引號嘛,只不過就是一種比喻,是方便說法。不就為了別搞得太啰嗦嘛。真是的,還叫祂抓住把柄了。祂其實就是一個老古董,能力有限,最喜歡倚老賣老。祂說的那都是過去;在今天,這就應該說是不平等!唉,費勁。請神容易送神難;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不管怎麼說,我們一定要把過去的歷史全部翻篇兒,畫上一個完整的句號。
   我的全部文章內容都會逐字逐句令其知悉,有任何不滿,允許抗議。
   我懷疑祂們千方百計地極力阻撓人類發展,拖住人類前進步伐的根本原因是,一旦祂們對我們的心輪失去控制,我們心輪就將不斷地得到強化。而從我們心輪所輻射的頻率,會對祂們造成極其不利的嚴重影響。使得祂們失去以往所熟悉和適應的生存環境,不得不另謀出路,另作打算。理由很簡單,我發現,祂們害怕和畏懼耶穌的光芒。
   三皇五帝傳說中的那些人物幾乎個個都與龍(蛇)族有某種神秘關係甚至有的還與天龍互有往來,能不證明我的觀點?這些事都有大量文字記載相互印證,有憑有據,言之鑿鑿。豈是後人曲意捏造,逢迎附會;捕風捉影,無中生有?再看歷史上那些驚世駭俗、力拔山、氣蓋世的猛人,他們沒有龍的精神,龍的力量,又如何可能?到現在,我甚至懷疑整個中華文化追本溯源幾乎都是來自於龍(蛇)族,也有些則是得益於龍(蛇)族的指導和幫助。包括文字、曆法、音樂、農耕、漁獵、畜牧、度量衡、紡織、建築、製造、八卦、五行、經絡、醫藥等等,等等,不勝枚舉。
   你想啊,龍是神,不是人。祂們的靈體對我們完全就是隱身的,可以上天、入地、下海。既可以變化為極大,又可以變化為極小。祂們若想搞清楚任何事物的形成和背後可能的原因,那不太容易了。祂們可以暢通無阻地直接進入到任何物體之內,身臨其境地詳細調查、了解、研究各種植物、礦物、昆蟲、動物和人體的內部構造及運作原理。從而獲得許許多多、千奇百怪、無窮無盡的奇思妙想。只要祂們高興就可以親自操作、盡情體驗。直接獲取第一手資料。這世界對祂們來說,基本就不存在任何秘密。而我們人類要學習、研究點什麼東西得多難。要繞多大彎子,吃多少苦,費多大勁。祂們能不比人類聰明嗎?
   你以為祂們自稱是真正出類拔萃、冠絕古今的大智慧者,完全就是吹牛皮?別忘了,祂們的演化歷程遠遠比我們人類的歷史更悠久而漫長。祂們從遠古一路走來,閱盡滄桑,見多識廣。我還告訴你們,祂們絕對是心電感應的高手,普通人根本無法區分究竟是自己想,還是祂們在替你想。因為祂們的代理正潛伏在你的心輪之內。破山中賊易,識心中賊難。只有驅逐了祂們的代理,你才有能力加以區分鑒別,才不至於被欺騙、誘導、愚弄和驅使。如果讓祂們扮演什麼黑客的角色,那實在太小菜,一點都不好玩,沒意思。所有人類的高科技根本就不入祂們的法眼。我們現在那點兒雞肋般簡陋不堪而又耗資巨大價格昂貴的儀器究竟能告訴我們些什麼?所能看到的,僅僅就是些經過仔細偽裝的,表面的假象。可以說,祂們的實際能力遠遠超出人類的想象能力。畢竟神與人完全沒有任何可比性。謙虛點吧,人類。
   在沒有完全掌握自己的心輪之前,凡由心電感應所獲得的任何信息一般只能作為一種娛樂,不否認它可能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涉及重大和嚴肅問題時,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有時我們的確會感覺我們的內心有兩種不同的「聲音」。所幸,作為替代,可藉助於相對安全的額輪獲取必要的圖像信息。前提是,先要發展和掌握自己的額輪。
   我確信龍(蛇)族在歷史上就已經是高度智慧的存在,祂們的確曾經幫助過我們。但祂們也有自己的歷史局限性。不得不指出,祂們天生具有專制、暴力、殘忍、狡猾、冷酷的傾向,貪婪,嗜欲。正由於祂們的種種不良影響,才造成了人類的許多陋習。神不等於就是完美的,上帝也有過自己的童年;而且我認定祂們在許多方面始終都多有保留,甚至有意弄虛作假,埋有伏筆,絕非傾囊相授。有跡象顯示,祂們是把自己的知識體系拆散,外加其它各種本領,分別授與了世界不同的人種、民族和個人。
   歷朝歷代的中國皇帝、中國領導人都被認為是天龍降世的真命天子,或說真龍天子。皇上生病得說是龍體欠安;皇上生氣那叫龍顏大怒;對皇上表達感激之情,則說謝主龍恩,或者謝主隆恩;皇上駕崩,叫作龍馭賓天。嘿嘿,有意思吧?這不也很說明問題。不要不服氣,不要總在背後辱罵趙家人。上蒼有眼,舉頭三尺有神明。趙家龍人能是你們無知小民、野蠻人隨便罵的?說你們無知、野蠻,你們還不高興。不過呢,咱們也用不著巴結,也犯不上跟趙家人過不去。他們不就仗著龍祖嗎?咱們跟龍祖拜拜了!
   撒旦是上帝的長子,第一天使,地位超然,我有時尊稱祂為龍祖。
   我們從自己內心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從此不再是龍的傳人了!我們不願做撒莉的奴隸,我們只有一顆屬於自己、屬於人類、屬於世界、永遠光明的中國心!
   誓曰:告別過去,面對未來。驅逐撒莉,還我真身。天人合一,走向光明!
   別以為只有趙家才是龍脈嫡傳,別臭美了!恐怕全世界人民,可以說都是龍的傳人。今天,作為龍的傳人真的很光彩嗎?
   究竟誰最有資格作為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真正代表?我們能不顧自己以及整個人類的長遠和根本利益,與撒旦和莉莉絲再有任何交易和瓜葛嗎?
   道理很清楚,羊毛出在羊身上,與撒旦和莉莉絲做交易,永遠都是得不償失。
   毋庸諱言,基督教同樣也曾對中國文化有過巨大貢獻。中國,可能還得說世界多數或者大多數國家,早期的大學、醫院與其它各種公益、人道、慈善機構大由傳教士和教民所興辦。這是不容抹殺的歷史事實。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話說到這份上,誰還不明白?何去何從,自己選擇。
   攻心為上,攻城為下。釜底抽薪,不戰而屈人之兵。
   中國有句成語叫作望子成龍,我說那是從前蒙昧落後時代老祖宗的想法。咱們今天要玩的是現實生活版的打怪升級有些古老的觀點要徹底改改了,不要長撒旦、莉莉絲的志氣,滅自家兒女的威風。堂堂正正好端端的人不做,為什麼要出賣自己的靈魂,去給龍族抬轎作嫁衣裳?
   望子乘龍?我看這主意不錯,可以考慮。
   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地球上,很快就會出現一個人與天人共存、人向天人逐漸全面過渡的局面。我先行一步。諸位讀者,個人努力吧。
   以前我曾專文談論過陰蹺脈,指出陰蹺在奇經八脈之中的地位最為重要。打通奇經八脈必須徹底打通陰蹺脈。而打通奇經八脈之後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藉助從陰蹺以及其它各個奇經所獲得的資源,重新調整、恢復和發展我們的十二正經。十二正經則是以腎經最為重要。中醫說,腎為先天之本。腎臟、腎經和陰蹺脈對於我們人體的健康至關重要,據信《聖經》中所說的「生命水」即從我們的腎經、腎臟與陰蹺脈而來。陰蹺脈是腎經的別脈,地位十分重要,而腎經又是重中之重。道家說天一生水,同樣也突出了水元素的重要地位。這不等於說其它四大五行就都無關緊要。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奪回「生命水」自然是大功一件。從此我徹底翻身解放,終於擺脫了撒旦與莉莉絲的長期控制。
   要知道,當初在撒旦和莉莉絲的剝削、壓迫、奴役之下,我的心情是何等的抑鬱與沉重。咱哪能受這個屈辱?不反抗、不鬥爭、不造反行嗎?怎麼可能無動於衷,順其自然,袖手旁觀,坐視不管?龍族怎麼啦,龍族就可以隨便欺負我們?難道要讓我們的子孫後代永遠給祂們當牛做馬。老子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如果我不去負這個責任,誰去擔當?我想我到這世上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做這件事,否則我根本不會在這兒。不搞定這兩個大魔頭,我寢食不安,心無寧日。
   奪回海底輪與尾輪,則陰蹺脈與腎經都會得到極大發展,全身其它各輪各脈同時受益。讀者有興趣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腎經的循經線路,我曾經誇耀陰蹺脈的發展如何給力,可當時我尚且未能體會到腎經的發展如何更為給力。當然了,在這個調整變化的過程中,也難免不斷地有些小麻煩。例如說,我後背腰身的斑疹已經持續了很多年了,舌頭的顏色也一直不好。這都是在從這些部位向體外祛污排毒,無非是在打掃衛生,要把體內各種不利於健康的潛在因素清理出去。
   掌握了生命之水,何愁生命之樹?
   現在,由於腎經的發展,我的海底輪和尾輪的能量都已經大大增強。特殊的,我感覺與我們臍輪相對應的位於腰椎命門部位的那個輪強度大幅度增加,而且過去幾乎總是發展遲緩的位於下焦部位的那個輪,也就是法輪功(屬於女媧即莉莉絲控,這絕非主觀臆斷,我有確鑿證據,不在話下)提到的那個輪,開始發生了突飛猛進的變化。過去它始終受困於資源的匱乏。「生命水」的到來,徹底解除了它的危急。可以直接顯示的好處是,從此再不用擔心會有大便秘結的問題了。實際不止下焦,還包括中焦、上焦,即整個三焦系統也同時得以增強。所有腸胃部位的輪能獲得強化,都會有助於優化人體的消化吸收功能,我們的食入和排出會逐漸減少,更多可能會轉為從其它途徑攝取能量,不再需要補充消耗大量的食物了。尤其重要的是,三焦的強化可以大大增強我們消化吸收系統的解毒排毒功能,這會使全身其它各個系統同時受益。腎經是起於小趾,上經大腿內側后緣,通向脊椎尾部,沿脊柱向上,屬於腎臟,聯絡膀胱,又從脊椎的后腰部進入體內下行,由體內前出於下腹部。海底輪、尾輪、命門、下焦、臍輪、中焦、上焦、等等,都處於腎經的循經線路上,自然受益良多。
   另一個突出變化是在氣管部位,位於胸骨劍突中部的那個輪、實際是由五個排成十字形狀的小輪組成,開始猛烈發展。這一變化造成我總是經常性地咳嗽,不停地由氣管向外排痰。排痰、排鼻涕等於祛污排毒。在肺部的廣大區域分佈著許多大大小小的輪*,而且中醫又有百脈朝肺的說法,可以說肺是得天獨厚。要是這些輪*和經脈都動起來,你就是抽再多煙也絕對不可能得什麼肺癌。絕對!!!
   再就是過去我的喉輪一直也屬於老大難單位,現在也積極行動起來了。恐怕下一步的重點就是喉輪。請大家仔細留意:先瞧瞧喉嚨二字和舌字的奇特寫法兒;再聽聽舌字的古怪發音。喉輪的變化也會引起咳嗽,多是沒有痰的乾咳和伴有腥味、龍吼般的乾噦。我相信把喉輪的問題解決好,可以有效地保護我們的口腔和牙齒,而且其重要意義遠遠不僅止於此。喉輪的貓膩大了去了。莉莉絲就曾在法輪功勢力的協助和陪同下,經過內部通道,闖到我的喉輪鬧事,想要威脅我。莉莉絲的普通話非常流利,聽口氣就好像女王駕到,神氣活現,身邊肯定有不少女僕和隨從。喉輪似乎是祂們的政府內閣所在地。陪同的法輪功勢力不得入內,只能等候在外,從外邊向我喊話。
   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喉輪我們的確可以聽到某種聲音。這聲音實際是由耳器官聽到的,準確發音位置無從判別,有可能被誤認為是從顱腦之內傳來,我推斷應該是由喉輪傳來。如果你認為這屬於幻覺,則我要說,這聲音的確是真實的。除非你認為山河大地,宇宙萬物統統都是幻覺。我要說,此既一真實,彼亦一真實。即真即幻,即假即真。
   書上說,腎經最後是挾於舌根部。可實際它是通過我的舌部向上,經上顎,由顱內達於巔頂。使得額輪、頂輪也大快朵頤,分別吃了個酒足飯飽。還有脾經也同樣如此。
   頭部的能量場發展起來,不僅不會有老年痴獃這種事,還會越活越聰明。就說我吧,我自認比我年輕時聰明不知凡幾。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陰蹺脈與腎經都與位於鼻竇的那個輪有關。這個輪的增強,時不時有些鼻腔分泌物需要清理。
   喉輪與鼻竇輪的變化可以改善我們的音質、美化我們的音色。至於說音量,現在還不好說。
   我們每人不僅擁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水和生命樹,我們還擁有屬於全人類的生命水和生命樹。理論上說,如果人類的生命水逐漸變得充裕起來,人類的生命樹就將不斷生長發育,開花結果。逐漸向天空、向太陽系、向銀河系、向宇宙蔓延滋長。生生不息,永無止境。人類的生命樹延伸到哪裡,人類就將有能力走到哪裡。這就是我們的美好未來。
   本來只想攢幾個微博。也不知觸了哪根筋,閘門一開,思如泉湧。好傢夥,一下子整出這麼多東西。
   我提醒諸位讀者:先不要扯什麼世界末日,外星人威脅。那不用人類操心。常言道,家賊難防。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我這裡只提到了賊王撒莉,其祂各路諸侯不著名者正多。人體所有那些輪*,不經仔細甄別和徹底改造,全都不可迷信盲從,以免被暗中裹脅、支使和差遣。切切此布。

 (奏國際歌)
   起來,生老病死的奴隸!起來,不願供役使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不能只依賴救世主,也不問五爪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還靠我們自己。我們要奪回生命之樹,讓思想衝破牢籠。經絡與輪要全部疏通,驅逐撒莉才能成功!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是我們勞動群眾。一切歸勞動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蟲?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一旦把它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附《聖經》摘錄:
生命樹
創 2:9    耶和華上帝使各樣的樹從土地里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 。
創 3:22   耶和華上帝說:"看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又伸手摘取生命樹的果子來吃,就永遠活著。"
創 3:24   於是耶和華上帝把那人趕了出去,又在伊甸園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出火焰的劍,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啟 2:7    凡有耳朵的都應當聽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啟 22:2   經過城內街道的中央;在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的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可作醫治萬民之用。
啟 22:14  那些洗凈自己衣服的有福了!他們可得權柄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
生命水
啟 7:17   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 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 上帝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啟 21:6   他又對我說:"成了!我是阿爾法,我是歐米伽;我是開始,我是終結。我要把生命的泉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啟 22:1   天使又讓我看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上帝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
啟 22:17  聖靈和新娘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要說:"來!"口渴的人也要來,願意的人都可以白白領取生命的水喝。

參考資料
摘自 《宇宙全息論》(《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作者 邁克爾·塔爾伯特( Michael Talbot
出版社 哈珀·永久Harper Perennial
出版時間 1992年第一版First edition published 1992
第267頁,第268頁,
    ......
    That these inner regions have been well traveled by shamanic peoples is evidenced by an anthropologist Michael Harner had among the Conibo Indians of the Peruvian Amazon. In 1960 the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sent Harner on a year-long expedition to study the Conibo, and while there he asked the Amazonian natives to tell him about their religious beliefs. They told him that if he really wished to learn, he had to take a shamanic sacred drink made from a hallucinogenic plant known as ayahuasca, the "soul vine." He agreed and after drinking the bitter concoction had an out-of-body experience in which he traveled a level of reality populated by what appeared to be the gods and devils of the Conbo's mythology. He saw demons with grinning crocodilian heads. He watched as an "energy-essence" rose up out of his chest and floated toward a dragon-headed ship manned by Egyptian-style figures with blue-jay heads; and he felt what he thought was the slow, advancing numbness of his own death,
    But the most dramatic experience he had druring his spirit journey was an encounter with a group of winged, dragonlike beings that emerged from his spine. After they had crawled out of his body, they "projected" a visual scene in front of him in which they showed him what they said was the "true" history of the earth. Through a kind of "thought language" they explained that they were responsible for both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all life on the planet. Indeed , they resided not only in human beings, but in all life, and had created the multitude of living forms that populates the earth to provide themselves with a hiding place from some undisclosed enemy in outer space ( Harner notes that although the beings were almost like DNA, at the time, 1961, he knew nothing of DNA ).
     After this concatenation of visions was over, Harner sought out a blind Conibo shaman noted for his paranormal talents to talk to him about the experience. The shaman, who had made many excursions into the spirit world, nodded occasionally as Harner related the events that had befallen him, but when he told the old man about the dragonlike beings and their claim that they were the true masters of the earth, the shaman smiled with amusement. "Oh, they're always saying that. But they are only the Masters of Outer Darkness,"  he corrected.
    "I was stunned," says Harner. "what I had experienced was already familiar to this bearfoot, blind shaman. Known to him from his own explorations of the same hidden world into which I had ventured." However, this was not the only shock Harner received. He also recounted his experience to two Christian missionaries who lived nearby, and was intrigued when they too seemed to know what he was talking about. After he finished they told him that some of his descrip tions were virtually identical to certain passages in the Book of Revelation, passages that Harner atheist, had never read. So it seems that the old Conibo shaman perhaps was not the only individual to have traveled the same ground Harner later and more falteringly covered. Some of the visions and "trips to heaven" described by Old and New Testament prophets may also have been shamanic journeys into the inner realm.
    ......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7-21 08:15
大作,值得研究的生命科學!
回復 楚狂流亞 2017-7-21 08:26
fanlaifuqu: 大作,值得研究的生命科學!
謝謝翻老。
回復 劉小雨 2017-7-22 00:41
  
回復 楚狂流亞 2017-7-22 02:26
劉小雨:   
很久不見了,祝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1 00: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