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長春被圍后百姓的慘狀

作者:深山蘭  於 2017-12-27 01: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書海一瞥|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9評論

關鍵詞:長春, 大屠殺

長春被圍后百姓的慘狀

 

 

 

深山蘭註:此文是張正隆著的《雪白血紅》一書的其中一章。張是軍隊作家。他因為揭露出共軍對長春百姓的慘無人道的獸性而被關進了監獄若干年。

 

這裡介紹了共軍圍困長春后,慘絕人寰地把把部分百姓都餓死了。那個事件應當被稱為長春大屠殺!而屠殺者是毛魔頭!

 

如果你是尚有一絲良知的集合中的一員的話,請硬起心腸,讀完那些令人恐怖的文字!如果你已經是毫無良知良,那我就什麼不說了。

 

 

 

第三十一章  「兵不血刃」

 

  長春和廣島,死亡人數大致相等。

 

  廣島用九秒鐘。

 

  長春是五個月。

 

               百姓夾在中間

 

  長春是在淪陷期間膨脹起來的城市。

 

  「九·一八」后,日本集中國內一批一流專家,採用歐美式建設理論,到長春進行規劃設計。綠化系統,既吸收了霍德華的田園城市理論,又注意到整體環境。

 

  新區採用分流制的排水系統,以保持公園綠地流水清潔,利用天然溝渠造成藉助於地形的綠化帶。主要幹道採用電力、電訊、照明線路地下化,新住宅區設置電力路線走廊。為適應三十年代城市交通方式,採用平面環狀交叉,設計了許多圓形廣場。

 

  人口也由「九·一八」前的十五萬,劇增到「八·一五」前的七十萬左右。其中日本人為十四萬。

 

  長春圍困戰前,居民為五十萬左右。

 

  五個月的圍困,全城七百餘萬平方米建築,230萬平方米被破壞。一切木質結構部分,大到房架,小到交通標誌牌,乃至瀝青路面,或用於修築工事,或充作燃料,而一切可以當做食物的東西,如樹皮、樹葉之類,都被盡情地送入口中,化作維繫呼吸運動的熱量。

 

  戰後長春只剩下十七萬人。

 

  一是存有幻想,二是顧及軍心士氣面子,圍困之處,國民黨不準百姓離城。尚傳道提出「人人種地,日日練兵」,號召軍民同舟共濟,保衛長春。鄭洞國講台灣正在訓練大批美械新軍,即將開赴東北大舉反攻,只要守住半年左右,大局能扭轉。

 

  幻想成為幻想,口號只是口號。即便人手一把鋤頭,掘去瀝青的馬路能長莊稼,也得等到秋後才能吃到嘴裡,而存糧只能吃到七月底。五十萬張嘴,成了國民黨的沉重負擔。

 

  七月下旬,蔣介石致電鄭洞國,從八月一日起,疏散長春哨卡內人口,只准出卡,不準再進。

 

  共產黨早已森嚴壁壘。六月二十八日,一兵團政委蕭華在圍城政工會議上說∶

 

    敵人疏散人口的方法,可能有以下幾種∶一、強迫逼出,二、組織群眾向  我請願,三、搞抬價政策,收買存糧,逼得群眾無法生活不能不外逃,四、出  擊護送群眾出境。因次我對長春外出人員一律阻止,但不能打罵群眾,縱有個  別快餓死者須要處理時,也要由團負責,但不應為一般部隊執行,更不能成為  圍城部隊的思想。(30)

 

 

 

  八月十七日,一兵團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唐天際,在圍城部隊高幹會議上的報告中說∶

 

    在圍城時期,基本上還是執行圍困封鎖,禁止人民與長春市之來往,禁止  與長春之貿易關係。但在我警戒線附近,因蔣匪之搶掠驅逐與強制疏散而奄奄  待斃之饑民很多,死亡率很大。這些人已經不可能回到長春市內增加敵人之負  擔,故我們還是必須加以救濟。這對我們的政治影響及部隊的影響是很大的。  關於放出與救濟這些難民有以下幾個原則∶甲、難民已進入警戒線內及警戒線  外附近之地區,或我軍攻佔之地區,對是飢餓死亡很嚴重者,放出或予以就地  救濟,至於城內及敵乘隙新疏散出來之難民則暫不能救濟,待調查之後聽候處  理,對於尚存有糧食,或將存糧出賣者不予放出。

 

    乙、不是大批號召及整批自流的放出,而是在部分地區(即指定一定的放  行之道路)採取部分的放行,故可先派工作人員進入難民地區進行調查,將真  正的難民予以組織,告以放行之時間地點,並予以證明,每一期預計放行之數  目要先期報告,以便準備救濟。

 

    丙、在放出之難民中,工人與學生可以吸收者經難民處理委員會轉至適當  地點收容,但不是號召城內工人學生都出來。對於真正有特殊技術之人才,可  以號召爭取其出來,亦送委員會。(31)

 

  九月九日,「林羅劉譚」在給毛澤東的報告中說∶

 

 

    我之對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  密結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  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饑民變乘夜或與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后,群  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  兩千。八月處經我部分放出,三天內共收兩萬餘,但城內難民,立即又被疏散  出數萬,這一真空地帶又被塞滿。此時市內高粱價由七百萬跌為五百萬,經再  度封鎖又回漲,很快升至一千萬。故在封鎖鬥爭中,必須採取基本禁止出入,  已經出來者可酌量分批陸續放出,但不可作一次與大量放出,使敵不能於短期  內達成迅速疏散。如全不放出,則餓死者太多,影響亦不好。

 

    (二)不讓饑民出城,已經出來者要堵回去,這對饑民對部隊戰士,都是  很費解釋的。饑民們會對我表示不滿,怨言特多說∶「八路見死不救」。他們  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  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心腸頓軟,有陪同饑民跪下一道哭的,說是「上級命令  我也無法」。更有將難民偷放過去的。經糾正後,又發現了另一偏向,即打罵  捆綁以致開槍射擊難民,致引起死亡(打死打傷者尚無統計)。(32)

 

  比之草民百姓的命運,人世間的一切苦難都黯然失色了!

 

 

 

                白骨之城

 

  「兵不血刃」的長春之戰,把手無寸鐵的老百姓推上第一線。

 

  尚傳道在回憶錄中寫道:「根據人民政府進城後確實統計,由於國民黨『殺民』政策餓、病而死的長春市民共達十二萬人。」(33)1024日,南京《中央日報》在一篇《長春國軍防守經過》中寫道:「據最低的估計,長春四周匪軍前線野地里,從六月末到十月初,四個月中,前後堆積男女老少屍骨不下十五萬具。」

 

  長春變成不折不扣的死城,餓俘之城,白骨之城!

 

 

天塌了

 

  67歲的宋占林老人,離休前是長春市二道河子區城建局環衛科長。

 

  老人說:

 

  1948年春節前後,吉林和周圍城鎮有錢人都往長春跑,中農也跑,大車、爬犁絡繹不絕。國民黨宣傳共產黨「共產共妻」,「流血鬥爭」,都害怕。長春一下子就變擠了,住房緊張,煤柴緊張,穀草最貴,一斤穀草換幾斤大豆。跑進城的難民都有馬。那時糧食還不見緊張,大豆有的是,都用豆餅、大豆燒火做飯。我家也是,鍋上鍋下都是糧食。天化時就不大行了。先是把黃豆磨成面吃,不消化,胃受不了。難民殺馬,烤馬肉吃,像現在街上烤羊肉串兒似的。最先餓死的不少是難民,和進城謀生計的手藝人。

 

  我就這二道河子生人。父母,弟兄四人,四個妯娌,三個孩子。

 

  我們兄弟身強力壯,我和大哥是木匠,二哥是銅匠,在貧民區中算中上等人家。就這樣,13口之家也死了4口:父親叫流彈打死了,孩子全餓死了。

 

  朝陽區東朝陽路9居民委員會主任李素娥老人說:

 

  那時,我家住在老虎公園(今動植物園)北門。一家8口,父母和6個孩子,我是老大,那年16歲。父親在南嶺運動場畫跑道圈,原來就病厭厭的,最先餓倒的,接著是大弟弟。男人不經折騰,女人抗勁兒。我們家全靠我折騰了。爹媽常說:是素娥救了一家人哪!

 

  我們7月中旬斷糧,吃野菜、樹皮。先扒榆樹皮,扒掉老皮要裡面那層嫩的,粘粘乎乎挺好吃,後來甚麽樹都扒,老皮也吃。長春樹多,夏天馬路上不見陽光,都是蔭涼。都扒光了,白花花的,我有個二姨叔叔,在「60熊」一個特務連做飯。偽滿時,爹媽賣只200多斤渚,給他娶的媳婦。媽說:3年大旱餓不死廚子,你去看看能幫點不。進屋就見鍋里煮著大米飯,二嬸拿鍋蓋就蓋上了。二叔說:你吃一碗吧。我恨不能把頭都拱進鍋里,一想到爹媽和弟妹,就說給兩碗我拿家去吧。二嬸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說我們今晚就揭不開鍋了,還給你拿家去?我媽哭著說:這年頭沒親戚啦!

 

  我家房後有塊地,頭年種點穀子,吃了些,裝了三枕頭。藏著掖著,尋思不到快餓死時不能動。鄰居有兩個姑娘和國民黨不正經,不知怎麽叫她們知道了,來幾個「60熊」,硬給搶走了。一家人哭啊。爹說:這是命,遇上小人了!

 

  說到頭,還是空投大米救的命。

 

  得拿命換。

 

  老虎公園是個空投點,飛機一來就掉糧袋。儘是大米,南方大米,東北人叫「線米」,飛機一響,國民黨就戒嚴。看不住。老百姓早準備好了,哪兒都藏人,空投也不都那麽准,老百姓搶,國民黨就開槍。開槍也搶,用小刀劃開袋子,摟些就跑。有的見到糧食就往嘴裡抓,甚麽部不顧了,也忘了,槍打刀扎,就那麽抱著糧袋不放,槍打死的,人踩死的,每天都有,我們家人祖祖輩輩都膽小,可人到了那汾上也就沒甚麽膽小膽大的了。媽甚麽也捨不得吃,總讓我吃個半飽,說你是咱家頂樑柱呀。我哪吃得下呀?走路打晃,動一動就冒虛汗,可一看糧袋掉下來,勁就來了。白花花的大米撈在手裡,那是全家人的命呀!

 

  有個姓劉的鈷娘,比我大一歲,叫糧袋砸死了。離我不到10米遠,砸得扁扁乎乎的。

 

  朝陽區義和路居民張淑琴老人說:

 

  一天,我坐在炕上哄孩子,喀嚓一聲,一袋糧食掉下來。還沒明白怎麽回事兒,吵兒巴火進來幾個國民黨,都是新7軍的。魂兒都嚇飛了,沒聽見他們問甚麽。翻一大陣子,糧袋砸穿房蓋掉在天棚上了,正在我們娘們孩子頭頂上。是炒黃豆。他們就罵,說吃黃豆拉稀腸子都快拉出來了,大老遠的還送這破玩藝兒,嘴裡這麽罵,那眼睛瞪得「大眼賊」似的,掉進牆裡的也摳出來。

 

  國民黨有搜糧隊,一斤半斤也拿走。我們家來過一次,翻得碗朝天,瓢朝地,用鐵釘子往地下捅。

 

  有天來個兵,翻出幾個大餅子。我哪能撕巴過他呀,就說:你看看我那孩子吧,小貓小狗也給留條小命吧!他還有點良心,給留下兩個。

 

  那年我25歲,3個孩子,大的6歲,小的1歲。唉,哪還叫孩子呀,猴啥樣他們啥樣。小女兒就那麽餓死了。吃奶孩子沒聽說有活過來的。再困個把月,就全完了。

 

  李素娥:

 

  拿命換點大米不敢吃,拿去換糠、麴子、酒糟甚麽的,讓全家人糊口,搶大米不能拿面袋,得用筐,不顯眼。後來筐也不行了,就穿個大布衫子,裡面縫些兜。去市場賣大米也一樣,一次叫幾個「60熊」發現了,說我是「大米販子」。就2斤大米。我抱住不放,在地上打滾。他們拽我去督察處,我不知道他們怎叫「60熊」,也不明白這「督察處」是干甚麽的。旁邊人說:你就舍了吧,去督察處就沒命了。一個同學見了,跑回去報信。爹媽來了,給他們磕頭,一口一個「長官」,「老總」,說孩子小,不懂事,高抬貴手開開恩。有個兵是遼南人,我們老家也是遼南,聽出是老鄉,就說到他們家看看再說,5個弟妹一水水躺在炕上,有出氣沒進氣樣兒。沒說甚麽,把那2斤大米拿走了。身上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爹媽抱著我哭。

 

  有一次賣大餅子,穀子、樹皮和麴子做的。想賣點錢,最好是換點葯,給爹和弟弟治病。吃點飯立刻就精神了,那算甚麽病呀?可人就是那麽怪。媽說,你上街還不叫人撕碎了呀!那時賣吃的,一個人賣,幾個人看著。怕搶。不少賣大餅子的,把命都搭上了,我出門沒走多遠就讓人搶了,邊跑邊吃。我追上個死人幌子樣的人,他已經吃光了。我蹲在那兒哭,他傻乎乎地看著我,站那兒也不跑了。

 

  現在這人認錢。假藥,假種子,假化肥,甚麽都摻假,要錢不要良心。我們這薦人講名聲,講信用,講仁義,可他搶我大餅子,我搶國民黨大米,就是沒了禮義廉恥嗎?弟妹們吃東西我都不大敢看,一看心裡就痒痒,嗓子眼恨不能伸出個小巴掌。一些人是看見吃的,身不由己就上去搶了。

 

  有人給我保媒。甚麽「保媒」,「結婚」的,就是換大餅子。和我大小的姑娘,不少都換了大餅子,換給郊區農民。孟家屯,就是現在第一汽車廠那兒,不管多大年紀,還是瞎子、瘸子,光棍都娶的小媳婦。我在電車公司工作時,幾個師傅都是小媳婦。

 

  東西不值錢,錢不值錢,金子不值錢,人不值錢,幾個大餅子就領走一個大姑娘——就認吃的。

 

  宋占林:

 

  剛解放時我當街道幹部,沒少處理這類離婚案。結婚為口飯,有飯吃馬上不幹了。政府政策是能過就過,不能過不硬捏。長春藥廠一個女的,有孩子了,非離婚不可,男的不幹,丈母娘說幾句不中聽的,就把丈母娘殺了。

 

  李素娥:

 

  每天都餓死人。死在家裡的不知道,路邊越來越多。我在南關永安僑頭賣大米,身後咕呼一聲,一個老頭就倒那兒了。灌口米湯就能活過來。有收屍隊,一路撿,往車上扔,說「喂狗」。狗吃人,人吃狗,那狗才肥呢。

 

  宋占林:

 

  死人最多的洪熙街和二道河子。洪熙街甚麽樣子沒見到,二道河子十室九空。

 

  開頭還弄口棺材,接著是大櫃、炕席甚麽的,後來就那麽往外拖。也沒人幫忙了。都死,誰幫誰?拖不動了,就算到地方了。有人拖不動了,坐那兒就動不了了,也死那兒了,最後也沒人拖了。炕上,地下,門口,路邊,都是。有的白花花剩副骨架,有的正爛著,剛死的還像個好人。大夏天,那綠豆蠅呀,那蛆呀,那味兒呀。後來聽城外人說,一颳風,10里、8裡外都薰得頭痛。

 

  我們家附近沒一家不死人的。同院的王青山,5口剩1口。西邊何東山,也是5口剩1口。前院一個姓曾的木匠,7口人剩個老伴。「楊小個子」一家6口,剩個媳婦。後邊一家「老毯兒」(東北稱闖關東的河北人為「老毯兒」),6口全死了。

 

  舊曆8月初,我臨出哨卡走到現在膠合板廠那兒,想喝點水:一家門窗全開著,進去一看,10多口人全死了,炕上地下,橫躺豎卧,炕上有的還枕著枕頭,女的摟著孩子,像睡著了似的。牆上一隻掛鍾,還「嘀嘀嗒嗒」走著。

 

  開頭見死人掉眼淚,頭皮發炸。後來也害怕,不是怕死人,是覺得自己早晚也是這條道。再往後見了打個唉聲就過去了,再住後連個唉聲也不打了,也不把死當回事兒了。

 

  解放後,熟人見面就問:你家剩幾口?就像現在問:你吃飯了嗎?

 

  解放後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給活著的發糧食,「埋死」就是埋死人。我參加「埋死」了。干一天給5斤高粱米,幹了個把月。全城都干,全民大搞衛生運動,不然發生瘟疫更了不得。挖個大坑,把鋼軌甚麽的架上,屍體放在上面燒。大部分是埋的。有的集中一起挖個大坑埋,有的隨處挖坑就埋了。前院姓曾的一家都爛炕上了,拿不成個了,唉,別說了。第二年看吧,凡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長草,那地太「肥」了。

 

  吉林省軍區原參謀長劉悌,當時是獨81團參謀長。

 

  老人說:

 

  獨8師當時就在二道河子執行圍困任務。通信員說有個老太大,把餓死的老頭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團長吳子玉是個老軍,說哪能有這種事。通信員說,不信我領你去看看。進去一看,鍋里還剩條大腿。團長回來跟我說,那天都沒吃飯。

 

  宋占林:

 

  我出哨卡前,看到路邊一個人兩條大腿都剔光了。早就聽說有吃人肉的,還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時早見不到狗了。

 

  1955年,我當區機關黨委書記時,有個挺好的黨員發展對象,向黨交心,說他那時吃過人肉。那還能入黨嗎?

 

  最叫人揪心的是孩子,不少人都把孩子扔了,扔到馬路邊上,希望有錢人能抱走撿條命。現在的東盛小學,當年就是學校,二道河子這片那兒最多。大都是5歲上下,有的拉拉巴巴剛會走,張著小手「媽呀」、「媽呀」叫,爬到馬路上的,爬進學校的,那個小樣呀!叫不動了,就歪在那裡,慢慢就死了,活著的還在那兒爬,啞著嗓子叫「媽」。人們都不敢往那兒去。每天都有送的,聽說真有叫人抱走的。

 

  張淑琴:

 

  我在吉林大路那兒見過,披個小被,在那兒哭得泥人兒似的:看一眼趕緊跑,自己孩子都餓死了,抱回來不也是個死嗎?

 

  65歲的於連潤老人,退休前是朝陽區孔雀理髮社工人。

 

  老人說:

 

  二道路那兒扔些小孩,一場大雨全淋死了,小肚子灌得鼓鼓的。

 

  唉,別說這個了,一說這個就想起我那死去的孩子。真作孽呀!

 

  我那時候就理髮,餓得那樣,也有人理髮。甚麽人那時候還能想著理髮呢?

 

  有錢人到甚麽時候都有錢,餓死的都是窮人。

 

  張淑琴:

 

  新7軍的官太太穿旗袍,抹口杠,坐人力車,後邊跟好幾個護兵,有的軍官挎兩個太太壓馬路。人和人不一樣。

 

  永春路的「老藏生」食品店一直營業。你想想,那掌柜的會是甚麽人物?

 

  李素娥:

 

  南關永安橋頭有家炸大果子的,那個香呀,一走到那兒就拔不動腳了。不要錢,用金銀首飾甚麽的換,那財發的呀!吃的都是當官的和有錢人,也沒見有人搶。一般人就是有油有面,你炸個試試?

 

  宋占林:

 

  逃進城的地主富農也餓不死,他們組織保安隊,老百姓叫「鬍子隊」。國民黨不發糧餉,吃穿全靠搶。搶還有名堂,今天這個「捐」,明天那個「稅」,可把地皮刮完了。

 

  於連潤:

 

  那時咱就尋思呀,你國民黨和共產黨有仇,咱老百姓招誰惹誰了,要遭這種大難?可尋思這個有甚麽用,誰把咱草民百姓的命當命了?

 

  1015日,鄭洞國的晚飯是四某一湯。

 

  簫傳道說:「沒聽說有餓死士兵的事。」(34)

 

  「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軍困死在城裡!」

 

  困死的都是百姓。

 

 

 

真空地帶

 

  偽滿時期,日本人在城邊修了條環城公路,老百姓叫「圈道」。

 

  圍城期間,這條圈道成了國共兩黨之間的真空地帶,老百姓叫「卡空」。

 

  國民黨往外趕,共產黨往回堵,老百姓大都是夾在「卡空」里餓死的。

 

  高秀成老人的夫人譚文妹,當時是長春大學(現吉林大學)法律系學生。

 

  老人說:

 

  長大早就停課了,門窗都沒了,桌椅砸壞了。學生分兩派,辯論,寫大字報,像「文化大革命」似的。國民黨特務動輒抓走進步學生,有的抓走就沒影了。我哪派也沒參加,像「文化大革命」中的逍遙派。

 

  我是6月份出城,比較早。那時國民黨還不讓出城,老百姓大都未想到往外跑:我哥哥明著是國民黨長春市專員,實際是咱們的地下黨,當時我不知道。後來想,他大概知道圍城不是短時期的,所以讓我們趁早走。

 

  天沒亮,就和姐姐、姐夫一家動身了。姐夫是市立醫院(今第二軍醫大學)內科醫生。同行的還有幾個醫生,都帶著家屬、孩子。約定在二道河子街頭集合,會齊了就走。我領著姐姐的大孩子,姐姐抱小的,姐夫背著東西。我甚麽也不明白,挺害怕,又覺得挺神秘的。

 

  國民黨卡子好像沒怎麽盤問,共產黨那邊有人接,都是我哥聯繫的,不敢走大路,就在草棵子里趟。草棵子里有不少死人,把我嚇的呀,心「嘣嘣」直跳。

 

  朝陽區武裝部政委錢富永說:

 

  外逃主要是三個口子:東邊二道河子,出去奔吉林;西邊洪熙街,奔公主嶺、瀋陽;再就是北邊的宋家窪子。我們家是從洪熙街附近出去的,西紅柿剛有點紅的時候,夜裡,黑黑的,從草棵子里爬過去的。那時還不大嚴。

 

  宋占林:

 

  我跑了三次,第一次是7月,出二道河子5里路到靠山屯,天亮了,叫兒童團發現了。一看就明白是從城裡跑出來的。10多個小孩,管我要路條,沒有就讓回去,可認真了。第二次想從卡子邊上溜過去,又給抓住了,不打不罵,反正怎麽商量也得回去。光有路條也不行,還得有老婆孩子。兩次都帶著老伴和孩子,若是我一個人非扣住不可。

 

  開頭出不去還能回來。後來國民黨准出不準進,出不去就只有夾在「卡空」里等死了。

 

  那也跑。豁出去了。怎麽也是個死,往外跑還能有點指望。

 

  我們家是分四批走的。弟弟和弟媳第一批,我第二,二哥和母親第三,母親走時大哥還在家守著。哥四個各奔它鄉。我和老伴在「卡空」里呆3天出去了。

 

  於連潤:

 

  我們家在「卡空」呆10多天才出去。

 

  臨走買輛推車,把點破爛裝上。把點黃豆、糠、麴子都做成大餅子,帶上。頭道卡子是國民黨,挨個搜,不要錢要東西,貴重東西和吃的。人家有經驗,再裝,有錢人也能瞅出來。看我那樣兒,翻幾下一揮手讓走了。有錢的不行,不拿出好東西不讓過。

 

  「卡空」里那人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坐著的,躺著的,也分不清是死是活。瞅著那樣兒,腳下就有點軟了。咬咬牙,硬看頭皮,還是闖。

 

  「卡空」里「鬍子」多,搶吃的。一口井他們霸著,怕老百姓給喝光了。莊稼地也霸著,誰也不準進,白天晚上打槍。我有個侄女婿不聽邪,也是餓急眼了,晚上想弄點毛豆,去了再沒回來,人們擼樹葉子吃,成牲口了,樹沒皮沒葉,草剩個桿,有的地方桿也不多了。嘴都吃綠了,人都吃綠了。

 

  一家,一堆,擠擠匝匝的。有的偎在破房茬子里,大部在露尺地呆著,鍋呀,盆呀,車子,被子,活人,死人,到處都是。8月,正是最熱的時候,日頭那個毒呀。突然下起大雨,活的淋得像塌窩雞崽子,死的泡得白白胖件,就那麽放著爛著,骨頭白花花的,有的還枕個枕頭,骨架子一點兒不亂。

 

  人餓了,開頭腳沒根,渾身直突突,冒虛汗。餓過勁了就不覺餓了,最暈乎乎,飄飄悠悠,像騰雲駕霧似的,不覺得難受了,也不怎麽想吃甚麽了。可一看到能吃的東西,立刻就想吃,就想搶,不少死人身邊都光溜溜的,一根草都沒有,能說話時,一聲又一聲聽不出個個數,一聲聲都像是「餓呀」、「餓呀」。沒聲了,眼睛有時還睜著,望天望地,半天不眨一下,甚麽表情也沒有。慢慢地,眼睛再也不睜了,還喘氣兒,像睡著了,這就快了。快了也能挺個一天兩天的,人命可大了,像燈油不熬乾不死。有的瞅著還像笑模悠悠的,更嚇人。

 

  趕上毒日頭,那人一天功夫就發起來了。腦袋有斗大,屁股像小鼓似的,眼瞅著發,先綠後黑。一會兒「啪」的一聲,又悶又響,肚子爆了。白天晚上都響,夜靜聽得最清。這一聲,那一聲,有的就在身邊響,鼻子早就聞不出甚麽了,可那一聲響過後還是受不了,沒聞過的想像不出那味兒。

 

  在「卡空」里熬過10天的人不多。老天爺照應,那幾個大餅子過卡子沒翻去,「鬍子」也沒搶去。不能讓誰看見,天黑時偷偷掰點吃:這麽對付有10天,又吃兩天草和樹葉子。渴了喝雨水,用鍋碗瓢盆接的。這些喝光了,就喝死人腦瓜殼裡的,都是蛆。

 

  就這麽熬著,盼著,盼開卡子放人。就那麽幾步遠,就那麽瞅著,等人家一句話放生,卡子上天天宣傳,說誰有槍就放誰出去。真有有槍的,真放,交上去就放人。每天都有,都是有錢人,往城裡買了準備好的,都是手槍。咱不知道,就是知道,哪有錢買呀!

 

  張淑琴:

 

  伐們在卡子前排隊,推車一個接一個,八路在隊伍兩邊來回走。

 

  邊走邊說:誰有愴、於彈、照相機,交出夾就開路條出卡子,老百姓吵吵嚷嚷的,說甚麽的都有——那些話呀,說不得……

 

  平時在「卡空」里都不吱聲:兩邊便衣挺多,還有「鬍子」。那時那人都老實,怎麽擺弄怎麽是,像小貓似的。也是餓的沒精神,不想說了。

 

  我們家是916號那天走的,往「卡空」里一宿就出去了。是託了我老伴的福。他是市立醫院X光醫生,那邊缺醫生,講明白就讓過去了,挺痛快,不知道有這條,不然早走了。

 

  宋占林:

 

  我運氣也挺好。在「卡空」里呆兩天,碰上個小時候在一起撒尿和泥玩的夥伴,小名叫「來順」,姓王,前街的:他當八路了在卡哨上,挎個木頭匣子槍進來偵察。他問我他家人怎樣了,我說全沒了。他蹲那兒就哭,嗚嗚的。哭一陣子,我說你看我和你嫂子怎麽辦哪?他抽抽嗒嗒地說有命令,你們這片不放,明天放「馬車地號」的,你跟他們走。「馬車地號」都是趕車拉腳的人,叫這麽個名字。若不碰上他,八成沒今天了。

 

  於連潤:

 

  我是一沒熟人,二哪也不缺個剃頭匠,甚麽門也沒有,只有硬挺乾熬。一塊兒來的不少都完蛋了,我也快不行了,就準備讓人聽個響臭塊地了,發了個救命的「難民證」(35)。這個謝天謝地呀,出去沒幾天又回來了——長春解放了。

 

  出哨卡就有吃的,稀粥,面不面,楂子不楂子,一人一大碗。不能吃乾的,胃受不了,有人喝光了還要,不給就搶,撐死了。

 

  李素娥:

 

  我有個舅舅,還有個姨姨和姨丈,都是出卡子後撐死的。

 

  我們家也準備出去了,推車甚麽的都準備好了,第二天天剛亮,爹說素娥你快起來,這槍口怎麽都對上咱們了?我一看,可不是怎麽的,我說國民黨要殺人了,爹說:不對,有變。後來才知道,「60熊」起義了。

 

  八路進城就發糧,大車呼呼朝城裡運。我去扛回40斤。別看走路都打晃,再給40斤也能扛回來。飯做好了,媽還捨不得吃,我說這日子過去了,共產黨來了就好了,媽捧著飯碗,眼淚劈里啪啦往下掉,說:老天爺呀,可算活過來啦!

 

  1987年,美國得克薩期州一所保健學院的教授,對432千人的死亡時刻進行數理統計,發現死亡率最高的時刻,為每天凌昊4時至7時。

 

  對於廣島,死亡率最高的時刻,無疑是194586日。

 

  對於血城四平,死亡率最高的時刻,是1947714日至26日。

 

  對於死城長春,死亡率最高的時刻,是19485月至10月。

 

  一座城市,因戰爭而後活餓死這麽多人,古今中外,絕無僅有!

 

 

 

 

               歷史如是說

 

  當戰爭以鐵與火與血的方式,在四平,在錦州,在遼西吼嘯、扑打時,從綠春到金秋,長春150個黎明和黃昏靜靜悄悄。

 

  於是,關於這場圍困戰的文章,幾乎都寫著「兵不血刃」四個字,當暫52師師長李嵩弟弟的妻子被送進城去,接著又送去失散的孩子,闔家團圓時,草民百姓開始家破人亡,一個個嬰兒被扔到街頭號泣,當60軍副官處長張維鵬等人的妻子兒女,被優待送出哨卡,並在沿途受到關照時,沒有槍和照相機的芸芸眾生伴著壘壘白骨,成群結隊地跪在哨卡前,苦苦哀求放生救命。

 

  這就是:「兵不血刃」!

 

  孫子說:「是故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不戰而屈10萬守軍,實罵「善之善者也」。可對於草民百姓的遍地餓俘和白骨呢?瞬間的屠殺與慢慢地餓斃,其間有殘忍與人道之分嗎?

 

  血肉橫飛也好,兵不血刃也好,任何形式的死對於生命本身都是相同的,而同是生命的消亡,唐山大地震,南京大屠殺,長春圍困戰,自然界的災難與人類的殺戮,侵略者的屠刀與骨肉同胞的相殘,是一樣的嗎?

 

  那住挎支木頭匣子槍的圍城的「來順」,一家人不也就剩他一個了嗎?

 

  流血的政治演化成這種不流血的政治,那就是最殘酷、最野蠻的戰爭了!

 

  長春一些老人說:打記事起,我們這疙瘩就沒得好過。「小鼻子」欺負咱,「大鼻子」糟害咱,「小鼻子」才狠呢,「大鼻子」才壞呢,好歹把這些畜牲盼走了,折騰得更厲害!外國人不把咱中國人當人,中國人怎麽也不把咱老百姓當人呢?

 

  當年參加圍城的一些老人說:在外邊就聽說城裡餓死多少人,還不覺怎麽的。從死人堆里爬出多少回了,見多了,心腸硬了,不在乎了。(有的老人說:那時候那人好像已經不知道甚麽叫「驚訝」了。)可進城一看那樣子就震驚了,不少人就流淚了。很多幹部戰士說:咱們是為窮人打天下的,餓死這麽多人有幾個富人?有國民黨嗎?不都是窮人嗎?

 

  沒參加圍城的部隊,看到出來的難民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也這麽說,這麽想。

 

  圍城初期,有人在圍城政工會上講:「要將老百姓的飢餓貧困的罪過歸到敵軍及敵政府身上,擴大他們與群眾的矛盾,孤立敵人。」(36)

 

  後來的回憶錄,對此或避而不談,或一筆帶過:「當然,長時間圍城,也給城市人民帶來一些苦難,」(37)

 

  有人說:活活餓死那麽多人,太「那個」了,不好說呀!

 

  如今一個人質,會把首相、總理、總統折騰得寢食不安,使出渾身解數,通過各種途徑進行斡旋,解救。這充份顯示了一個民族和人類的人道、人權、尊嚴、價值和文明進步的自主意識。當此稿正修改到這裡時,被困在阿拉斯加海冰區的三條倒霉的灰鯨,成了人類的寵兒:世界上最大的「星系C5型」軍用飛機被調往那裡,一條大型破冰船為它們開出條8公里長的水道,兩架「天鶴」式直升飛機整天在上空盤旋,花費達數百萬美元。其實,這種從1946年起受保護的灰鯨,由於數量驟增,10年前已經允許適量捕殺了。

 

  若說講這些太遠了,電影《莫斯科保衛戰》中有個鏡頭挺近的:當一座城市(名字記不得了)被德軍包圍,紅軍準備血戰到底時,指揮員命令老人和婦女、兒童:為了俄羅斯,你們立即出城向敵人投降!

 

  在「兵不血刃」的長春,誰應對無辜百姓的壘壘白骨負罪呢?

 

  歷史說:這是戰爭。戰爭就是人殺人,人吃人。為達目的,戰爭是不擇手段,不顧一切的。

 

  歷史說:只要是戰爭,平民百姓遭難就是難免的,眼睜睜活活餓死這麽多人是太「那個」了,從這種聳人聽聞的殘酷、野蠻行徑中,正可以了解和透視中國歷史和這場戰爭的淵源、特色。

 

  歷史說:歸根結底,是誰發動了這場內戰,他們為甚麽能夠發動起這場內戰,中國的老百姓為甚麽只能像羔羊一樣束手待斃?

 

  歷史還問:如果再發生一場內戰,誰敢保證中國不會出現長春第二?

 

  遼瀋戰役前,戰爭中軍民比例是二兵一夫。

 

  遼瀋戰役期間,直接用於支援前線的民工達160萬人,一兵二夫,錦州戰事正烈,廖耀湘兵團攻佔彰武,將後方補給線切斷,前方糧草。彈藥和被裝供應不上,特別是油料短缺,汽車大部停駛,遼西和熱河人民,人背馬馱駝駝運,將油料送到前線,又從奈曼旗到北票,日夜搶修出一條700多里的公路,基本保證了前線供應:黑山阻擊戰中,民工修工事,運彈藥,背傷員,送飯菜。一座不到萬人小縣城,出動130萬個工日。

 

  3年內戰中,有多少民工倒在黑土地上?

 

  僅一場黑山阻擊戰,就倒下400多人。

 

  冬季攻勢和四保臨江、三下江南,雪白,血紅。最刺眼的,就是一具具穿黑棉襖的遺體。

 

  推著車,挑著擔,抬著擔架的人民,直接投入戰爭,一直走到天津城下。

 

  送走了兒子、丈夫和父親的父母、妻子和兒女們,再用扶犁握鋤的粗糙的手,支援這場戰爭。

 

  長春則是50萬人民支援城外的10萬部隊——但他們不是「夫」。

 

  他們沒有槍,算不得戰士,但是,被逼進死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他們,搶空投大米,發動糧食戰,以人的強烈的求生慾望,「配合」城外,苦苦地進行著一場無形的封鎖與圍困。城裡多張嘴,國民黨就多一份壓力。城裡添具白骨,就多一顆射向國民黨軍心土氣的子彈。洞簫,殘月,家鄉小調,城外四面楚歌。城內,街頭風雨中號泣、倒斃的孩子,烈日下和靜夜中「蓬啪」炸裂的屍體,就是炸響在國民黨心頭的軟性原子彈。

 

  沒有長春的壘壘白骨,有這座名城的「兵不血刃」嗎?

 

  蔣介石的前妻毛福梅,是被日軍飛機炸死的。

 

  共和國的旗幟上,染著毛澤東六位親人的血。

 

  倒在這場內戰中的無辜百姓呢?長春這座死城的餓俘和白骨呢?

 

  他們是泰山?是鴻毛?還是像那滿山遍野的小草甚麽的?

 

  那些三代橫屍炕上地下,門口街頭,斷了香煙的家庭。那些還未來得及看清這個世界是個甚麽模樣,就被扔到街頭的孩子。那些用青春換了大餅子的姑娘。那些被血一樣的高梁米粥撐死的人。那些吃人肉死掉了,或是不能入黨的人。被戰爭夾在中間,呼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草民,不才是最大的受難者和犧牲品嗎?

 

  做為人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們的人格、尊嚴和感情,難道不應該同樣地受到珍視和尊重嗎?

 

  美國人在華盛頓修了那麽多紀念睥,其中有座「越南戰爭紀念碑」,冷冰冰的黑色大理石上,密密麻麻地刻著那麽多姓名。那僅僅是在告誡人們,不要忘記在那場一無所獲,也與美國百姓毫無相關的戰爭中,倒在遙遠的南亞叢林中的美國軍人嗎?

 

  (美國人的噩夢是「越戰」,中國人的噩夢是「文革」——早有人吵吵要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館,不知道能不能和同時才能建起來。)我們曾在黑土地上建了那麽多紀念碑,碑文寫了砸,砸了再寫。

 

  在雙城,在帽兒山,在牝牛屯,在許多與「東總」有關的地方,都曾籌建各種各樣的紀念碑和紀念館。有的地基打好了,有的文物收集得差不多了,有的已經快開館了,那個最大的「文物」256號三叉戟一聲響,一切都消聲匿跡了。

 

  死城的累累白骨,應該避而不談,或是一筆帶過嗎?

 

  為了這種亘古未有的慘絕人寰的悲劇,不再在我們的黑土地、黃土地和紅土地上重演。為了中國普通老百姓的權利、人格、尊嚴和價值,不再被漠視、踐踏。為了今天和明天的「小太陽」,能夠永遠在和平的陽光下生活。一句話,為了像今天唱的那樣,「讓世界充滿愛」,我們是不是應該在這片黑土地的白骨之上,建一座碑?

 

  那碑文是現成的。

 註釋

 

  ⑴《陣中日記》,773頁。

 

  ⑵長春市地方史志編篡委良會(1987年〕,《長春黨史資料)第1輯,11良:⑶

⑷⑸⑹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吉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吉林文史資料選輯》第2輯,737577頁。吉林人民出版社(1981年)。

 

  ⑺同⑵,13頁。

 

  ⑻《簫勁光回憶錄),391頁。

 

  ⑼《從戰犯到公民——原國民黨將領改造生活的回憶》,175頁。中國文史出版

社(1987年)。

 

  ⑽《遼瀋戰役親歷記》,302頁。

 

  ⑾⑿同⑽,299300頁。

 

  ⒀50軍「長春起義」編寫組(1985年):《長春起義》,83頁。

 

  ⒁⒂⒃⒄同⑽,303304頁。

 

  ⒅⒆⒇黨德信、楊玉文主編:《抗日戰爭國民黨陣亡將領錄》,13713813

3頁。解放軍出版社(1987年)。

 

  (21)同⑼,23頁。

 

  (22)同⒅,135頁。

 

  (23)(24)(蘇〕A·M·薩姆索諾夫著:(200天大血戰》,590頁。軍事譯文出

版社。(1985年)。

 

  (25)同⒀,244頁,(26)同⑽,608頁。

 

  (27)(28)同⒀,153229頁。

 

  (29)有的資料說是40萬,有的說是60萬。

 

  (30)(31)同⑵,899099100頁。

 

  (32)《瀋陽軍區歷史資料選編》,15O151頁,(33)(34)同⑽,403404頁。

 

  (35)這個「難民證」,老人保存至今。

 

  正面為:

              難民證

    茲有自長春逃出難民於連潤等4人,經審查後,准於分散謀生,沿途崗哨查

  驗放行為要。

      年齡40                  性別男

      住址長春二馬路8         職業商

      分散地點苑家屯           

         自        17   

      行程    9      

         至                20 

      發糧黃豆4

      長春難民處理委員會發(此處蓋有「長春難民處理委員會」公章)

                           民國三十七年91

  背面為:

              難民紀津

      1.在指定時間內,到達指定地點。

      2.到指定地點後,向當地政府報告,並服從管理。

      3.不得造謠生事及一切破壞行為,違者繳銷難民證,並予以處罰。

      4.沿途不得偷竊食物,如包米土豆等,及一切擾亂社會秩序行為。

   

  (36)同⑵,92 頁。

 

  (37)1987年第12期《黨史資料研究》,26頁。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top:0in; mso-para-margin-right:0in; mso-para-margin-bottom:8.0pt; mso-para-margin-left:0in; line-height:107%;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6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9 個評論)

回復 雲海暖流 2017-12-27 04:16
那不過是小說寫的。再慘也沒有蔣介石炸開黃河口,淹死了幾百萬百姓,千萬人無家可歸。
回復 病枕軛 2017-12-27 07:32
鄭洞國最後投降也是不得已啊 四十萬人非正常死亡。共軍的圍困要負主要責任
回復 病枕軛 2017-12-27 07:35
雲海暖流: 那不過是小說寫的。再慘也沒有蔣介石炸開黃河口,淹死了幾百萬百姓,千萬人無家可歸。
長春被圍困死了幾十萬不是小說寫的。鄭也是沒辦法要不然不會最後投降。這種圍困跟扒花園口是兩碼事。
回復 深山蘭 2017-12-27 07:54
雲海暖流: 那不過是小說寫的。再慘也沒有蔣介石炸開黃河口,淹死了幾百萬百姓,千萬人無家可歸。
那是作者採訪得來的報道,哪裡來的小說?
做人不要喪盡良心的!
回復 9771 2017-12-27 09:05
慘無人道
回復 wcat 2017-12-27 09:38
怎麼不見皮包骨?!  

沒幾個皮包骨,有可能發生大規模餓死人事件嗎?  圍城前後的人口數字是怎麼來的? 不是想當然嗎?
回復 wcat 2017-12-27 09:40
病枕軛: 先不要口出惡言,最好搞懂我的意思!

好像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圍困長春最終造成幾十萬平民餓死是事實。不僅僅因為《雪后雪白》里有寫就變成小說或者報告文
何來的事實? 此書就沒提過皮包骨。 沒幾個皮包骨,怎麼可能發生大規模餓死人事件? 請給出科學根據。
回復 深山蘭 2017-12-27 10:22
病枕軛: 先不要口出惡言,最好搞懂我的意思!

好像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圍困長春最終造成幾十萬平民餓死是事實。不僅僅因為《雪后雪白》里有寫就變成小說或者報告文
對不起,我上誤解了你的意思。向你道歉!
我已經把那個回復刪除了。

謝謝你的大度!
回復 深山蘭 2017-12-27 10:23
wcat: 怎麼不見皮包骨?!   

沒幾個皮包骨,有可能發生大規模餓死人事件嗎?  圍城前後的人口數字是怎麼來的? 不是想當然嗎?
作者採訪了大量當事人,查閱了大量文獻。得出的結論。你有什麼證據那是編造的?
回復 wcat 2017-12-27 10:30
深山蘭: 作者採訪了大量當事人,查閱了大量文獻。得出的結論。你有什麼證據那是編造的?
首先他圍城前後人口數字是不準確的,當時並沒有人口普查。

第二,他既然採訪了不少人都沒有提到皮包骨,這就表明不可能有大規模餓死人事件發生。 古今中外,大規模餓死人事件都伴隨著更大規模的皮包骨。 這是有科學根據的,因為生命(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都需要能量。 當沒有足夠的食物時,人就會把體內的物質(脂肪等)轉化成能量來維持生命,時間長了,人就變成皮包骨。在網上,你能夠找到許多這樣的照片。 前不久敘利亞因為戰亂都出現了不少皮包骨。

文人沒有科學素質,寫東西亂來。 簡單分析一下就知道是不可信的了。
回復 SAGFS 2017-12-27 10:51
===" 長春大屠殺 ", 恰類似" 南京大屠殺 ", 甚至更嚴重.  簡單說來, 都是蔣的一手失策...抗戰政策所致 ...

當年當時, 蔣有" 多少雞蛋去碰石頭 "呢 ?
回復 9771 2017-12-27 11:21
wcat: 首先他圍城前後人口數字是不準確的,當時並沒有人口普查。

第二,他既然採訪了不少人都沒有提到皮包骨,這就表明不可能有大規模餓死人事件發生。 古今中外,大
無提到皮包骨,就證明沒有發生大規模餓死慘劇?根據你的邏輯,,如果有人提到皮包骨呢?…飢餓造成機能衰退引發疾病纏身得不到及時醫治而死亡,算不算餓死?死前一定要有皮包骨形態?見過水腫沒有?再者,五十萬人被困孤城整整五個月缺糧缺葯,慘絕人寰程度可想而知。
回復 獨坐庵中吃苦茶 2017-12-27 13:33
其實,知道由於圍城,許多無辜百姓死掉,在這一點上達成認識上的一致,是最重要的。相對而言,糾結於具體數字,沒有什麼大的意義。準確的數字很難得到的。
回復 wcat 2017-12-27 22:03
9771: 無提到皮包骨,就證明沒有發生大規模餓死慘劇?根據你的邏輯,,如果有人提到皮包骨呢?…飢餓造成機能衰退引發疾病纏身得不到及時醫治而死亡,算不算餓死?死前
一個人或幾個人可能這麼死掉,但還是要看具體情況。說不定本來就病入膏肓,快要死了。 另外一例或幾例說明不了情況,這裡是說至少十幾萬人餓死了,這就是大規模餓死人事件了。 古今中外發生大規模餓死人事件的同時都伴隨著更大規模的皮包骨,注意這裡可沒有什麼大規模的浮腫或水腫。當時長春並沒有出現許許多多的皮包骨,所以不可能有大規模餓死人事件發生。

你的說法不但沒有科學根據,歷史上也沒有發生過!
回復 wcat 2017-12-27 22:09
獨坐庵中吃苦茶: 其實,知道由於圍城,許多無辜百姓死掉,在這一點上達成認識上的一致,是最重要的。相對而言,糾結於具體數字,沒有什麼大的意義。準確的數字很難得到的。
你的意思是攻城死人會少些嗎? 拿大炮轟幾遍,把工事碉堡及其建築炸毀不會傷及平民?
回復 longang 2017-12-28 00:22
只有林彪同志可以回答當時圍城的目的和方法
回復 北極天翁 2017-12-28 01:12
林彪心狠手辣,打四平就死了很多百姓,打錦州就沒老百姓能活下來了,城中十幾萬老百姓與十幾萬國軍全部殉國,堪比南京大屠殺。中華民族的統一大業都是白骨累累,清屠揚州死80萬,蒙古屠金大都死50萬,明日本駐軍鄭成功屠福建四州死百萬百姓,還有大量沒記載的屠城,李自成屠開封,張獻忠屠四川,張國燾屠湖北四川,蘇州南京安慶九江被邪教太平天國和清軍反覆屠城20多次....還有大量滅族的,漢滅福建五夷,唐滅西南諸蠻,元滅吐蕃,清滅准格爾......相比歷史日本入侵和毛太祖統一半個中國死的不算多,平均數都不到,彈指一揮間,百萬生靈盡灰煙。經驗總結就是一打仗往山裡避難不要去人扎堆的城市,中國人屠城技術絕對世界第一不要有任何幻想。
回復 獨坐庵中吃苦茶 2017-12-28 08:02
wcat: 你的意思是攻城死人會少些嗎? 拿大炮轟幾遍,把工事碉堡及其建築炸毀不會傷及平民?
可能我表達的不夠清楚,我的意思是說:無論如何,交戰雙方都不應該拿百姓做籌碼。
回復 wcat 2017-12-28 09:45
獨坐庵中吃苦茶: 可能我表達的不夠清楚,我的意思是說:無論如何,交戰雙方都不應該拿百姓做籌碼。
圍而不攻就把百姓的傷亡降低了許多。 當時解放軍普遍使用圍點打援,圍長春就是其中一例,當然國軍也看出來了不敢出援兵。
回復 獨坐庵中吃苦茶 2017-12-28 09:59
wcat: 圍而不攻就把百姓的傷亡降低了許多。 當時解放軍普遍使用圍點打援,圍長春就是其中一例,當然國軍也看出來了不敢出援兵。
圍攻長春數月之久,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圍點打援。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22: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