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動物農莊新記(7)

作者:深山蘭  於 2015-7-31 02: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動物農莊, 新記

800x600

(小說)動物農莊新記

 

第四章 新的工作

 

 

馬路上,汽車排著長隊,慢慢地向前蠕動。人行道上,人來人往。批得小心避開嘈雜的馬路,撿了一條僻靜的小巷,左顧右盼地走著。

 

批得在一個電話亭里打通了那個農場的電話。當它得知他們仍然在招收山羊時,它幾乎跳了起來。它問清楚了地址,就急忙朝著農場走去。

 

在一個路口,它們轉入一條更僻靜的路。路兩旁長著高大的法國梧桐樹。巨大的樹冠完全把路的天空遮住了。路面上涼風習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漂亮的景色,批得小心精神為之一振。沿著這樣的路走,它們的步伐不知不覺地加快了。

 

批得走到一棵大樹下,他對小心說;「太累了,我們先休息一下。」他想仔細欣賞一下景色。當它們坐定后,小心發現了在樹根附近有幾顆鮮嫩的草。它急忙吃了起來。批得也趕快吃了幾棵。從昨天晚飯後,它們沒有吃到一點東西。現在,它們感覺這是世界上最鮮美的草啦。可惜,草很少。吃完后,小心說:「我們得抓緊時間,找到那個農場。我的肚子實在餓了。」「我們快到了,實在不行,我們先找點東西吃。」批得說著,摸了摸兜里的那一百英鎊鈔票。

 

一隻山羊走過,他微笑著和批得打招呼:「哈嘍,你們好!」批得先是一愣,隨後又幾分尷尬地隨口道:「啊,你也好!」而小心則一直在發愣,因為拿破崙豬教導他們:不要和農莊以外的任何動物打招呼,它們可能是人類的同謀。而武大郎豬則說:它們根本就是間諜。

 

等那隻山羊走遠了,批得站了起來,小心費勁地也站了起來,向前走去。

 

來到農場門前,一塊巨大的石頭上刻著:郊區農場。門的兩邊,布滿了花壇。各種鮮花正開放呢。抬頭一看,不遠處,一棵巨大的橡樹像傘一樣投下巨大的陰影。批得的眼睛四處轉著,不知往何處看才好。他想起了它們動物農莊那破敗的大門,心裡不免有幾分得意。

 

它們走向不遠一排平房,那裡寫著:辦公室。

 

它們走進辦公室,桌子後面坐著一位年輕的小姐。批得怯生生地說道:「下午好!我們是來找工作的。」那位小姐說:「下午好!我叫珍妮。你們想找什麼樣的工作?」「什麼樣的工作?」批得有點不知所措:「只要我們能幹的,什麼樣的工作都行。」

 

「那你們是從哪裡來的?」珍妮小姐熱情地說。

 

「我們是……,」批得回頭看了小心一眼,小心正眨巴眼睛,欲晃頭。批得咳了咳嗓子,「我們是從動物農莊來的。」「什麼動物農莊?」珍妮有點吃驚。批得有點結巴了:「動物農……,農莊,就是那個拿破崙豬領導的農莊。」他相信這裡的人一定知道拿破崙豬的大名。「你們不是解放了自己,不再需要我們人類了嗎?」珍妮小姐只是有點困惑。「唉,拿破崙豬已經死了。現在是一個叫『轉得快』的豬領導。農場四處鬧飢荒,我們才逃離出來的。」批得有幾分傷感。

 

「那你們有在這裡工作的權利嗎?」珍妮小姐有點摸著頭腦里。「我們只是把原來的主人打跑了,並沒宣布獨立,脫離這個國家。怎麼就沒有了工作的權利?」批得忽然想起了它讀過的一本書上的話,急忙拿來了。

 

珍妮小姐還有幾分猶豫。小心湊上前來:「我們是逃出來的。根本不可能會回去的。如果我們回去了,那些狗一定殺了我們的。我們沒有辦法生存的。」它的最後一句話似乎打動了珍妮小姐,她打量了批得小心幾眼。「好吧,我們正要招收山羊。我們主要是供城裡的居民來參觀的。你們的工作就是在農場里生活,客人特別是兒童喜歡和你們觸摸交流。工資是每月1200英鎊。你們願意接受這個工作嗎?批得小心一聽,大喜過望,連忙點頭:「願意,當然願意。謝謝!」

 

珍妮給他們辦理了工作手續。她對批得的名字很好奇:「批得,可以批判。打得?『小心』,小心為妙!」「如果你願意,可以打得。」批得連忙點頭。小心則笑了:「小姐真聰明!」

 

隨後她打電話找了一個小伙。他對批得小心說:「我叫泰德,是場長助理。跟我來!」他們就走向後面的一排房子。進了一個房間,泰德告訴批得:「這是你的房間。」指著隔壁:「那是小心的房間。」它們發現床上是鬆軟的被子,那是它們第一次見過的。桌子上有一個盒子,前面還有玻璃。小心很奇怪:「這是什麼?」小泰德說:「這是電視機。」說著,打開了電視機。正在播放新聞:「據報道,動物農莊的幾頭山羊在昨夜逃走了。去向不明。……。」「啊,我們成了新聞人物啦!」批得心裡想。

 

接著,泰德領著它們走進一個建築,說:「這是餐廳。你們新來的員工,第一個星期免費。以後你們自己掏腰包買。」批得小心則伸長了脖子,驚訝得不知所措。

 

泰德又領著它們參觀了農場的其它地方,一路上,它們的眼睛不知看何處好了。

 

最後,批得一進房間,撲倒在床上,嚎啕大哭起來。小心嚇得不知所措,板著批得的肩膀:「你是怎麼啦?」半天,批得坐起來,抹了一把眼淚:「當年,我們太傻啦!」

 

這時,它們才想起來,肚子餓了。它們連忙跑向餐廳。在開闊的地方,其它的動物們能看到它們急急忙忙的樣子,它們只好停止了跑,快步走過去的。

 

其它動物們都三三倆倆一群,慢慢悠悠地走向餐廳。已經吃過的動物們則散著步,在四處轉悠。批得小心覺得它們很擋路的,就低著頭,只顧走路。

 

一進餐廳,它們選了一個靠窗戶的桌子坐下。服務員立即過來了,問明了它們的名字,就走向後面的屋子。一會兒,給它們端來了鮮美的草,一盤胡蘿蔔,草莓,黑麵包。還有啤酒。

 

批得瞪著大眼睛,不知所措。小心掃了桌子一眼,連忙對服務員說:謝謝!謝謝!

 

當服務員已經走了,批得還在愣神。小心碰了它一下:該吃飯啦!批得這在想起來了,一下把許多盤子都划拉到自己跟前。清香的草就飛向批得的嘴裡。

 

它們急不可待地大吃起來,像風捲殘雲,發出很大的聲響。別的桌子上的動物們都好奇地看著它們。它們根本沒有察覺。幾盤草下肚后,它們四處打量了一下。很遠的桌子上,別的動物們在靜悄悄地進餐。小心捅了批得一下,指了指別的動物,都靜悄悄的。批得明白了他的意思,放慢了嚼草的速度,減低了發出的聲響。

 

批得張口喉嚨,那胡蘿蔔和草莓就像被強力的吸塵器那樣吸了進去。最後,批得端起啤酒,一下就倒了進去。當它緩過氣來,恨恨地說了一句:「轉得快豬!」小心奇異地看著他。

 

批得小心把大部分食物都下來肚后,這才注意到餐廳是很寬大。地面是大理石鋪成的,能照出它們的影子。天花板上巨大的吊燈,發出明亮而柔和的光線。窗外高大橡樹的葉子不斷晃動,綠色的影子充滿了窗戶,像是一幅異常清晰的東方工筆畫。批得想起了他們那曾經住過的破爛房子,窗戶狹小而黑幽幽的。

 

當它們打找飽嗝走出餐廳后,四處轉悠。抬頭一看,猛然發現,天空是那樣的藍,而不是他們在動物農莊見到的灰濛濛的色彩。

 

陽光像條條明亮的木板,從遠處直鋪到批得小心的腳下。它們覺得那是結實而漂亮的大路,那是通往遠方的希望。它們的腳下輕飄飄起來了。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7 10: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