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哥倫比亞到底發生了什麼?

作者:愚人之見  於 2019-12-13 12: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門外漢 門外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哥倫比亞到底發生了什麼?

​哥倫比亞華僑深度剖析動亂根源


第一部分:親眼所見

在11月21號哥倫比亞大罷工日子前大概一個星期,此消息已經在網路上盛傳,而政府方面卻極力掩蓋,直接稱之為謠言。而在臨近這個日子時,政府又改變態度,估計是以秘魯、厄瓜多以及智利的暴亂為前車之鑒,意圖做出防範的努力。遊行前一天,總統還在總統府辦公室召集緊急會議,商討如何應付第二天的遊行示威。

11月16號,哥倫比亞驅逐了12名外國人,懷疑他們將參與21號的遊行示威,其中6名委內瑞拉人,除此之外還有古巴和西班牙等國的人員。隨後又以同樣理由驅逐了30名外國人,委內瑞拉人佔多數。


11月21號 遊行第一天

政府關閉包括委內瑞拉、厄瓜多、巴西、秘魯等所有與鄰國的邊境。

據當地媒體報道,11月21日哥倫比亞全國大罷工,並在各大城市有超過20萬人遊行抗議。首都波哥大的SUBA,中產階級和白領的聚集地,是當天波哥大最糟糕的地方。從早上就開始有燒輪胎,到後來的打砸搶。

公交快線的車站被惡意破壞,玻璃被砸,驗票設施被損;公交車和車站被砸、被塗。

南部哥倫比亞第三大城市卡里情況最嚴重,有筆者朋友目睹暴民追打警察。當地還發生哄搶商鋪的事件。結果,卡里市長果斷宣布當天晚上實行宵禁。

據當天的央視新聞報道,截至當晚八點,全國超過20萬人參與遊行。在波哥大、麥德林和卡里等大城市均發生遊行人群與軍警衝突事件,共造成37名軍警和42名平民受傷。不排除傷亡人數進一步上升的可能。

當天晚上,總統杜克在電視上講話。但從講話可以看出總統對此次遊行示威的準備不足,重視程度不高。而且看上去政府把根源定位在國外勢力(委內瑞拉和古巴)的參與和挑動,沒有直面參與大罷工的各方的訴求。當然,這個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了該次全國大罷工並不是有統一的組織者,而是各方的一個共鳴。

杜克的這個講話,給接下來的第二天的暴力遊行埋下了伏筆。有點火上澆油的味道。


11月22號 遊行第二天

早上還算有秩序,但到中午時分就開始混亂了。波哥大南部的幾個區域都有不同程度的暴行。有人搶了公交車衝撞警車, 撞爛超市,衝過已經關掉的閘門,並衝進超市進行搶掠。波哥大市長佩納羅沙宣布在該市南部三個打砸搶燒最嚴重的區域在晚上八點以後實行宵禁。波哥大全城老百姓敲鍋和平抗議,其它城市也開始如法炮製。

總統杜克在下午六點多也在電視上宣布晚上九點開始到第二天的早上六點,波哥大全城宵禁。這是從1977年之後第一次宵禁。

當天哥倫比亞有多地區的民宅小區被匪徒團伙潛入進行搶掠,警鈴聲大作的視頻在網路流傳。居民自己組成護衛隊,手持木棒等自衛武器進行自保。

部隊和裝甲車進駐幾個情況最嚴重的地區,但是在市中心附近的區域依然有數百名示威者違抗禁令,繼續敲鍋抗議直至深夜。


11月23號 遊行第三天

上午,暴力遊行的情況大量減少,遊行隊伍變得稍有秩序,警察隨處封路。大量市民只能徒步回家,有些甚至走上兩三個小時以上。幾十個被暴徒損壞的車站終止使用。

下午,在波哥大市中心的街道上和平示威的人群被防爆警察發射催淚彈。有一名叫DILAN CRUZ的青年中彈倒地,被送醫搶救。


11月24號 遊行第四天

與前一天大致相同。

11月25號 遊行第五天

有59名委內瑞拉人因為在遊行示威中的暴力行為被拘捕。被催淚彈擊中的青年DILAN CRUZ搶救無效去世。


11月26號 遊行第六天

杜克開始與各方談判。總統與遊行示威的各方代表對話之後做出了一些承諾。首先,總統提出:「將對最貧窮家庭進行減負,減免增值稅。並且將100%返的稅返還給那些貧困家庭。」並確保對全國民眾實行一年有三天不收取任何增值稅;他還保證最低工資的養老金領取者2020年的醫療繳費從12%降低到8%,並在2022年達到4%;再者,關於年輕人的就業。總統承諾將鼓勵企業僱用18至28歲年輕人。當然,這些承諾最終還得國會通過,需要落實不少細節,但至少為慢慢平息遊行示威鋪平了一些道路。


11月27號 遊行第七天

在搶救DILAN CRUZ的醫院門口人們聚集並點蠟燭,送上鮮花悼念,到下午人群聚集更多,並伴隨著敲鍋敲碟。後來有交響樂隊帶著樂器來到現場,與敲鍋的一起演奏哥倫比亞國歌等歌曲。一時場面感人。現場報道的記者創造出一個新的辭彙「Cacerolazo sinfónica」:敲鍋交響樂。


11月28號 遊行第八天

仍有少量遊行示威,但市面轉入正常。除部分損壞嚴重的車站停止使用外,快速公交幹線早上也基本恢復服務。下午仍有部分路段有遊行影響。

​第二部分:原因分析

記得在2016年3月份的時候,就已經有過以教師為主,學生為輔的大罷工,斷斷續續持續了有三個多月。其後,2017、2018年都有過教師繼續遊行抗議。主要訴求是要求提高教師待遇,改善醫療保障,加大對教育的投入等等。

承接著教師的遊行抗議,去年10月的學生罷課,遊行示威,抗議政府不兌現增加對教育投入的承諾。包括3.2萬億比索(10億美元)的運作費用和15萬億比索(5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

今年年中也陸續開始爆發學生的遊行示威,隨著10月以來厄瓜多、秘魯、智利和玻利維亞相繼發生動亂而愈演愈烈。

厄瓜多因為取消燃油補貼掀起暴力示威,以莫雷諾政府妥協收場。但這場暴力遊行之後,厄瓜多人顯示了其極高的民族素質,大家一起上街打掃衛生,清理遊行留下的雜物,把市容市貌恢復原樣。

秘魯,發生嚴重的府院之爭。

智利,因地鐵繁忙時間漲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價,結果造成了至今依然沒有平息跡象的暴力遊行。乃至總統被迫取消了即將來臨的兩場重要國家性會議。

玻利維亞,大選爭議導致總統莫拉雷斯出走墨城,尋求政治庇護。

誠然,外因只是推波助瀾的作用。關鍵還是在於內因長期的積累。其主要原因大致如下:

1. 勞動法改革

罷工組織者宣稱,現任政府計劃實施的勞工改革將會破壞國內就業的穩定性,因為政府有意向剛進入就業市場的年輕人僅支付法定最低工資的75%(2019年法定最低工資是828,116比索,約合美元240元)。另外,組織者聲稱政府新規定的勞工合同,按照工作時長計數,會導致很多人無法滿足退休條件。
2.養老金改革
工人統一中央委員會透露,政府試圖取消Colpensiones國家養老基金,改由私人基金收取公司和勞工養老金繳費,工會推斷此項改革措施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B)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組織有預謀的推動。這個嘗試已經在智利證明是失敗的。
3.稅收改革
組織者反對政府進行稅制改革。不但沒有增加對大型跨國公司和國內企業的徵稅,反而增加了個人稅負。
4.私有化
根據工會的說法,政府打算將Ecopetrol,電力公司ISA,Cenit(用於運輸碳氫化合物的Ecopetrol的子公司)和「國家持50%股份的所有公司」私有化。

5. 腐敗
此番抗議也是對腐敗的控訴。哥倫比亞每年因腐敗造成500億比索(約合145.6百萬美元)的損失。被揭露的卡塔赫納煉油廠(Reficar)的相關領導的行賄醜聞。該煉油廠屬於Ecopetrol公司。於2015年10月,由時任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揭牌,最終成本為80.16億美元,是最初預算的37.77億美元的兩倍多。
6.融資改革
在名為「融資法」的稅制改革中,政府將第4、5和6類的群眾的電費提高了35%,美其名曰「拯救Electricaribe(加勒比電力公司)」,這個公司自2016年開始接受西班牙天然氣公司入資。(註:哥倫比亞的居民住宅按照居民的經濟及住房情況,分為貧下、貧、中下、中、中高、和最高共6類。1類為貧下,6類為最高)
根據法院財務部門去年三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Electricaribe為哥倫比亞大西洋沿岸的七個省提供電力服務,赤字為1.3萬億比索(約合4.07億美元)。
7.最低工資
哥倫比亞目前的法定最低工資為828,116比索(約合今天的240美元),而領取此工資的公務員還將獲得99,023比索(約合28美元)的交通津貼。根據工會的說法,最低工資不足以支付「家庭菜籃」,無法滿足基本生活需求。
8.違反協議
發動全國罷工抗議的另一種說法是,據稱政府違反了本屆政府和先前政府與各社會和工會部門,特別是與土著,農民和教師簽訂的協議。
9.捍衛社會抗議權利
召集人認為政府侵犯了民眾「社會抗議權」,並將在上街遊行定為犯罪行為。(這個原因有點牽強,哥倫比亞一直對遊行示威都很寬容)
10.教育
去年,大學生舉行了為期兩個月的罷課呼籲,要求政府遵守已簽署的公立大學反腐敗協議和措施。總統杜克曾經許諾,對公立大學投資45,000億比索(今天約合13.09億美元),為期四年,這是該國歷史上用於高等教育的最大一筆投資,至今仍未兌現。

11. 「和平協議」

此外,哥倫比亞政府與前游擊隊武裝力量的和平協議的執行問題也充分暴露了哥倫比亞的社會、政治矛盾。

對於和平運動人士的參與大罷工遊行,主要是因為自從2016年桑托斯政府與哥倫比亞第一大反政府武裝FARC哥武簽署了和平協議后。六七千人的原游擊隊員被按區域安排在全國各地的26個過渡營里,進行各種技術培訓和輔導,讓他們學習一些重歸社會的技能,比如種經濟作物、釀酒、制衣,甚至有些還因地制宜搞起了旅遊觀光。

據簽署「和平協議」的當天的電視直播中報道,全國32個省,有22個不完全由政府控制。也就是說,幾乎半個國家不完全受政府控制。而哥武落實和平協議后遷入過渡營,以前控制的區域成了真空狀態。第二大游擊隊ELN(民族解放軍Ejérci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和第三大游擊隊EPL(人民解放軍 Ejército Popular de Liberación)以及各毒販集團乘虛而入搶佔地盤。更有個別前游擊隊的重要據點地區被游擊隊宣布「武裝罷市」。而政府束手無策的反應和表現確實讓當地民眾失望。

和平協議簽署后,陸續的大量的社區領袖和前游擊隊員被殺害,多與阻礙或參與毒品交易以及尋仇有關。據國內人權組織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6月間共發生591起暴力襲擊事件。這引起了民眾對和平協議執行的擔心。

加上在8月29號,以Iván Márquez(伊萬·馬爾克斯)為首的幾個前哥武組織成員不滿政府對執行「和平協議」不力,反而處處為難這些前哥武首領,決定帶領小部分人重新拿起槍杆子走回叢林。這都是引發了那些和平協議支持者以及和平運動人士對杜克政府的不滿的原因,直言這是開「和平協議」的倒車。

另外,由於哥倫比亞在針對指責委內瑞拉的民主人權問題的「利馬集團」里比較積極,加上與鄰國委內瑞拉的矛盾從查韋斯執政時就已經不斷積累。所以,馬杜羅政府也對哥倫比亞第二大游擊隊ELN以及第一大游擊隊FARC的殘餘部隊和退出和平協議,重新武裝的部分游擊隊公開進行支持。使得哥倫比亞多年來的安全形勢轉向倒退,使得和平運動人士對杜克政府不滿越趨加深。

這次遊行的另一條導火索就是據《波哥大郵報》稱,自杜克去年8月執政以來,已有135名原住民遇襲死亡。上月又有至少4名原住民在南部考卡省一次襲擊中喪生。由此引發了全國以及國際社會呼籲哥倫比亞政府採取行動。還有,火上加油的另一件事。原國防部長博特羅被迫本月初辭職,原因是政府軍今年8月一次空襲哥武殘餘部隊營地的行動中,造成至少8名兒童死亡。

還有其它的諸如女權,教育等方面的問題都是此次遊行積累多年的原因,筆者在哥倫比亞生活多年,深知其細節,如果讀者感興趣可以留言索要更多詳情。(作者觀點不代表結藤社觀點)

哥倫比亞當前的嚴峻形式,讓筆者想到讀過的一篇外刊Colombia lanza un mensaje contra la impunidad con la orden de arresto de un exjefe de las FARC(哥倫比亞發出對FARC前領導人逮捕令,傳遞出了一種「不可以逍遙法外」的信息),現在把這篇文章分享給大家:

1:El 17 de mayo por la noche la Justicia de paz de Colombia tomó una decisión que trasciende su valor estrictamente jurídico. 2:El tribunal encargado de juzgar los crímenes de la guerra ordenó a la Policía Nacional y a la Interpol el arresto de un exjefe de las FARC, Hernán Darío Velásquez Saldarriaga, alias El Paisa. 3:El propósito de la detención de este antiguo comandante de la guerrilla, que se encuentra en paradero desconocido desde 2018, es que comparezca ante la Jurisdicción Especial para la Paz (JEP) por "incumplir gravemente" lo estipulado en los acuerdos alcanzados en 2016 con el Estado.

1:Detrás del fallo, con el primero dictado por violación de los compromisos adquiridos, hay un mensaje claro contra la impunidad. 2:Es decir, los miembros de la antigua organización insurgente que se alejen de las normas y condiciones pactadas en La Habana por el Gobierno de Juan Manuel Santos se enfrentarán a la justicia. 3:La Sala de Reconocimiento de la Verdad estableció, por ejemplo, que El Paisa "en estos momentos no es elegible para recibir las sanciones propias de la JEP". 4:Esto significa que, al menos temporalmente, el excabecilla de la Columna Teófilo Forero, una de las más sangrientas de la guerrilla, se enfrenta a las penas ordinarias sin los beneficios contemplados por este tribunal.

1:Óscar Parra, presidente de la sala, se refirió precisamente a la filosofía general de esta resolución, que fortalece el principio de velar por "un cumplimiento riguroso" de los acuerdos y garantiza "la centralidad de los derechos de las víctimas". 2:La advertencia no tiene dobles lecturas: hay que "tomarse en serio las reglas que gobiernan la concesión de beneficios y tomarse en serio las reglas". 3:Velásquez Saldarriaga, señala el auto, "no compareció frente a los llamados que hasta el momento ha realizado la Jurisdicción, ni ha contribuido a la verdad y la reparación de las víctimas". 4:La magistrada Catalina Díaz incidió en que el excomandante guerrillero mostró "nulo interés" en acercarse a los perjudicados por el conflicto armado. 5: Por esta razón, la JEP, un tribunal centrado en la reconciliación, le revocó la libertad condicional de la que gozaba hasta ayer. (節選)

閱讀過這篇文章,相信大家對哥倫比亞政府與FARC簽署「和平協議」后仍存在的社會矛盾。

另外,此篇文章被收錄到了我們的外刊課程中,本月25日西班牙語在線閱讀平台將推出外刊試讀活動,屆時大家將以超低價格閱讀到超值的內容。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們等你呦!!!​​​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1: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