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荒謬的64-惡魔的對面並不是天使

作者:whyuask  於 2011-6-7 04: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嚴肅一點|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57評論

關鍵詞:

荒謬的64-惡魔的對面並不是天使
我對共產黨的厭惡和嘲諷是很明顯的,但64這事,已知參與的各方,共產黨、學生領袖、港支 聯、美國之音,任何一方都讓我噁心。以致於我只覺得荒謬。若說整間事有人讓我敬重,其實只有守到最後的4君子劉曉波等人。

1、先說美國之音,作為對於我所尊敬的丹奇關於「國內許多人已忘卻64」說兩句我個人觀點。
很多海外朋友認為大陸民眾對64的冷淡是共產黨封鎖言論信息的結果,其實美國之音功勞更大。
我對美國之音的厭惡不是因為它前期的煽動,那是它和平演變的本職工作。
我厭惡的是它後來「血洗天安門、死亡幾萬人」這些太容易戳破的謊言,直接摧毀了中國一代熱血青年對西方世界的信任,並長期阻礙了中國民眾與西方民眾的善意交流。

為什麼謊言只能是謊言?就算天安門母親多年來自找到不足兩百人是政府控制,可是私下言論呢?幾萬人是什麼概念?以每人30個熟人而論,以熟人的熟人屬於日常八卦而論,有多少人曾經至少「聽過」有名有姓的誰誰家兒子是死於那次?我親自遇到(特別出國后)因64而被影響畢業的人有好幾個,比較一致的說法倒是軍隊進城前木樨地雙方互不買帳,第一輪槍下來2位數的死亡是最大犧牲。中間又有死傷,到廣場倒是幸虧4君子務實地防止了雙方激化而避免了衝突。

侯德建在電影《天安門》曾講過以下的話,但當時乎個個都認為他被人洗了腦,沒有人相信他。
「很多人說,廣場上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碾軋學生撤退的人群,等等。」
「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是在哪裡看見的,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看見。」
「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倒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隻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的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共產黨的掩蓋能矇騙多少人我不知道,但美國之音的謊言造成西方民眾深刻的印象,卻又在中國本土信用破產,引起中國普通民眾的敵視,進而造成中國人對西方價值觀的不信任和雙方隔閡,這是對中國真正民主思想傳播極大的阻礙,也是使海外善意的同胞與大陸朋友溝通時認知差異的罪魁。

2、港支聯
港支聯並不是「在學運領袖身處危機的緊急關頭營救了他們」,而是早早擔保了領袖們去美國的後路,鼓動他們更勇敢的與政府對抗。如果有人還分不清這兩者的區別,那麼他們「火線營救」了領袖,卻沒有通知一聲學生形勢險惡,更致普通學生於群龍無首的混亂,而去面對戒嚴令已下的軍隊,
就可看出他們是天使還是魔鬼。
「資訊自由」的他們,不可能不知道美國卡特大學的慘案。不論美國再民主,也只會事後討論政府前期處置失當和戒嚴令的簽發是否失當,卻不會為直接對抗戒嚴令而遭射殺的美國孩子們平反。這是政府保障社會治安的職能問題,就象日常美國人有冤靠法庭、靠媒體,但要拳腳對抗警察的人一定白死。
不告訴64的學生們形勢多激化,卻鼓勵他們的領袖無後顧之憂去勇敢針鋒相對,更在關鍵時刻抽走領袖而不告訴事實真相,港支聯就是這樣關懷學生們的。每年善良的香港人點起蠟燭時,是否知道那麼一些香港人扮演的不光彩角色?或者至少說他們的角色帶來的不光彩的後果?這麼多年了,維園只見對共產黨的義憤,我卻沒聽見真誠的道歉。

3、學運領袖
我對學運領袖的厭惡,並非因為年輕的他們最後懦弱而逃,而是厭惡他們逃走時竟不告知普通學生,妄對那麼多年輕人以生命和真誠相托;真正可惡是他們聚集這麼多人的激情和願望,一步步激化對抗,卻居然沒有明確綱領,根本不是為解決問題而去。
記得學生們耗費巨大代價逼出愚蠢的李鵬來對談時,學生的訴求居然是「1要懲治官倒,2不準秋後算賬」,李鵬敷衍的答應,引出學生更大不滿。
問題是你有什麼臉來不滿?一堆國家未來棟樑居然浪費如此珍貴機會,提如此含糊的訴求,連「懲治」這個具體行為都提不出具體細節、計劃,更不要說對「官倒」問題的認識和解決方案!
你自己沒有解決問題的態度和誠意,如何怪別人敷衍你?你學運領袖就是為激化矛盾而來,你敢摸著良心說不是?
至於隔夜之後又提出「李鵬下台」,更是荒謬。官倒源自價格雙軌制,而此始於趙紫陽主持的改革中錯誤應用農村改革放權的經驗,李鵬憑啥來買單?你這是解決問題的態度?
不要給64貼什麼「為民請命」的金牌,在具體問題上毫無誠意,在政治鬥爭里涉入過深,你真想變天、真要對抗戒嚴令的話,你帶頭直接衝擊央視衝擊電台如何?一味激化矛盾,最後卻棄眾而走,留下大大的火藥桶,這是惡魔還是天使?

4、共產黨
李鵬的錯,錯在官僚作風,反應遲鈍,應對粗暴;鄧的冷血和反應過度;這些,其實就是共產黨一直以來視百姓如家奴的思想的典型反應。我在之前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是嗎? 感慨過,也就不想再這裡多說了。
但趙紫陽如今被海外尊為好人,我還是要說一句,官倒就是他搞出來的,裝什麼蒜!清華園最早大字報煽動學生,就是他的幕僚把政治鬥爭匿名化、運動化,裝什麼蒜!

更不要說,64使老江上台,才是大陸吏治全面腐化的開始。老江跟北京那些視國家為私人莊園的莊園主傳承貴族們不同,他的團隊更像一個撈一票的貪婪的短期管家,不惜破壞莊園命脈的。

who is 胡,更是個外表剛強的懦夫。明知共產黨病重而不敢治,明知三峽大患而不敢管,在他治下開始諸侯不服中央,連個毒奶粉集團都能肆意借用黨的手段對付百姓,還指望他公正對待64,笑話了。

5、俺
俺最討厭自己的是,傻乎乎的,既討厭政治又經常談政治。其實俺最想說的是:少把你們那荒謬的64跟人家的維權活動硬扯在一起,增加人家維權的抗力。人家有些人只是相當於小股民要求公司管理和財務透明,跟你們要求公司管理層改組的,未必是一路人。雖然大家可能都是好意,即使你覺得大家目標是一致的,可是也不要強加於人。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5

支持
3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57 個評論)

回復 在美一方 2011-6-7 04:57
尤其同意第一點,美國之音之流的是自己敗壞了自己,想當初在中國青年裡面多有號召力啊,現在,簡直是笑話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1-6-7 05:42
大家都被賣了,還一塊兒幫著數錢。
回復 whyuask 2011-6-7 06:01
在美一方: 尤其同意第一點,美國之音之流的是自己敗壞了自己,想當初在中國青年裡面多有號召力啊,現在,簡直是笑話
是啊,媒體要是能專註於報道事實最好,即使有傾向性的引導思考也還好,但如果撒謊,喪失公信力,就廢了
回復 whyuask 2011-6-7 06:05
meistersinger: 大家都被賣了,還一塊兒幫著數錢。
該道歉的絕不只是共產黨,有些人手上沾血,有些人是腳上沾血。
回復 trunkzhao 2011-6-7 07:59
有些觀點我甚是同意,有些方面和你甚是相同。
在最早的反官倒(順便說一句,在Google字型檔里,官倒這個詞已經不存在了)裡面就有趙紫陽打高爾夫,趙紫陽的兒子如何,當然不如康華那樣大而已。

到了五月份,我就感覺到運動後面有人,矛頭指向了某些人,省略了某些人。後來看直播,趙紫陽和戈爾巴喬夫會談,我就明白是什麼人了。

簡單地說,就是學生自發發起,全國群眾參與,後來有人想借力打力,渾水摸魚。

不過無論兩派如何鬥爭,都不能拿人民的生命祭旗,實際上遠遠達不到那一步。殺人者是要上歷史的,雖然他們或者它們不敬畏歷史鬼神。

不過鄧無論犯了多大的罪,我還是心存感激。如果沒有他,我不可能身處國外,也許還過著那種暗無天日,湮沒人性的日子;如果沒有他,也許國內人民生活水平不會如此之高。所以在他去世那時,我心裡非常沉痛。我並沒有悲傷,但也絕不是那種欣喜若狂。當然也和滿盤皆綠的股市有關。
回復 羽化成蝶 2011-6-7 08:56
   好像有道理。我就是那營營眾生中的一個,看主流媒體,不明就裡,沒法憂國憂民,只是張望,過自己最簡單的日子,不要說我冷血,只是最普通的人,憑自己的良心生活著,我應該是絕大多數人的典型。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7 09:18
補充一下:6.4之所以矛盾激化到如此地步,與趙紫陽的所作所為密不可分。
這裡主要有兩點:

第一、老趙通過他的秘書、國家體改委主任鮑彤,並同嚴家其、李厚澤、包遵信等人,從89年4月中下旬學生運動開始時起,就在知識分子範圍內搞串聯,使學生們有了 遊行運動時得到了共產黨允許和支持 這樣的錯覺,一往無前。

第二、老趙當時還是總書記,他使用影響力,拖延了共產黨對學生運動如何把握的決策時間,使這個運動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從北京發展至全國,規模也增長了數十倍;

為保住自己的權利和地位,利用學生們的純真的愛國熱情,這也算是惡魔的行為吧。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7 09:20
在美一方: 尤其同意第一點,美國之音之流的是自己敗壞了自己,想當初在中國青年裡面多有號召力啊,現在,簡直是笑話
真的是這樣啊。
而且不但是美國之音,BBC中文台、德國之聲也都扮演了同樣的角色。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7 09:23
whyuask: 是啊,媒體要是能專註於報道事實最好,即使有傾向性的引導思考也還好,但如果撒謊,喪失公信力,就廢了
這裡面的規律好像是這樣的:這些媒體在自己的國家和國際家庭中,還可以比較遵守職業規則。而一旦涉及非盟國或意識形態不同國度,報道簡直就是一邊倒了,公正全無。這也是目前中國年輕一代,包括很多在國外生活的年輕一代最反感和抵制的地方。
回復 郭凱敏 2011-6-7 10:03
頂!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痛快透徹的文章了。謝謝!和贊同你的觀點。
回復 566 2011-6-7 10:58
學生無腦,政客無良!
回復 whyuask 2011-6-7 11:09
trunkzhao: 有些觀點我甚是同意,有些方面和你甚是相同。
在最早的反官倒(順便說一句,在Google字型檔里,官倒這個詞已經不存在了)裡面就有趙紫陽打高爾夫,趙紫陽的兒子如何 ...
對,派系鬥爭,引來更多渾水摸魚的混蛋,沒一個真正為學生著想的。

我其實不是反感在政治鬥爭中利用民意,而是反感任何利用和煽動「運動」的手段。「運動」這東西做成了都可能導致大眾暴力,或至少語言暴力;做不成則是悲劇……
回復 whyuask 2011-6-7 11:17
羽化成蝶:    好像有道理。我就是那營營眾生中的一個,看主流媒體,不明就裡,沒法憂國憂民,只是張望,過自己最簡單的日子,不要說我冷血,只是最普通的人,憑自己的 ...
其實這樣就最好了。
回復 whyuask 2011-6-7 11:23
泰山石敢當: 這裡面的規律好像是這樣的:這些媒體在自己的國家和國際家庭中,還可以比較遵守職業規則。而一旦涉及非盟國或意識形態不同國度,報道簡直就是一邊倒了,公正全無 ...
嗯,其實不論從哪方的立場上來看,我都覺得「公然」撒謊是愚蠢的,尤其如今這個資訊時代。
回復 whyuask 2011-6-7 11:24
郭凱敏: 頂!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痛快透徹的文章了。謝謝!和贊同你的觀點。
謝謝你的共鳴。
回復 whyuask 2011-6-7 11:30
566: 學生無腦,政客無良!
學生不是無腦,而是所託非人,太多勢力居心險惡地誤導他們不說,信任的領袖又是白眼狼。
回復 566 2011-6-7 11:34
whyuask: 學生不是無腦,而是所託非人,太多勢力居心險惡地誤導他們不說,信任的領袖又是白眼狼。
看看德國人拍的「浪潮」,你就懂我說的意思了!
回復 泰山石敢當 2011-6-7 11:47
whyuask: 嗯,其實不論從哪方的立場上來看,我都覺得「公然」撒謊是愚蠢的,尤其如今這個資訊時代。
撒謊是愚蠢的。
但是,在人類政治面前,撒謊是一個常態。不這樣,從政的就會被淘汰。

對 6.4 感到非常痛心的一點,就是那些年輕學生的愛國熱情,被背後的包括他們的一些「領袖」在內的傢伙無情地利用、踐踏和拋棄。
回復 新手登陸 2011-6-7 11:55
whyuask: 該道歉的絕不只是共產黨,有些人手上沾血,有些人是腳上沾血。
還有些人用無辜學生的鮮血換金錢。
回復 rfw1972 2011-6-7 11:57
中國的學生運動從來都是被反政府的政治勢力推動的,這一點共產黨最清楚,鄧大爺果斷開槍是完全正確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19: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