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毛澤東葬送了中國夢

作者:三二一  於 2013-5-11 12: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個人原創|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8評論

關鍵詞:政治改革, 毛澤東, 民主, 六四, 中國夢


明白中國的根本問題,跟閱歷與經歷有關,歲月會讓人看清楚事情的本質。

美國的開國者們相信「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針對英國以及歐洲的皇家與貴族的特權傳統設計了權力相互制約的體制。

毛澤東在蔣介石獨裁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情況下,提出了公選以及聯合政府等政黨交替、政權更新的民主主張。

鄧小平在國民經濟瀕臨崩潰以及全民信仰危機的情況下提出了經濟與政治改革。

但是,鄧小平的本意是要革除斯大林模式,改變國家貧窮落後的局面,挽回失掉的民心。用他的話說就是,經濟是一切問題的根本。而他的政治改革無非是保障經濟改革的一種手段,絕非目的。

毛澤東在奪取全國政權以後並沒有建立起民主的政治體制,公選與政黨輪替更是被他堅決禁止,以保證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絕對權力。這個絕對權力無疑是導致共產黨絕對腐敗的根本原因。

美國在國內實行民主,但在國際上實行霸權。根本原因是,國際上並沒有一個有效制約各國的法律與機構。在美國國內的共和與民主兩黨受美國憲法的制約,在國際上沒有有效制約美國的法律與機構。所以,美國在國際上可以為所欲為。

以前有蘇聯及其華沙條約組織,可以相對地制約美國的全球霸權行為。冷戰機制其實是扮演了制約絕對權力的角色。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國一國獨大。

民主體制無疑就是權力制約機制。所以,中國的政治改革就是要建立一個有效的權力制約機制。給執政黨樹立一個反對黨是人類目前所能夠想到的相對比較簡單有效的方法,雖然也必須要承認這不一定是一個最好的方法。

沒有一個有效的權力制約機制,共產黨自己反自己的腐敗在邏輯上是荒謬的,二十幾年的實踐也證明是無效的。同樣,共產黨自己辦的報紙與電視也不可能起到監督共產黨的作用。自己監督自己是公眾監督嗎?那些「寬容度」電視節目只不過是宣傳手段而已,不是也不可能是真正意義的公眾監督。

回頭找出習近平剛剛當選總書記時發布的那些規定,包括對媒體報道領導人的一些新規定。再看看現在抗震救災對領導人的肉麻吹捧,至於那個噁心的「習總打的」就不說了。可以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後,一切都回到了老樣子,而且宣傳伎倆還越來越低劣。

現在還相信黨的新一代領導會開創一個新局面嗎?在現有的政治體制下,新畫面就是一個新宣傳,本質上跟老腔調沒有區別。

國人的高強忍耐力是一件好事,有這樣的國民有利於保持長治久安的局面。但國家六十年來一直沒能出現一個長治久安的局面,說明共產黨的治國政策有大問題。

從國內的情況來看,只要百姓的「最後自己吃飯問題」不是到了解決不了的地步,局面就不會太動蕩不安。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政治改革遲遲啟動不起來。這也正是鄧小平要的一種效果。經濟改善了,政治就穩定力。用小康生活套牢小民,普羅大眾為了保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忙忙碌碌。一心為了小日子,政治上不思進取。這是鄧小平的經濟改革的最初設計思路。

從國際方面來看,整個民族在政治上不思進取,造成了我們的國際競爭力相對比較低。政治體制不合理,經濟也不會穩定發展,人民的權益更加沒有保障。人心惶惶,紛紛移民,財富流失,人才流失。

其實,任何一個民族其進步的動力不是取決於民族整體的認知覺悟能力,而是取決於其知識分子的認知覺悟能力。中國歷史上一直是先進的強大國家,因為執掌行政系統的官員基本上都是知識分子。

最先發現政治體制有問題的還是知識分子,晚清的知識分子拚死爭取憲政就說明了這一點。而毛澤東治國時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威也是在拚命地打擊知識分子,這也從側面證明了知識分子的認知覺悟能力。

今天,中國政治上的落後也跟民族的知識分子有關。經過文革對知識分子的迫害與絞殺,經過六十年的愚民教育,經過奴才式的官員培養與選拔,今天的中國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了。沒有知識分子的民族,其進步的力量是很微弱的。

毛澤東在奪取全國政權以前說,中國要建立多黨制的民主政治體制。毛澤東的政黨交替政權更新的說法得到了國內國際的支持,更贏得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傾心。人們擁護共產黨,期待著中國的民主憲政的夢想早日實現。但是,毛澤東在奪取全國政權以後,卻建立了一個一黨專政一人獨裁的「人民政府」。這是中國歷史上最荒謬的政府稱號,也是中國歷史上對人民最殘暴的政權之一。毛澤東食言,辜負了支持他的人民,欺騙了擁護他的知識分子。

中國夢再一次破碎。

今天,又有人說要做中國夢。那麼,這個中國夢又是個什麼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三二一 2013-5-11 12:28
jijiyige: 看來三老您的回復,我真的是感觸頗深。您所經歷的六四期間,我只不過還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可能還只是穿著開襠褲更別人玩打彈子遊戲呢吧。對您的經歷我也深表同情,但這種感覺是我這種人無法體會到的,只是從別人口中聽到過當時的場景。您所說的改革的動力,根本上是國民經濟瀕臨崩潰,也許只有在這種把人逼到絕境的時候,才有人會起身做點什麼吧?這是不是可以說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呢或者是奴性?總感覺國人的忍耐程度真的是很強,似乎任何事情都可以忍,只有到最後自己吃飯問題都解決不了了,才想著干點什麼改變一下。三老,有機會能不能讓我多聽聽您的經歷,我也了解了解那段真實的歷史。
即使你沒有經歷過六四,也會逐漸明白中國的根本問題。這跟閱歷與經歷有關,歲月會讓人看清楚事情的本質。

美國的開國者們相信「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針對英國以及歐洲的皇家與貴族的特權傳統設計了權力相互制約的體制。

毛澤東在蔣介石獨裁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情況下,提出了公選以及聯合政府等政黨交替、政權更新的民主主張。

鄧小平在國民經濟瀕臨崩潰以及全民信仰危機的情況下提出了經濟與政治改革。

但是,鄧小平的本質是革除斯大林模式,改變國家貧窮落後的局面,挽回失掉的民心。用他的話說就是:「經濟是一切問題的根本。」 而他的政治改革無非是保障經濟改革的一種手段,絕非目的。

毛澤東在奪取全國政權以後並沒有建立起民主的政治體制,公選與政黨交替更是被他堅決禁止,以保證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絕對權力。這個絕對權力無疑是導致共產黨絕對腐敗的根本原因。

美國在國內實行民主,但在國際上實行霸權。根本原因是,在美國國內的共和與民主兩黨受美國憲法的制約,而在國際上並沒有一個有效制約各國的法律與機構。在國際上沒有有效制約美國的法律與機構,所以美國在國際上可以為所欲為。這個學說在國際政治學課堂上應該會講到。如果沒有講到,說明國內的國際政治學課程設計得有問題。

以前有蘇聯及其華沙條約組織,可以相對地制約美國的霸權行為。冷戰機制其實是扮演了制約絕對權力的角色。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美國一國獨大。

民主體制無疑就是權力制約機制。所以,中國的政治改革就是要建立一個有效的權力制約機制。給執政黨樹立一個反對黨是目前所能夠想到的最簡單有效的方法,雖然也必須要承認這不一定是一個最好的方法。

沒有一個有效的權力制約機制,共產黨自己反自己的腐敗無論在邏輯上還是實際上都是荒謬的。同樣,共產黨自己辦的報紙與電視也不可能起到監督共產黨的作用。自己監督自己是公眾監督嗎?你看到的那些「寬容度」電視節目只不過是宣傳手段而已,不是也不可能是真正意義的公眾監督。

你回頭找出習近平剛剛當選總書記時發布的那些規定,包括對媒體報道領導人的一些新規定。再看看現在抗震救災對領導人的肉麻吹捧,至於那個噁心的「習總打的」就不說了。可以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後,一切都回到了老樣子,而且宣傳伎倆還越來越低劣。

你現在還相信黨的新一代領導會開創一個新局面嗎?在現有的政治體制下,新畫面就是一個新宣傳,本質上跟老腔調沒有區別。

國人的高強忍耐力是一件好事,有這樣的國民有利於保持長治久安的局面。但國家六十年來一直沒能出現一個長治久安的局面,說明共產黨的政策有大問題。

從國內的情況來看,只要百姓的「最後自己吃飯問題」不是到了解決不了的地步,局面就不會太動蕩不安。這是政治改革遲遲啟動不起來的外在原因,也是鄧小平要的一種效果。經濟改善了,政治就穩定力。

從國際方面來看,整個民族在政治上不思進取,造成了我們的國際競爭力相對比較低。

其實,任何一個民族進步的動力不是取決於民族整體的認知覺悟能力,而是取決於其知識分子的認知覺悟能力。中國歷史上一直是先進的強大國家,因為執掌行政系統的官員基本上都是知識分子。

最先發現政治體制有問題的還是知識分子。晚清的知識分子拚死爭取憲政就說明了這一點。而毛澤東治國時為了維護權威也是在打擊知識分子,這也從側面證明了知識分子的認知覺悟能力。

今天,中國政治上的落後也跟民族的知識分子有關。經過文革對知識分子的迫害與絞殺,經過六十年的愚民教育,經過奴才式的官員選拔,今天的中國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了。沒有知識分子的民族其進步的力量是很微弱的。
回復 三二一 2013-5-11 12:36
三二一:即使你沒有經歷過六四,也會逐漸明白中國的根本問題。這跟閱歷與經歷有關,歲月會讓人看清楚事情的本質。
...
今天,中國政治上的落後也跟民族的知識分子有關。經過文革對知識分子的迫害與絞殺,經過六十年的愚民教育,經過奴才式的官員選拔,今天的中國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了。沒有知識分子的民族其進步的力量是很微弱的。
jijiyige: 看您這麼一說,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些人物上台前所謂的政治改革,民生改革,是不是其拉取選票獲取民心的一個重要手段呢?真正上位以後,就把之前講的千好萬好的設想拋在了腦後,而是享受著那種專政統治下絕對權力所帶來的快感。沿襲著老一輩留下來的」優良作風「,還自以為是前人摸著石頭過河留下的路是正確的,一黨專政也是前人留下的,所以也是正確的。殊不知這些只是為了滿足自己一己私慾時的借口和理由。大話,空話,謊話滿天飛,搞得烏煙瘴氣,民不聊生。
公眾只把目光放在自身衣食住行上,沒有時間抽出來去考慮權力的監督啊,制約啊。攘外必先安內,自身都不穩定,就更沒精力去考慮大環境是否穩定了。我覺得是因為中國內部人民的經濟實力還沒有達到一個比較高的水準,所以導致大部分人為了生計而奔波,無暇顧及其他。這也和中國人口眾多,名族差異,貧富差距,貪污腐敗等問題有關吧。說到底,中國人民還是太窮了。
至於知識分子,我想中國人民中間應該是不乏知識分子吧,只不過國內的發展環境實在是令人堪憂,各種走後門,靠關係,直接導致知識分子的流失,向」三老「您這種知識分子,也是跑到了國外,對中國徹底失望了吧?
嚴格說起來,我不能算是中國的知識分子。我雖然關注中國的政治局勢,但我並不在中國生活。我心在國內,身在國外,就是俗語說的那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

一國的知識分子不僅要有一定的學識,而且還要有敢言敢為的精神。我在國外高談闊論,並不怕國內的有關部門打擊我,沒有受迫害的恐懼。而在國內的人要是也能像我這樣有膽有識,就是真正的中國知識分子。

我有膽有識是因為我不在國內,在國內有膽有識才是真君子。如果你罵我是偽君子,我絕不還嘴。

舉個例子。我那年住在洛杉磯。突然有一天,大馬路上開來一輛小卡車,左右兩邊各架著兩個大喇叭,就是廣場上的那種高音大喇叭。喇叭里傳來喊叫聲,聲聲刺耳,嚇我一跳。

大喇叭呼籲,趕快退黨吧。然後就是一通痛罵,把中國共產黨罵得狗血噴頭。

一陣急風暴雨式的叫喊過後,大喇叭停頓了幾秒鐘。我穩穩神,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反中共團體的宣傳車。車兩側的大標語寫著口號,退出中國共產黨。

這一幕把我給看傻了。我當時神情恍惚,不知是否正在夢遊,搞不清身在何方。是在美國還是中國?如果在美國,怎麼會有人在大街上宣傳退出中國共產黨?美國有中國共產黨嗎?中國共產黨黨員們生活在美國嗎?

好像沒有吧。可為什麼他們的宣傳車要在美國的大街上宣傳退出中國共產黨呢?看來,他們純粹是在表演給美國看的。可是,美國人看得懂嗎?美國人聽得懂中國話嗎?好像不能吧。那麼,他們到底是在幹什麼?

不管怎麼說,在美國的大馬路上大罵中國共產黨,其實就是一種虛偽的表演。有本事,你把宣傳車開到中國的大街上去罵,你到北京長安街上去喊退黨。那才叫真君子。

別看我經常責備今天的共產黨,但我真心敬佩老一代共產黨員。看看李大釗那一代,看看周恩來那一代,那才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那時候,大家都是爭相回國參加鬥爭。到國外不是治病就是學習,再不就是被流放。沒有出國救國的,都是回國救國。

再看看今天的鬥士們,個個爭先恐後,不是救國,而是求榮。說到底,我們這些人出國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國家民族。回國也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國家民族。

我不是理想主義者。我們都不是理想主義者,也許在中國也沒有理想主義者啦。這可能會導致兩個現象。第一,中國不會出現上世紀二十年代那種共產黨式的知識分子鬧革命;第二,中國不會建立極端的專制政權。

目前的政治改革雖然艱難,但不是沒有希望的。李克強說,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那麼,用利益收買靈魂大概是可以成交的。政治改革的走向,也許是用經濟利益贖回政治特權。將來,讓持有某些政治特權的人持有更大的經濟利益,並且保證他們的既得經濟利益神聖不可侵犯,從而換取他們放棄政治特權。這樣,共產黨也許會逐步放棄權力,變一黨專政為公選執政。

我對這樣的政治改革有興趣,也有信心。看看孫中山當年是怎樣對待溥儀家族的吧,這是一個很值得借鑒的歷史經驗。

用經濟利益贖回政治特權,中國應該有這個經濟能力。這將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

放棄政治特權的人不要擔心秋後算賬。失去政治特權后不但不會被清算,而且還可以參加新的政治團體重新持有政治權力。不同的是,你要按規則遊戲,不能有特權。

我認為這是可行的。看看普京是怎麼樣對待葉利欽家族的吧,這是一個很值得借鑒的國際經驗。

我認為,這才是政治改革,而不是政治革命。現在喊什麼推翻共產黨,不是心智幼稚就是居心叵測。國家民族的最大利益是和平發展,不是動蕩不安。即使共產黨現在有一萬個罪過,也不能否認它在歷史上的地位。更何況,共產黨在歷史上還是有功績的。

不要在乎中宣部又發了多少個通知,通知上又講了多少個規定。這些都不重要。中宣部肯定要不斷地發通知,這是它的職能。不發通知就發不了工資,他們這些人就是靠發通知吃飯的,你不發通知就不發你工資。

只要換了新領導,宣傳就立馬就換了新腔調,中宣部換臉比想象的還要快。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共產黨的黨性,現在的共產黨員們其靈魂是可以待價而沽的,他們唯一害怕的是失去政治特權后沒有任何經濟保障。

所以我認為,如果按照李克強的思路去搞政治改革則完全行不通。不要去觸動人家的既得利益,人家會跟你拚命。而習近平的話倒是還有幾分道理,當官就別想發財。其潛台詞就是,發財就不要當官。我看,這個路子行得通。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發財與當官你任選一個。你無論選擇哪一個,都會得到法律的絕對保障,神聖不可侵犯。

所以我認為,將來的政治體制改革有可能就發生在二十一世紀,那將是一場世紀大收買。用經濟利益贖回政治特權,讓廣大共產黨官員們拿著他們的巨額贓款去做平民。廣大人民用自己的血汗錢換取政治選票,用經濟犧牲換取政治勝利。國家從此走上民主法制。

正義是有代價的。用經濟利益擺平政治特權雖說代價巨大,但也不乏公平正義。因為內戰的代價更大,死傷的還是廣大人民,且沒有勝利者。內戰一開就是民族的失敗。

收買共產黨的第一步就是,財產申報。要讓每一個官員徹底明白,要不你申報財產,要不你放棄官職。你不申報財產,你就回家做平民,永遠不許你再當官。但絕對不追究你,保證你的公民權利。

將這個制度固定下來以後,再實行全民公選人民代表。等人民代表大會成為人民直選的機構后,民主法制的框架基本構成。然後再樹立反對黨,形成權力制約機制。共產黨最好的出路就是由一部分黨員自己出來組建一個兄弟黨,共產黨與它的兄弟黨雙方成為執政與監督的兩個陣營。這樣,共產黨將成為執政黨之一,而不是唯一執政黨。

如果在二十一世紀中國的政治改革能發展到這一步,將是國家民族的勝利。
回復 老也不成熟 2013-5-11 20:10
一個領袖得弄出個理論,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和諧發展觀,習近平的中國夢。中國夢是沒屁咯了嗓子(東北話,沒話找話說)。   
回復 粒子在 2013-5-12 04:29
今天,又有人說要做中國夢。那麼,這個中國夢又是個什麼夢?
今天,又有人說要做中國夢。那麼,這個中國夢又是個什麼夢?

非常好的問題.論述精到,十分同意
回復 dld 2013-5-12 06:34
我已經嚴令中宣部同志,執行「七不講」:

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

            中 國 夢 ???
回復 徐福男兒 2013-5-14 09:35
LZ點出關鍵所在:毛澤東建立的這個一黨獨裁製度是今天貪腐不可收拾的遠源。那些高叫毛的時代清廉平等的所謂左派知識分子,不知道他們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回復 三二一 2013-5-14 09:37
徐福男兒: LZ點出關鍵所在:毛澤東建立的這個一黨獨裁製度是今天貪腐不可收拾的遠源。那些高叫毛的時代清廉平等的所謂左派知識分子,不知道他們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
打著毛澤東名義反腐敗,是最大的誤導,簡直就是誤國誤民。
回復 小城春秋 2013-9-5 09:59
這是深思熟慮后的感想,非常有見地!中國的知識分子,都經歷了文革,被共產黨抽斷了脊梁骨,從精神上垮了掉了。新式的教育,不會培養知識分子的風骨,這是一個物慾橫流的時代,豐衣足食,不思進取,一個民族,就像一個人一樣具有惰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20:25

返回頂部